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说岳后传》 第七回 夺命竹刀逢场作戏 铁伞怪侠深入虎穴
  岳霆惊道:"老前辈你是……"
  正要问时,白衣道长先追问不放,说:
  "谁告诉你的?知道得太多,对你没好处!这柄铁伞是呼延三绝的吧!"
  "是又怎么样?"
  "他是你什么人?"
  "知道得太多,对你没好处!"
  岳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气得那道长只好压住火气,说:
  "你很会说话呀,后生!看在这把铁伞的面上,贫道先放过你这一次!"
  说完,那道人一挥手,率领司空略、西天鬼王等人,背起伤者,顺山路奔去。
  雷、电妖魔已救起傅白桥。岳霆过去撩衣襟,要给雷、电二兄长叩头,雷鸣远扶住他,说道:
  "家礼不可常叙。你到哪儿去了,把我们哥儿俩都急死了!走,先进屋,说说你的经过吧!"
  三人搀妙手神医回到房中,将他安置榻上。岳霆把自己的惊险经历对二人说完,又说:
  "兄长,该你说了。"
  雷鸣远那日坠涧后,落入水中,顺水飘流,到了瀑布泉下游找机会上了岸,又来到傅白桥的草堂之中。
  草堂已被火烧个殆尽,四下里不见半个人影。雷鸣远知道殿光天已带徒弟躲起来了,可是傅白桥呢?
  正想着,忽听有声响,循声而望,声音从山下传来,是老二殿光天正在找自己呢!
  "大哥!你真是吉人天相!"
  "先别扯这些,老三呢?"
  殿光天眼圈发红,嗫嚅说道:
  "老三真够义气,见你坠涧,大喊一声'兄长慢走',他也跳涧身亡!"
  啪啪!两记耳光打在殿光天脸上。
  "你怎么不去救他?"
  "当时,小弟我也是自顾不暇呀!"
  "老二,咱们带领风、雨,一定要把老三找回来,不管是死是活!"
  几个人就像讲什么神仙故事似的,聚精会神。又听殿光天说:
  "我们和傅白桥兵合一处,又重新盖起草堂。"
  "我们找你整整一年,"雷鸣远也接着说,"连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我就打发他们两个徒弟回山西了;留下我们两个,再找下去,哪怕找三年五载的!唉!真没想到,有心找你,不见踪迹,此刻我们被那帮狗娘养的围困,个个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老三,你自个儿就回来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今天早上,"殿光天说,"我和大哥、老帮子刚吃完饭,这帮狗日的就打上门来,傅老帮子被他们打得伤挺重,我们弟兄也难脱劫难。这下可好了,来了救星了!"
  弟兄几个唠唠叨叨正谈着别后情景和眼下这场混战的始末,突然听到外面又有动静,竖耳听去,外面的人喊道:
  "傅老帮子还活着吗?我老人家来找他讨债来了!怎么?还不露面?输我那两盘棋,还想赖掉?"
  雷鸣远刚要起身,傅白桥用手拦住,说:
  "你这个莽汉,少替我惹事。岳霆,你去,出去替我迎接他。他是你的恩人,现在已是丐帮三大帮主的老三了!"
  岳霆走到门外,面前站一位乞丐。岳霆知道他正是除暴安良的疯丐袁明,抢上一步,跪下说道:
  "恩公在上,晚辈岳霆叩头!"
  "岳霆,快起来!你看谁来了?"
  从山下飞跑来一个壮汉,身上还背着个人。走近前时,岳霆认出,那壮汉背着的正是自己的义父贺长星。只见他已不省人事,面目青紫,嘴角上还往外流着殷红的血。
  "老前辈,这是怎么回事?"岳霆迫不及待。
  "先别问这些!傅老帮子在家不?"
  岳霆从那壮汉身上接过来贺长星,自己背到屋中,把他放在傅白桥身边,忙说:
  "傅大侠!这是我义父,请给看看伤势如何?"
  "是中了毒手女蜗的毒沙,又挨了司空略的一掌!"疯丐袁明在旁说明。
  傅白桥并不急,慢条斯理地说:
  "不必惊慌。只要有气,我就能救活!"
  傅白桥带着满身的伤,为贺长星推宫过血,上药,累得精疲力竭,汗流浃背。
  贺长星脸面逐渐有了红色,吐了几大口瘀血,睁开眼看了看众人,什么也没说,又沉沉入睡。
  岳霆眼巴巴地看着义父苏醒之后又睡去,心里这才落稳了一块石头。他把雷电二侠向疯丐引见之后,只听雷鸣远说:
  "老三,我们早就认识花子了,不过没有深交罢了!"
  疯丐拦住岳霆的手,上下仔细打量之后,含笑说:
  "你终究成器了!"
  "全凭前辈们栽培!我义父怎么与梅五朵、司空略遭遇的?"
  疯丐长叹一声,对岳霆慢慢说:
  "丐帮从打救你之后,总舵便从临安迁走。司空略这贼人,一直不死心!派人四处搜捕丐帮长老和众徒。在你学艺的二十年来,我丐帮五大长老竟被司空略、夏侯清明杀了三位,弟子死伤也有数百名!帮主命我在湖北襄阳设立分舵,联络武当、少林各派,一旦遇难,可求援于他们。我在襄阳忙着筹备分舵的事,你义父匆匆找来,相谈之中,知你已下山去了。老朽款待贺道长盘桓几日。"
  疯丐喘口气,接着讲出事情的原委。
  刚才背贺长星上山的人,叫周九英,乃周三畏远族之弟。周家乃汉相周勃之后,祖居沛县。周三畏因岳飞被害,辞去大理寺正卿,率全家出走临安。他自己微服为道,辗转十数载,终不敢回沛县落户,最后只得投奔湖南宁远县的族弟周九英。
  周九英祖先都在九嶷山舜庙后的舜源峰下定居,数代相传,聚户成村。村民因周家是这里的老户,故起名为"周家垞"。
  周三畏全家投来,周九英热情款待。定居之后,日子平平安安,过得倒也舒心。
  不料,近日内也不知怎么的,事情便泄露了出去。司空略派人给周三畏送信,限他半年之内,把岳飞尸首埋藏之处交出,并命他连同岳飞的湛芦剑也一起交出。
  周三畏根本不知道这两桩事的下落,没法子,便派周九英前来找袁明。他来时,正遇上贺长星在此。
  于是他们带领周九英,赶紧来到九嶷山上。
  正行在百草山下时,恰遇司空略和梅五朵。他们一伙人挡住去路,扬言要抓活的!贺长星当场受伤,袁明已打得力不能支,九英处境更是危险。
  正在这生死难卜的节骨眼儿上,有一蒙黑面纱的女子,举手投足间,便把云飞踢开二丈,又把梅五朵背上狠击一掌。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把西天鬼王的单轮也震得脱手而坠。司空略知道再打下去,不会有好果子吃,便率领同党逃去。
  司空略他们走后,因贺长星伤势严重,就让九英背着,前来投奔傅白桥医治。
  "那蒙黑纱女子究竟是何人?"岳霆问袁明。
  "她来无踪,去又无影,没等我二人问她,早已走得老远了!"
  "我父被奸相秦桧勒死于风波亭,难道还会不留尸首?"岳霆又问袁明。
  "秦桧害死岳帅之后,命家人冯忠、冯孝把死尸送回大理寺狱中。随后又杀了冯氏弟兄,以灭口毁证!你父尸首被抬回大理寺狱中后,突然不见了,吓得狱官曹和服毒,狱卒宋成自缢,牢头聭顺也吓疯了。丢尸一案,至今未破,成了个不解之谜!"
  "那剑呢?"岳霆又问袁明。
  "那湛芦剑,乃战国时欧冶子所造。此剑有三绝四艺之奇,真是价值连城之宝。是周三畏赠给你父亲的,你父岳帅临死之前,传于何人,也是个疑团。所以奸相至今还在四处打问,与岳帅尸首一同列入搜查目标!"
  雷鸣远恍然大悟似地说:
  "花子,别扯了!我们赶紧去九嶷山搭救周三畏要紧!"
  岳霆将义父留在傅白桥家里,让周九英侍奉,自己随同众人欲走。傅白桥说:
  "不必将九英留下,我尚能支持。他去可给你们带路!"
  "那也好。人多不便行动,大家可分道而行,约期而会!"
  大家约好在九嶷山周家垞相会的日期后,立即由疯丐袁明带周九英先行,雷殿二人相继其后。岳霆又与义父相谈了一夜,次日拂晓起身。
  秋风飒飒,细雨绵绵,通往九嶷山的大路上,急驰而过两辆大车。车上拉载着大小四口棺木,小棺材绑在大的上面,顶上坐着四条大汉。
  岳霆隐在路旁的林子里,向那车上望去,有两个人他认识:展翅神雕云飞和夏侯清明。他们扮成车夫模样往这儿来,究竟想干什么?
  正思忖着,又见对面也有两辆车驶来,都是带篷的。四车相对,马嘶车止。
  先前那两车上的一个壮汉下来,大声问:
  "这篷车往哪里赶?"
  随着问,下来三个人,一个是员外,两个是家人。员外约有五十多岁,相貌端庄,态度安详。他紧走几步,凑在那壮汉身边,抱拳说道:
  "小老儿带领家小往宁远县探亲!"
  "周三畏!你不当老道了?"壮汉冷笑一声,继续说,"你乔装成这模样,能瞒得过谁?我家总管限你交出岳飞尸首和湛芦剑,你只要有一件东西复命,我就可以为你说情,留你一条狗命!否则,哼!你看着办!若想携家潜逃,此地就是你周三畏全家的葬身之处!"
  原来,周三畏派周九英求救,至今无信,心急如焚。家人周财献计,不如逃往别处,暂避一时再说。今天这样濛濛细雨,正是机会,量贼人不能冒雨出行,于是他们打点收拾便上了路。没想到还真是碰上了!
  这二十多年来,周三畏带全家奔走逃命,已是家常便饭,真可谓沧桑历尽,心机使碎。今日与贼人当道相遇,料到难以活命,于是挺身答道:
  "你既然认出了我,那我只好实说!我就是周三畏,车上是老妻、儿妇等七口。你们所要搜捕的两件东西,绝对不会有:此事我周三畏一概不知!要杀便杀!"
  说话的壮汉正是大内锦衣卫二等侍卫风雷掌韩烈。他的伤已痊愈,武功又深造了一步,现已提升为一等侍卫。
  听完周三畏的话,韩烈狂笑,说道:
  "没那么便宜!你别以为杀了你事情就算完了!总管吩咐,把你捉去,叫你慢慢受用,多咱儿问出端底,多咱儿叫你归天!"
  "好毒的计呀!"这话是从棺材中传出的。
  咔叭一声响,前车上的小棺材盖飞出老远,里边跳出个蒙黑纱的女子!
  吓得车上的四个壮汉纷纷跳下车来。
  韩烈一看,这女子穿白戴素,面罩黑纱,手中有把又小又薄的竹片刀,没有刀鞘。
  "骚娘们儿!什么时候进的棺材?"韩烈骂。
  "你在棺材铺买棺材时,就对人说:'他妈的,应当叫周三畏先试试大小再来买,是不?'我当时在场,一听,也合理:一个人在临死前,是该试试棺材的大小才对,要不,怎知合适与否?这不,我就先来试试这口小的了!"
  韩烈见夏侯清明、云飞和其余三个壮汉已成三角之势,将这厉害的黑纱白衣女子围住了,便壮起胆子问:
  "你躺进去怎么样?还……"
  "我进去小了一点儿,我看你进去最合适不过了!"
  又一个壮汉似乎还聪明,赶忙接上去说:
  "放屁!韩大人比你高大多了,你都不合适,韩大人躺进去怎么能合适?"
  白衣女子嫣然一笑,说:
  "可以把他大卸八块嘛!"
  说着,面纱一抖,现出令人畏惧的神情。
  "骚娘们儿!你有这个本事吗?"韩烈风雷掌突起,直扑白衣少女。
  "等等,我先问你一件事情!"她并不慌。
  韩烈收掌问她:
  "什么事?"
  "杨再发全家可是你杀的?"
  "是我又怎么样?"
  "那好!我说卸你八块,你说屈不屈?"
  随着话音响起,风雷掌惨号之声连起--韩烈的右臂已飞入那口小棺材之中。刹那间,左臂、双脚、头颅、尸身……也一块一块地掷入棺材中。
  白衣女子一连串拔刀、断臂、削头、飞尸,动作快似闪电,令人目不暇接!
  一直在树丛中观察的岳霆,也为之震动。
  三个壮汉见头儿被割杀,个个瞠目结舌,不知该怎么办。其中一个人大喊:
  "上!"
  他们一起飞扑那少女。三个人脚刚落地,就见身子踉跄,五官歪斜,每个人嗓子眼都插入一把竹片刀!
  见此情形,西天鬼王鲍不肖、风流羽士夏侯清明也当即出手!
  可是,这二人在白衣少女面前走了不到一百个照面,也手忙脚乱,那高手的武功也不知到哪儿去了。
  大棺材里又蹦出来两个人:司空略和梅五朵。司空略的追魂八式连施,剑光陡起。梅五朵对他大声说:
  "司空大人,不可放她逃走!她肯定是岳霆的老婆!"
  呼哨一声,路北树丛中蹿上来一道一僧。和尚摆动手中的亮银双戟,敌住了司空略;老道一扬手中的亮银双䦆,敌住了梅五朵。
  白衣少女得此二人相助,略有喘息功夫,她怪啸几声,只见夏侯清明被竹刀刺伤。西天鬼王双轮同时出手,力图挽回败局。
  那女子岂肯罢休,蹿步进身,竹刀已到西天鬼王的脖颈。仅有毫厘之差时,一道白影闪过,听得一声:
  "师弟,手下留情!"
  一位银发者道闪身而出。
  树后的岳霆看得真切,暗忖:小小的白衣少女,竟会是天下一流高手、白衣道长的师弟!
  白衣女子撤步,对老道人笑道:
  "师兄认识他们?"
  "岂止认识,还是至交呢!"
  "看在师兄面上,你领他们走吧!"
  司空略似要再说什么,嘴唇微张,白衣道长生气地说:
  "还瞧什么?快走!"
  几个人只得跟在司空略身后,垂头丧气地走了。
  白衣女子回身对周三畏说:
  "前辈,你发财了!"
  "此话从何说起?"
  "这两辆拉棺材的车,全归你了!"
  "老朽连性命都难保,还敢贪取身外之物?这……"
  "前辈,本姑娘对你如何?"
  "恩重如山!敢问姑娘贵姓大名?"
  "我就是说出来名姓,对你我都没有多大关系;但是,有一事相求,此事却是非常重要的,不知前辈应允否?"
  "只要老朽能办到的,定当尽力!"
  "我只和你要件东西!"
  "慢说东西,就是此刻取我老朽的人头,我也决不贪生!"
  "没那么严重,前辈言过了!"
  "但不知姑娘你……要我的什么?"
  "湛芦剑!"
  姑娘将这三个字说得嘎吧响。周三畏听后浑身一颤,然后强振作一下精神,才恢复先前那平静。
  "我早已把它赠给岳元帅了!至于岳帅遇害之前,把剑交给何人,老朽便不知了!"
  白衣女子脸色倏变,说道:
  "哼!我们有确凿的消息,岳飞死前,曾打发一个狱卒,把剑送还给你,物归原主!你还想抵赖吗?"
  "不论姑娘怎么说,反正湛芦剑确不在我手,难道我还能存剑舍命吗?"
  "好!既然如此,那就请前辈跟我走一趟吧!"
  "到哪儿去?"
  "见我家教主!"
  "什么教主?我周三畏与他素不相识!"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若不去,我就只好将你和你全家都杀死!"
  "那,姑娘随便吧。"
  "剑在我手!"
  说话的是岳霆,他见时机已到,一个"鹤起云影",落脚到姑娘面前,又说:
  "姑娘息怒,我就是湛芦剑的主人!"
  白衣少女打量一番岳霆,说:
  "你就是近日才出江湖的铁伞怪侠岳霆吗?"
  "'怪侠'二字不敢当,不过,我正是岳霆!"
  "拿来!"
  "拿什么?"
  "湛芦剑!"
  "岂有此理!剑乃先父之物,怎能轻易送人!"
  "那我是非要不可,又怎么样?"
  "抢?"
  "不给就抢!"
  "好大的口气!你抢个样儿让我看看!"
  "收拾你,还用不着本姑娘我亲自动手!"
  "阿弥陀佛!贫僧足矣!"和尚凑前说道。
  "大师父,"岳霆三年早知道地说,"你不就是阴阳教神龙堂的堂主追风戟古月禅师吗?"
  "知道便好!"
  双戟起处,银光迸射,一个"双龙出水"直取岳霆。
  戟光扬了数次,连岳霆的影子也不见。和尚一惊,岳霆已到他身后,出手如电,点住了和尚。
  老道见势不妙,也想上去打。白衣女子止住,说:
  "道长,你且退后,待我会他!"
  说罢,她在老道耳边嘀咕了几句后,伸手便解开了和尚的穴道。
  "姑娘,"岳霆近前说,"我念你对周伯尚无害心,加上我也不愿与阴阳派作对,咱们还是各行其道吧!"
  "不行!不交出湛芦,你就别打算走!"
  她把窈窕的身子一晃,利索地拔出竹刀,来一个"彩凤翔空",刀攻岳霆的八路。忽而翔若真龙飞舞,忽而凝作刀光大海,忽而又如神火、闪电在半空徘徊。穿插神奇,形如穿花蝴蝶。
  岳霆先前观战时,本没将她放在眼里,现在看她那咄咄逼人的气焰,毒辣辣的心肠,特别是与她交手之后,就更觉得此女子非同小可。但他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这次出道以来,能和自己打成平手的,实为罕见。
  岳霆经过缜密分析之后,立即抖擞起精神,稍加认真地对付她了。因为他明白,对手既是如此凶狠,大有来头,那么必是有充分准备的。自己就应在战术上多加注意,稍一疏忽,就有败北的危险。
  他把修长的身影蓦地伏低,竖掌如刀,伸指如剑,回环劈斩而出:一招通天八卦掌的七式"地覆天翻",紧接八式"海底扬波"。顿时,掌影如波涛排浪,掌风如山风呼啸。"鬼影附形",神鬼莫测,搞得白衣少女难躲难藏。
  突然,听周三畏惨号一声,和尚已挟起他向后山奔逃,老道紧跟在后、白衣少女趁此机会,也飞身往山下逃窜。
  岳霆几个起落,已追到老道身后。
  "你叫什么名字?快讲!如若不说实话,我会叫你惨死!"
  岳霆说着已擒住他。那老道知大祸临头,伸手拿药,没等往嘴里搁,就被这一重重的大手钳住了,只好实说:
  "我,我是阴阳教飞虎堂的堂主追命铁关明。"
  "阴阳教的地址在哪儿?"
  "在……在舜源峰后山!"
  "爪牙有多少?"
  "高手云集,知名的三百多人!"
  "将周三畏拿去,究竟为了什么?"
  "追查岳飞尸骨,索取湛芦剑!"
  "受谁的指使?"
  "秦丞相!"
  "阴阳派派长叫什么?"
  只听关明闷哼一声,便翻身栽倒,后心插进一口短剑。
  这桩事了结,岳霆有心追赶和尚,但又怕周三畏家属被杀,又飞身回到车前。
  周三畏的妻子姚氏,率家小给岳霆连连叩头,说道:
  "谢恩公救命之恩!"
  "伯母,我乃岳飞之子岳霆!"
  岳霆下跪,泪流满面。姚氏抱住他也放声大哭。
  "伯母息痛!伯父虽被贼人拿去,眼前不会有伤害。伯母放心,小子粉身碎骨,也要搭救伯父出险!"
  周家垞村里,周九英、袁明、雷鸣远、殿光天已聚齐,岳霆和姚氏也己赶到,周九英正和妻子徐氏、管家周成大发雷霆。安顿好周三畏家小后,岳霆把前后经过说了一遍。
  雷、电妖魔大怒,骂出了口:
  "他娘的!什么阴阳教!老子在江湖闯荡这么多年,就没听说过!"
  "诸位莫吵!老朽倒晓得一二。"袁明说。
  "花子快说!"还是雷鸣远迫不及待。
  袁明拉开架子,一五一十地说开了:
  "阴阳教,是最近在武林中兴起的一个武术门派。教主一人,不知名姓,也不晓得男女!不过,武功之奇,高深莫测,可是真的。恐怕当今武林之中,还未有敌手!……"
  雷鸣远一拍桌案,震得茶具乱响,吼着:
  "花子!你究竟想干什么?是替他们吹糖人吗?"
  "兄长,听老前辈说下去!"岳霆劝止他。
  袁明呷口茶,接道:
  "两名总管,一男一女。男的叫奇剑飞仙高风,女的叫幻影嫦娥周黛。三大护法,五大堂主,外加巡阅使三人,全国分二十四处分舵!"
  雷鸣远又不耐烦了,催促袁明:
  "嗳!我说袁老帮子!咱们说说他们的名字好不好?"
  "这些,老朽我也并不尽知!"
  "前辈是如何知其概貌的呢?"岳霆问。
  "阴阳教一成立,便广撒绿林帖,当然也有我丐帮一份喽!我家帮主不予理睬,哪知竟由此引来一场横祸!"
  "什么横祸?"
  "绍兴二十一年秋八月,我丐帮设在临安的总坛,突然接到一封信,上写道:今夜血洗丐帮总坛!尔等若惧怕,可在门上竖一白旗;不然,勿谓手下不留情!"
  雷鸣远大吼道:
  "脑袋掉了碗大个疤!竖什么白旗!拼个白刀进去,红刀出来,怕个屁!"
  袁明长吁气,又说下去:
  "众人好一番精心筹划。结果,我家帮主闭目不管天下事叶大哥叶无光召集了五老、三堂、八舵四十名弟子,和阴阳派匪帮血战一场,从当夜杀至天亮。阴阳派因损伤惨重,不得不撤离总坛。而我丐帮,也只剩帮主和我了,那四十名弟子更是死伤殆尽!从那以后,丐帮元气大伤,帮主与我商议,决定将总坛由临安迁往别处,以保存仅有的一点实力,以图东山再起!"
  "事搁几年,难道丐帮报仇之念混灭了吗?"岳霆问。
  "哪里!"袁明说,"我家帮主自那以后,闭门练功,历经五年艰辛,功已练就。命人四处查访阴阳派地址,始终未得消息,正愁功夫无以发泄!"
  雷鸣远这才舒口气,说:
  "这回可好了,有了地址,那你打算怎么办?"
  "回总坛去,禀报帮主!你我携手,共报此仇!"
  "前辈慎重!"岳霆说。
  袁明走之前,曾向他们几人交代:
  "在我未回之前,你们千万不可擅自行动,私闯阴阳教地盘!待我丐帮人马到齐之后,方可行动!"
  袁明走后,岳霆对雷电二侠道:
  "兄长,千万不要离开周家垞寸步,以免匪人前来屠杀!"
  "那老三,你……"
  "阴阳教的地址究竟何在,不得洋知,况周伯父生死不明,小弟怎能坐等时机?必须前去探查一下!"
  "袁花子不叫你行动,再说,你单枪匹马出去探查,我们怎能放心!"
  "哎,小弟又不是去打架,有什么不放心的。小弟此去,只是探探,兄长尽管放心好了!"
  舜源峰前,为舜帝二妃娥皇、女英二峰。三峰相对,形势险峻,又有一涧穿插其中。峰顶涧谷苍松翠柏,怪石奇花遍布。飞瀑直落涧底,水花飞激万丈。
  岳霆在峰巅极目四望,寻找阴阳派巢穴驻地。突然由西北方向,飘过四条黑影,落在舜源峰下的一个平台上。平台是一块巨石,坦荡如砥,长宽约数十丈。上面长满苔薛,看上去绿茸茸的。
  只见那四条人影儿,霎时分布两阵。成三角形站立的是各把一方的蒙面汉,当中围住的是一个青年武士。瘦小的那个蒙面汉凶光毕露地对那青年武士说:
  "朋友,三番五次地窥探我府邸,意欲何为?"
  "阴阳教的府邸,又不是阴曹地府!难道去不得吗?"
  "你找死!"别看那小子瘦小枯干,吼叫起来却如野牛一般。
  三口长剑流光,齐向那青年武士要害刺去。可是,剑光未及,三人中已有二个惨叫一声,瘫软在地。青年武士正告他们:
  "你回去,告诉你们教主,你说我不日来访!"
  不等瘦小汉子回答,三个人就已窜入山谷中了。
  岳霆朝那青年武士追去。
  东方露出鱼肚白,青年武士步入宁远县境内。宁远县城不大,因有古迹,游人络绎不绝,给县城增添了几分光彩。
  北宋乾德三年,改延喜县为宁远县。《史记·五帝纪》载有:"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嶷。汉武帝,元封五年,派大臣修舜庙于九嶷山上。曾亲往祭祀。"
  在县城东门里,坐北向南有一家饭馆,门面不大,随意小吃招待来客。两问屋内摆有四张圆桌,此时食客稀少,青年武士刚落座,岳霆随后也到了。
  二人对看一眼,相互点头。堂信认为他们是一起来的,就把二人让在同一张桌上,问:
  "二位大爷来些什么?"
  "随便来四个菜,"岳霆说,"四壶老酒,吃食你给掂对吧!"转身对那青年武士又说:"兄台请坐!我请客!"
  青年武士笑曰:
  "岳兄大方!"
  岳霆一愣,问:
  "兄台认识小弟?"
  "蓑衣、铁伞、赤足、草帽,'铁伞怪侠'早已闻名江湖。"
  "兄台贵姓?"
  "家门被剿,身遭追捕,不敢言姓!"
  那青年武士头戴六棱抽口青缎子壮士帽,顶梁高挑三尖茨苑叶,左鬓边一朵蓝绒球。面目黝黑,细眉,星眸,眸子一转,亮如点漆。
  身穿青缎子中衣,脚登薄底快靴。青缎子箭袖,白绒绳勒就十字袢;腰中扎着一巴掌宽的丝蛮带,双垂走穗,下打膝盖。
  那神态,虽不带兵刃,却有副威武不可屈的样子;表情不怒自威,谈吐直率而不露蛛丝马迹。
  岳霆端详再三,长叹道:
  "哎!我与兄台同是天涯沦落人!"
  堂倌已布上酒菜,二人边吃边聊。岳霆喝口酒,先开了口:
  "兄台,昨夜被三人追杀,身手之快,令人敬佩!不知兄台因何与阴阳派作对?"
  "帮个朋友!"
  "朋友是谁?"
  "无可奉告!"
  岳霆举杯劝酒:"来!再干一杯!"喝完一杯,又问:"兄台可知阴阳派巢穴?"
  "巢穴倒知,可惜难进难出!"
  "小弟今夜欲往探个虚实,望兄台指引一二!"
  青年武士现出不悦,说:
  "害你父者,奸相权臣也!你不去找他报仇,何故涉此大险?"
  岳霆声调惨然地说:
  "周三畏老伯,与先父交厚,赠湛芦一剑,受岳家牵连二十余载,弃官职,隐姓埋名,转辗迁徙,历尽磨难!昨日又被阴阳教捉拿去,至今死活不知!小弟赴汤蹈火,也要把周伯救出!兄台指路之恩,小弟结草衔环以报!"
  "无故无亲,单枪匹马,此去实在危险!"
  "小弟愿与我兄结为金兰!"
  武士大喜,道:
  "喔?你不怕我牵连于你?"
  "你我同命相怜,何言牵连二字!"
  "你今年多大岁数?"
  "小弟二十三。"
  "你长我一岁,你是哥哥。哥哥请上,受小弟一拜!"青年武士磕头说道。
  岳霆用手相搀,说道:
  "贤弟!这回该说名姓了吧?"
  "说甚名姓!我听人说,你已有桃园。干脆,我今后管你叫三哥,你就叫我四弟好了!"
  算清账,哥儿两个回到周家垞。岳霆给雷电双侠引见,可把闪电神魔给乐坏了,他拍手叫好:
  "后续赵子龙!"
  雷鸣远晃脑袋不同意,说:
  "不像,不像!赵子龙是白脸,咱们老四是黑脸!"
  大家哄然大笑。
  当夜,月朗风清,星辉人静时,两条黑影直扑舜源峰后。
  四弟在前,岳霆在后,穿越峡谷,二人来到两峰对峙的山谷前面。谷前天然一个石壁,四角各挂一个气死风的灯笼。石壁上刻有三个大字,是朱红油漆,笔走龙蛇的"阴阳界"。
  二人目光刚触及那三个大字,便听谷内数声冷笑破空传过。四男四女,红白相间,如花絮飘来一样落在二人面前。
  一位黑袍道者,怒叱道:
  "孺子多次搅我总坛,今夜定将尔等碎尸万段!"
  说话的人面目清瘦,白髯净肤,同时冲那四个红衣少女和四个白衣少年抖抖胡须,示意他们。八名男女骤然拉开架势,八条长剑寒光逼人。
  "老四,你对付那四个女的,我对付那四个男的!记住,少杀为妙!"岳霆说。
  八个人连环攻击三招后,又按原位呆立在那里不动了。黑袍老者点头赞道:
  "嗯!点穴手法,果然出奇!看老夫取你!"
  "注意!"老四喊道,"他是玄武堂堂主毒手蛇王冯元化!"
  岳霆借灯光月色看去,黑袍冯元化双掌黧黑,准是有毒,不敢大意对付,便以通天八卦掌的一、二式"天风扫叶"、"水滴石穿"迎敌。一掌八式,一式八手。
  一百多招已经过去,冯元化仍是那个老样子,飘洒自如,分寸不让。
  老四一看,怒气冲天,对岳霆说:
  "三哥,你下来!我收拾他!"
  话音未落,便由谷里飞出二人,大笑着,说道:
  "两个小辈还想走吗?"
  接着,足有四十名蒙面壮汉,个个手执刀剑,如天兵天将一样,从空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