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尘缘》 章四十四 纵横 中

    毕竟仍是身处险地,纪若尘与顾清略略缠绵了一下,即行分开。对于这道突如其来的潮流,二人均觉得虽然它的威力早已超出想象,但并不象是天然的海底潜流。此时远方潜流袭来的方向隐约又传来阵阵轰雷,他们商议一下,即行向轰雷传来处潜了过去。

    尽管纪若尘与颐清灵觉敏锐,又均精于潜隐藏匿之道,但都知道能够掀动如此恐怖海啸之人绝非他们所能抵挡,是以处处小心谨慎,各施秘术收敛了全身气息,方沿着海底地形小心前行。

    这一番潜行,纪若尘与顾清又显出了不同来。顾清仍如初见纪若尘时那样与天地浑然融为了一体,若只以灵识探察,完全无法知晓她的存在。而纪若尘则是收起全部真元灵气,只余一点微弱的气息,还透着一丝死气,就如一尾半死不活的游鱼,无论如何也与修道之士联系不到一起去。若追寻二人的也是修道中人,还真不好说纪顾哪一个的潜行之术更加容易被探破。

    那轰雷传来的地方看似很近,实则非常遥远,转眼间纪顾已经潜进了二十多里,也不过走了一小半路。一路上二人遇到的东海水卒海将越来越多,这些水卒一个个装备精良,道行深厚,远不是初入海时所见的虰蛑水将之流可比。这些精锐水卒神色紧张,不时以战号与远处的同僚联络,向轰雷传来的方向赶去。短短功夫,纪顾二人就己接连遇到三拨水卒,合共有一百余卒。

    至此二人己知前方有大变发生。顾清似乎从未怕过什么,依然提议过去看看。而纪若尘这些时日来也慢慢引动了胆大妄为的天性,又见潜流来处乃是前去地炎裂谷的必经之路,如果绕路的话,还不知道要绕出几百里去,当下也无异议,同着顾清继续向前潜行。

    东海极深处,已是天光照耀不到的所在。但这里并非是一片漆黑,而是缭绕着七彩光芒,映在珊瑚、礁岩和各色异种海鱼水兽的身上,光怪陆离,既似仙境,又如梦域。

    但在这个瑰丽而又诡异的所在,却充斥着一道异样的气氛。来来往往的水妖海族惊慌失措,有事的匆匆来去,时时会撞在同伴甚至是礁石上。那些没事的都找了些角落躲了起来,急速摆动着尾鳍,以示惊慌。

    在这块海域中央,正浮着一座宏伟华丽的宫殿,以白玉镶墙,青贝作瓦,水宫正中两扇大门,乃是用深海紫金所制,水火无伤,坚硬无比。这座宫殿并不如何广大,方圆还不足千丈,十丈高的白玉珊瑚墙虽然富丽雄伟,但在这东海之底却只能起个装饰之用。这座水宫即是东海紫金白玉宫,其玄奇之处并不在广大恢宏,而在于此宫乃是建在一只万年巨龟的背甲上,可以在海中自由遨游,也难怪世人无法测度方位。

    “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一阵雷鸣般的吼声回荡在整座紫金白玉宫中,有那些胆子小些的水族登时被惊得四下乱窜,不时在墙壁廊柱上撞来撞去。几个在宫中穿行的青年男女见了这些水族下人的样子,都面带不屑之色,但他们自己虽没有惊慌失措,但在吼声中蕴含的雄劲真元的激荡下,面色也有些不大自然。

    紫金白玉宫正殿高三十丈,三十六根三人方能合抱的水纹血玉柱撑着珊瑚拱顶,拱顶上饰以水龙戏珠图。殿堂正中以黑水晶砌座台,台上放一张血珊瑚海龙椅。龙椅中端坐着一个头顶高冠的男子,满面碧须,威武非常。此时他正在盛怒之中,激得殿中潜流阵阵,将座前一众水族冲得站立不定,惟有几个全然是人类样子的人能够屹立不动。

    此时在殿前跪伏于地的男子在宝座上男子注视下,全身颤抖,不敢稍动,只是战栗着道:“龙皇息怒!小人不敢撒谎,只是那人……那人……真的是在睡觉!”

    啪的一声,座上龙皇用力一拍扶手,结果在盛怒之下,这张坚固无比的海龙宝座的扶手竟被拍得粉碎!

    龙皇怒火越发炽烈,暴喝道:“不是说已有千名水卒,战将五十将他围起来了吗?如此重围之下,他还敢睡觉?你们又为什么不动手?”

    殿前那人伏地不答,只是道:“刻下还有四百水卒正在赶往战场,采薇将军在那边主持着大局,封耀、寻石二将军左右辅佐。大局……目前尚好……”

    “尚好?”龙皇怒吼一声,一道水流喷出,将那人掀了一个跟头,水流中蕴含的大力还晨得整座龙宫都抖了一抖:“战局尚好,来人还敢在我东海大军的重围中睡觉?人家分明是不将你们这群废物放在眼里,连杀都懒得杀!”

    龙皇吼了一声后,闭上双眼,徐徐平复了一下怒气,冷冷地向着殿内群臣道:“有这么大本领的人,必非无名无姓之辈。他有没有说过名字来历?”

    殿前那人稳住身体,闻言又慌忙伏在地上,颤声道:“他没有说过名字,不过……采薇将军好像识得这人,说他叫什么……翼轩。”

    翼轩二字一出,殿中突然一片寂静。

    作者:时空秩序之神2007-2-1019:21回复此发言——

    3回复:尘缘正文章四十四纵横中文字版

    过了许久,龙皇方才张开双眼,徐徐地道:“原来是妖皇到了,我道是还有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和胆子,敢在东海深处与我紫金白玉宫大军

    为敌。右相,你既然知道来的是翼轩,却隐瞒不报,该当何罪啊?”

    那人慌忙叩头,急道:“臣孤陋寡闻,从未出过东海一步,实不知道翼轩是谁,绝非有意欺瞒!陛下,老臣忠心可鉴啊!”

    龙皇哼了一声,反而没了怒气,只是冷冷地道:“此罪非小,待此事了后,朕自会治你的大罪。哼,既然妖皇来到东海,本皇就亲自去会

    会他,且看他有多大的本领。诸卿,抬朕的披挂法宝来!”

    此时殿侧走出一个中年文士模样的人,沉声道:“此事万万不可!陛下此次重修金身,功行尚未圆满,怎能轻易以身犯险?陛下一身系东海

    水族上下安危,凡事当以大局为重,不可学人逞一时的匹夫之勇。依臣之见,此时该当唤玉鳞龙皇出关,一同前往迎战,方为万全之策。陛下

    若一意孤行,臣当以死相谏!”

    座上碧海龙皇闻言面色一沉,冷道:“你好大的胆啁!唤醒玉鳞龙皇至少需要三日,左相,难道这三日中就任由翼轩小妖放肆不成?”

    左相沉声道:“怕是只能如此!”

    碧海龙皇一张脸整个地黑了下去,默然良久,方才怒哼一声,起身回后宫去了。

    殿中群臣见碧海龙皇离去,也都各自散去。待出了宫后,一个青年男子见左右无人,方低声愤愤地道:“左相大人,右相方才竟然推说不

    知道妖皇翼轩是谁,实在是太过无耻!我看他欺瞒不报,分明是想借妖皇之手除去采薇将军!”

    “住口!这等话岂是你说得的!”左相低喝一声,神色俱厉。再行出一段路,他才低声道:“右相乃是玉鳞龙皇宠妃之弟,碧海龙皇怎么可

    能治他的罪,嘿!”

    那青年人迟疑片刻,又忍不住问道:“左相大人,刚才陛下盛怒之下要迎战妖皇,您怎敢那么冲撞陛下?万一陛下怪罪下来怎么办?”

    左相默然片刻,忽然长叹一声,道:“我听闻妖皇翼轩身有上古妖龙血脉,天上陆地海中无处不可去得,千万莫要以为在东海海底他就施

    展不开手脚了。依我看,恐怕就是玉鳞龙皇醒来,二位龙皇联手,也未必奈何得了翼轩,说不定还得唤起九龙龙皇才行。唉,陛下怎会不清楚

    这个?他只是作个姿态而己,而我这等作臣子的在这种时候自需挺身而出,给陛下个台阶下。你啊,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那年轻人初时迷惑,后来恍然大悟,待回过神时才发现左相早已去远,急忙追了下去。

    “真是好大的阵仗!”

    这一句话,纪若尘是写在一个符上,递给顾清看的。顾清看过后,以手擦去符上字迹,又写道:“你灵气松动,小心些伏着。不然的话,

    一会我可不救你。”

    纪若尘微微一笑,轻轻在顾清伸过来的手上握了一握,占了些露水便宜,才转头望向远方。

    此时二人藏身在一座巨大海礁之顶,隐身于稀疏的水草中间。这座海礁高高立起,足有数百丈高,礁顶并不是好的藏身之所。但深海中光

    线黯淡,只有海礁鱼类发出的微弱光芒照明,是以东海水族巡查大多靠的是气味和灵觉,很少有靠双眼寻物的,道行越高就越是依赖灵识探察。这种情况下藏在哪里都差不多,纪若尘与顾清自然选了个位置好的地方。而二人所写之符乃是特制而成,书写时不显灵气,最适合隐匿形踪

    之用。

    远处正聚集着千名东海大军!

    这千名水卒与数十员海将散在上下四方,围成了一个方圆数千丈的大圈子,个个张弓举叉,杀气腾腾,作势欲扑!

    的确是个大阵仗。

    可是如此阵势,当中围着的只有一个人。那人浮于东海水军中央,摆了个卧佛姿势,以手支头,双眼紧闭,鼾声大起,竟是在睡觉。

    他胸中似乎自有天地,一呼一吸足足有一盏热茶的时间。每一次吸水,东海水军就会向前飘进一尺,而那人一吐水,众水军又会悄然退后

    一尺。众水卒或许是过于紧张,完全没有察觉自身位置的变化。

    东海大军张牙舞爪,挥舞刀叉,杀意如潮!

    但过了足足一刻辰光,也未见他们一拥而上,让纪顾二人看得气闷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