最易读ZuiYiDu.com

《吹牛大王历险记》 海上历险其七
    毫无疑问,有关菲利普斯船长——现在大家称他叫马尔格雷夫爵士——北方最后一次的探险旅行,你们肯定是听到过的。我当时正陪同着这位船长——我不是他的下属,而是他的知友。当我们来到北纬较高的一个所在,我拿出了你们在听我讲直布罗陀旅行时已经熟悉了的那个望远镜,不住地向四周张望。因为,顺便说一句,我一向认为时不时向四周看看,总归是有必要的,特别是在旅途之中。

    离我们半公里光景,浮动着一座冰山,它高得非凡,远远超过了我们的船桅,就在这座冰山上我却见到了两头白熊,据我看来,它们正在捉对儿厮打。我连忙背上长枪,向那冰山走去。不过才爬上了山巅,却发现那条道路走起来是不胜劳累的,又是非常危险的。我不时跃过了惊人的悬崖峭壁,而在另外的一些地方,路面却显得平滑如镜,使我跌倒爬起,爬起跌倒,忙得不亦乐乎。但我毕竟抵达了那两只白熊的所在地,也立刻见到它们并不在相互打架,而是在彼此嬉耍。我肚内正在盘算这些熊皮的代价——因为每头熊至少有一只最肥最肥的母牛那么大小——不料右脚打了个滑,长枪还来不及瞄准,身体早已仰天一交,因为摔得过于猛烈,我有半个小时不省人事。等我醒来,却发觉刚才提到过的那头巨怪,它将扭动不已的身子扑在我的脸上,爪子恰巧抓住了我新皮裤的腰带,你们倒想想看,我这时哪会不慌张!我那上半个身子钻到了它的肚子底下,只有两只脚露出在外面。真是天晓得,这野兽要把我拖到哪儿去呢?但我马上掏出了一把小刀子——喏,就是这一把,你们不妨瞧瞧——一面握住它左边的后腿,用力割去了它的三个指甲。它这时连忙把我放开,发出可怕的怒吼。我端起长枪,在它逃跑之前,砰地开了一枪,它突然应声倒下。我这一枪,固然使这残暴成性的畜生永远长眠,不过麻烦的是,却把团团半公里外,正躺在冰上睡大觉的成千只白熊,统统唤醒了。它们一批又一批的,急冲冲地向这边奔来。时间显得很紧迫了;我要么顷刻丧生,要么急中生智,营救自己。办法终于想出来啦!

    我仅仅用了熟练的猎人剥去一张兔皮的一半时间,把张皮子从熊身上割了下来,随后拿来往自己身上一裹,我的头颅恰巧正好,也套进在它的脑壳里面。我刚刚穿着舒齐,群熊已经把我围得水泄不通。我裹在那幅熊皮里,感到一阵冷一阵热。我的神计妙算简直精彩极了。它们一个挨着一个,把我通身上下嗅过一阵,然后深信不疑,认为我就是它们的熊兄弟了。我唯一的缺陷,就是无法跟它们一样大小,然而从它们当中那些年幼的看来,个儿也不比我大多少!它们嗅过了我,又嗅过了它们同伙的那具尸骸,我们彼此就好像成为莫逆之交了。我呢,连它们的举手投足,都模仿得惟妙惟肖,只是它们在咆哮、吼叫以及格斗方面,则是我的老师了。尽管我的相貌跟熊毫无二致,但是我毕竟还是个人嘛!我便开始考虑起来,既然我与这些动物建立了不分彼此的情谊,这个绝好的有利条件我就得充分使用。

    昔时,我曾听得一位老军医讲过,如果脊椎骨上有一处受伤,立刻就会死于非命。据此我决定来尝试一下。我重新把刀握在手里,对准我身旁最大的那头白熊,冷不防地在它肩旁的颈项里就是一刀。总之,这是一个胆大妄为的举动,然而我一点儿也不害怕。因为很清楚:如果这野兽硬着头皮挺过了这一刀,我就要被它撕得粉碎。但是,我的尝试终究大功告成;那头熊倒毙在我的脚边,一动也不动。现在可该我大显身手了,要把其他的白熊,依样画葫芦,一一捅死,这在我还不是易如反掌!因为,尽管它们见到自己的弟兄前俯后仰他跌倒在地,却丝毫也没有反感。它们绝不考虑同伙们跌倒的原因和后果,这对它们和我来说,都成为一件幸福的事情。眼看它们统统倒毙在我的面前,我无形之中感到,自己竟变成了力杀千熊的西姆森了。

    事情草草结束后,我便回到船上,把船员三分之一的人数,全都邀来助我一臂之力,他们先剥去了熊皮,然后把熊腿搬到船上。没有几个小时,一切都已舒齐,那艘船却已是装得满满的。剩下的那些下脚,就统统抛在海里,尽管如此,我却依旧相信,它们经过海水一泡,味道跟火腿一样,鲜美无比。

    回到家里后,我就以船长的名义,把些火腿献给海军部的一些爵士,另一些则献给掌管国库的诸位大臣,又把些馈赠于各大城市和伦敦市的市长,余下的少些就给了有所往来的商人和交情深厚的朋友。我受到各界人士热情洋溢的感谢,然而市长却回送了一分强制性的礼物,他要我到市府去,出席一年一度市长大选的丰盛筵席。

    那些熊皮我送给了俄罗斯女皇,让她的皇子皇孙,宫女嫔妃做些过冬衣服穿穿。不料她专程派了个特使,送来一道表示感谢的亲笔手谕,从中她却再三恳求于我,最好跟她共享皇家的荣华富贵。但是,我对这皇家的尊严却偏偏无所渴求,便婉言谢绝了女皇陛下给我的恩典。给我送女皇手谕的那位特使,正等待着使命,务必把我给女皇的私人回信带回去。我这时却收到了女皇陛下的第二道手谕,她倾吐了对我的一往深情,表示了我是她精神上的唯一依靠。她上次所以生病,据她——这个心灵脆弱的可人儿——跟多戈鲁基侯爵在一次谈话中泄露出来——原因还在于我的流水无情。我真弄不懂,这班太太们在我的身上究竟发现了些什么;不过,像女皇陛下这样至高无上的女性,肯下嫁于我,在我也不是绝无仅有的。

    有些人不免造谣中伤,说什么菲利普斯船长每次旅行,按他固有的习性,是不会太远的。但是,既然来到这儿,他的人身安全,当然由我保护。至于我们的船只,在装满这许多熊皮和熊腿之前,航程始终是正确的,当时如果有人想继续行驶的话,那简直是一个发疯的措施,因为我们怎么可以逆风行舟,更何况把我们的船头,向着那又高又大的冰山撞去呢!

    自此以后,船长不肘吐露自己的心事,说他无缘分拿有他擅自定名为“熊皮日子”那天的光荣,心里很负内疚。我们胜利而归的荣誉,却使他对我产生了嫉妒,而且不择手段,对我这分荣誉,极尽诽谤之能事。我们为此经常口角不休,宜到目前为止,彼此之间还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他在群众间扬言,说我套上一张熊皮,让那批白熊受骗上当,他却敢于不戴这副面具,照样走到它们当中去。它们也会把他当做一头白熊看待。

    显然,从这一点来说,我却认为未免太幼稚了,因为一个崇尚道德的君子,绝对不会跟任何人,退一万步来说,不会跟一个贵族龃龉不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