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高危地带》 第二章 猴 感恩节

    11月20~25日

    对于南希和杰瑞?贾克斯夫妇来说,这是他们一生之中最为糟糕的一次感恩节。11月22日,星期三,他们把孩子们放到家庭厢式货车里,连夜开车到堪萨斯。如今杰米已十二岁了,詹森十三岁。两个孩子早已习惯了到堪萨斯的长途旅行,他们安静地睡着了。自从哥哥被谋杀后,杰瑞几乎丧失了睡觉的能力,南希陪伴着他,俩人在方向盘后面轮流交换着位置。他们在感恩节那天到达了威奇托市,与南希的父亲一起吃了一顿火鸡,她的父亲名叫柯蒂斯?邓恩,和南希的哥哥住在一起。

    南希的父亲患了癌症,将不久于人世。他一生都在担心自己会因癌症而病倒——有一次他在床上躺了八个月,声称自己得了癌症,而事实上,他没有——现在他却真的被癌症击倒了。那个秋天他的体重下降了许多。他瘦骨嶙峋,体重不到一百磅,但相对而言,他仍然还是个比较年轻的人,一头卷曲的黑发上了“维达列”牌发油。他看起来是如此的恐怖,以至于孩子们都害怕他。他尽力表示着自己对杰瑞的同情。“真是太可怕了,你们贾克斯家族发生的事情。”他对杰瑞说道。然而杰瑞并不想谈论这件事。

    每天的绝大多数时间里,南希的父亲都坐在一个躺椅上休息。在晚上,他由于疼痛而不能入睡,常常会在凌晨三点钟醒来,翻身起床,然后在房子里翻箱倒柜,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他不断地抽着烟,抱怨说他不能品尝食物的味道,还抱怨说他食欲减退了。南希为他感到难过,不过她感觉到了与他之间无法逾越的距离。他是一个态度强硬的人,最近几天,当他在屋子里徘徊时,从他说话的口气看来,他似乎想要设法卖掉堪萨斯的家庭农场,然后用这笔钱到墨西哥治病。南希对他有这样的想法十分生气,而恼怒之中也夹杂着对他的怜悯。

    贾克斯一家与南希的父亲吃完火鸡后,驾车前往堪萨斯的安岱尔。安岱尔是位于威奇托市西北边的一个城镇,杰瑞的母亲艾达就住在城镇边缘的谷仓附近。他们在那里与艾达以及贾克斯家族的其他成员一起吃了另一顿饭。杰瑞的父亲早已去世,艾达一个人住在一座低矮的平房里,房子面朝着美丽的麦田。这个时节的田野是裸露的,播种了冬小麦,而艾达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凝视着户外的景色。她不能看电视,因为她害怕看到枪。他们在客厅里围坐着谈论,讲述艾达农场过去的故事,欢笑着,逗乐着,设法保持轻松,然而谈话中往往突然就会出现约翰的名字。于是谈话转为沉默,每个人都看着地板,不知道说什么好,有的人会开始哭泣,而此时他们会看见泪水从艾达的脸上流下来。她曾一直是个坚强的女人,她的孩子们以前从来没有见她哭过。当她感到自己无法抑制时,她会起身离开房间,走进她的卧室,然后关上门。

    他们在厨房里架起餐桌,端上烤牛肉——贾克斯夫妇不喜欢吃火鸡。过了一会儿,人们手里拿着盘子聚集到客厅里,观看足球比赛节目。女人们,包括南希,则收拾干净厨房,照看孩子们。后来,南希和杰瑞又在威奇托停留了几天,帮助南希的父亲去医院治疗癌症。然后他们开着那辆厢式货车带着孩子们返回了马里兰。

    多戈德度过了一个心神不宁的感恩节。为了查明杀死雷斯顿猴子的凶手,他星期一打电话给研究院的加尔林,询问加尔林是否有进一步的消息。加尔林这时已经有了初步的诊断。似乎它们的的确确感染了猿出血热。对猴子很糟糕,对人类没问题。他告诉多戈德,他强烈感觉它是猿出血热,不过他不愿说得这么绝对。他想谨慎地处理这件事情,直到完成最后的检验。

    多戈德挂上了电话,相信自己牺牲F房猴子的决定是正确的。那些猴子已经感染了猿出血热,无论如何都会死掉的。现在让多戈德忧虑的是病毒以某种方式从F房逃逸出来的可能性。它或许正静悄悄地穿梭于大楼之中呢,如果是这样的话,其他房间里的猴子可能就快要死了。而到那个时候,要控制病毒将会是十分困难的。

    感恩节早晨,多戈德和妻子驾车到匹兹堡与岳父母团聚。他们于星期五回到了弗吉尼亚,然后多戈德赶往猴舍去看看那里有什么变化。然而目睹的一切令他十分震惊。感恩节期间,F房隔壁第二个房间H房的五只猴子死了。如此说来,病毒正悄然移动着,更为糟糕的是,它在移动的同时跨越了房间。怎么会那样呢?一个房间里一天晚上就死掉了五只猴子……他感到心神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