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薛家将》 第十六回 两军阵姑娘逞英豪 樊梨花初会薛丁山
  樊梨花为会薛丁山,向爹爹请令出战。她回到自己屋里,顶盔贯甲,罩袍束带,系甲揽裙,满身戎装,在嫂嫂房中挑了四名精明能干的丫鬟,让她们悬刀佩剑,随自己出战。老将樊洪拨出五千人马,炮响三声,关门大开。樊梨花一马当先,来到两军阵前。关前骂阵的唐兵急忙回营。樊梨花往唐营观瞧,就见大旗迎风飘摆,遮天蔽日,帐篷个个相连,望不到尽头。樊梨花心想:我爹真是糊涂,小小寒江关怎能挡住如此雄兵!她把桃红马一带,命叫阵官骂阵,旁人不要,单要薛丁山出马。
  唐营的探马立刻报到中军大帐:"报大帅得知,寒江关把免战牌摘去,有一女将领兵带队来到阵前,口口声声要二路元帅薛丁山前去受死,请大帅定夺。""再探。"探马退出。薛仁贵心想:西凉国怎么这么多女将,而且一打仗,非得叫薛丁山出马。薛仁贵心里犯别扭,心说你不是叫薛丁山吗,我偏不让他出阵,我看别人怎么样。元帅一犹豫,两旁众将猜透了。罗章和秦英过来:"大帅,末将不才,愿领兵出战。""好。你二人已立了大功,希望你们再接再厉,为国争光。""末将遵令。"薛仁贵给了他们三千人马。
  罗章、秦英领令,领兵来到两军阵前。哥俩一商议,罗章先过去,秦英在后观敌瞭阵。罗章双脚点镫,马往前催,一晃掌中亮银枪,抬头往对面观瞧,就见番兵番将列立两旁,正中央绣旗高挑,旗上绣着斗大一个樊字。旗角之下,有四员女兵,都悬刀佩剑。前面闪出一匹桃红马,马上端坐一员女将。罗章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心说西凉国不得了哇,女将一个赛过一个,这人长得真如天仙一样啊!罗章看罢高声断喝:"呔,对面女子你是何人,报名再战!"
  再说樊梨花。见唐兵亮队,就注目往对面观瞧。只见为首一员小将,银盔素甲,白马长枪。往脸上看,面如银盆,眉分八彩,目若朗星,方海口。一瞅这个人的精神、相貌,樊梨花心想:不用问,他一定是薛丁山。哟,我师父真没糊弄我呀,果然薛将军长得是一表人材。想到这,心里非常高兴:"哟,对面来将要问,我乃寒江关大帅樊洪之女樊梨花是也。你可是薛丁山吗?""樊梨花,你猜错了,我不是薛丁山,我乃罗章是也。""这么说,你是老罗家的人?""正是。我祖父是常胜将军罗成,我父是扫北王罗通。""罗章,你我二人并无私恨,我不愿与你动手,你赶紧回去换薛丁山亲自出战。""呸!樊梨花你好大的口气,那薛丁山乃是龙虎状元、十宝大将、二路元帅,能轻易到阵前吗?告诉你,你别心高妄想,你要把我罗章赢了,我家二路帅自然出阵,要赢不了我,想瞎你的狗眼。休走着枪。"罗章阴阳一合把,大枪分心就刺。樊梨花没办法,只好晃三尖两刃刀往外招架,把枪拨出去,紧跟着力劈华山就是一刀。罗章横枪把大刀崩出去,鞘镫相磨,二人战在一处。一伸手罗章便大吃一惊:这丫头瞅着这么苗条,却有这么大的能耐,劲儿可不小啊!我要多加谨慎。罗章抖擞精神,使出了全身的本领。尽管如此,他也不是樊梨花的对手。刚过二十几个回合,樊梨花手起一刀,"喀嚓",把罗章的头盔削掉了。罗章吓得一缩脖子,拨马败回本队。来到秦英面前,脸一红:"兄弟,我大败而归。""哥哥,给我观敌,我会斗于她。"
  秦英催马出阵。樊梨花一看,又来个红脸膛的小将,通报姓名,才知是秦英,樊梨花非常失望。按理说老秦家名震四海,但是她想见薛丁山早把大事定下来,跟这些人动手不是白耽误工夫吗,只好勉强跟秦英动手。二十几个回合,秦英不敌,败回本队。
  小哥俩一商议,赶紧禀明大帅。二人进了大帐,见薛仁贵交令:"大帅,末将不是人家的对手,大败而回,请元帅发落。""退在一旁。"薛仁贵心想:罗章、秦英都是虎将,这么快就败回来了,足见这员女将了不得呀!他问两旁:"哪位将军出战?"话音未落,薛丁山分禢尾撩战裙过来了:"爹爹,儿不才愿讨令出战。""丁山,退在一旁,现在还用不着你。"薛丁山弄个大红脸,心说完了,我在我爹的面前连一点信用都没有,连打仗的资格都取消了。薛仁贵又问:"哪位领令出战?"话音未落,小矬子窦一虎从旁边过来了,"元帅,末将不才,愿讨令出战。""多加小心。""您放心吧,一个姑娘决不是我的对手。"窦一虎说完了,接过大令,转身往外就走。两名亲兵抬过镔铁大棍。他点兵三千,来到阵前,大棍一挥,列开旗门,撒开飞毛脚,来到樊梨花马前,单手背棍,丁字步一站,抬头观看。心说这大姑娘长得不错呀,长得这么好,能耐还那么大?罗章、秦英都双双败阵?窦一虎看罢,用棍一指:"呔,对面你是什么人?"樊梨花低头一瞅,好些没乐了。这个人怎么这个模样,手里这条棍可够粗的了,看样这是一员猛将。樊梨花看罢说道:"我乃樊梨花是也。你是何人?"窦一虎眨了眨小眼睛,一琢磨,要说我是窦一虎,人家知道我是谁呀!干脆我就报我是薛丁山。他哈哈一笑:"丫头,你口口声声叫谁出阵?要问我是谁呀,祖居山西绛州府龙门县汾西村大王庄,我爹平西王薛仁贵,在下就是薛丁山。"窦一虎是开玩笑,但是,樊梨花可当成真的了。听说他就是薛丁山,樊梨花好似冷水浇头一般,倒吸了一口冷气,战马退了好几步,心里说:师父啊,您可把我坑苦了。您说您在云蒙山水帘洞见过薛丁山,您还把他夸得神乎其神,闹了半天就这么个模样?又一想,不对,我师父给我说得清清楚楚,薛了山十宝大将,胯下马掌中枪,我爹也是这么说,可这个人是步下,也没使枪,难道说他是冒名顶替?樊梨花想到这,还抱着一点希望:"矬鬼,少要废话,休走着刀。"窦一虎急忙相迎。他双脚点地,往上一蹦,双手抢圆大棍,奔樊梨花顶梁便打。樊小姐见此人使棍,料到力大,不敢直接用刀招架,赶紧一踹镫,桃红马往旁边一拨,这一棍就走空了。樊梨花一翻腕子,用三尖两刃刀把大根压住,紧跟着使了个顺水推舟,刀刃顺着棍子上来了。"着刀!"窦一虎使了个倒毛跟斗,把刀躲开,往下一哈腰,抡棍奔马腿就打,樊梨花横刀往外招架。二人一个马上,一个步下,战在一处。窦一虎不禁暗挑拇指,称赞樊梨花刀法精奇。他想:我已在元帅面前说了大话,要赢不了这个女孩子,回去有何脸面!干脆我把她生擒活拿,好立大功。又过了几个回合,窦一虎哧溜一下,钻到樊梨花马后去了。樊小姐一刀砍空,心中一惊,矬子哪里去了?这时窦一虎噌的一下蹦到了樊梨花的马屁股上,单手背棍,伸右手要抓樊小姐的绊甲丝绦。樊小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觉着身后一动,就知道窦一虎站在身后,她不由得大吃一惊,右手提刀,左手向身后一背,一下抓住了窦一虎的脚脖子,使劲儿用力一拽,把矬子抡起来了。樊梨花心想:我是把他放了,是抓个活的,还是摔死?樊小姐正在犹豫不定,窦一虎嘴里就叨咕开了:"丫头你可真厉害呀,你要谋害亲夫啊,可别摔啊,我就怕摔。"这一句话把樊小姐气急了,心说这矬子真可恶,抡起来对着地下就摔下去了,就像摔个大肉球。就听窦一虎喊着:"坏了坏了,非摔死不可。"在快要挨地的时候,窦一虎使了个云里翻,双脚落地。他嘿嘿一笑。"没摔着,你抓住也算白抓了。"樊梨花一看抡刀就剁,窦一虎知道不能取胜,只好败回本队。
  在窦一虎败阵的时候,就听阵外有人喊了一声:"樊梨花,休要猖狂,慢得撒野,薛丁山到了。"樊小姐一愣,心说薛丁山果然来了。她立马横刀,顺声音观看,就见在东北方向,撒脚如飞,又跑过来一个矬子。这矬子跟窦一虎站到一块儿,不分彼此,不过长得比窦一虎强点,是张白脸,一对圆眼睛,蒜头鼻子,薄嘴片,年约二十岁左右,头上铁青色绢帕幧头,鬓角斜搓麻花扣,顶梁门高打英雄结,周身穿青,遍体挂皂,打排骨头纽扣,一把掌宽狮蛮带煞腰,下穿骑马蹲裆裤,脚蹬抓地虎薄底靴子,手里平端一条大棍,未曾说话嬉皮笑脸。樊梨花没见过薛丁山,也不知道这矬子是谁。窦一虎一看,几乎乐出声来。
  书中代言,来的这人名叫秦汉,他乃是秦琼的后代,秦怀玉之子、秦怀玉有两个儿子,大的就是这个秦汉,二子就是秦英。为什么老没说过秦汉呢?这里边有个原因。在秦汉四岁那年,有个花灯盛会,一个年轻家人背着秦汉上街观灯。这家人一看五光十色的花灯,就着了迷,背着太累,就领着他,有时候光顾着看灯哩,就把秦汉忘了,结果人多,把秦汉走失了。家人找来找去没有找着,也不敢回府,就跑了。秦汉打那以后就算丢了。为这件事秦府上下闹翻了天,悬下赏格寻找少爷。几年过去,派出无数路人马,也没找着。秦府认为这孩子是被骗子拐走了,不然就是死了,所以再没人提他。秦汉上哪儿去了呢?在花灯会上和家人走散以后,被一个骗子拐走了,打陕西带到山东。倒来倒去,被一个出家人带去了。这个出家人就是二洞王铙老祖。王铙是王禅老祖的亲师弟。他把秦汉带回深山,教给他武艺。日久天长,他发现这孩子非常聪明,知道这孩子姓秦。王铙老祖派人到秦府打听,果然这孩子是秦门之后。王烧一想,我怀有绝艺在身,干脆把这孩子培养成人,然后再叫他认祖归宗,为国家出力报效。如果过早地给他家里打了招呼,这孩子就一事无成了。所以王铙也没给他们家说,家里就认为这孩子不在了。这秦汉哪儿都好,就是不长个儿,王铙老祖对他说:"我过去还教一个徒弟叫窦一虎,长得和你差不多,那是你师兄,他的能为可不小,你不能被你师兄拉下,你要好好学。"有一次窦一虎到二洞看老师,和秦汉遇到一块儿,在那儿住了一个多月。师兄弟一谈论武术,互相赞赏。个头二般高,又是一师之徒,所以他们处得非常好。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现在秦汉武艺学成,也善使一条大棍,王铙老祖告诉他:"现在唐王领兵西进,正在用人之时。你的岁数也不小了,可以回家认祖归宗,为国家出力报效。"秦汉辞别师父,回到长安。到家里见了亲人,免不了悲喜交加,痛哭一场。但秦汉挂念两军阵前的事,带了封书信,前去投军。他已经来了好多天了,只要把书信一献,就可以进连营。但秦汉有自己的想法,认为我学了这么多年的武艺,我们老秦家辈辈是英雄,我在这里寸功未立,拿封信去自荐,吃人家的饭心里不气势。我得怎么立个功劳呢?因此他迟迟没进连营。今天窦一虎大战樊梨花,他在附近一棵树上看得非常清楚,一看,我师兄连个大姑娘都打不过,这可是我立功的好机会。因此他大喊一声,来到两军阵。这秦汉也够坏的,窦一虎说的那些话他都记住了,但他不知道樊梨花为什么要叫薛丁山,他也是有心戏耍樊梨花,所以才报名薛丁山。樊梨花一看,怎么又蹦出一个薛丁山,难道这个是真的?哎哟,我的命太苦了,闹了半天也是个矬鬼。樊梨花用刀一指:"矬鬼,你真是薛丁山吗?""这话说的,大丈夫坐不改名,行不更姓,是谁就是谁。我不是薛丁山,你说我是谁?不过我告诉你,方才那矬子他可不是,他叫窦一虎,你没见长得跟豆矬子似的。我才是薛丁山。"窦一虎一听,好师弟,刚见面就骂师兄,你想捡便宜,不行。窦一虎在后边就喊:"吹,樊姑娘,别听他的;他也不是薛丁山,他叫秦汉,你就叫他秦矬子得了。"把樊梨花气得火往上撞,心说你们唐营的人怎么都没有实话呀,闹了半天这是秦汉。"矬鬼着刀。"秦汉一看瞒不住了,心说好师兄,回去咱俩再算账。刀来了他往旁边一蹦:"樊姑娘,等等。我虽然不是薛丁山,我也不次于他。你打听打听,我秦汉列祖列宗都是有名的高人,提起我的祖父,那还了得吗?黄骠马,马踏黄河两岸,熟铜锏锏打山东六府半边天,人送外号神拳大保,贾柳楼磕头排行第二,官称的秦二爷,名震四海的秦叔宝。后来反山东,诈济南,当了大元帅,一直成名那么多年,后来保了大唐,官拜护国公之职,丫头你没听说过吗?我爹是东床驸马秦怀玉,我是驸马之子,公主之儿,我也是名门之后。薛丁山哪样比我强,你为什么非要指名点姓叫他呢?有什么话你跟我说行了。""呸,我跟你有什么说的,休走,拿命来。""好嘞,既然如此,休走接棍。"秦汉抡棍大战樊梨花,两人一伸手,秦汉就吃了一惊,怪不得师兄败阵,我也得败阵。尽管他把大棍舞动如飞,仍然赢不了樊梨花。秦汉的嘴还挺讨厌,一边打着,一边穷叨咕,说些话非常叫人生气。梨花心想,我哪有工夫跟你穷对付,干脆把你打发走得了。她抽空拽出弹弓,从百宝囊中一伸手抓出几粒弹子,把弹弓扣住对准秦汉,"叭叭叭"就是几弹弓,秦汉左躲右闪躲过几粒,有一粒没躲过,正打在腮帮子上,"啪",这一下把秦汉疼得哎哟一声退出多远,用手一捂腮帮子,起了个疙瘩,疙瘩也破了,跟开花馒头一样。秦汉一看不好,扭头就跑。樊梨花在后头喊道:"我放你一条生路,赶紧叫薛丁山两军阵前受死。"
  窦一虎、秦汉败回了连营,先见元帅薛仁贵。窦一虎给秦汉作了介绍,秦英过来给哥哥见礼,二人抱头痛哭。薛元帅问窦一虎战场的经过。窦一虎把脑瓜一扑棱:"大帅,可了不得,这个女人太厉害了,男人都不是她的对手,我们哥俩双双败回,请大帅速派薛丁山出阵,这姑娘非要薛丁山不可。"薛仁贵一想,看这意思就非得派薛丁山了,樊梨花怎么有这么大的本领呢?一个女孩家是什么人传授她的武艺?
  元帅正在沉思,旁边转过来三员女将,窦仙童、陈金定、薛金莲。薛金莲非常聪明,一听樊梨花指名点姓要哥哥出阵,心中暗想,其中必有文章,不然的话她不能三番五次这么麻烦,我得讨令到外边看看,究竟这樊梨花是何许人也,她叫我哥哥是什么事。金莲小姐把心事对嫂嫂一说,窦仙童也同意,抱着好奇心,想到阵前看看是怎么回事。陈金定是个傻闺女,好看热闹,见二位女将出阵,也想跟去看看。元帅一看,也好,女将对女将各方面也都方便,这才把令给了窦仙童。三人在外边绰兵刃上马,点兵三千,来到两军阵,三匹马一字排开,往阵前观瞧,一看樊梨花,三人无不称赞。
  头一个窦仙童出马。窦仙童拍马舞刀,直奔樊梨花,相距不远了,把丝缰带住,用刀一指:"对面可是寒江关女将樊梨花?"樊梨花早看清楚了,肯定没有薛丁山。来了三个女人,二俊一丑,这俩俊的长得真好,她猜不透是谁。那个丑的可够难看的。要不是她头上戴着花朵,脚上穿着大红绣花鞋,真看不出是个女子。樊梨花正在纳闷儿,窦仙童到了眼前,樊小姐这才答道:"不错,我正是樊梨花。你是谁?""我乃龙虎状元、十宝大将、二路元帅薛丁山的掌印夫人窦仙童是也。"樊梨花一听,倒吸了一口冷气:薛丁山不是有媳妇了?师父怎么没跟我说呀!这可苦了我了。怎么办呢,我怀里还带着封信呢,是我师父交给薛丁山的,将我的终身许配给二路元帅,人家有妻子啊!因此樊梨花心赛油烹,半晌无言,神色黯然。窦仙童一看,怎么回事,我一报身份她有点发傻呀:"呔,樊梨花,还不催马过来跟你家姑奶奶决个高低,分个上下!着刀!"话到刀到,欻的一刀奔樊梨花顶梁便砍。梨花姑娘如梦方醒,心乱如麻,只得强打精神,接架相还。两员女将大战二十余合未分输赢。窦仙童暗挑大拇指称赞,樊梨花不愧是女中魁首,怪不得连胜数阵,看样子我也不是她的对手。她心里一着急就有点发慌,一发慌刀招就有点散乱,结果措手不及,被樊梨花大刀一晃,奔她脖项砍来,寒光一道,冷气袭人。窦仙童一见完了,把银牙一咬,二目一闭,等死。但是樊梨花没下死手,她把刀刃微微向上一偏,把窦仙童头上的盔缨砍掉了。"喀嚓"一声,窦仙童吓得魂不附体,她明白樊梨花留了情,脸腾地一红,拨马回归本队。陈金定虽然傻气,对武术她可内行:"仙童啊,我看得清清楚楚,是樊小姐的刀刃故意往上一偏,才没要你这条命,你在这里等着,我过去会斗于她。"
  陈金定催马舞双锤,来到樊梨花的马前。未曾说话,把两柄大锤往一块儿一碰,"嘡啷啷",震得耳朵酸痛,好似晴天打了一个霹雳。"对面可是樊梨花?"樊梨花心说我们女人当中还有这模样的?真是母老虎啊!长得五大三粗。樊梨花点头应道:"不错,正是梨花。对面女将为谁?""问我呀,你坐稳点,我名太大,别把你吓得从马上摔下去。我乃大唐朝金锤无敌大将军陈金定是也。"樊梨花把大刀一晃:"陈金定,我不同你动手,你赶紧回去换薛丁山前来会我。""两军阵前打仗,有人陪着你就得了,为啥非要薛丁山?你要把我的双锤赢了,再会薛丁山也不为晚。"说着话她使了个流星赶月,举双锤奔樊梨花便砸。樊梨花心想:锤棍之将不可力敌,所以她并没接锤,把战马一拨,转出圈外,陈金定的双锤就砸空了,陈金定马往前提,一翻腕子,使了个双风贯耳,两柄大锤奔樊小姐的左右耳根台打来。樊梨花赶紧使了个镫里藏身,把双锤躲过,二马一错镫,陈金定使了个反背藏花、锤往后打,樊小姐使了个金刚贴板桥,又把大锤躲过。陈金定气得哇呀呀直叫:"樊梨花你因何不还手,难道你怯战不成?""非也,还是我刚才那句活,咱们都是女人,我不忍心跟你动手,让你三招,赶紧回去了吧。""哇呀呀!今天不分输赢,姑奶奶就不走了。"说着抡锤又打。樊梨花万般无奈,这才舞动三尖两刃刀跟陈金定战在一处。两人一接手,樊梨花看出来陈余定确实是一员猛将,力猛锤沉,马快招急,大锤一锤挨着一锤,一锤快似一锤。几招过后,把樊梨花也累得吁吁带喘,额角冒汗,她抖擞精神,用全力对付陈金定。陈金定也累坏了,张着大嘴直喘粗气,心里咚咚直跳。使了半天劲,也没打着人家,她更急了,前后衣服都湿透了。打来打去。樊小姐眼珠一转,计上心头,故意施了一招拖刀计,虚晃一刀,拨马就走,陈金定以为她真败了,拨马在后紧追,眼看马头碰着马尾了,她抡锤往下就砸,樊梨花左脚一磕镫,右脚一踹马的前胛膀,这匹桃红马哧溜,冷不丁一转个,躲到陈金定的侧背,陈金定双锤就砸空了,再想收锤来不及了。樊梨花把大刀举起来,对准陈金定斜肩铲背:"你给我在这儿吧!"欻的一刀就到了。陈金定心头一凉,把眼一闭:"完了,我这条命可交待了。"樊梨花刀就要碰到甲胄上的时候,欻,又把刀扯回去了,把马一带:"陈金定,你不是我的对手,逃命去吧!"陈金定一扑棱脑袋,臊得脸一红:"樊姑娘,你真了不起,我果然不是你的对手,咱们回头再见。"她回归本队。见了窦仙童、薛金莲:"我让人家给打回来了,这樊梨花果然是个英雄。"薛金莲想把话问清楚,便催马来到阵前。
  樊梨花一看这个姑娘,长得太好了,眼角眉梢带有千层杀气,马前马后百步威风。樊梨花问道:"你是谁?""薛金莲。"噢,想起来了,师父跟自己说过,薛丁山有个妹子叫薛金莲。樊梨花面带笑容:"你就是金莲姑娘?""是我。樊小姐,你这么高的武艺,怎么保了西凉呢?我是个女孩家,本不应该说这些事,但是咱们是两国的仇敌,我又不能不讲。樊小姐,看你这武艺这么精,你是个聪明人。你想想,三川六国的人马,无故进犯大唐,逼得我们皇上没有办法了,这才领兵带队攻打于他。谁有理谁没理,你看得很清楚。再说小小寒江关,能不能挡住百万天兵?你能耐再大,能不能把唐将都战胜了?我再告诉你,我爹薛仁贵还没有出战,真要出战,你未必就是他的对手。唐营之中高人多得很,就把你樊梨花累死,你也万难取胜,寒江关你也保不住。樊姑娘,要听我的良言相劝,你赶紧献关投降,你父亲、哥哥和我们兵打一处,将打一家,我敢保险你们的人身安全,也敢保证你们在大唐朝高官得做,骏马得骑。为什么要劝你这些话呢?因为我爱惜你的武艺,你真是个英雄。"
  樊梨花一听,真是将门出虎女呀,这薛金莲就跟窦仙童、陈金定大不相同,说出话来既通道理,又那么好听,心里说,金莲哪!你哪懂得,我本来就想献寒江关,不但献关,我还有心许配你哥哥呢,但这话无法出口啊。"金莲姑娘,谢谢你的好意,我劝你不要动手。我有许多话,要见二路元帅当面讲清,有劳你的大驾,能不能让你哥哥赶奔两军阵前。""樊姑娘,我哥哥来也不难,你究竟为的是什么呢?""这个……"樊梨花脸腾地一红,低头不语。薛金莲也是聪明透顶,一看就明白了,难道说樊梨花跟我嫂嫂窦仙童一样,对我哥哥也有爱慕之心,女孩家难以启齿,要这么说,我就让我哥哥开兵见仗,有什么话让他们自己说去。薛姑娘想到这,说道:"既然你要我哥哥出阵,这也不难,你稍候片刻。"她把马一拨,回归本队。三个人一商量,这才收兵。
  三人回到大帐见了元帅,把经过讲说一遍。大伙儿一听都愣了。今儿个是怎么了?没一个人能赢樊梨花,出去两个败回一对,出去三个回来一对半,真使我们大唐朝丢人现眼哪!
  薛丁山在旁边气坏了,心说哪儿出来个樊梨花,有什么本领竟敢这么猖狂?又一想,我爹不让我出战哪,这回我还得试试。想到这,他迈步向前:"爹爹,儿请令出战。"平西王一想,要不就叫我儿出去试试:"丁山,我给你一支令箭,五千人马,两军阵前会斗樊梨花。""儿遵令。"薛丁山刚要接令,"且慢。丁山,你要记住,不管你打胜还是打败,为父都不怪你。但有一件你要记住,倘若临阵收妻,我是决不容饶。"这句话把薛丁山臊了个大红脸:"爹爹放心,儿遵令就是。"转身要走,程咬金在旁边过来了:"丁山,等一等。元帅,这么办吧,让丁山一个人出阵;我有点放心不下,你给我一支令箭,我给他观敌瞭阵。"薛丁山一听,一百二十个不乐意,心说有他没好事。这老头儿怎么跟上我了,我走哪儿他跟到哪儿。想到这,薛丁山把身转过来了:"程爷爷,我看不必了,您那么大年纪了,就在营中好好休息吧。""混蛋,我为什么陪着你,你年轻,我怕你出事,你要出点意外,我对不起你爹,对不起你一家子,你怎么连个好坏都不懂?你烦我这老头子?没我这老头儿你能有今天吗?""老爷爷,我不是这个意思。""废话少说,往后这种话你少讲。元帅,今儿个我非跟着他不可。"薛仁贵知道这老头儿有个犟脾气。只得把一支令箭给了老程;二人领兵五千,放炮三声,赶奔两军阵。他们刚走,元帅薛仁贵、军师徐懋功、唐王李世民也都要出去看看,连柳、樊二氏、三位女将及满营众将,也都要去给二路元帅观阵。他们悄悄列队,来到城头。
  程咬金和薛丁山带兵来到阵前,程咬金手搭凉篷往对面观瞧:"哟,丁山哪!你看着没有,对面那位一定是樊梨花,除了她没别人哪!哎呀,这姑娘长得太好了。"
  薛丁山不愿理程咬金,一着列开旗门了,两脚一点飞虎韂,哒哒哒,来到阵前,跟樊梨花马打对头,一勒丝缰,一颤掌中枪,高声断喝:"呔,对面女将,你可是樊梨花?"
  樊梨花正瞪眼看着哪!一看这回差不多。她先瞅着大旗了,三丈多高的大旗迎风飘摆,上面绣着二路元帅、龙虎状元、十宝大将军,正中间斗大的一个薛字,她就猜着这回一定是薛丁山。待薛丁山来到阵前一看,这小伙长得果然超群。看罢多时,心里高兴。樊梨花正在思想。猛听薛丁山间话,这才把掌中刀一摆:"不错,我正是樊梨花。对面你是何人?""薛丁山。""喔,你就是二路元帅?""樊梨花你好大的口气,口口声声要我薛丁山开兵会你,你有什么能为?今天我倒要领教一二。"樊梨花一想,这人可够精神的。从模样看,我是乐意了,我再试试他有什么真实本领,如果武艺精通,我的大事就算定了,我把这封信交给他。只要我的终身一定,这一辈子就没有憾事了。樊梨花想到这,晃大刀赶奔薛丁山。两个人这一打,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开始,薛丁山并没看得起樊梨花,认为自己的能耐就大透了。等两人一交手,他这才大吃一惊,哎呀,怪不得她连胜数阵,果然武艺超群,这是谁教给她的?这把大刀神出鬼没,真是招数精奇,我要不加小心还不行啊。他抖擞精神,施展绝艺,要胜樊梨花。
  二人大战五十回合未分胜负。薛丁山赞赏樊梨花的武艺精,樊梨花欣赏薛丁山的本领强。两个人彼此羡慕,枪招刀路就有了缓慢,而且力量也减了三分。打着打着,樊小姐利用败中取胜,施招回光返照,欻一刀,奔薛丁山顶梁砍来,把薛丁山吓了一跳。刚一愣神的时候,觉着脑门刮了一阵凉风,他睁眼一看,盔缨被砍掉了。这是樊梨花手下留情,不然的话,薛丁山重者丧命,轻着带伤。
  薛丁山心中纳闷儿:这个女将为什么留情,没有伤害于我?正在思想,就见樊梨花把马一拨,低低的声音说道:"二路帅,你跟我到这里来,我有件事情,同你商议。""慢,你说什么?""你跟我到这里来。"樊梨花说着拨马就走,没回本队,赶奔旷野深山。薛丁山想:咱们是两国仇敌,素不相识,而且是一男一女,我跟你有什么可说的?我爹爹一再嘱咐我,他对我都不相信了,类似这种事情,我还得躲避躲避。想到这,薛丁山微含冷笑:"呔,樊梨花,少要给我耍诡计,我不会上你的当,有本领就在这儿分上下论高低,我不跟你去。"
  樊梨花一看,这麻烦了,不离开两军阵,怎么献书信?不找个没人的地方,一肚子话怎么跟他说?梨花心眼儿一活,使了个激将法:"薛丁山哪!都说你武艺精通,本领高强,生就的一颗虎胆,叫我看你不是虎胆是鼠胆。我告诉你,山那边我布下了消息埋伏,有本领、有胆量,你跟我去,要是狗熊你就甭去。"
  要问薛丁山去还是不去,且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