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说呼全传》 第三十三回 呼延庆新唐见父 仙山洞公主成亲
    岁岁金河复玉关,朝朝马策与刀环。
    三春白雪归青冢,万里黄河绕黑山。
  话说呼延庆同了这两个兄弟,出了长城,一路行来,弄得筋疲力乏。延庆道:“兄弟,你看前面的城郭,又不知那里了?”延龙道:“哥哥,你们慢来,待俺且去看个明白再走。”延龙往前看了一路,呵呵笑来,说道:“哥哥,快走来,已是新唐的王城了。”延庆听说已到新唐,心里十分欢喜。进了王城,便道:“兄弟,这里新唐国倒也不丑,你看百姓倒也清秀,服式又不怪异,就是他语言,也都是官话,倒不比在路上见的那些人儿蓬头垢面,赤发红须的。”延龙道:“哥哥,那路上都是沙漠,吃的是飞禽走兽,自然生出入来都是那古里古东的。”延庆道:“兄弟,咱们问个信儿再走。”延龙道:“哥哥,俺去问。”延龙便同一个老人道:“老人家,咱问你个信,这里的驸马可是姓呼?”老人家道:“你问他则甚?”延庆道:“老人家,那驸马就是俺爹爹。”老人家听了,就笑将起来。说道:“驸马到这里成亲,生的儿子今年不过十三四岁,俺看你这年纪,有二十岁的光景,就是那两位,也有十七八岁了,怎么要充驸马的公子?岂不要笑死了人。”延庆兄弟见和老人家是讲不清楚的,就带马前行。延龙道:“哥哥,这里是驸马府了。”延庆道:“官儿你快到里边通报,说中原来的侄儿、公子在外。”
  中军听说,来到里边,把这话传进去,内侍听了,进宫便道:“启上公主,方才中军进来报说,俺驸马爷的侄儿、公子,都在外边。”公主道:“请他进来。”那内侍对中军道:“请公子进见。”中军道:“请公子进见。”
  延庆同了延龙、延豹进了府门,一直到了后堂,内侍开了官门,来到寝宫门首。内侍道:“启上娘娘,公子在此。”公主道:“请他进来。”延庆道:“孩儿拜见,延龙、延豹侄儿拜见。”公主道:“少礼,请起来。”延庆兄弟立在两旁。公主道:“你三位从那里来?到此做甚?”延庆道:“孩儿听得母亲王氏金莲说,我们爷爷呼得模,号称必显,因见庞妃僭了正宫的仪仗,庞妃怕爷爷启奏,他反逞奸哭诉,那朝廷不察是非,就差奸相庞集领兵把俺全家抄斩杀了三百三人。俺爹爹守勇方得爹妈教他在地穴里逃了出来,就到王家庄。俺外祖王员外招他为婿,生孩儿一人。那晓庞家起兵追来,俺爹爹就向俺母亲说到新唐借兵。孩儿想将起来,我今长成了,因同母亲到来,寻了爹爹,提兵前去报了此仇,俺祖父母在九泉亦稍息恨。”公主道:“这两位呢?”延庆道:“这是守信叔父生的。”公主又道:“如今你母亲在那里?”延庆道:“王氏亲娘现在天定山住下。”公主道:“你既到此间,且等你爹爹回府,就好商议。”延庆道:“母亲,如今爹爹到那里去了?”公主道:“你父亲借兵去了。”一边对内侍道:“你去请了公子、小姐到来。”  那内侍请了公子、小姐来到寝宫,公主见了,便道:“孩儿过来,你同这三位哥哥相见了。延庆哥哥是你爹爹同王氏母亲生的,那延龙、延豹这两位哥哥,是你叔叔守信生的。”公主明明白白的说了这话,兄弟、妹子大家拜见了一番。延庆道:“母亲,孩儿还未拜见外公哩。”公主道:“今日天色晚了,明日去见。”却是:
    五原春色日迟迟,二月垂杨初挂丝。
    即今河畔冰开日,正是长安花放时。
  且说延庆弟兄到了来朝,进宫问安,公主领他见了国王,把这话也说了一遍,国王就赐了金冠三顶、玉带三条、蟒袍三领,延庆兄弟领了,拜谢了国王。又道:“母亲,孩儿就的拜别。”公主道:“你拜别了我,想到那里去?你若要寻爹爹,待我唤你的延寿兄弟同去。”那延庆兄弟,别了公主,就上马出府,不觉已到仙山了。延庆兄弟上山顽耍,延龙道:“哥哥,这是什么榜文?”延庆看道:“吓!原来为公主招亲。”延寿道:“哥哥,不要看了,我们快去见爹爹罢。”
  来到山冈,延寿吩咐家将:“你去禀驸马爷,说俺同公子来见也。”那家将疾忙报道:“启上驸马爷,有几位公子在外。”驸马听说,便道:“放他进来。”延寿同了延庆、延龙、延豹,一齐进见。
  延庆见了守勇,哭道:“爹爹同王氏母亲离别时,孩儿还在母腹,不觉到今将二十年了。”守勇道:“你母可住在外公家么?”延庆道:“母亲同儿寻父到来,今在天定山同婶婶住下,孩儿就同这两个兄弟到京祭祖。那庞贼正追捉孩儿,恰好有两个女将冲将过来,帮儿杀那庞贼。孩儿谢问,那女将道:‘俺乃姓呼,也要到京祭祖。’孩儿同这妹子,又到京拜祭而来。”父子正讲得高兴,那家将道:“启爷,今日俺狼主招婿,所以请爷看比武哩。”
  守勇同延庆弟兄来到帐前,看那比武的一个一个的走过,两位公主眼都不看,这些比武的英雄个个垂头丧气,说道:“好笑,那公主倒在那里看人的风雅,并不是比武招亲。”这里呼延豹、呼延寿在旁边跳将出去,到台上拔了长枪,就舞弄起来。那两个公主笑嘻嘻道:“你们这两位英雄的枪法,却是活泼,俺与英雄比一比看。”公主也拔了一根长枪,同延豹弟兄比舞。谁道公主的心里已是十分有意,只是使的花枪,那里肯下手刺去,那守勇一看,急得一身大汗,跳到台前,说道:“你们收住枪罢!”那延寿只顾使枪,这仙山洞主问道:“驸马为何叫喊?”守勇道:“今日乃公主比武大事,俺孩儿只管同公主使枪,俺在此叫唤。”洞主道:“驸马的子侄与俺的女儿比试,这是最妙的了。”话未说完,那公主已收枪进去,延豹、延寿也就跳下合来,大家回到山上。
  洞主看见公主笑盈盈的走来,便道:“女儿,今日台上的比试如何?”公主道:“母亲,今日孩儿初在台上的时节,有要来比试的,孩儿看他不要说他的武艺,就是那人品也不中适。”洞主道:“那后来这两个小英雄如何?”公主道:“这两个的枪法,孩儿们倒也合适。”洞主听了,便道:“俺女儿的眼力却好,那比枪的这两个英雄,一个就是驸马的儿子,一个是他的亲侄,如今且去向驸马讲了就好成亲。”
  洞主请了驸马出来,把那比枪的话说了一遍。守勇道:“但是俺侄儿与延寿的年纪俱幼。”洞主道:“驸马愁他则甚?俺看起来,他们是天赐的姻缘,所以路隔万里,到此成亲。”那洞主就吩咐备了花烛道:“今日是黄道吉日,与公主完姻。”一声吩咐,立刻齐备,家将道:“启上洞主,花烛都已完备。”洞主道:“即如此,请两位新驸马同了公主出来成亲。”那延豹、延寿同了公主,拜了天地,谢了洞主,拜见了守勇,各自回房。
  不知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