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说岳后传》 第十三回 一点之仇丐帮铲除地邪教 二赠宝珠铁伞驱逐骷髅鬼
  丐帮的五堂堂主每人手中一口长剑,率领十八舵、三十六香主及门人弟子三百人由房上、墙上飞身而下。三百门人弟子每人左手一支火龙弩,右手一条打狗棒,把阴阳教所有人等团团围住。
  阴阳教教主阴沉沉地说:
  "叶无光,你来得正是时候!"
  丐帮帮主叶无光冷冰冰答道:
  "哼!不是时候我们也不来!"
  "你打算怎么办?"
  "报多少年前杀我丐帮的深仇大恨!"
  "怎么个报法?"
  "以牙还牙!"叶无光斩钉截铁地说。
  "就凭你手下这几个高手能办到吗?"
  "办不到也要办!"
  教主呼哨连响,由大厅内走出僧、道、俗八个人来,为首的一名和尚在教主耳畔低声耳语了几句。
  教主对叶无光不屑一顾地道:
  "你瞎子真有伊、吕之才?"
  叶无光哈哈大笑道: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瞎子算计到丐帮一离开周家垞,你定会趁虚而入,因此,我请鹰爪王凌飞燕和昆仑派掌门人铜头铁背金发老人肖静轩,率领我丐帮执法堂堂主六亲不认周正手下五十名弟子,埋伏在暗处,把你派去的四十名弟子彻底地打发了!这八位也是腿快,否则也一起葬送在火龙弩下了!"
  "瞎子你别高兴太早!你摆出道来吧!"
  "上次你屠杀我丐帮之时,可没容丐帮的人摆出道来,今天让你先摆出道来!"
  "佩服,佩服!不亏是丐帮帮主。好!那咱们就单打独斗。你丐帮的人要赢了我阴阳教的人,连我在内任凭宰割。可你丐帮要输了又怎么办呢?"
  "我丐帮要输了,我率领丐帮弟子投降你阴阳教,你看如何?"
  教主狂喜道:"此话当真?"
  闭目不管天下事叶无光从腰里拔出一把匕首,二指微弹,只见匕首两断。他指着扔在地上的匕首道:
  "我若失信,有如此刀!"
  "好!痛快!"
  教主一挥手,把自己的人招在左边。
  丐帮的人及岳霆、虎妞聚在右边。叶无光看到身旁多了个手牵老虎的姑娘,瞧了岳霆一眼,那意思是叫岳霆引见。
  不等岳霆开口,虎妞上前道:
  "你就是丐帮帮主假瞎子叶无光吗?"
  叶无光一愣,因为天下高手知道自己是假瞎子的还真不多,他急忙问道:
  "你是谁?"
  "虎神海中青是我的父亲。我叫虎妞。"
  "你是霞儿?"
  "老前辈,我以为你不认识我了呢!"说着忙跪下叩头。
  叶无光上前把虎妞搀起来,泪水不断从白眼珠旁淌了出来,声音微颤地说:
  "我那老哥哥身体可好?"
  "托你的福,他老人家还很硬朗!"
  "你和岳霆怎么认识的?"
  "我是他的姐姐呀!"
  "姐姐?"叶无光惊讶地把脸扭向岳霆。
  岳霆笑着说:
  "不错,她是我半路认的姐姐。"
  "干吗是半路认的呢?本来就是你姐姐嘛!"虎妞不悦地说。
  教主不耐烦地大声喊道:
  "叶无光!这不是你们唠家常的地方!我们没闲功夫陪着!"
  "你派人吧!"叶无光冷笑道。
  说话间,从阴阳教队伍中走出一人。此人方中、鹤氅,面如淡金,垂眉、朗目,五绺黑髯,肋下悬剑。冲帮主一抱拳道:
  "在下毒手蜂王冯元洁。我哥哥毒手蛇王冯元化死在丐帮之手,我要报杀兄之仇!叶无光,你请过来吧!"
  执法堂堂主六亲不认怪叫花周正飞身上前道:
  "我来对付你!"
  "周正,你不是我姓冯的对手,还是叫叶无光来吧!"
  "哼哼!收拾你这无名鼠辈不用帮主!"
  冯元洁大怒,掌心翻起呈黑紫色,突然掌风暴起,掌影如山,倏间向怪叫化周正连攻九掌、三腿、五时。手法之快,身形之敏捷,令人咋舌。
  怪叫化周正虽然身体矮胖,但犹如鲤鱼戏水一般,几个扭曲摇摆,便从冯元洁的掌影下穿了出去。同时以丐帮的绝功"混元金刚指",连点冯元洁的天突、玄机、华盖三道大穴。
  两位高手武功是旗鼓相当,在拼死的战斗中都难以寻找到对方的空当儿。
  一百多回合已过,冯元洁看到难以取胜,使一个虚招,左手横扫周正的期门穴。
  周正右手的中、食二指如利剑一般,急点冯元洁的腕脉。
  冯元洁不但不撤,反而左手一翻,让周正点上自己的腕脉,同时也抓住了周正的右手。
  冯元洁的外号叫毒手蜂王,手上功夫之毒是十分厉害的。一抓下去,周正立觉半身麻,知已中毒,骤然,他孤注一掷,迅速以左手点上了冯元洁的气海大穴。
  二人同时把手撤开,不约而同地闷哼一声,飞身跳回本队。周正右臂发黑,冯元洁口吐鲜血。
  恰在此时,从门外进来四人,原来是妙手神医傅白桥、云天道长贺长星、铜头铁背金发老人肖静轩和天山派派长鹰爪王凌飞燕。
  这四位是在周家垞配合丐帮弟子战败阴阳教前来偷袭的人以后来到这里的。傅白桥进院正好看见周正中毒,赶忙上前道:"不妨事,老朽医此病是家常便饭。"说着掏出一丸九转解毒丸交给周正道:"吃下去,此毒立解。"
  这时,只听对面有一人高声喊着:
  "丐帮何人送死?"
  傅白桥看了看对面喊话的人,打了打身上的尘土,对叶无光道:
  "帮主,老朽来对付这个家伙!"
  "前辈,"岳霆上前道,"这是江州八怪的五爷,叫毒手蝎王蔡永江。还是晚辈去吧。"
  妙手神医笑着说:"杀鸡焉用牛刀?再说,到七星岩捉拿我和你义父的就是这八个小辈。此仇焉有不报之理?"说罢,飞身来到蔡永江面前:"蔡老五,认识我妙手神医傅白桥吗?"
  毒手蝎王蔡永江冷笑道:"哼!依我兄弟几人之见,早就把你杀啦!只不过教主仁慈,叫你这老匹夫多活几天罢了!"话音刚落,蔡永江怪眼圆睁,黑袍鼓起,一招"螳螂捕蝉",双掌如钩,掌心血红,直取傅白桥前胸。
  妙手神医傅白桥身形未动,泰然自若。待蔡永江的双掌离身只有分寸之差时,一个"金钩钓月",用双手拿住了蔡永江的腕脉。身子微缩,丹气一吐,双手一抖,只见蔡永江惨叫声起,双臂碎骨之声连响,身子被抛出两丈开外,躺在地上昏死过去了。
  "弥陀佛!贫僧给我五弟报仇来啦!"
  随着声嘶力竭的喊叫声飞扑出一个人来。
  傅白桥一看是江州八怪的大爷、飞天蜈蚣癞皮僧法元,顿时胸中怒火万丈。
  "法元!咱二人过去虽无深交,但也认识。你假意求我看病,趁我给你把脉之机,你拿住老朽的双手,你二弟毒龙道长廖天化点住老朽,然后你弟兄八人将我和带病的贺长星交给阴阳教。这种卑鄙无耻的伎俩着实令人可恨!今天老朽为雪旧日之耻,当众夸下海口,你一人绝不是我的对手!江州八怪还剩几个?我看你们一齐上来吧!"
  飞天蜈蚣癞皮僧法元阴森森地说道:
  "姓傅的,这可是你自作自受!"
  回头一挥手,那五个人来到法元身后,齐声问道:
  "大哥,有何吩咐?"
  "还吩咐什么?上!"
  江州八怪的二爷、毒龙道长疹天化,三爷独臂鸠鸟彭乐天,四爷火眼金睛赤练蛇徐长寿,七爷三手狻倪杜甲山和他们刚收的女徒迎风蜘蛛赖九红六个人,把傅白桥围在当中,齐声怪叫,掌风如天星陨落般砸向傅白桥的头顶,腿式如狂风扫叶般踢向傅白桥。
  妙手神医傅白桥身随意动。两肩一晃,他那微胖的身体犹如风吹柳絮般飘忽不定地游走在那六个人中间,双臂霎时伸缩六次,一掌着实地拍在了七爷杜甲山的"坚络三焦"之上。
  三手狻猊杜甲山"啊呀"一声,口血直射,身子飞出两丈开外,撞在石阶之上。
  摔在石阶之上的杜甲山,手刨脚蹬,眼皮眨巴着拼命挣扎着。但一阵痉挛之后,顿时面色惨白,两只圆睁的大眼霎时失去光芒,如熄灭的灯笼一般,得到了应得的可耻下场。
  癞皮僧法元一见老七顿时身亡,气得火冒三丈,口中念的佛号味儿都变了:
  "阿耶、弥埃、陀哟!佛喽!合字!快!用暗青子招呼他!"
  在一阵阵紧密的暴吼声中,一溜闪烁的银芒,从迎风蜘蛛赖九红手中射出;掺合着一轮明月似的铜片,如神迹般地由毒龙道长廖元化手中飞出;三支流星绝命弹,由法元应势弹出;独臂鸠鸟的鸠羽箭,顺风直下;火眼金睛赤练蛇徐长寿的毒蛇弩,从袖内打出。五种暗器击向一个目标--傅白桥。
  妙手神医傅白桥毫无惧色。几乎在五个人打出暗器的同时,两手微动,应势弹出三发流星绝命弹。紧接着几声脆响,五种暗器不翼而飞。
  "好一个妙手拨云!"岳霆和虎妞高兴地喊着。
  随着"妙手拨云!"的成功,傅白桥身影顿觉若有若无,他施展开了"回旋九转"的绝功。掌影、腿风连绵不断地向五个人疾攻猛打,真有排山倒海之威势,天塌地陷之惊险。
  霎时,暴响不绝,人影横飞。狂笑声、唉呀声、嚎叫声,混杂一片。不大功夫,只见江州八怪二爷、毒龙道长廖元化的身子被摔出三丈多远,四肢抽搐,口歪眼斜地躺在地上,片刻一命呜呼。
  江州八怪的老四、火眼金睛赤练蛇徐长寿的身体像纸鹞子一般飞了出去,从半空中死死地摔下去,口血狂喷,顿时绝气。癞皮僧法元、独臂鸠鸟彭乐天、迎风蜘蛛赖九红被震出五六步远,个个脸色苍白,站立不稳。
  飞天蜈蚣癞皮僧法元仰天长叹道:
  "江州八怪横行武林二十余载,今日兄弟几人居然丧命于老匹夫傅白桥一人之手,以后还有什么面目回去再见江州父老啊!"
  嚎叫声中,两手突伸,指向自己的太阳穴。
  迎风蜘蛛急忙上前拉住道:
  "恩师,不可如此!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独臂鸠鸟把右臂一挥:
  "大哥,不可轻生!你我自尽,何人给兄弟们报仇呢?"
  三个人过去在老二、老四、老五和老六的鼻子前探了探,四弟兄早已死去多时了。癞皮僧法元恶狠狠地蹬着傅白桥道:
  "姓傅的,三年之后我们必报此仇!"
  妙手神医傅白桥道:
  "三位若能从今改恶从善,老朽十分欢迎!如若旧习不改,让老朽估计,恐怕三位活不了三年!"
  法元拱手对阴阳教教主道:"请教主葬我兄弟尸体,厚恩必报,我等告辞了!"
  话毕,三人垂头丧气地急忙而去。
  傅白桥刚欲转身,高风长剑挥起,一个"野鸟投林",剑尖直刺傅白桥的后心。
  云天道长贺长星大吼道:
  "不准偷袭!"
  说着,挥剑迎了上去。二剑相碰,铿锵作响,二人各退出三步,站稳脚步。
  云天道长贺长星自进武当山做洞玄真人张三丰记名弟子以后,十五年来武功大有长进。今天迎战阴阳教总管奇剑飞仙高风,他是竭尽全力,勉强战平。
  岳霆想要提伞替换义父,虎妞拉住他的衣襟道:
  "阴阳教的高手还没露面,你急什么?"
  昆仑派掌门人、铜头铁背,金发老人肖静轩踏前一步道:
  "云天道长你暂且撤下,老朽会会这高总管!"
  阴阳教的护法、飞天神鹰无敌剑司马旺冷笑道:
  "打发你这块朽木还用我家总管吗?我来伺候你!"
  金发老人肖静轩黄发微飘道:
  "司马旺你太狂妄啦!"
  司马旺笑道:
  "阴阳教院子宽阔。来!咱二人在这边比划比划,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肖静轩舞动双掌,和司马旺战在一处。
  这时,只听天山派派长鹰爪王凌飞燕怒叱一声:
  "住手!"
  这一声虽然不大,此乃天山派绝功"空谷回音",震得在场的所有剑侠耳鼓微痛,脑袋嗡嗡作响。
  贺长星和肖静轩趁势飞回本队。
  高风和司马旺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着凌飞燕。只见她是一位五十岁上下的老太婆,光梳头,净洗脸,一身蓝布粗衣裤,穿一双家做的便鞋。单从服装看,纯系乡下老太婆,可仔细观瞧脸面,白玉般的脸面,一双光彩夺目的眼睛,腰板挺直,稳如泰山,不怒自威。
  飞天神鹰无敌剑司马旺定了定神说道:
  "天山派的'空谷回音',想在阴阳教院内卖弄,实在是不自量力!"
  凌飞燕泰然自若地说:
  "你敢和老身过招吗?"
  "为什么不敢?!"
  "你要是在老身手下走过一百招,我就自绝身亡!"
  司马旺气急败坏地说:
  "你欺人太甚!"
  剑花起处,一招"嫦娥奔月"直取凌飞燕前胸。
  鹰爪王凌飞燕一招"鹰拿燕雀",左手抓向司马旺的宝剑。
  司马旺知道鹰爪王的厉害,急忙撤剑变招。
  凌飞燕借司马旺撤剑之空隙,来一招"金钩钓月",右手抓住了司马旺的左软肋。
  司马旺惨叫一声,被甩出去两丈多远,不但扯下一根肋骨,还搭上了半斤多肉。
  高风怒吼一声:"老太婆,看我取你!"剑光陡起,一招"星射斗牛",直奔凌飞燕前心。
  二人战过三百回合,尚且未分胜败。阴阳教主在他二人过招之时,向身边的一个白衣女子低语了几句,白衣女子转身离去。
  不大一会儿工夫,四名红衣少女搀出一位老太婆。只见这老太婆,发似焦草,披在背后。铁青面皮,二目深陷,鹰钩鼻子,唇似涂朱,两颗虎牙,露于唇外。身穿孝袍,麻绳扎腰。长臂过膝,两手铁黑。
  叶无光等人不约而同惊呼:
  "长臂骷髅冷天星!"
  冷天星怪笑一声道:
  "丐帮鼠辈竟敢找阴阳教的麻烦,简直是活腻啦!你们都闪开!我会会这位鹰爪王凌飞燕!"
  高风撤剑跳出圈外,抱拳道:"圣母慈悲。"
  肖静轩上前道:"凌派长退后,我来对付她!"
  冷天星怪眼一翻道:"你就是昆仑派掌门人、铜头铁背、金发老人肖静轩吗?"
  "既然知道,何必再问?!"
  "老身我不相信你真是什么铜头铁背!"
  "不妨试试!"
  "如果你能挺住老身这一掌,我抖手就走!可你要经不住呢?"
  "如果老夫不死,也抖手一走!"
  "那你就准备接掌吧!"
  肖静轩乃昆仑派掌门人,一身金钟罩功夫,在江湖上三十余年,是赫赫有名。他步跟扎稳,运气于顶,黄发微微抖动,脸色逐渐变红。
  长臂髅骷冷天星右掌一揉,看上去好像只是轻轻一击。只见黄发老人肖静轩口鼻出血如箭,颓然坐在地上,叹道:
  "你这是无形骷髅掌。"
  冷天星点头道:"你还算聪明。"
  肖静轩勉强站了起来,拱手道:
  "蒙你手下留情,此恩日后必报!"
  说完,摇摇晃晃向门外走去。
  天山派派长鹰爪王凌飞燕冷笑道:
  "二十年前被五派会剿于阴山绝顶的雪岭三妖,今天又露面了,你不怕违背誓言吗?"
  冷天星嘴唇连翻,虎牙错响道:
  "凌飞燕!五派会剿之中也有你父凌云在内。如今老匹夫已死,你就替你父亲还账吧!"
  冷天星双掌飞舞,腥气扑鼻。一口气连向凌飞燕攻出十二掌、九腿、七时,腥风到处,令人作呕。
  凌飞燕以天山派家传绝功鹰爪功接架相还。一百招将过,凌飞燕一招"鹰翻浮云",抓住了冷天星的右臂。
  冷天星右腕上翻,也扣住了凌飞燕的左腕,凌飞燕突觉半身发麻,知道中毒,可想要撒手已来不及了。
  冷天星右手得势,左手一个"海底扬花",啪的一声,打在凌飞燕神封穴上。凌飞燕的身子,应声被震出两丈开外。
  虎妞眼疾手快,飞身接住凌飞燕,将其身慢慢放在地上,接着连点她的几道大穴,又往凌飞燕口中塞进一丸丹药。
  时间不大,凌飞燕慢慢醒来。她声音极小,说了声:"谢谢姑娘,此仇我早晚要报!"挣扎了半天才站起身形。有气无力地向门外走去。
  岳霆刚要迈步,虎妞一把将他拉住道:
  "兄弟,你要干什么?"
  "我要会会这冷天星!"
  "有把握吗?"
  "听天由命啦!"
  "这叫什么话?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你知道这冷天星的底细吗?"
  "不知道。"
  "姐姐告诉你吧。"虎妞把岳霆拉在一旁说,"她是地邪教三大圣母之一。她师姐妹共三人,江湖上称她们三人为'雪岭三妖'。她们三人联手消灭过黄山金刚派,血洗过五台山上的文殊院,杀死过苏州五路总镖局的镖主段远堂全家共四十八口人,并将财宝抢劫一空。"
  虎妞继续说:
  "为此,铁伞前辈呼延三绝邀请神剑仙刀谷凤春、天山派掌门神鹰侍者凌云、少林方丈圆通、武当丹士张三丰,在阴山绝顶把她三人围住。她们的老大叫地藏鬼母韩山月,长臂骷髅冷天星是老二。她们三人中最属老三武艺高,也最属老三坏,她叫探春妖婆雪花飞。五派前辈和三妖经过三天三夜的恶战,终于战败了三妖,逼她们三人对天发誓。她们三人立下誓言:退避山林,永不出世。现在她们敢于出世,一来是因为五大名侠只剩圆通和张三丰了,二来她们三人又加入了地邪派。她们三人在地邪派教主的传授下,武功突飞猛进,而且每人都有一套施毒的本领,今天你贸然而去,岂不自送性命?"
  "依你之见?"
  "我先去缠斗她一阵,然后你再去。"不容岳霆答应,虎妞已飞身跳了过去,叫道:"骷髅架子!你认识我吗?"
  "奶奶我二十多年没走江湖,哪认识你这黄毛丫头!快快报上姓名来!"
  "我姓海,叫虎妞。海中青是咱爹。"
  "放肆!是你的爹,什么咱的爹!"
  "我的爹和你的爹一个样!"
  长臂骷髅倏然起掌,巨浪般的掌山向虎妞推来。
  啪一声脆响,虎鞭向长臂卷去。虎妞以为长臂骷髅的臂膀长,这一下准能卷上。不料长臂骷髅双臂紧缩,身子一曲,贴近了虎妞,虎妞顿时失去了长鞭的威力。
  长臂骷髅开始并没把虎妞放在眼里,不曾想这丫头年龄虽不过二十上下,武功居然如此超群。因而她十分谨慎,唯恐连这小姑娘都赢不了,有什么脸面回阴山见自家教主。于是她身影连闪,无形骷髅掌猝然开花,连施绝命之招向虎妞频频发起攻击。
  虎妞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她出世以来连胜过武林中六大高手,像南宫玄、北宫月那样的高手尚且不堪一击,她怎能把这长臂骷髅放在眼里呢?
  两人缠斗三百多回合。虎妞此时已微微见汗,忽然她飞身跳出圈外。长臂骷髅战兴正浓,追上前来刚欲伸手,虎妞娇叱道:
  "住手!"
  "难道你怕我不成?"
  "为什么怕你?我不愿意和你打啦!"
  长臂骷髅变色道:
  "为什么?"
  "就你这两下子,收拾你根本不用我,我兄弟准能赢你!"
  "你兄弟?他在哪儿?"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虎妞又回身对岳霆说:"兄弟,你看出她的路数来了吧?"
  "知道了。谢谢你!"岳霆说完将要起步。
  "等等!"
  "还有什么话?"岳霆不耐烦了。
  "长臂骷髅不但武功炉火纯青,而且浑身上下都有毒,你看她那两只手,铁黑铁黑的。凌飞燕和肖静轩要不是气功好,恐怕早已丧命了。他二人虽未丧生,但也要调养二三年才可恢复。这鬼婆子要打上你怎么办?"
  "那我就决一死战!"岳霆咬牙说。
  "那叫什么打法?一个好的武术家应该是逢强智取,遇弱活擒。我这里有一颗宝珠,你带在怀中,可解天下百毒。如果老鬼婆以毒攻你,你可趁机胜她。"说完从腰中掏出一个纸包塞入岳霆怀中,不容岳霆说些什么,顺手一推他,大声喊道:
  "老妖婆,看我兄弟取你性命!"
  岳霆慢步走向长臂骷髅。
  长臂骷髅冷天星一见岳霆,即刻焦发倒竖,面色铁青,阴森森问道:
  "你可是铁伞先生的传人?"
  "是又怎样?"
  冷天星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二十年前的仇恨今天你还给我个公道!你就是最近江湖上传说的什么铁伞怪侠岳霆了?"
  "正是在下!"
  "你亮伞吧!"
  "你亮兵刃吧!"
  "老娘我一生从未使过兵刃!"
  "那我就以双掌赢你!"
  "孺子卖狂!"冷天星双掌一搓,嘣嘣作响,接着是"游魂索命"的掌影,如鬼魅般向岳霆致命处袭来。
  岳霆马步扎稳,气随意动,瞅准冷天星掌式落点,一招通天八卦掌的第六式"风起云涌",硬生生地接上冷天星的一掌。
  双掌相碰,轰然雷鸣,二人各退三步。
  冷天星接着一个"冤魂缠身",直取岳霆的期门大穴。岳霆马步未动,跟着一招"水滴石穿",又是轰然作响,二人各退五步。
  冷天星又欲起步,岳霆一个"鬼影附形",来在冷天星身后,脚踏离宫,一招"火树银花",双掌直拍冷天星的后背命门、志堂二穴。
  冷天星身子微缩,二足生根,马步扎稳。一个"判官勾魂",双掌碰双掌,掌声暴响。岳霆被震出七步,马步也拿不稳了。
  冷天星也退出五步,但她一见岳霆身子摇晃,马步未稳,贪胜心切,将身子凌空而起,箭一般射向岳霆,来一招"僵尸锁喉",口中还哇哇叫着:"拿命来吧!"来势凶猛,身法迅捷。
  岳霆一招"地覆天翻",双手一托,一抓把冷天星双腕扣住。冷天星双脚落地,气海穴微鼓,奇毒贯于双掌,射入岳霆掌内,口中怪叫道:
  "小子!叫你尝尝老妈妈的厉……"
  下面的字还未说出口,只听一声"啊呀",冷天星的身子飞出两丈开外。半晌才从地上站起来,摸着嘴角流出鲜血,喃喃说道:
  "这难道是在作梦?"
  愣了一会儿,突然飞身形跑出阴阳教大门,嘴里谩骂着,消逝在深山峡谷之中去了。
  虎妞一把拉着岳霆退回本队,嫣然一笑道:
  "兄弟,这颗宝珠用上了吧?"
  岳霆感激地说:
  "太好了。虎妞姐,这是什么珠子?"
  "你自己看看嘛。"虎妞神秘地一笑说。
  岳霆从怀中掏出那颗用纸包着的珠子,打开一看,啊!阴阳珠?见下面还写着四句话:
  骷髅身有毒,
  转赠阴阳珠;
  二人同心结,
  冰心在玉壶。
  岳霆怒视着虎妞道:"这珠子是哪儿来的?"
  "是夺命竹刀杨虹叫我转赠给你的。"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朋友,很好的朋友。"
  "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大大的好人!"虎妞斩钉截铁地说。
  岳霆虎目圆睁,剑眉倒竖,恶狠狠地说:
  "她是炎黄子孙的叛徒!认贼作父的败类!"
  啪啪!两记重重的耳光打在岳霆脸上。虎妞眼角流出了眼泪,一把抢过阴阳珠揣在怀内,愤愤地说道:
  "没承想你真是个没良心的人!"
  "你……"岳霆惊诧道,"你和杨虹对我的看法一样?"
  "不!不一样!"虎妞两眼赤红。
  岳霆手捂脸蛋说:"你应该理解我。"
  "我现在了解你了,你比我想象的要坏十倍,百倍!"
  岳霆怒不可遏道:"你有什么根据?"
  虎妞泣不成声地说道:
  "杨虹叛国,认贼作父,都是她小的时候母亲让她做的,这怎么能归罪于她呢?她逐渐长大之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痛不欲生。朋友们宽慰她,她下决心挺身而出,要和你这罪犯之子结为金兰之好。可你发觉之后,几乎要了她的命。但她仍不记前仇,改扮老道在岳阳楼前引你盗剑救友,但你又杀死了她的恩人罗汝楫。经我和傅老前辈的再三劝解,她又以勇无敌的面目出现。在斑竹观你本该弄个水落石出,但你不问青红皂白,把杨虹数落了一通,逃出斑竹观。"
  虎妞擦一把眼泪又说:
  "你上当去救上吊妇人,受含沙射影之毒,又是杨虹偷赠宝珠,使你获得再生。你不但不回心转意,反而将价值连城的宝珠扔到树林之外。这次你仗剑换友之前,杨虹就知道长臂骷髅隐于阴阳教内。她考虑不但有含沙射影之毒,而且还有骷髅之危,你岳霆纵有三头六臂也要吃亏。杨虹送我走时再三说:'姐姐,你把我这片真心告诉岳霆。我宁为宋朝死,不做胡奴臣;任君百疑出,对天一片心!'岳霆!我该说的话都说清楚啦,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要记住,我那义妹若是因你而死,我必杀你给义妹报仇!"
  虎啸声起,虎妞跨上虎背,虎鞭脆响,一会儿功夫,老虎和人的身影已没入在苍松翠柏之中了。
  望着远去的虎妞,岳霆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这时,只听阴阳教教主怒叱道:
  "叶无光!现在轮到咱二人了却丐帮和阴阳教的公案了吧?"
  "那是自然。"叶无光上前道,"不过方才你阴阳教主说过的话还算数吗?"
  "只要我说过的话都算数!"
  "你要输给我丐帮,你拔剑自刎!"
  "对!那你要败在我手中呢?"
  "我率领丐帮弟子投降,然后我自裁!不过我有一个要求,不知你能否答应?"
  "什么要求?"
  "自从相会以来,我还没见过你的庐山真面目。你有什么见不得人呢?"
  "叶无光,你要看我的脸面有什么好?"
  "只不过想认识认识。"
  "要是我把面纱摘下来,你一看我的脸面,那不用我动手,你就会跪倒在地叩头求饶,那不是太不雅了吗?"
  "放屁!你认为我叶无光是胆小鬼吗?"
  丐帮的弟子们也高喊:
  "放狗屁!"
  "那你是非要看看我的脸面不可喽?"
  "我要看看你是什么面揍的!"
  阴阳教主缓缓地摘下面纱,丐帮的弟子和阴阳教的弟子们都惊诧地呼喊:
  "女道姑!"
  岳霆眼前一亮,对傅白桥、贺长星道:
  "这是斑竹观的住持鹤顶朱红傅清波呀!"
  叶无光扔掉手中的打狗棒,声音颤抖地说:
  "你是清波?"
  "怎么样?叶无光,用不用我把你不仁不义之事,当众宣布一下呢?"
  "不用了,"叶无光长叹道,"我投降。"
  "那你就下令吧!"
  丐帮的堂、舵、香主和众弟子齐声高呼:
  "帮主!我们宁可战死,决不投降!"
  叶无光泪流满面道:
  "你我两家仅为点滴之仇,酿成如此后患。清波,念其旧情,我一死酬知己。请你饶恕我的门人弟子吧!"
  说罢,双掌急拍自己的太阳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