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薛家将》 第一回 薛仁贵奉日进京城 李道宗设计害忠良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诸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这是《三国演义》中的一首开篇古词。借用这篇词句,引出评书一段。说的是大唐朝第二个皇上李世民在位,西域突然发生了战争,吐鲁番国的国王吾力布,起大兵三十万,侵犯到天水关,杀人放火肆意抢掠。警报传到长安,贞观天子李世民冲冲大怒,决定御驾亲征,点皂袍大将尉迟恭为元帅,率领精兵五十万,战将上千员,赶奔西域。经过十二年的浴血奋战,终于平定了吐鲁番之乱,李世民奏凯班师,天下太平。通过这次大战,皇上发现了一个本领出众、武艺高强、屡立奇功的难得人才,这就是白袍大将薛礼薛仁贵。薛礼是山西绛州龙门县人,在西城战场上,他曾三次救驾,大闹楼兰城,戟挑吾力布,立下不世之功,李世民为了表彰薛仁贵的功劳,破格提升,晋封他为平西王。按唐朝的规定,封王位多是李姓皇族,大臣没有特殊的功勋是不能封王的,而这次不但加封了薛仁贵,就连他的两位夫人柳英春、樊金定也被封为一品诰命。当时提起薛仁贵的名字,真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李世民刷下圣旨,拨国库白银一百万两,在薛仁贵的家乡修造平西王府。其他从征有功人员各有封赏,不必细表。
  单表薛礼衣锦还乡,与家人团聚,过了几年幸福日子。但也有美中不足之处。薛仁贵本有一男一女,俱是柳氏所生,男孩子叫薛丁山,女孩子叫薛金莲,据说薛丁山在六岁那年突然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如果薛丁山要在眼前,一家人该有多高兴啊。每当想到这一点,薛仁贵不免唉声叹气,两位夫人也愁眉不展。好在年头一多,对儿子的思念逐渐淡薄了。
  再说唐天子李世民,稳坐长安,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四海升平,心中喜悦,每当想起在西域的十二年,不由得一阵高兴,一阵后怕。在那刀光剑影之中,朕几次身遭危难,是薛仁贵护性命闯重围把朕解救出来,薛仁贵真是朕的救命恩人哪。在这次平定西域的战争中,要没有薛仁贵,还不知道是个什么结局呢!想到这些,李世民可就吃喝不下,坐卧不安了。长孙皇后看出皇上有心事,就问道:"陛下,您有什么发愁的事情不成?""哎,卿有所不知。朕想一个人啊。""您想谁呀?""想那薛礼薛爱卿呀!你是不知道,在西域战场上,要没有薛仁贵焉有孤的命在,你我夫妻也没有今日了。"长孙皇后乐道:"陛下,这有何难,薛礼就在山西,您传一道旨意把他宣入京中,陪王伴驾,也就是了。""朕也是这么想的。"贞观天子马上刷下一道圣旨,诏薛仁贵进京陛见。
  旨意传下,宣旨官身背圣旨,昼夜兼程赶到龙门县。这一天平西王正在府中高坐,突然门官传禀:"圣旨到!"薛仁贵闻听吃了一惊,马上更换朝服,设摆香案,到府门外迎接,把宣旨官接进府中,开读了圣旨,薛仁贵听完了,心才放下,赶忙叩头谢恩:"臣领旨,愿吾皇万岁万万岁!"把圣旨供奉好,然后招待宣旨官。宣旨官笑着说:"陛下想您都快想出病了。这次召您进京陪王伴驾,估计日子少不了。您要早起点身。""好吧。"薛仁贵让宣旨官先进京复旨,然后自己打点行装起身。一家人欢天喜地,忙忙碌碌,一边为平西王准备行装,一边设酒饯行。薛仁贵选良辰择吉日,告别家人,带着二十四名亲兵,离开龙门县赶奔京城长安。
  路上无话。这一日进了长安,来在大街之上,薛仁贵想起当年皇上亲自为自己帽插金花在长安城夸官的情景,也不免一阵感叹,皇上是有道明君,我也十分想念圣上,我们君臣马上就可以见面了。心急只嫌马慢。薛仁贵正往前行走,突然被人拦住了马头。平西王问目观瞧,原来正行走在荷花大街,马前站着一位王官。此人施礼问道:"请问,您是平西王吗?""然也。你是什么人?""回王驾千岁的话,小人乃是成亲王府的王官,奉我家王爷所差,从早晨候您到现在了,王爷请您到府中小坐。"薛仁贵闻听此言不觉一愣。成亲王是谁呀?就是当今皇上李世民的亲叔叔,名字叫李道宗。自唐高祖驾崩以后,皇族中就数李道宗的辈分长了,他现在好比一国的太上皇。薛仁贵心想:在我夸官的时候,曾到各府去拜会,也曾到过成亲王府,可惜他老人家不在府内,故此没有见着,今天能够拜会一下成亲王,也是一件好事。薛仁贵想罢,点头说道:"我正要给成亲王问安呢,尔在头前带路。""是。"时间不大,薛仁贵来到了成亲王府。
  这座王府与一般官员的府第可大不相同,墙高院大,金顶朱户,画阁雕梁,十分气派。薛仁贵在下马石前跳下白龙马,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在府门外等候。王官进府送信儿。一会儿,就听朗朗笑声伴随着脚步声传出府门:"哈哈哈!薛爱卿在哪里?都把本王想坏喽!"紧跟着府门大开,几十名王官和太监分列左右,中间闪出一位老者。薛仁贵偷眼观瞧,见此人身高九尺挂零,体格健壮,虽然须发斑白,可精神矍铄,步履矫健,面如油粉,两道苍眉,大眼睛耷拉着眼角,狮子鼻,菱角口,头带七宝盘龙冠,身披滚龙赭黄袍,腰束珍珠丝鸾带,满面堆笑,来到薛礼跟前。薛仁贵一看,甭问,此人就是成亲王了。平西王赶紧撩衣服跪倒在地:"王驾千岁在上,臣薛礼参见千岁,千千岁!"李道宗用双手相搀:"薛爱卿免礼平身,请起,请起。"李道宗拉着薛仁贵的手,显得十分亲热:"说起来,真是可惜得很哪!我听说你到我府里来过,正赶上本王出京办事,你我没能见着,把老夫后悔死了。你是我们大唐朝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啊!本王早就想见到你,总算今天把你盼来了,故此老夫才派人前去接你。来来来,快跟我到府中一叙。"薛礼稍愣了一下:"王驾,薛礼此次进京是奉圣旨而来,万岁还等着臣呢。我怕耽误了工夫犯下欺君之罪。依臣之见,等见过圣驾之后,再到府中给您老人家问安,您看如何?"成亲王连连摇头道:"不必了。你还不清楚呢,其实皇上的心思,都在老夫肚子里装着呢!这次宣你进京,就是老夫给他出的主意。再者说,我是他皇叔,我把你留在府里,他还能责怪不成?等会儿老夫派人给皇上送个信,让他稍候一时也就是了。来来来,快随本王进府!"薛礼一想,成亲王说得也有道理,又见他出于至诚,只得点头应允,这才跟着李道宗走进王府,来到银安殿。成亲王拉着平西王,这个亲热劲儿就甭提了,薛礼也感到十分温暖。时间不大,酒宴摆上来了,薛礼一看,赶紧说:"王爷,臣能不能改日再来!我心里着急,待见过圣驾再来讨扰。""你这个人怎么这样罗唣!方才本三不是对你说过了吗?你不必担心,我已派人给皇上送了信啦,等咱们吃喝完毕,老夫陪你进宫,皇上要怪让他怪我好了。"薛礼是个忠厚人,让李道宗劝得实在没法了,这才入席。宴席上玉液琼浆,山珍海味,山中走兽云中雁,陆地牛羊海底鲜,猴头燕窝沙鱼翅,以及外国进贡的好吃喝,希奇古怪,连名字都叫不出来。李道宗频频相让,把薛礼闹得手脚都没地方放了,因为人家是君,自己是臣呀。李道宗可不拘小节,一边让酒一边说:"仁贵呀,你可别拿我当外人。老夫是个直肠子的人,爱说爱笑,有什么咱们就说什么,想吃什么你就吃什么,干万可别拘束。""多谢王爷。""嗳,别客气。老夫听皇上说了,你为大唐朝立下了血汗战功,曾经百日双救驾,这功劳太大了。老夫常对人说,我们之所以有今天,能安安稳稳在这儿坐着,多亏了你呀!饮水思源,大唐朝的臣民们能不感谢你吗?来,咱们干了这杯。"薛礼无奈,只好把酒杯端起来说:"王爷,臣还得见驾,是不是少喝点。""你喝吧,没事儿,干!"薛礼只得把这一杯酒饮干。李道宗又给他斟上第二杯,非逼着平西王再干了。薛礼见无法推辞,只得把这第二杯酒也喝了下去。李道宗赶忙又给满上第三杯。哪知这三杯酒刚一下肚,薛仁贵瞅着房子直转个儿,成亲王变成了六个脑袋,一阵天旋地转,痛苦难当。薛礼想:"喝酒我虽不能说是海量,可也不至于三杯酒就这样啊,这是怎么了?"他刚想起身,突然眼前一黑,"扑通"摔倒在地,手中的酒杯打了个粉碎,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了。
  李道宗一见薛仁贵摔倒,站起身来唤道:"仁贵,平西王,你醒醒,你怎么啦?"任凭他怎么叫,薛礼毫无反应。李道宗把胡须一拢,冷笑道:"嘿嘿,薛礼,薛白袍,你做梦也不会想到能有今日吧!来呀!"事先埋伏在两旁的刀斧手,哗——从两廊下、屏风后闯了出来,各拿刀剑,把整个银安殿给包围了。李道宗恶狠狠地说:"把薛仁贵乱刃分尸。""喳!"这些人各抡刀枪,往上就闯。突然听见屏风后面有个女人说话:"王爷,等一等!"李道宗回头一看,但见几名宫女搀着一个美人,颤巍巍来到银安殿。这正是他的第九位王妃张美人。张美人今年十九岁,在成亲王面前最为得宠,说一不二,她叫李道宗跪着,李道宗就不敢站着,因为他俩的年龄悬殊太大了。成亲王把她爱如珍宝一般。"夫人,你怎么来了?""王爷,我听说薛仁贵到了。""这不是嘛。"张美人低头看了看,忙问道:"他就是薛礼?""对呀,他就是你最恨的那个人。""是吗?"张美人说着,像疯了似地,往前一闯,从成亲王腰上拔出宝剑,扑到薛仁贵面前,把剑一举,就要下毒手。
  李道宗为什么要害薛仁贵呢?书中代言:事情就坏在张美人身上。张美人的父亲张士贵,也是唐初的一员大将,但此人一向跟瓦岗英雄不和,认为秦琼、程咬金等都是响马出身,遇上了好运气,才当了大官,这帮人是拆了茅房盖楼——臭底。我张士贵是名门之后,文武全才,为国家也立过大功,还没有你们的官大,实在叫人不服。在征讨西域时,张士贵奉旨到山西招军,当了招兵总管,正赶上薛礼前去投军。张士贵亲自检查他的武功,薛仁贵练了几趟大朝,舞动起来风雨不透。一问薛仁贵的志向,薛礼说:"我愿为国家出力报效,也要像瓦岗英雄那样为大唐尽忠。"张士贵一听这话极为反感,心想,如果把薛仁贵收下,早晚他也是程咬金、秦琼的人,我从心眼儿里就瞧不惯他们。因此他找了个碴儿:"本总管叫张士贵,你叫薛仁贵,冲撞了我的官讳,这还了得!"不容分说,把薛仁贵乱棒赶出军营。然而薛仁贵并没死心,后来他结识了周青、薛显图、周文、周武、李庆先、李庆洪、姜欣本、姜欣霸,九个人结义为兄弟,带着五百喽罗兵二次投军,张士贵收下了周青等人,以薛仁贵"穿白挂素,主军中不利"为借口,又用乱棍赶出军营。薛仁贵满腔壮志,无法为国报效,心怀悲愤,无处诉说。后来他打虎救了鲁国公程咬金,程咬金问他:"国家正在用人之际,你这么高的武艺,怎么不给国家出力报效呢?"薛仁贵没敢说张士贵那些事,他怕官官相护啊,只是说:"我去投军怕人家不要。""谁敢说不要?他要不收你,你就提我,我叫程咬金。"说着他抽出一支錾有自己名字的雕翎箭来,交给薛仁贵,让他以此为凭前去投军。薛仁贵三次来到唐营,张士贵一看没办法了,这才将薛仁贵收下,但他又编了一套词,对薛仁贵说:"我为啥不收你呢?这是为你好啊!因为皇上做了个梦,梦见一位白袍小将白马银戟,要夺他的江山,皇上心里犯忌讳,秘密传下一道圣旨,凡是遇有这种相貌的,就地处决。我看你是个好孩子,不忍心要你的命,所以两次把你撵走,可你还挺硬,现在又拿着鲁国公的箭来啦,怎么办呢?你最好隐姓埋名,不要露面,等以后有了机会,你立了战功,皇上一高兴,兴许就没事了。"薛仁贵深信不疑,千恩万谢。张士贵把他放在先锋营月字号第八棚,当了个铡草喂马的伙头兵。到了战斗紧张时刻,张士贵就叫薛仁贵出马,杀了敌将,还去当伙头兵。张士贵有个姑爷叫何宗显,也是白袍银戟,但武艺平常,薛仁贵立下的战功,都被记到了何宗显的功劳簿上。后来元帅尉迟恭查出了真相,李世民亲自御审,薛仁贵细细讲说了经过,皇上十分恼怒,说张士贵"蒙君作弊,为国挡贤,陷害忠良",犯下不赦之罪,当时将张士贵锁拿押监,战争结束后,经刑部审理,张士贵被全家抄斩。张美人就是在张士贵被扣押期间嫁给李道宗的。由于李道宗出面向皇上求情,她才没有被斩。自那以后,张美人一边在李道宗面前卖弄风骚,尽量取得李道宗的欢心,一边哭哭啼啼,要他给老张家报仇。起初李道宗还不同意,说:"这件事决不能办。薛仁贵是国家的忠臣,为大唐朝立下了血汗战功。他居官不傲,品行端正,凭什么杀人家?你爹被斩,是他蒙君作弊,罪有应得。"张美人一听,便挠破粉面,装疯卖傻地天天哭。这一下可揪了成亲王的心肝了,他怕把张美人哭坏了,只得劝解道:"要害平西王,也得遇到机会,急了不行,弄不好还得把我这老命给搭上。"时间一长,李道宗就完全听张美人的了。他们把总管太监张仁找来商量办法。张仁是随张美人一块儿过府来的,这人一肚子坏水,专门出损道儿。他们三人共同商定了一个坏主意,又偏巧赶上李世民宣薛仁贵进京。成亲王得到这个消息后,在府内作好了安排,马上派人,以请客为名,把薛仁贵接进王府,酒中下了蒙汗药,三杯酒把他灌醉。薛仁贵当时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张美人一看薛仁贵就在面前,满腔仇恨,一齐涌出,抽剑就要往下砍。张仁急忙上前拦住:"娘娘千岁,不能这么杀呀。现在众目睽睽,没有不透风的墙,杀完以后皇上要问,咱们以何言答对?要追查起来,你们谁也担当不起呀。"李道宗一听:"你说该怎么办呢?""我是有个主意,但我不敢说,说出来您也不能那么做。如果您能那么办,薛仁贵是准死无疑。"李道宗、张美人一齐说道:"只要你的主意好,我必定重重赏你。"张仁把小眼一转悠:"王爷,要办好此事,第一,现在在场的亲兵、宫女一个不能留,以免走漏风声;第二,您去求告翠云公主,要公主同意,把薛仁贵放在公主的凤床上,然后让公主挠破粉面,撕破衣服,抓乱头发,赴奔皇宫去告御状,告薛仁贵吃酒带醉,醉闯翠云宫,要强行无礼。王爷,只要公主给您说话,就算大功告成了,薛仁贵就犯下了抄家灭门之罪了,要他以薛家满门抵偿张家。""呸!你这出的是什么馊主意。我就这么一个姑娘,聪明贤惠,为人正直,能干这事吗?你真是个混蛋东西,给我滚出去。""是是。刚才我就说了,您肯定不会答应,答应了也不能做,这何苦来呢。"张美人一听:"王爷,你是要我,还是要薛仁贵?""当然是要你了,不然我能把薛仁贵骗进府里来吗。""既然如此,你就跟女儿商量商量,万一她要答应了,这仇不就报了嘛。""这丫头你是知道的,性情刚烈,这种事她怎么能答应呢。""您就试试看吧。""哎!造孽呀,都是为了你哟。好吧,我去试试看。她要答应了,就这么办;不答应呢,咱另想对策。要实在不行,干脆把薛仁贵给放了得了。""您还是试试看吧。"李道宗现在是骑虎难下,只好听任张仁、张美人的摆布。他先把在前厅的刀斧手及太监、宫女等,全集中在一个屋里,说是让他们吃酒,而酒菜里头都放了毒药,把这些人全害死了。然后李道宗在前,张仁背着薛仁贵在后,赶奔翠云宫。
  翠云宫就在王府的后面。翠云公主是李道宗唯一的女儿。这个公主不但性情刚烈,而且十分贤惠,在李世民看来,是可亲可敬的妹子。李世民和她感情很好,常把她接进内宫吟诗作赋。翠云公主不但文才好,而且长得也漂亮,今年已经二十五岁啦,虽然外国使臣前来提亲的不少,但都被她拒绝了。李世民也想为她挑个合适的丈夫,但一直没有理想的,所以耽误到今天。现在翠云公主带着几个宫女正在作画,听见门外有脚步之声,宫女们开门一看,见到王爷,慌忙跪下迎接。李道宗摆手让她们全都退下。翠云公主一看是爹,赶紧跪倒:"女儿参见爹爹。""起来吧。""爹,您气色怎么不好啊?""你把门关上,爹跟你说两句话。"翠云公主闻听此言吓得芳心乱跳,五体不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她亲自关上宫门,让爹坐下。"丫头,我问你一句话,爹疼你不疼你?""您怎么说这话,您是我亲爹,没有待我不好的地方。""那好。为父把你拉扯这么大可不容易,如今我活不了啦,非得女儿救我不可。丫头,你能救我吗?"翠云公主吓得扑通跪下了:"爹,您说吧,女儿愿为爹爹效力,就是爬刀山,跳油锅,我也不怕。只要有用女儿之处,您快讲吧,到底为什么?""这个……"李道宗也难以出口啊,一是缺德,二是内疚,可又不能不说。最后他一狠心说道:"丫头,爹也是没有办法了,我只要你说几句话,就能把爹给救了。""是吗?您说吧!""你知道有个薛仁贵吗?""他不是平西王吗?""对呀,就是他,他是爹的仇人哪,有他在,就没有爹爹我,有我就没有他。现在我已经把他骗进府里,用酒灌醉,本想一刀斩之,又怕你皇兄不答应,我没办法才想了个主意,要你这么这么办,赶到你哥哥面前去告御状,你看如何!"
  翠云公主听罢,吃惊地后退了几步,颤抖着声音:"爹爹,您……您太不对啦,想那薛仁贵乃是大唐朝的忠臣良将,在两军阵前出生入死立下了汗马功劳,他有哪点不对?您办这个事太缺德了。更不应该的是,还想让我手上也沾上杀害薛仁贵的鲜血,您是我的亲爹,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呀!"翠云公主说罢放声痛哭。李道宗让女儿质问得面红耳赤,哑口无言。"女儿啊,为父这也是迫不得已啦,事已至此,怎么办好呢?要把他放了,放虎归山必定伤人;把他杀了,又怕你哥哥不会答应,我这是被迫无奈,良心丧于困地啊,你就念在父女之情,答应了吧。""不。请爹爹不要再说。您要是我爹,拿我当亲生女儿,您就听我的,赶快把薛仁贵放了,用解药解救过来,向他诉说真情,赔礼认错。我想平西王宽宏大度,您又是一国的太上皇,他决不会嫉恨于您,从今以后不再结怨,这是惟一的上策。如果爹爹不听女儿的劝告,一意孤行,恐怕后果不堪设想。请爹爹三思。""住口!丫头,你的胆子可不小啊,竟敢教训你爹!我告诉你,我意已决,你答应了是这么办,不答应也是这么办。来呀!把薛仁贵抬进来。""是。"
  张仁一直在门外听他父女说话,这小子早急了。现在一听王爷吩咐,像一只哈巴狗似地背着薛仁贵钻进翠云宫,扑通一声就把薛仁贵扔到了公主的床上。薛仁贵仍是口吐白沫,人事不省。李道宗把袖子一抖,转身就走。翠云公主可气坏了。她紧走几步,把李道宗的袖子抓住了:"爹,您这是干什么,难道就把此人丢在这儿不成?""对呀,现在你就挠破粉面,撕破衣服,赶奔皇宫,前去告状,就算完事。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将你锁在这个房中。"说着话转身就走。翠云公主实在忍无可忍,一伸手取过斗篷披在身上,急步出来。李道宗愣了:"丫头你上哪里去?""我要去告御状。""你状告哪个?""告你成亲王!你为泄私愤,陷害国家的忠臣,连父女之情全然不顾,我要到圣上面前告你。"这一句话好似一桶冷水浇在李道宗的心头,他一阵哆嗦,一着急,顺手抄起了桌上的玉石砚台,想吓唬吓唬女儿。他把砚台高高举起:"丫头,你要敢这么讲,可休怪为父无情,再往外走我可要打你了。"到了这会儿,公主也不肯让步:"你打吧!只要打不死我还要说。"李道宗一看没有唬住,急上加急,一失手,"嗖"的一声砚台飞出,这一下正打在公主的额角之上,可怜刚烈梗直的公主,吭也没吭,便摔倒在地,被打了个万朵桃花开,花红脑浆进得满地都是。李道宗见状,也不由得痛哭失声,把公主死尸抱在怀里,哭得死去活来。说他不疼女儿那是假话,李道宗只有这一个孩子,咋能不疼爱呢?二十五年来,父女连嘴都没拌过,脸没红过,就为了害薛仁贵才闹到这种地步。他顿足捶胸,后悔不迭,拿脑袋直撞宫门。
  正在这个时候,总管张仁进来了。"王爷,您别哭了,要哭坏贵体怎么办呢?现在这个事咱得赶快想办法处理呀。""张仁你说吧,我现在心乱如麻,不知怎么办好了。这不叫害人先害己吗?没害了薜仁贵,先把我姑娘搭上了。""咳,王爷,我说句话您别生气,这是件喜事。""去你娘的吧,你们家死了人是喜事?""王爷听奴才说。刚才你们父女口角,奴才全听到了,如果公主真到皇上面前诉说了真情,那么请问王爷,您和王妃夫人还有命在吗?现在公主一死,危险免除了,这是一。另外,公主既死,您就应栽赃薛仁贵身上,您赶紧到八宝金殿状告薛仁贵,说他吃酒带醉,醉闯翠云宫,因奸不允,打死公主。有这罪名安在他的头上,十个薛仁贵也别想活了。薛仁贵一死,王妃夫人的大仇一报,她就会百般地顺从您,您也可高兴高兴,难道说这不是一喜吗?""这个吗,嗯,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李道宗又叫来张美人,三人仔细商议一番,由张仁制造现场,诚令府内人等不得泄露真情。成亲王满脸泪花,在府门外上了车辇,赶奔皇宫告状去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再说贞观天子李世民,为了接待薛仁贵,前些天就传下圣旨,把金亭馆驿重新进行了粉刷,布置得富丽堂皇,御膳房也作了调整。长孙皇后还让宫娥、太监把御花园点缀一新,整个皇宫就好像欢庆盛大节日一般。李世民派出多路探马,随时报告薛仁贵的消息。当他听说薛仁贵已经进了长安,真是高兴得不知干什么好了,心想时间不大,君臣就可以见面了。为此,他换了一身新衣服,在宫内背着手转来转去,就等着薛仁贵进宫。但是左等不来,右等不见,李世民有点起急,心想既已进京,城内路又不远,为何还不见面?派太监出去打探。太监回报:"陛下万安。奴才打探明白,平西王被成亲王接到府内去了。"李世民一听满意地点点头。为啥呢?因为皇上也是个孝子,自他父亲李渊下世以后,李世民就拿他叔叔李道宗当做父亲看待,薛仁贵进京能先去看望皇叔,他咋会不高兴呢!皇上就耐心地等着。一直等到掌灯了,还不见薛仁贵到来,他想吃饭也该吃完了,为啥还不来呢?李世民正准备派人去看,李道宗来了。
  成亲王没到宫里,悲哀的哭声就传进来了,只见他哭得像泪人一般。"万岁,您给老臣作主哇啊!"李世民大吃一惊,亲手把成亲王搀起来,让太监搬来金交椅,扶成亲王坐下。"皇叔,您怎么了?因何哭成这个样子,有什么冤屈,快对朕讲来。""哎呀万岁,你那妹妹翠云公主死了哇啊!""啊?!昨天朕还见着她了,怎么就死了?难道得了暴病不成?""没灾没病,是被人打死的。""谁?""薛仁贵。"
  这一句话,李世民就好像换了当头一棒,瘫在龙椅上起不来了。"皇叔你是不是说错了,此事万不可能啊!""陛下,此事为巨亲眼目睹,决无错处。经过是这样:陛下喜爱薛礼,召他进京陪王伴驾,老臣也很高兴,认为他是我们大唐朝的柱石,便想利用薛礼进京的机会和他亲近亲近。为了接待薛仁贵,臣花费了无数的金银,置办了上等酒席,就连万岁赏赐臣的御酒,也给他拿出来了。哪知那薛仁贵行伍出身没见过世面,酒席宴前,贪杯过多,看着臣的宫殿华丽,定让臣陪他转一圈观赏观赏。老臣敬重他是个功臣,不好拒绝,便陪他在府里转悠,后来到了翠云宫。他问我这是什么地方,我说这是翠云公主的寝宫,他非要进去看看,臣没有办法,只得把公主唤出来与他相见,哪知道薛仁贵是个伪君子,人面兽心的东西,平时一本正经,酒后露了原形,见公主容颜美貌,他动了淫心,要求公主陪他吟诗作赋。臣识他不透,又碍于他是陛下的重臣,也就应允了。偏赶上臣有一点小事要到前厅去一趟,因此离开翠云宫。就是顷刻之工,臣听到公主喊叫不迭,急转身回到翠云宫一看,哎哟,就别提了,那薛礼把你妹子楼在怀中,正在强行无礼。公主拼命挣扎,又哭又叫,薛仁贵恼羞成怒,一伸手拿起桌上砚台'叭'的一声就把公主打死了。陛下给老臣作主啊!"李世民听罢,两眼往上一翻,就背过气去了。这一下宫中大乱,皇后、嫔妃、宫女、太监连声呼唤,捶打前心,摩挲后背,好半天,唐王才缓过气来。李世民定了定神,心中暗想:"这事不能啊。我与薛仁贵相处多年,他的人品我心中有数,怎能干出这种事情?即便色胆包天,头一次见面,也不敢强行无礼啊!况且是在王府之内,众目睽睽,他怎敢如此放肆?"皇上对成亲王的话是半信半疑。
  为了把事情弄清,李世民决定亲自到现场观看。李道宗头前引路,皇上坐上肩舆,赶奔成亲王府,由便门来到翠云宫。李世民来到翠云公主寝宫门口,闪二日往里观看,只见薛仁贵仰卧床上,一只手耷拉在床下,两条腿伸着,口吐白沫,酒气熏人,呼噜呼噜地睡着哪。再往地下一看,一具死尸横卧门口,脸上血肉模糊,脑浆迸流,溅得门上、桌上、地下都是,此人正是翠云公主。死尸的旁边,有个雕花的玉石大砚台,上面沾满了血迹。李世民到了此时不由不信,他把脚一跺,用手点指:"薛仁贵呀薛仁贵!朕只说你是个大唐朝的栋梁,人品端正,没想到你是个人面兽心的豺狼,做出这等之事,朕岂能容饶?!"他把龙袍一抖,转回皇宫,传旨升殿。
  朝房内钟鼓一响,在京文武无不纳闷儿:天到这般时候圣上还要升殿,不知有何军国要事商议?一个个不敢怠慢,端带撩袍,赶奔八宝金殿,站到品级台下。众大臣朝贺已毕,分立两厢。人们偷眼观瞧,见皇上满面怒容,不由得一阵紧张。李世民往左右看了看:"各位爱卿,朕把卿等召来有一事声明,平西王薛仁贵犯下了不赦之罪,朕要将他开刀问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