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说岳后传》 第九回 丐帮初斗阴阳教 铁伞二闯生死门
  霹雷神妖雷鸣远出手迅疾,抓住岳霆的手腕,问道:
  "老三!你这是干什么?"
  岳霆恍然大悟,一下子抱住夺命竹刀杨虹,放声大哭道:
  "我错杀了杨虹!"
  雷妖怒冲冲对岳霆说:
  "扎一刀子就能死人吗?"
  "那不是普通的匕首,上面有毒!"岳霆哭泣着说。
  雷妖听后,从腰里取出一丸"八宝解毒丹",塞进杨虹口中。岳霆把她置于床上,连连施用推拿术。电魔也从外屋拿来一碗凉水,慢慢喂入杨虹口中。
  估计药已随水流入腹中,雷妖转身问岳霆:
  "你为什么要杀她?"
  岳霆就将自己与杨虹相见之后发生的事一一说了。说完,又长叹口气,无可奈何地道:
  "她认贼作父,事有起因,我可以不怪她;但是,她杀了风雨二侠,我总不能不报此仇吧!"
  雷妖顿足说:
  "他娘的!那两个小畜生已经降了阴阳教了!"
  "兄长有何证据?"
  "我们弟兄坠入山涧后,阴阳教高手四人,用挠钩将我二人钩了上来。因为我们坠入山涧,并非真的,而是他娘的一个地窖!里面放着细石灰。人一落进,被石灰眯得眼睛睁不开。要不,就凭我们雷电妖魔二人的本事,还用他娘的钩子注上吊!"
  "钩上以后又怎么啦?"岳霆问。
  "他娘的,真新鲜--他们把我俩绑好了,并不杀,转身走了。不一会儿,又来俩蒙面人,从他们的身法上,老子就看出是我那徒弟!我心里想:这俩崽子,一定是搞了笔什么交易,来救师父了!嘿!你猜怎么?真他娘的想不到:这两个畜生,上来之后,一句话也没说,用匕首对准我俩的心窝就刺!"
  "真是大逆不道!"
  "人不该死总有救!正在此时,我们弟兄的朋友,飞天神鹰无敌剑司马旺和混海神蛟转环刀诸葛元赶到了!听他大吼一声:'胡旋风!你竟敢欺师灭祖!'这小子一愣,转身之间,被司马旺抓下面罩--正是那小子胡旋风!两个狗杂种见事已败露,逃之夭夭。二人把我弟兄解开后,放了。"
  "兄长,你看,我真的错杀了杨虹,这该如何是好呢?"
  "背起她,找妙手神医傅白桥去!"
  "哼哼!别白忙乎了--此处就是你三人葬身之所!"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
  后墙被人一掌击开个大洞。岳霆急中生智,把杨虹绑在自己身上,招呼道:
  "二位兄长!冲出去!"
  玄武堂堂主毒手蛇王冯元化,朱雀堂堂主铁背仙猿栗长山,神龙堂堂主追风戟和尚古月,飞虎堂堂主飞天神鹰无敌剑司马旺,极刑堂堂主混海神蛟转环刀诸葛元,都集中在一处,拉开决一死战的架势。
  督阵的是阴阳教男女二大总管:奇剑飞仙高风和幻影嫦娥周黛。
  外来宾队中来的还有追魂剑司空略,风流羽士夏侯清明,西天鬼王鲍不肖,九手天蜈盖七娘,还有梅五朵--毒手女蜗。
  布阵时刻,四十名蒙面壮汉已把小房围了个水泄不通。壮汉们个个手执火龙弩,杀气腾腾。
  其中有一青年汉子,身材修长,穿白挂素,立在醒目的位置上。这人长得眉分八彩,目若朗星,鼻直口方,面似处女。肋下悬挂一口大宝剑,绿鲨鱼皮鞘,金吞口,金什件,剑穗上垂着一颗蓝宝石。此人姓高名风,今年二十五岁,是阴阳派的总管。
  高风问道:
  "司马旺、诸葛元何在?"
  二人叉手向前,身体站得笔直,答道:
  "属下在!"
  "岳霆是你放到生死门的?"
  "是!"
  "雷电二人也是你俩放的?"
  "是!"
  "说吧,应当怎么办?"
  "我二人自裁!"
  "等等!教主此时说你二人随他创教二十多年,功大于过!这次不究,下不为例!"
  司马旺和诸葛元冲西南高呼:
  "教主千秋!"
  "你二人退下!"高风将手一挥。
  "谢总管开恩!"二人便退下去。
  高风又阴阳怪气地冲众人问:
  "哪位上去,把这三个鼠辈给我拿下?"
  神龙堂堂主追风戟古月和尚,上次和飞虎堂堂主追命铁关明,被岳霆打败后,古月逃跑,关明出卖了许多机密,被女总管幻影嫦娥周黛打死。古月奔回总坛,差点也被杀了,多亏了马司旺等人从中说情。
  古月和尚一看,心想死活也就在今天了!他抢身上前,口宣佛号:
  "阿弥陀佛!属下来捉拿三个鼠辈!"
  说完,飞身上去扑杀闪电神魔殿光天。
  岳霆与雷电二侠相处很久,但从没见他二人打仗时亮过兵刃。今天,殿光天一伸手就亮出一对亮银双䦆来。与古月和尚战了五十多招,只见古月再无招架之力了,殿光天的左手攫已插入他的腿膝之间。
  趁此势,殿光天一脚将那和尚踢出二丈远。
  这一下子,把阴阳教的各堂堂主吓得一愣。其中有个黑袍老者--玄武堂堂主毒手蛇王冯元化最先出手,他一个"乌龙出洞"直扑殿光天,张开双掌,龇牙咧嘴上来了。
  "二哥,小心!"岳霆喊道,"这家伙掌上有毒!"
  毒手蛇王冯元化与殿光天战了足有五十个回合。结果,他的毒掌不但没有碰上殿光天,反而让殿光天的右手攫深深刺入他的左腿大胯。
  这家伙比古月聪明一些。他一见不行,再打下去就不止是闷哼几声的问题了,便粗声粗气地对高风道:
  "属下无能!"
  高风一摆手,让他退在一旁,自己探臂伸头,要拉剑上前迎挡殿光天。就听有人说:
  "怎么?总管,瞧不起我们外来人吗?"
  奇剑飞仙高风一看,是九手天蜈盖七娘,立刻眉头舒展,说:
  "老前辈,辛苦!"
  九手天蜈不但恨雷电妖魔,也恨岳霆,更恨的是夺命竹刀杨虹,因为她杀了自己的养女毒蝎仙女盖玉环!盖七娘带养女,是奉武林圣主盖九霄之命的。她此次来,一是来找养女和夺命竹刀回金国,二是来催阴阳教快点搜寻湛芦剑。
  今天仇敌对视,她气冲两肋,一股怒火从心头陡然点起,她向高风请战,一是为给养女报仇,二是叫阴阳教的人开开眼,领教一下自己的绝技。她恨不得把所有的仇人一下子灭绝,可是外表上却慢腾腾的,并不慌忙。
  她上阵一伸手从腰中拉出件兵刃,眨眼间便撒个"九龙摆尾"之势,直取闪电神魔的中盘。出手之疾,在场之人都没有料到。她用的兵刃,叫盘龙锁,杀起来软中带硬。讲究一套锁、打、缠、扣、刁、挂、摘、掠连环打法,是短兵刃里的一大克星。
  殿光天怎肯示弱!他斜身绕步,与盖七娘来回周旋一百多招。他左手的攫直指盘龙锁的龙头,右手攫直取盖七娘的太阳穴。
  二人插招换式。突然,盖七娘轻叫一声,身子凌空而起,在她的双腿、双时、背后、腰里,连连打出九种暗器。暗器在半空中盘旋、兜风,寻找目标,煞是吓人。
  盘时弩、盘腿箭、锦背低头又一个花装弩,腰中打出的暗器叫"玉带夺命钉",甚是厉害。不管中了她的哪种暗器,都是九死一生--因为她那暗器全是用毒药抹过的!
  闪电神魔殿光天肩头上中了一支"盘肘弩",后腰上中了一支"夺命钉",立刻翻身栽倒!
  梅五朵急上前,把殿光天拿过去,高风命盖七娘给他上解药。盖七娘不明白,问:
  "总管,这是为何?"
  "我自有道理!"
  盖七娘给殿光天上了解药,梅五朵又将他绑了个结实。
  雷鸣远看见了,大吼道:
  "老子和你们拼了!"
  说着,伸手亮出一对娥眉刺,一个"光天九日",直取盖七娘双目。
  二人即刻开始对战,抽、撤、盘、环,足战了一百五十多手。盖七娘仍是飞跃起腾如前,而雷妖却被暗器所伤,也被梅五朵给绑起来。高风依旧让盖七娘给上了解药。
  岳霆料知身逢绝地,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有拼一死战了!遂大吼一声,扑向盖七娘。只见四外顿时万弩齐发,都向他射来了。
  岳霆挥伞遮住身体,由于他身上背着杨虹,略觉着吃力。用目光四下搜寻,一旦有隙可越,就准备飞身冲出去,保存实力,以图来日报仇。
  怎奈阴阳教总管高风指挥众人与岳霆死死纠缠,就是不让他逃掉。高风手摆黑色八卦旗左右摇摆,上下晃动。片刻,阴阳教高手各按方位站好,纹丝不动,待命以发。岳霆面临最后关头。
  突然,阴阳教高手的身后,听得云牌响动,有人问道:
  "诸位有算卦的没有?"
  毒手蛇王冯元化回身看时,一个双目失明的花子已经走过来。
  但见那花子,头戴破毡帽,身披一件开花裂瓣的破大氅,补丁绽着线。下穿灯笼挂的裤子,也露着膝盖骨。脚上穿一双破草鞋,可是后面露着"鸭蛋儿",前边露着"蒜瓣儿",也不知还顶什么用!左手拿着云牌,右手拿着明杖。
  再往脸上看去,病容憔悴,两腮无肉。深眼窝子,两个白眼珠如雪霜一样,上下翻动着,连一点黑眼珠都没有。五绺花白胡子根根露肉皮,稀稀疏疏地摆动着。左肋下的腰带上,还掖着一个油渍麻花的钱褡子;右肩头上挂着白布,上写道:
  两眼看破阴阳界,
  双腿踢碎生死门。
  毒手蛇王打量完毕,骂道:
  "瞎东西!什么地方,你也来算卦?"
  "算卦还要论个地方?老兄你若不信,我当即给你算出生死来!"
  "放屁!你想算计老子多咱儿死?"
  "不用问,眼下就有横祸临头!"
  "妈的!"啪!毒手蛇王狠狠给瞎子一记耳光。
  你看,出怪事儿了:被打的没怎么着,而打人的,却在那儿连蹦带跳,鬼哭狼嚎起来!
  奇剑飞仙高风赶紧一摆手中的八卦旗:
  "停!"
  弩箭停射,全场寂然。高风来到冯元化跟前,他上去给冯元化先把穴道解开。可是,不但没有解开冯元化的脉穴,反而把冯元化折腾得更厉害了,他蹦得更高,叫得更响了!
  这是怎么回事?总管高风忙倒退几步。他知道今儿个遇见了高人!重新上下打量一番花子,现出悠然的神情说:
  "喔?我以为谁呢?原来是丐帮帮主闭目不管天下事的叶无光老前辈呀!"
  "嗯!你说得不错!二十年前,血洗丐帮之时,你才三四岁,对吧?老朽我与你自然无仇了;不过,你如今并非一般的人,而是阴阳教的总管,是吗?那我有事当然要和你谈了!"
  "前辈,想谈什么?"
  "叫你教主出来,还给丐帮一个公道!"
  "这么,你还不配见我家教主;有事,我就能做主!"
  "我花子今儿个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你们就不知马王爷几只眼!这么办吧,咱们先谈个交易,我拿两个人换回一个,怎么样?"
  "换回谁去?"
  "雷电二侠,二者择一!"
  "行!那么岳霆呢?他怎么办?"
  "花子若是把你们全打败了,岳霆当然也就随我走了!"
  "前辈,出此言,怕有点过分吧?"
  "嗳?不过分!这都是正经话,说在头前!真金不怕火炼,好货不怕试验嘛!怎么样?"
  "啊嗬!看来你倒是真金喽?"
  "真金不真金,不敢说大话,不过我早已闻出了你不是好货的味儿?"
  "你能闻得出?"
  "眼瞎看不见,不闻怎么办?"
  "要这样,那晚辈可就有所得罪了!"高风一扭头,冲众手下说:"你们哪位出来给帮主接招?"
  此时,大家把目光一起转移到毒手蛇王那儿:他还在那里"扭大秧歌儿"呢!这样的货色再想接招儿,岂不就干脆补充到秧歌队里了?
  梅五朵号称毒手女蜗,她与毒手蛇王冯元化是亲师兄弟。她一见师兄这个样子,高风又在督战,便叱一声,上前说:
  "我来会会帮主!"
  梅五朵一个箭步上来,用长剑直劈帮主的头顶。帮主瞎子正和岳霆说着话:
  "你把杨虹放下,他们不敢杀她!"
  岳霆见梅五朵的剑马上就要劈到瞎子头上了,真为他着急,都什么节骨眼儿了,你还管那么多!真要劈上去,不就没命了吗!遂大声对瞎子喊:
  "剑!"
  瞎子若无其事,稍往岳霆这边凑凑,问:
  "剑在哪儿?"
  早已躲过去了。
  梅五朵见瞎子顺利地躲过自己的剑,心里很气。早也不问"剑在哪儿",晚也不问"剑在哪儿",单等剑快要到他头顶上才问,真他娘是个怪事!我就不信这个邪!这回我割他的脖子,看他还往哪儿躲,又有什么话可说?
  梅五朵宝剑一挥,一招"千军横扫",直向瞎子脖子上用力抹去。
  可是,眼看剑要触到脖子上了,只见瞎子偏偏一低头,说:
  "我的鞋掉了!"
  去哈腰提鞋,这就又一次叫梅五朵击剑扑空。
  梅五朵还来不及生气,就见瞎子的马竿抡圆,扑梅五朵搂头盖顶就是一下子!
  瞎子打人可够狠的!他白牙一龇,眼皮翻动,眼珠全变灰白色;右脚猛跺地,嘴里还哼哼着什么。那架式,先别问打上没有,那样子就把人吓上一跳!
  梅五朵是何等人?毒手女蜗!什么狠毒事她都做过,还怕瞎子这一吓唬?她趁机看清了瞎子手中的竿子是竹子的,非常得意,心中暗自盘算,瞎子的马竿子是竹子做的,我用宝剑横着一扫,准把它给削折!
  她想好了,就趁瞎子抡圆马竿时,用宝剑横着往上用力一撩。
  坏了!那马竿软中有硬,剑一触上,就挺得直直的,随即又冲下拐弯,叫你怎么也无法碰上!
  原来瞎子那竿,绝非寻常之料所制,而是用北海"千年阴沉藤"做的,哪里是什么竹子做成?这支马竿,看似平常,功能却特异:软中有硬,遇硬就软,伸缩力极强,那真是又当棍枪,又抵剑戟,还可避神刀利刃!梅五朵那宝剑又岂能削折它!
  这还不说,梅五朵万没料到,瞎子那马竿儿上还有一道讲究:马竿头上安一个八棱铜疙瘩,足有一斤重。铜疙瘩前边有四寸长的枪头子!
  瞎子可真够损的,马竿子一弯,那铜疙瘩正好打在梅五朵后腰眼儿上。气得她一蹦老远,嘴里喊着:
  "好哇!瞎东西……"
  "谁报好?给我报好的人,准是我朋友!"瞎子回头佯装才发现是梅五朵,又说:"是你呀?哦,那好,你放心好了,我不打你!"
  梅五朵一肚子气无以发泄:谁给你报好?那铜铃打得我好疼呀!可她面子上绝不服气,她认为这次输了,是自己没当心,就像有时半开玩笑地失手做错事一样,下回只要注意,一定能挽回败局。
  梅五朵并不后退,这回上来,她可万分小心了,一个"蛟龙出水",长剑直取瞎子的中宛穴。看你瞎子怎么说吧,又准、又稳、又狠!准吃不消!
  周围观战的人,全是些武林高手,可是谁也没有发现瞎子究竟怎么接架的,便把梅五朵给击得四股大筋扭动,也是像患了舞蹈症一样,连蹦带跳,连抖带扭的,与冯元化也扭在一块儿了。
  其实,说真的,瞎子的招式,还是有人看见了,连岳霆在内,只有四五个人。因为尽管高手云集,强人荟萃,但毕竟荷花出水,方显高低。
  这场戏真可谓狮子滚绣球--好的在后头!瞎子在梅五朵身不由己蹿出老远的当儿,对众人说:
  "你们看,冯元化一个人在那儿扭,单调得很;要有梅五朵参加进去,可就精彩多啦!"
  他又用手一指已经与冯元化同扭的梅五朵,说:
  "对啦!这就好看多了!你们看,一男一女,一唱一和,有多带劲儿!"
  阴阳教所有在场之人,全都被瞎子的话逗笑了,捧腹大笑的,张口大笑的,互相拉扯着,倚肩挨背笑着的……一时间让瞎子把战场搅了个不成体统。
  笑够了,戛然而止。只听瞎子说:
  "总管!用他二人换一个,怎么样?"
  高风一摆手,说:
  "来人!把殿光天给我放了!"
  殿光天冲瞎子一咧嘴。瞎子说:
  "老殿,你去背起来杨虹,这儿有一丸解毒药,给她吃下,不会死的!你把岳霆替下来,来接替我喘口气儿!"
  西天鬼王鲍不肖紧走上前说:
  "让我来给帮主接接招!"
  "你不是大内副总管吗?"
  "我不以势压你!"
  "要这么着,那我瞎子就让你们俩人打我一个吧!"
  夏侯清明一摆手中扇子,飞身进前,说:
  "我们哥儿俩,打发你回老家!"
  瞎子叶无光见夏侯清明上来了,挖苦他说:
  "你的扇子,不是早让岳霆给弄坏了吗?怎么……噢!又买了一把新的!好,那你们就进招吧!"
  西天鬼王双轮以"双风贯耳"势,击打瞎子。风流羽士的扇子乱舞,直对瞎子的要穴,伺机点打。
  丐帮帮主闭目不管天下事叶无光,自从被阴阳教血洗丐帮后,总坛搬了家,他便外出访友,一去五年。他闭关自守,谢问拒客,潜心汇集各家之长,以添补自己之短。他将自己原有那套艺技从头洗炼,悟出三套绝功。
  "金刚混元指"点穴功,此谓一绝;"三才伏虎棍",盖世无双,此谓二绝;暗器三枚,即算卦用的三个金钱,百发百中,此谓三绝。武林人称之为"丐帮三绝"。
  此刻,西天鬼王的双轮和风流羽士的扇子夹击瞎子。瞎子身子一歪一斜,如风飘残叶般躲过了三件兵刃。
  同时,瞎子用马竿横扫,一招"风卷残云",西天鬼王双腿都被拦截住;不待鬼王撒步,瞎子又一招"拔草寻蛇",竿头直点风流羽士的太阳穴。
  瞎子的两招齐出,手法迅疾,力道劲猛,落穴点位,精确无差,一切都让对方猝不及防。二人躲竿的当儿,瞎子的"金刚混元指"又奏奇功。
  西天鬼王和风流羽士即刻神气俱煞,当众出丑,表演得比冯元化、梅五朵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二人不声不响,口歪眼斜,相互挤眉弄眼,吐舌咧嘴地扭搭起来。
  又是一个哄然大笑!
  高风好汉不吃眼前亏,忙说:
  "前辈留情!"
  瞎子此时,有如玩笑一场,顺手解开二人穴道。
  高风一摆手说:
  "来人!放雷妖!"
  雷妖走近瞎子,粗鲁地与他打着招呼:
  "老不死的,还活着呢?"
  "我要是死了,谁来救你?"
  雷妖一吐舌头,站在岳霆身后。
  高风上前,摆动他的八卦旗,阴森森地说:
  "老前辈,我可对不起你了!"
  "你打算怎么样?"
  "我要以多取胜,否则我白叫这么多人来观战了!"
  高风把左手放在口里,呼哨连响,同时又向身边阴阳教的高手和宾客们吩咐:
  "一拥齐上!把这四个人全摆在这儿。有功者赏,后退者杀!"
  此时,从四面聚拢过来六十多名蒙面的青衣汉子。高风刚才打呼哨,就是叫这些人来的。他向这些人摆手,说:
  "你们也上!"
  瞎子微笑着,冲高风说:
  "你先别急,好好看看,这些高手是谁的人?"
  高风回头看去,六十名蒙面青衣汉子都揭去面纱,脱下青袍。却原来是丐帮的三老、五堂、四哨、四十八舵的人!
  高风一惊,心里明白,自己遭了丐帮的暗算了!心一横,吼着:
  "今儿个我阴阳教和你们丐帮拼了!"
  金鼓大作,钟鼓齐鸣。在鼓乐吹奏下,由生死门那边来了四十名红衣女子,列阵在右面;四十名白衣汉子,列阵在左面。中间八名黄衣少女,个个手执玉如意,如意头上坠着金链儿,金链儿下坠着金香炉,香炉里的檀香生紫烟,在四下里缭绕,真有仙境降临的意境。
  在八名黄衣少女后面,有四个人:
  白衣道长,面如晚霞,皓发白须,背插一口长剑--一缺道长万俟嵩。
  红袍和尚,面似锅底,秃头凸眼,背插短棒一根--圣手罗汉圆慧。
  紫袍老者,面似银盆,长眉朗目,五绺墨色长髯胸前飘洒,左肋下挂一口赤金龙头、绿鲨鱼皮鞘的宝刀--飞刀剑客南宫玄。
  绿袄、红裤,面似冬瓜,满脸脂粉,发如焦草,上插一朵牵牛花的一位老太婆,腰插一对五形轮--收生姥姥北宫月。
  这四个人,都像众星捧月似地拥着一个穿黑袍、遮住五官的来者。这人将双手放在前胸,手指上白光闪动--套着五爪金刚指。露出的两只眼睛里,不时地发出的人的神光,将在场的人都震得闭口、惊慌,接着就见全体阴阳教下属都叉手、挺身,口中高呼:
  "教主千秋!"
  喊声落,四周更是一片死寂,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在众目睽睽之下,阴阳教教主用他那电光一般的目光环视一周,然后悠然自得地来到丐帮帮主叶无光面前。
  "要报前仇?"他阴凄冰冷地问叶无光。
  "有这个打算!"叶无光也若无其事地对答。
  "你有决胜把握?"
  "没把握就不敢来!"
  "就凭你们丐帮这六十一个,恐怕办不到吧!来!请各位帮手一齐过来,我好一起招待!"
  教主话刚说完,就听树林中有人搭讪道:
  "对对对,教主眼光敏锐!我等在此不过是略作休息而已!"
  林中走出四大名派的各位首领,他们由少林方丈活达摩圆通领头,武当派创始人洞玄真人张三丰,天山派派长鹰爪王凌飞燕,昆仑派掌门人铜头铁背金发老人肖静轩,紧随其后。
  阴阳教主冲着这四人说:
  "各位高人,也打算在此凑个热闹?不怕担上为虎作伥的名声?"
  张三丰首当其冲,上前口称道号,说:
  "无量天尊!扶正除邪,乃剑侠本色!"
  "你等已陷入死地,尚敢口吐狂言!"阴阳教主狂吠般叫骂。
  "施主那点鬼蜮伎俩,我等早已识破!"少林方丈说。
  气得阴阳教主脸上的黑布乱抖。又见四处飞过四名白衣少年,其中一个附在阴阳教主耳边低语片刻。教主听完,手一挥,四人便疾步遁隐而去。也不知搞什么名堂。
  教主向前紧跨一步,恶狠狠地对少林方丈大声说:
  "你们竟敢将我的四尊'红衣大炮'给破了!"
  方丈圆通不慌不忙地应答: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患之心不可无嘛!"
  "你们少林的八大弟子,今天我也叫他们全部丧命!"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舍掉八大弟子,普救天下苍生,值得!值得!何乐而不为!"
  "既然今天是丐帮邀请尔等助拳,就请你们划个道道吧!"
  叶无光抢身说:
  "强龙不压地头蛇。还是教主先划个道儿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们退回到生死门,以单打独斗的方式较量!只要你们能打过生死门,我阴阳教全体就俯首听命!如何?"
  叶无光拍手说:
  "痛快!一言为定。"
  阴阳教主率门人、属下、来宾,飞往生死门。
  岳霆给张三丰跪下叩头道:
  "弟子岳霆给恩师叩首!"
  张三丰拉起岳霆,上下打量他一番,问:
  "你师爷可好?"
  岳霆吃一惊:我在师爷那儿学艺之事,恩师怎么已经知道了?遂笑道:
  "师爷福寿绵长!"
  张三丰把岳霆带上,给各位门长引见,岳霆一一见礼毕。叶无光率领众人来到生死门前,双方摆开阵式,一场恶战即将拉开。
  岳霆回头一找雷电二侠,却不见踪影,心中顿时忐忑不安。因为闪电神魔殿光天身后背着杨虹,三人同时不见了,恐怕其中必有文章。
  岳霆向张三丰如实照说了,张道爷胸有成竹地说:
  "你只管放心好了!雷妖虽粗,电魔有细。如果有什么差错,必然要听到些喊声;既是无声而去,恐怕是杨虹做了手脚!"
  此时对面已有人叫阵。
  "丐帮何人前来?老娘陪他几招!"九手天蜈盖七娘大喊着上前来。
  丐帮五堂总堂主绿林仙踪邢太空,一听叫阵,就亮起子母钺上来迎战。岳霆一把拉住,嘱咐他说:
  "你要多加小心!这个妖婆会腾空打暗器!"
  邢太空点头答应,一个箭步,钺走"乾坤八卦步",左手钺砍盖七娘的软肋,右手钺劈盖七娘的前胸。一刺、一扭,手法之快,令人咋舌。
  邢太空乃丐帮后起之秀,是叶无光、袁明的亲师弟。几年前,阴阳教血洗丐帮总坛时,邢太空之父邢宽,就是死在阴阳教之手的!
  二人双钺与盘龙锁连搭带钩,战了五十个照面时,邢太空的双钺突然被盖七娘的盘龙锁咬住。只见她用"白猿摘叶"招,猝不及防就把邢太空的双眼挖出来,又飞起一脚,踢在他的小腹。顿时,邢太空的尸身被扔出三丈开外!
  除暴安良的疯丐袁明岂能咽下这口气!他飞身上来,立掌如刀,直劈盖七娘的面门。直战了一百多手,谁也没动谁一根毫毛。
  盖七娘见上来的对手与自己旗鼓相当,便要再演她的拿手好戏--腾空而起,连施暗器。
  可是她没有料到,自己的力气白下了--疯丐已经飞回本队!这可把她气坏了,大喊:
  "袁明!你算什么英雄?"
  叶无光刚一伸马竿,又要上前,听岳霆说:
  "老前辈!弟子愿意代其劳!"
  他转身来到盖七娘面前。
  盖七娘冷冷地说:
  "我不杀了你,誓不为人!"
  "我也与你不共戴天!"
  盖七娘又拉起了盘龙锁,她手腕一抖,听得铁锁哗啦一声响,正好缠住。岳霆借她身子一抖的劲儿,左手拢住铁锁,身形连续疾转。
  盖七娘这下可要现丑了,她像被扯起的风筝一样,被岳霆抡得转圈飞了起来,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
  盖七娘毕竟不是等闲女流之辈,她趁被动之势,将双腿一曲又一伸,脊背一弓又一挺,又变为主动之势:她要在空中打暗器伤害对方。
  暗器倒是打出去了,可是位置不对,全都空落在地上。
  岳霆趁他刚刚打完暗器的时刻,一个回转,把铁锁从脖子上卸下来,左手的锁又往怀中用力拉着。这样,二人的身子同时腾在半空中,离得很近。
  岳霆紧抓时机,右脚一个摆连腿,狠狠地踢在盖七娘的肩胛窝上,把她的右臂给生生地踢了下来!盖七娘的身子随即也被抛在半空,又啪啦落地,晕死过去。
  岳霆一招就赢了盖七娘,威震群敌。
  高风亮出长剑飞身到岳霆面前,说:
  "姓岳的,你够狠的!"
  "彼此一样!"岳霆面目威严。
  "你能在一百招之内赢我,我自断四肢!"高风又逼视岳霆。
  "你既然是阴阳教总管大人,一定身手不凡。你若能在一百招内赢了我,我自甘血溅当场!怎么样?"
  "一言为定!"
  "君子一言!"
  幻化无常的剑光和掌风,高深莫测的腿式和身影,一个似游鱼戏水,一个如飞蝶戈空。
  一直战了百多个照面,二人仍是不分上下。所有观战者看得目不暇接,赞叹不已。
  突然,阴阳教总管高风左手微启,五指间便飞出了五支夺命钉,冲岳霆飞去。
  岳霆稍一出手,不露声色,那五支夺命钉便全部稳操在乎,再也施不了什么威力。遂即把铁伞猛撑,一个"孔雀开屏",由伞股中打出五支透甲飞蝗钉。
  高风左手一伸,那五支飞蝗钉也操在手中。
  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全场观战者,顿时掌声雷鸣。
  在掌声中,二人越打越狠,互不相让。高风目眦欲裂,存心拼命;岳霆钢牙挫响,决一死战。
  正在这时,阴阳教教主鬼魅般的身子伸缩穿越,已进入二人的剑伞之中。他一手抓剑,一手拽伞,喝道:
  "停!"
  叶无光风驰电掣般地上来,横站在阴阳教主面前,高声斥道:
  "无耻!你要以多取胜吗?"
  "嘿嘿!我岂是那等人物?"说着,教主的双手同时撒开,两手用劲儿一抖,高风、岳霆全都后退四五步。
  阴阳教主对岳霆说:"我叫你看几个人,看完了再打!"又转身向旁呼道:"来人!带上来!"
  十二个蒙面大汉,每三个人抬着一个布袋。阴阳教主命他们打开,说:
  "叫岳霆看看是谁?"
  布袋里先后倒出三个人:周三畏、贺长星和傅白桥。刷啦一声,十二个大汉的匕首全放在三个人的心口上。
  岳霆一看便知,义父他们三人昏迷过去,是被阴阳教徒孙们灌了迷药。他向阴阳教主喝问:
  "你要干什么?"
  "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答应了就放他们仨!"
  "什么事?"岳霆焦急万分。
  "你给我当场自杀!"阴阳教主慢吞吞一字一顿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