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大林和小林》 十九、乔乔和小林的消息

  乔乔和小林呢?现在他们在哪里呢?  

  乔乔和小林还是在机车上做工。有一天,是他们的休假日,有一位童话作家就去访问他们。铁路工人们都说:“他俩在图书馆里呢。”  

  童话作家一走进图书馆,果然看见乔乔和小林在那里看童话。童话作家叫道:“乔乔,小林,你们好呀?”  

  图书馆馆员赶紧向他摇手。童话作家把舌头一伸,就小声问乔乔和小林:“国王呢?国王怎么样了?”  

  小林也小声说:“哈,你就只关心国王!从前有个国王……”  

  童话作家脸一红,说道:“谁说我只关心从前有个国王!我才关心你们呢。真的,你们那天不肯开唧唧的列车,就把机车开走了,后来怎么样?”  

  “那可又是一个故事,你简直可以写一本书。”乔乔说,看了看小林。  

  “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别在这里说话──妨碍小朋友们看书。”  

  童话作家只好不开口了。可是乔乔和小林看书看得出了神,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童话作家坐在那里,觉得很无聊,就一个人走出图书馆,找那些铁路工人去了。  

  “大叔,大叔!”那位童话作家叫,“那天后来小林和乔乔怎么样?请你们告诉我。”  

  有一位年老的铁路工人就对童话作家讲起故事来。他一五一十地讲,红鼻头王子怎样做了国王,这位新国王怎样把小林和乔乔抓起来关到了牢里……  

  “什么?”那位童话作家忍不住插嘴,“他俩给抓起来关到了牢里?”  

  不错,是发生过这样的事。  

  为什么要把他们关起来?  

  包包大臣那时候向别人解释过:“老国王和蔷薇公主在海里淹死了,唧唧少爷失踪了,这都是小林和乔乔的罪过。要是那天小林和乔乔肯给唧唧少爷开列车,就不会出事了。”  

  另外,还逮捕了许多铁路工人。  

  “因为这些铁路工人都和小林一样,那天不肯开唧唧少爷的列车。”那位站长这么说。  

  那时候就有海滨市长平平出来做证人,证明老国王和蔷薇公主的确钻到海里去过,还证明唧唧少爷自从下海之后就没有露过面。  

  唧唧的总管家吉士也做了证人,证明叭哈的确是被人害死的,还证明唧唧少爷那天坐上专车之后,就没有回过家。  

  皮皮和鳄鱼小姐也都是证人,证明小林从小就不相信国王的法律。  

  还有一个证人,长着满脸的绿胡子,叫做第三四四格。那个第三四四格证明四四格和第二四四格是被许多做工的小孩子打死的。  

  还有那个怪物也是一个证人,证明乔乔和小林都想要推翻国王陛下的朝廷。  

  皮皮还宣布:“小林和乔乔都是野孩子出身。小林出世的时候,就好像一条野狗似的,躺在一个山谷里,后来幸亏有一位好心的绅士发现了他,才把他送到咕噜公司去做工。小林和乔乔是没有家的,只有一个继父,叫做中麦──那也是一个不守规矩的穷汉,一定也犯过罪。不过中麦已经死了好些年了,就也不必追究了。”  

  那许多证人就都叽里咕噜商量着,想尽法子要把乔乔和小林判出罪来。  

  “可是我们能让他们迫害咱们自己的人么!”那位讲故事的年老工人讲到这里,就气忿忿地说。“当然不能!我们铁路工人都不答允。非把乔乔和小林放出来不可!非把抓去的铁路工人都放出来不可!”  

  这不单是所有铁路上的工人,就是别方面的工人也都动了起来,叫国王马上释放抓去的铁路工人们。  

  “立刻放他们自由!”  

  海滨的庄稼汉也都忿忿不平,他们说:“那些火车司机都是为了救我们的命,所以那天一定要给我们运粮食。现在他们为了这件事吃官司,那我们都不依!”  

  别地方的庄稼汉们知道了这回事,也都叫起来:“不许害好人!立刻把所有抓去的铁路工人都放掉!”有些教师,还有些作家和艺术家,还有些科学家,也都站出来:“释放乔乔和小林和所有被捕的铁路工人!不许把他们判罪!”  

  连外国都有许多老百姓的团体提出抗议来了,打电报给红鼻头国王说:“你这么乱抓好人是可耻的。全世界的老百姓都叫你立刻释放那些被捕的铁路工人!”  

  红鼻头国王和包包大臣他们害怕起来:“怎么办呢?”  

  本来还想拖延几天再看,可是老百姓越来越忿怒了。包包大臣只好把所有抓去的铁路工人都放出来。  

  皮皮对包包大臣小声儿说:“你看那些老百姓──多可怕!我们可没有几天好日子过了。”  

  第三四四格也叹了一口气:“唉,不久他们就得把我们赶下台,不再让我们当老板了。”  

  过了一会,第三四四格又说:“唉,到那时候再说吧。反正我现在──当一天老板就得赚一天钱。”  

  就这样,乔乔和小林和别的许多铁路工人都释放了。  

  那位铁路工人大叔对那位童话作家讲的,就是这么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