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没有风的扇子》 二四、司机叔叔给姗姗讲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非常凶恶的女魔王统治着我们这个地方。她手里提了一条很长的、像条毒蛇一样的黑皮鞭,整天折磨着这里的百姓。她让他们给她种田、做工,让他们到几百里以外的山上去伐木、凿石,给她修建豪华的宫殿。这个魔鬼命令种田的把最好的米送进宫殿,命令做工的向她贡奉最精美的器具。这个魔鬼吃遍了世界上的珍馐美味,却觉得最好吃的是人肉,特别是小孩子的肉。所以她命令老百姓每天挑选十个男孩子和十个女孩子,送到宫殿里去,给她当点心。要是不这样做,她就要杀二百个老百姓来代替。
    于是,每天都有20户人家,哭哭啼啼把自己家的孩子送进宫去,大街上每天都是一片嚎啕大哭的声音。故城区的百姓听到这哭声,心都像刀绞一样难受;那女魔王一听到这声音,却开心极了。她觉得这哭声比她宫殿里的乐队奏出的音乐还要优美动听,因为这哭声告诉她:她又有了美味可口的东西吃了!
    故城区的百姓一次又一次地起来反抗这个魔鬼,为了保护孩子们,他们不惜流出最后一滴鲜血。可是这魔鬼的魔法是非常厉害的,百姓无数次的反抗都失败了。
    就这样,一年一年地,几千年过去了。魔鬼的魔法总是那么一套,老百姓却越反抗越变得聪明了。他们不断地研究失败的原因,终于找到了破除魔法的秘密,那就是:必须让故城区每一个人的想法都完全一样,让所有的心都变成一个。如果把每个人的心都合在一起,这个闪闪发光的大心就能够击破魔鬼的一切魔法。那些最先研究出这个秘密的人就东奔西走,到老百姓中间传播这个秘密,让所有的大人和孩子,男人和女人都知道。到后来,他们全都知道了,每个人都使自己的心同大伙一致起来,大家齐心协力,铸成了一个闪耀着红光的巨大的心。
    就在我生下来的那一年,故城区的百姓捧着这个法宝,冲进了魔鬼的宫殿。魔鬼的一切魔法都失灵了!人们像潮水一样涌上去,杀死了这个女魔王。
    那魔王真是凶恶啊,一直到临死的时候,她还哇哇叫着说:“你们别高兴得太早!有你们倒霉的一天!我已经在地下给你们埋好了霹雳弹,你们全都得被炸成粉末,一个也活不成!你们就等着吧!”
    大家都知道这女魔王的魔法厉害,认为这是很可能的。就在欢庆胜利的时候,人们进行了一次仔细的大搜查。
    大家在宫殿里,也在宫殿外搜寻;在地面上,也掘开泥土到地下搜寻,可是什么地方也没找出魔王说的“霹雳弹”来。
    最后,多数人认为,这不过是那女魔王吓唬人的鬼话。她是多么狡猾,要是真的放了什么“霹雳弹”,她才不会告诉你呢!
    胜利以后,人们把女魔王的宫殿改成了一座漂亮的公园。它既然是我们的祖先用勤劳的双手盖的,就应该让勤劳的子孙后代来享用。在宫殿的中心,有几棵特别高、特别粗的白果树,它们已经长了三千多年了。为了保护这些古树,就在树的周围筑了一道绿栅栏,把那几棵大树围起来。
    那女魔王临死前说的话有真也有假。她确实留下了炸弹,可这不是一点火就爆炸的炸弹,也不是天上电火的“霹雳”,而是女魔王自己生的七十二个魔蛋。她把这七十二个魔蛋藏在了那几棵大白果树中间那棵最大的树的树洞里。
    这棵几十人拉住手才能合抱得拢的大树,已经老得空了心。因为洞口是在非常高的树平顶端,所以大搜查的时候,谁也没发现这个树洞,当然也就更不知道,正是在这棵大树里,藏着老魔鬼留下来的让他们遭受劫难的祸根。
    在一个满天星星的深夜里,大树里“哔哔剥剥”一阵响,七十二个大魔蛋的壳子一齐破裂了,里边跳出了七十二个一模一样的老太婆来。
    “我是第一个生出来的!”一个老太婆从地上爬起来就大叫,“所以我是大姐!”
    “你胡说!”另一个老太婆叫起来,“我才是第一个哪!”
    “明明我是第一个嘛!”又一个老太婆喊,“我是第一个!”
    “我是!”
    “我是!”
    所有的老太婆一齐大喊大叫起来。
    她们喊哪、叫啊、跳啊,不一会儿就动起手来,扭成一团。她们又撕、又咬、又抓、又踢,大树洞变成了比武厅。
    她们谁也打不过谁,打到最后,七十二个老太婆都坐了下来,大口地喘气。
    “这么着吧!”过了一会儿,一个老太婆顺手从地上抓起一把干巴巴的果子来,那是一年年从树洞口掉进来的熟透的白果,“咱们用这东西来解决:用七十二颗,写上七十二个数儿,大伙儿一齐抓,抓到‘一’的是大姐,抓到‘二’的是二姐……”
    “那好吧,也只能这样了!”别的老太婆说。
    老太婆们就用这个办法分出了姐妹。
    接着,她们闷坐在黑洞洞的树窟窿里,盘算着以后怎么打发日子。正在这时候,忽然隐隐传来一阵声音。一听到这声音,七十二个老太婆同时感到身上一阵战栗。
    “这是什么声音?太可怕啦!”她们一齐从地上跳起来。
    这不过是人们的欢笑声。因为外边天已经大亮,太阳出来了。一群群游人到公园里来游玩,从大树旁走过。
    笑声不断传进树洞。对个老妖婆都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发疯似地拚命蹦跳着。这么一跳,她们脚上的铃铛就一齐叮叮当当响起来。这些银铃铛是她们的法宝,是专门用来压住那可怕的笑声的。
    突然,七十二个妖精停下来。她们不再暴跳如雷,都伸长了脖子倾听着。
    原来,围着大树的绿栅栏外,两个男孩子互相追着玩儿,前边的一个不小心摔倒了,他的鼻子撞到栅栏上,流出血来。这男孩子就哇哇地放声大哭。哭声传进树洞里。
    “哎呀,可真好听!哎呀,我太高兴啦!”七十二个老太婆在洞里快活得眉飞色舞。
    都跟她们那个魔鬼老娘一样,一听到哭声,她们就像吃到了最好吃的东西那么高兴。
    可是,这一整天,她们只高兴了这么一次。在剩下来的长时间里,她们一直是又害怕又生气,咬牙切齿地在大树洞里跺脚,蹦跳。
    一直到深夜,周围的笑声才停止。七十二个老太婆气喘吁吁,精疲力竭地坐到地上。
    “这样下去可不成!”一个老妖婆说,“咱们得想出一个好办法来!”
    这群妖精都很机灵,她们一下子就想出一个好主意。
    第二天天还没亮、公园的大门还紧紧关着的时候,她们就一个挨着一个,从大树的洞口爬出来。她们越过绿栅栏,又跳过公园的围墙,分散着混进大街上的人群里。
    这一天,她们到处跑,想方设法地让人们倒霉。人们摇头、皱眉、叹息,人们出血、流泪、生气,都能让她们觉得有说不出的快活。
    到了深夜,在外头鬼混一整天的老妖婆们都回到树洞里聚会,各自讲她们这一天里干的勾当,比赛看谁让人们倒霉倒得厉害。
    “我今天一整天找着茬儿跟人打架,”一个老太婆说,“我先是骂。她不理我,我就打!她推开我,我就冲上去抓!一直抓得她满脸淌血。哎哟,真开心哪!格格格格格格……”
    这个老太婆一说,别的老太婆一齐开心地格格笑,活像一群夜猫子叫。
    “我哪,我跑到一家门口,”另一个老太婆说,“我瞧见一个小娃娃子蹲在门口玩儿。看看四周没人,我就跑过去倒提了那个小娃娃子,把他扔到井里去了。我赶紧溜开,等了一会子又回去看。那小娃娃子叫一个该死的家伙捞上来了,可是,你们猜怎么着?格格格,死啦!那小娃娃子的爹娘,正在那儿放声大哭哪!哈,那声音可别提有多好听了,把我都高兴死了!”
    那群老太婆又格格格格开心地大笑一通。
    “你们猜我是怎么寻开心的?”又一个老太婆说,“我钻进一座大楼里去。看着周围没人,我放了一把火。火越烧越大,从一层烧到三层。每个窗口都窜出火苗子来,整个大楼就跟一条火龙似的,别提有多美啦!人们东奔西跑、哭爹哭娘,那一片哭喊声把呼呼的火声都压下去了。我躲在一群人的后头看热闹,哎哟,把我快活的哟!”
    “快活呀!真快活呀!”别的老妖婆们齐声呐喊。
    她们一个接一个讲下去,都乐得手舞足蹈。她们觉得这一天过得痛快极了,舒服极了。
    打这以后,这七十二个老太婆每天都出去找快活。
    这样过了好多日子。故城区的老百姓算是倒了霉了。
    到后来,七十二个老太婆觉得光这么干不满足了。第一,故城区的人很多,这么干只能叫一小部分人倒霉;第二,这样偷偷摸摸地干也不能出风头。要干得威威风风,那才过瘾呢!
    这样,她们就分散开来,混进七十二家公司里去。他们装成好人,给公司原来的经理编造出种种罪名,把他们赶出公司,或者干脆害死,然后把公司抢到手,干她们自己的那一套。
    她们已经抢到了许多公司。她们想把区长的位置也抢到手。
    因为计划还没最后完成,她们一时还不能像老女魔那样逞威风,暂时还得讲漂亮话骗人,所以,还有不少人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回事。
    管理公园的白胡子老爷爷却知道她们的底细。因为一开始,在她们还住在树洞里,每天出去干坏事的时候,在一个深夜里,老爷爷亲耳听到了她们在树洞里吹嘘她们白天干的坏事。白胡子老爷爷把这事讲出去了。
    那些知道这事的人就揭发了她们的勾当,有些人还把这事写成书,让大家小心。
    这可惹恼了那帮老妖婆。她们先把白胡子老爷爷暗暗害死了,接着就造谣,说那些写书的人在书页上涂了毒药,想把看书的人毒死。“他们太坏啦!”老太婆们说,就把那些写书的人吊死了。
    有一个人写了一本书。本来这书跟老太婆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只是因为书里写了一个“井”字,老太婆们就大怒——她们怀疑这是指她们把小娃娃丢进井里的事,于是把那个人也吊死了。
    后来,不光是“井”字,就是把“小娃娃”、“火”、“大楼”这些字、词写进书里,也要倒霉。
    你看,这些老太婆凶不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