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挂剑悬情记》 第十七章 古堡探秘幽梦长

    花玉眉惊喜不已,走到铁门进,只见那门没有关牢,还露出一条缝隙,当下举手一推,铁门开了尺许。

    她的心扑扑直跳,定一定神,才侧身入房,接着用身子把铁门关起。

    这间石室也有两丈方圆,屋角放有一口巨大的箱子,瞧不见盛放何物。

    此外,地上只有两个蒲团,别无台椅床榻等物。

    石室中的光线由屋顶两个光洞透入,想是因折射过程较短,是以尚属明亮。

    一个相貌清瘦的僧人站在房间当中,仰头望着屋顶,动也不动。虽然晓得有人入室,也没有转眼瞧着。

    花玉眉细细打量这个不敢梦想之愿,欣喜的是爹爹相貌清秀潇洒,一点也不弱于竺公锡或任何人。

    她知道他一定是在推究如何挽救自己的法子,但这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只是父女相见,时间无多,须得谈一谈,而她更是迫切的想大哭一场!

    可是她都忍抑在心底,缓步上前,道:“大师请了……”声音甚是乎和冷静,毫无感情夹杂其中。

    那僧人回眸一望,墓地里睁大双眼,宛如触电一般,整个人都呆住了,表情说话都可以伪装,但眼睛流露的心意,却是最可靠的,他若不是智度和尚,决计不能一见自己的相貌就如此震动。

    她扑了过去,投入他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智度大师闭起双眼,紧紧的楼住花玉眉,眼角沁出泪珠,缓缓的无声的沿着面颊流下来。

    花玉眉边哭边道:“爹爹啊一体知不知道妈妈何等的想念你……”第十七章古堡探秘幽梦长

    花玉眉惊喜不已,走到铁门进,只见那门没有关牢,还露出一条缝隙,当下举手一推,铁门开了尺许。

    她的心扑扑直跳,定一定神,才侧身入房,接着用身子把铁门关起。

    这间石室也有两丈方圆,屋角放有一口巨大的箱子,瞧不见盛放何物。

    此外,地上只有两个蒲团,别无台椅床榻等物。

    石室中的光线由屋顶两个光洞透入,想是因折射过程较短,是以尚属明亮。

    一个相貌清瘦的僧人站在房间当中,仰头望着屋顶,动也不动。虽然晓得有人入室,也没有转眼瞧着。

    花玉眉细细打量这个不敢梦想之愿,欣喜的是爹爹相貌清秀潇洒,一点也不弱于竺公锡或任何人。

    她知道他一定是在推究如何挽救自己的法子,但这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只是父女相见,时间无多,须得谈一谈,而她更是迫切的想大哭一场!

    可是她都忍抑在心底,缓步上前,道:“大师请了……”声音甚是乎和冷静,毫无感情夹杂其中。

    那僧人回眸一望,墓地里睁大双眼,宛如触电一般,整个人都呆住了,表情说话都可以伪装,但眼睛流露的心意,却是最可靠的,他若不是智度和尚,决计不能一见自己的相貌就如此震动。

    她扑了过去,投入他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智度大师闭起双眼,紧紧的楼住花玉眉,眼角沁出泪珠,缓缓的无声的沿着面颊流下来。

    花玉眉边哭边道:“爹爹啊一体知不知道妈妈何等的想念你……”第十七章古堡探秘幽梦长

    花玉眉惊喜不已,走到铁门进,只见那门没有关牢,还露出一条缝隙,当下举手一推,铁门开了尺许。

    她的心扑扑直跳,定一定神,才侧身入房,接着用身子把铁门关起。

    这间石室也有两丈方圆,屋角放有一口巨大的箱子,瞧不见盛放何物。

    此外,地上只有两个蒲团,别无台椅床榻等物。

    石室中的光线由屋顶两个光洞透入,想是因折射过程较短,是以尚属明亮。

    一个相貌清瘦的僧人站在房间当中,仰头望着屋顶,动也不动。虽然晓得有人入室,也没有转眼瞧着。

    花玉眉细细打量这个不敢梦想之愿,欣喜的是爹爹相貌清秀潇洒,一点也不弱于竺公锡或任何人。

    她知道他一定是在推究如何挽救自己的法子,但这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只是父女相见,时间无多,须得谈一谈,而她更是迫切的想大哭一场!

    可是她都忍抑在心底,缓步上前,道:“大师请了……”声音甚是乎和冷静,毫无感情夹杂其中。

    那僧人回眸一望,墓地里睁大双眼,宛如触电一般,整个人都呆住了,表情说话都可以伪装,但眼睛流露的心意,却是最可靠的,他若不是智度和尚,决计不能一见自己的相貌就如此震动。

    她扑了过去,投入他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智度大师闭起双眼,紧紧的楼住花玉眉,眼角沁出泪珠,缓缓的无声的沿着面颊流下来。

    花玉眉边哭边道:“爹爹啊一体知不知道妈妈何等的想念你……”

    花玉眉道:“爹爹即管施为,女儿一点都不害怕!”智度大师即说道;“你的脉象很复杂,虽则显是思虑过多,致成隐疾,但大凡怀抱素郁之人,则肝气不舒。肝气最喜悠扬条达,一旦不舒.定必终日闷闷昏昏,而你无阿昏之象地停了一下,花玉眉点点头,智度大师又道:“凡是防危虑思,日凛恐惧之人.则内伤心胆,因恐起于胆而惧起于心,心胆寒则邪人少阳之经,而你却无心寒胆颤之象……”

    花玉眉觉得很有意思.道:“假使女儿幸而复活,还望爹爹把医道传授给女儿……”

    智度大师又笑一笑,不置可否,又道:“凡是终日思虑,复加忧虑之人,则内伤脾肾。

    脾胃属先天,肾届后天此二经最不宜病,但又最易病,因为天下无不思之八,亦少无愁之客,医家所谓思虑伤人,忧虑更甚,所伤使是晚肾二经。凡伤牌肾之人无不面黄体瘦,而你却无此象……”

    花玉眉道:“这样说来,女儿乃不思之人,无愁之客了。”

    智度大师不答这话.自管自造:“若是昼夜诵读,用功不辍,日思梦想,仅在功业,劳瘁而不自知,饥饿而不自觉事人,则内伤于肺,患在应有身热咳嗽之象,而你却无之。又如化思不已.加以饮食失节,脾胃有伤,心中如饥,然而见食则恶,气短而促此则非属内伤之病,而阴阳相逆,则息在面色真黑不泽,环唇忧甚,但你面如敷粉,唇若涂脂……”

    花玉眉道:“爹爹举出这许多内伤症象,用意何在?”

    智度大师沉重地道:“你脉象之中,显示肝、心、胆、脾、胃、肾、肺皆有内伤,并有阴阳相逆之象.但这等内伤外观的征象却无一得见.是以疑窦滋生,须以银针探刺三十六大穴,观其反应,才能确悉。”

    花玉眉叹道:“女儿虽不通医道.但只听爹爹讲究了这许多,已可从而测知爹爹医道之高,人间罕见!”

    智度大师苦笑一下,心想名医易得,可奈灵药难求。若是初步诊断无论,则她这一身内伤暗疾,决不是普通常见的药饵可以治得。非得寻觅到一种足以夺天地阴阳造化的灵药,借重其力,才能重造她一命……”

    他缓缓的道:“这银针探病之法,已属无上绝学,施展之时,虽是涌生诸般感觉,不大好受,事后却于你身体有益。”

    花天眉想起一事,问道:“爹爹这银针探病之法,不知须要多久时间?”

    智度大师道:“约摸要一个时辰之久!”

    花玉后长后轻皱,道:“这就不大妙了,却如何是好呢?”

    智度大师讶道:“有什么事难得住你的?”花玉眉苦笑在一下,道:“爹爹别把女儿瞧得太高,女儿也不过是个凡人,还得等爹爹施展回春妙手才活得成见!”

    她仰头想了一想,随即把进此堡时的经过-一说出,最后道:“爹爹试想,我若是不在一顿饭时间之内想出破那第三关之法,他们师徒定必入室查问。那时节我们父女所为都被他们窃破,我不想让他们晓得结果,以致我们变成被动之势。”

    智度大师叹道:“难为你想得出那等希奇古怪的破关之法,照你所描述的增形瞧来,第三关纵是破得,但破法无疑比第一二两关更加古怪困难。”

    花玉眉道:“爹爹说得不错,女儿虽然也这么认定,可是依然向容易破关方面想过,生怕设计此堡之八颠倒虚实,似难而实易。可是这痴心妄想终归破灭,这第三关被法其难无比。”

    智度大师怕女儿过于损耗心力,暗暗希望自己能够助她一臂之力,于是拍开凝望着屋顶,竭力构思。

    两人静默了好一阵,花玉眉推究不出一点头绪,芳心征忡不安,猛一低头,忽见智度大师面色苍白,眼神欲散,大吃一惊,叫道:“爹爹-…-爹爹……”

    智度大师身躯一震,前吃道;“啊,刚才感到一阵困倦,几乎就睡着了!”

    花玉眉这才松一口气,说道:“咱们不要想啦,就承认失败好了!”

    智度大师点头道:“这一关铁网封户,实在厉害无比,严密异常。除非有宝刀宝剑之类的利器在手,否则大罗金仙也闯不过此关!”

    花玉眉道:“爹爹,你说什么?除了神兵利器之外,当真别无被法?”

    智度大师说道:“用水淹火攻之法未尝不可,但一则前面用过,二则同外地势狭窄,网内有人以长兵器攻击的话,连立足都难,逞论搬运柴火或是架设水管浇灌?”

    他停了一下,又道:一所以除非手中持有剑宝宝刀之类的兵器,既可削断攻来的长兵器,又可破网而入。然而这又不能算是破关立法。”

    花玉眉愁色象落潮时的潮水一般,不知不觉间已经褪尽。她见智度大师愁眉郁结,当下笑道:“爹爹那一番推理高明之极,这正是一言惊醒了梦中人。”

    智度大师讶道:“这话怎说?”

    花玉眉道:“第三关的破法正是象爹爹所说,须得有神兵利器才行!”

    智度大师摇首道:“既有神兵在手,便不能算是设计此室之人预先留下破关之法,再说,这神兵利器乃是天下重宝,武林中有几个人拥有呢?”

    花天眉道:“但爹爹可曾想到设计此堡之人预早留下了这等重宝,以使后人取用破关?”

    智度大师睁大双眼,迅即化作笑容,呵呵数声,道:“对,对,空自担心了一场,原来如此!”

    花玉眉细细的想了一阵,忽而沉吟皱眉,忽而笑意盎然,显然心中正设想出好多不同情景。

    她想完之后,说道:“女儿去一去就回来,其时便可以安心施展银针探病之法了。”

    于是,她姗姗的走出去,铁门没有闩上,她拉开铁门,一道人影已落在门前,却是廉冲。

    花玉盾问道:“竺伯伯呢?”

    廉冲道:“家师吩咐过除了你要说出破关之法外,不得惊动他。”

    花玉眉嘴唇一抿,道:“我明白啦,他怕我想不出破关之法,所以躲开,怕我苦苦哀求之下,既不便坚柜,又不愿答应。”

    廉冲冷冷道:“姑娘该当记住此是何地,又须记住你目下的处境为是。”

    花玉眉恼道:“你敢威胁我?”

    廉冲料不到她会生气,此举完全使他以下种种设想都落空了,不觉一呆。同时也心胆一寒,觉得花玉眉的智慧在他之上。

    花玉眉等他定下心神,突然又化喷为喜,辗然一笑,道:“我笑起来好看么?”

    她在这一笑之中,已施展出迷功媚术,不但美得使人目眩神摇,更有一种销魂蚀骨的滋味,端的婚得无法形容。

    这一手又是不出廉冲意料之外,心神震荡之下,便着了她的道儿,呐呐道:“好看……

    很好看……”

    花玉眉微微含颦,一派楚楚可怜的样子,幽声道:“我想不出破关之法便怎么办?”

    廉冲拥然道:“那怎么办?”

    花玉眉随手拉上铁门,隔绝智度大师视听,身躯一扭,扭人廉冲怀中,头颅微微仰起,作出一种令人不自禁的姿势。

    廉冲莫说刻下已被她媚功所制,无法自主。即使是神智清醒之时,恐怕仍然难以忍耐,他毫不犹疑的向她樱唇陶下去,双手如环般抱住她的纤腰。

    这一刹那间那道铁门突然响了一声,花工眉以为是爹爹走出来,骇了一跳,猛力挣脱廉冲怀抱。回头一望,铁rl紧闭如故。

    她心窍玲戏剔透,不必寻思已知道爹爹见她拉上铁门,所以大为疑惑,敲门探询。

    于是推开铁门,只见智度大师仍然端坐蒲团之上,门边有一只芒鞋,敢请他竟是抛掷芒鞋弄出响声的。

    花玉眉说道:“爹爹放心,女儿自有分寸。”

    智度大师说道:“你先进来一下,我有话说。”

    花玉眉进去了,关上铁门。智度大师灰屑一皱,道:“你把干侨魔女白桃花的媚功学会了几成?”花玉眉心中一凛,低头道:“已经尽得白阿姨心法真传!”

    智度大师叹一口气,说道:“既是如此,我纵然找到稀世灵药也救你不得啦!”

    花玉眉惊道:“为什么呢?”智度大师道:“详情不必说了,反正我也只有三数日的寿元,咱们父女一块儿离开人间,死亦瞑目甘心了!”

    她骇得呆呆站着,过了片刻,才道:“唉,我早就该猜得出爹爹寿元有限之事,如若不然,爹爹岂能听我说用司徒大侠遗著换回你的自由毫不着急?你已盘算好等到我找出救我性命之法后才说出真相,我便不须去求遗著了。”

    智度大师点点头,只听她又说道:“其次,你老明明刚才险险因耗费心力过多而昏死,我还以为你老真是困倦欲睡,唉,也怪不得你要坐在蒲团上,原来早就体力不济,这一定是竺公锡的毒刑所致,我决不放过他!”

    老和尚缓缓道:“这也不能完全怪他,要知那千寻苦海万劫轮回的毒利虽是天下五大毒刑之首,可是一则须得受刑者自愿,才能施为。二则这等毒刑最厉害之处,便是在于使人求生不得,求死更难。因此,若不是我早已真元枯竭的话,他的毒刑焉能使我速死?你也不必把破关之法告诉他们,咱们父女好好的聚上一聚吧,时间已经无多啦!”

    花玉眉眼中泪水象散了串的珍珠一般滴了下来,奔到老和尚身边,蹲倚在他肩膀上,抽噎不住。

    她自来未曾遇过这等无法可施的惨境,不久以前与竺公锡一帮人周旋之时,虽然也碰上多次困难.但一则地自己感情不大受到牵累,二则无人可以倚靠,所以反而不觉悲苦。

    目下老父就在身边,总是有个长辈至亲,不期生出价赖之心.这一来反而使她斗志松懈,以致感到千悲万苦,无计排除。

    智度大师不断的用手抚摸她的如云鬓发,口中南南道:“好孩子,好孩子……别哭啦,爹爹晓得你心中的悲苦……爹爹都晓得……”这位业已断绝七情六欲的高僧,在这一刹那间,已恢复了慈艾本色,只觉心碎肠断,很不得自身死一千遍,只要代替得了侨女的悲苦。

    花玉眉凄凄切切的哭个不住,无有了期,智度者僧后来京兴不劝她了,自家也陪她垂泪。

    这个当儿正是流泪眼对流泪眼,断肠人看断肠人,花天眉念念不忘父亲要弃世之事,在这世上只剩下了她孤苦伶什的一个人,无论如何也排适不了这段哀情,是以涕泪涟涟,无法自休。

    悲苦中也不知时光过了多久,忽听铁门当当当连响三声。

    父女两人齐齐惊醒,花玉眉拭一下涕泪,道:“不知是廉冲等得不耐烦?抑是竺公锡亲自驾到?”

    他停了一下,接着又退:“爹爹,你倒底还能活多久?”

    智度大师望住她漆黑透亮的眼珠,觉得无法隐瞒,便道:“最多三日,少则两天!”

    花玉眉迅速的盘算一下,道:“两三日已经够了.有些人活一辈子只等如一场春梦,不悲不欢……”

    她起身走去,拉开铁门,只见门外站着的果然是竺公锡。

    他严峻的望住她,道:“你倒底能不能活?”

    花玉眉泛起含有凄楚酸辛的笑容,道:“我爹说,他也没有法子可以救我。”

    竺公锡面色一寒,眼中杀气腾腾.向智度大师望去,大有立即出手击毙他的意思。

    花玉后谈谈道:“你也不必对付我爹爹,他最多也只有三日寿元。”

    竺公锡大出意料之外,惊愕得退了三步,花玉眉跟他出去,反手拉上铁门。

    她已决意施展干娇魔女白桃花的媚功,试一试是否能够制得住这个举世无双的大宽头。

    当下悲叹一声,说道:“可怜我已万念俱灰,天下再无一人可以顾借得我了……”

    竺公锡呆呆的望住她,但觉地凄凉可怜之极,可是当真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月时又隐隐发觉她的眼睛明亮得有异寻常,不过这刻却没有工夫去探究此事。

    花玉后一边施展媚功,一连施展出公孙博所传的摄心大法。却觉得对方似是中了道儿,又似乎不曾被制。暗暗惊讶,当即一改凄苦之态为冶荡笑容,玉青轻舒,伸了出去,口中桥声说道:“哎,我觉得心中好难过……”

    她的神态已解释她所谓难过的什么意思,几届男人,再也不会弄错。

    要知她的媚功所以能冠冕天下,远远超出于千百种淫娃荡妇的媚术之上.便是因为这媚功不单是挑起男人欲火,而是利用种种不同环境气氛.作出悲喜不同的的手段媚态.先感动了对方,然后才用最后的一招杀手箭。也就是女人最后的一注本钱!

    她双臂白如玉藕,晶莹夺目,那种境变媚态,极是销魂蚀骨,无法形容。

    竺公锡一手把她玉臂捏住,皱眉道:“你怎么啦?你忘了老夫是谁么?”

    花玉眉大吃一惊,心想此老定力之强,举世无匹,纵是白阿姨亲自出马,相信也难勾去他的魂魄。

    正在想时.竺公锡又严厉的道:“你母亲虽然没有嫁给我,但我却把徐树如亲生之女,这一点你须牢牢记住。”

    竺公锡说到后面的两句,但觉鼻子一酸,话声带出浓重的鼻音。他平生还未向任何人道出过心中秘密,连昔年的沈素心也莫不如此,他内心中把花五届当作亲生之女,确是极大秘密,若不是感情万分冲动,岂肯富之于D?

    花玉眉这才晓得自己第一着媚功手法收了效,不过,因为第二着手法与他心中父女人伦的观念大相冲突,所以无法制得住她。

    但竺公锡如此真挚的天伦之爱也使她无比的感动,她不自禁的投身在他怀中,幽幽哭道:“我晓得你也是个孤独的人,可惜我不能长此持奉你老膝下。”

    竺公锡定一定神,缓缓把她推开,道:“你若能活下去,而智度又归了西的话,老夫可以当其收你为女,但现在一切都不必说了,反正……反正老夫孤独了数十年,也不在乎这有限的余生!”

    花玉眉道:“你老言下之意,似乎还要难为我,是不是?”

    竺公锡道:“老夫既然孤独.岂能容智度满心如愿的在你照拂之下死去?你用不着再见他了。”

    花玉眉叹口气道:“只不知你老的主意能不能改变,若是尚可通融,我就用破第三关之法,换取这三日与爹爹相聚的心愿。”

    竺公锡沉吟一下,转头望一望那道门户,又转眼望望囚禁往智度增的铁门,心中两个念头交战不休,相持难下。花玉眉察言鉴色,心知必须在一边加点份量,才能压倒另一边。于是说道:“这第三关破法不但可使你老免去日后焦思苦虑,而且还有些实在的好处,譬喻说你可以从此得知一些此堡的秘密,说不定能揭破昔年天鹅派南宗从北宗劫捞来何物,使得北宗高手不惜舍命犯难,南下至此攻坚破锐,奋不顾身。”

    老人眼中光亮一闪,沉声道:“好,准你与智度同聚三日,他若是不死,那就算你们造化不够,仍然要分离!”

    花玉眉点点头,道:“一言为定,这破关之法说出来也不甚困难,那就是设计此堡之八,早就在关门外某一处收藏得有一件神兵利器,仗此宝物,足以破关而入。而且,得了这种神兵利器之八,又可仗此宝打开其余石室铁门,探着秘密。依我想来,其余石室的铁门根本没有钥匙,除了那一件神兵利器之外,谁也休想进得去!”

    竺公锡恍然大悟,寻思片刻道:“那件利器收藏之处,大约在什么地方?”

    花玉眉想道:“我已算出藏放之处,但若是说了出来。他究查出其余石室秘密之后,无事可为,只怕又找我罗咦,不如骗一骗他,将来也可作为一宗要挟他的条件-…-”

    当下说道:“你只要细细搜索下面几间石室以及回形甬道,还有夹壁之内,也须细找!”

    她定下的范围甚大,决不是一天半天能够查得完。竺公锡转身去了,花玉眉回到石室内,把经过情形完全说出,智度大师叹道:“此人对你母亲用情之深,世间少见,为父不但不妒,反而为你母亲感到光荣。现在让我们好好的谈一谈,其实这座石堡的来历底细我知道的比竺尼还多!”花玉眉讶道:“爹爹怎生晓得的?”

    智度大师说道:“昔年有一位道侣与我甚是交厚,到他行将圆寂之时,曾把身世大略告我。这位道侣就是天鹅门南宗的唯一传人,不过其时他师门绝艺大半失传,所以他除了内功心法尚存名门大脉的典型之外,其他方面比普通武师强不了多少。”

    花玉眉喜道:“既是南宗之八,当然提起过这座石堡了?”

    智度大师点头道:“不错,那时因他语焉不详,所以我并不知道这座石堡的座落位置。

    他告诉我说,天鹅门南北两宗自分裂之时开始,他们的武功便已威力大减.原因是分为南北二宗之祖各自得师门一半功夫,所谓合之则强,分之则弱。不过,在当时来说,天鹤派仍然是字内有数的宗派,南北二宗高手辈出,实力强劲,然而这只是内部之一,天鹅派三字在外间的名气已渐渐衰落了。”

    花玉眉道:“这是两宗内哄互争之故,女儿也晓得。”

    智度大师道:“不错,到了后来,两宗仇怨越结越深.双方用尽全力以对付对方为第一要事,互拚之下,自然进不过两败俱伤道理,因此,数十年间,西宗当真渐见零管。如此也不知过了多久,两宗又因一件事以致精英尽丧,终于一蹑不振,从此武林之内少去天鹤派之名……”

    花玉眉知道下面的话要涉及这坐石堡了,便聚精会神的聆听。

    智度大师说道:“据说设计这座石堡之八,乃是南宗最聪明杰出的一个弟子,他自从投身师门之后,炼武的时间甚少.把所有的时间心血都放在设计石堡这件大事上面,前后一共花了十五年.此堡才得落成。落成之日,这位一代奇才仆地不起,从此长逝。因此,这座石堡是不是还有别的威力妙用未曾发挥得出来,连南宗的掌门人也不知道。然后,南宗派出三入北上.这三人之中有一位是南宗后起之秀,据说他天资特异,修炼武功时间虽短.却已冠绝同侪.隐然已是南宗第一高手。他们到了北方,易容改装,住了二年之久。在这两年当中,他们不择手段的暗探北宗虚实动静,最大的用意是设法窃得北宗的半本武功秘籍。然而不但始终无法得手,甚至连那秘籍藏放何处的线索也摸不出一丁点。其时,北宗高手多于南宗,实力雄厚得多,于是南宗的三人想了一计,得手之后便匆匆南返江陵。原来他们窃取北宗秘籍之计,其用意除了可以增强本宗之外,尚可迫使北完高手南下抢夺秘籍。而南宗之人便可惜这座石堡的险恶地势逐一消灭对方高手,那秘籍关系重大,只要取到手中,不愁北宗之久不倾力南下作夺回之想。”

    花玉眉想一想道:“这么说来,南宗那三人定必是把北宗的一个重要人物掳劫回来无疑!”

    智度大师道:“正是如此,他们便把北宗掌门的独生爱女劫走,返回江陵。”

    花玉眉道:“此计虽妙,却还有一个破绽,只要北宗方面还有一两个头脑冷静之人,决不会冒险苦攻这座石堡。”

    智度大师讶道:“你且说一说看。”

    花玉眉微笑道:“北宗掌门人的女儿被劫到江陵,只要她见到此堡种种奇险,便当洞悉个中厉害。他除非是毫无心肝之人,否则,她为了北宗多少人的安危,势必自杀!”

    她停口不说,智度大师道:“她纵是自杀,也无法阻止北宗之八南下寻仇啊!”

    龙玉眉若有所悟地笑了一笑,说道:“我明白了,且不说我正在想些什么,咱们回到老话题上,那位姑娘三思之下,定然晓得自己若是死了,北宗之人使断绝救她回家之心,那时只须报仇,不必攻坚犯难了!”

    智度大师道:“原来如此,这一番推论甚是合理,北宗之人若是单要报仇,机会甚多,确实无须硬攻此堡。这一来此堡险恶三关等如虚设了!”

    花玉眉接口道:“女儿也明白了那位姑娘为何没有死去之故,这真是人表一大悲剧!”

    智度大师佩服欣慰地望住这个女儿,忽然眉头轻皱,似是想起什么不欢之事。花玉后院在眼中,默默记住,暂时却不询问老父想起了什么。

    老和尚道:“那位姑娘在被劫途中,竟与南宗那个后起高手互生情债,然后,当她被囚禁在隔堡石室之时,那位年青高手为了爱情,不借冒大不韪,向师长求情并且表示要娶她为妻。”

    花天眉悠然神往地暗了一声,脑海中泛现出这些情景的画面,虽然幻想虚构,却仍然十分动人。

    智度大师道:“南宗老一辈人为了此事震惊无比,经过紧急会商之后,决定把这个弟子也暂时囚禁在另一间石室之内,为了顾念他的汗马功劳,所以让这对年青男女可以时时见面,那就是说,他们两间石室之间有洞口可以见到和交谈……”

    他指一指隔壁,说道:“这儿一共有四间石室,他们不知是囚禁在那两间石室之内,唉,他们这等遭遇,只怕比起许多人还要悲惨……”言下之意,说的就是比起自己、沈素心、竺公锡、司徒峰甚至花玉盾这许多人。

    花玉眉点头道:“那当真悲惨不过,我想那位南宗高手因为时间稍久,熬受不住,以至目出不逊之言。最后,变成了全宗公认为叛逆之徒。从此之后终于不被释放。”

    他停了一下,道;“那真是太悲惨了,在这石室之内活上一辈子,与心上人一墙之隔,那永远无法挣脱这等可怕的命运!”

    智度大师道:“据说北宗之人倾力南下,数年间经过几次恶战,终于玉石俱焚,两家的高手完全亡故。南宗人数本来就少,这时已经完全伤亡殆尽,北家也许还有三五个小华门人,想必也是愚顽无用之辈.是以从此消声匿迹,不敢南下,天鹅派南北两宗就此绝迹武林!”

    花玉眉点头道:“一定是这等结果,爹爹所识的那位大师想必是南宗的间接弟子,所以未曾得过真传。”

    智度大师道:“他的武功以及这些事迹都是他的祖母所传,据说他的祖母是市宗当时一位高手的女儿,很早就嫁了。其后她也想到石堡瞧瞧,终是不敢。到她把这些事告诉那位遭侣之时,已经时隔数十年,一切都已经模糊,这位遭侣最后还告诉我说,他许多年来想起这个故事.总不时的寻思那对年青情侣后来结局如何?是不是死在石室之内?抑是后来有人把他们放走产

    花玉眉想了一阵,道:“以理论来说,他们都死在此地无疑!”

    智度大师道:“如何见得?”

    龙玉眉道:“拥边的三间石室设计大致相同,都是一式的铁门一闭,便永不能开启。故此,起码那位姑娘是永远不能得出石室的了。我想当日初次囚禁那位姑娘之时,劫她回来的那位南宗高手还不晓得铁门无法再开,这秘密只有掌门人一个晓得。所有的老一辈人物都无法可想,只好也把那年青高手囚禁,免得他得知内情之后.作出反叛师门之事!”

    智度大师道:“这就是了,照道理说,他们不该把本门后起高手囚禁不放,若不是这当中有这等难题,怎会出此下策?”

    花玉眉道:“我得想一想他们被囚禁在那两间石室之内,恐怕这一间就是其中之一呢!”

    智度大师四顾一眼,摇头道:“不见得吧,若是在此室之内,应有窗户或孔洞可以窥见隔邻房间。”

    花玉眉沉思有顷,道:“倘若这第三关之内的四个石室只有一间可以开闭自如,则当年的那位南宗高手定必囚禁在此室之内,须知南宗诸人仍然希冀这位同门回头转意,共抗强敌,所以决不会把他囚禁在另外三间能入不能出的石室,此是人情之常,多半不会差错。”

    智度颔首道:“这话也是!”

    花玉眉又道:“因此,这间石室之内必有孔洞可以与隔壁石室相通无疑。除非是南宗之人其后把孔洞堵死,加以粉刷,掩蔽了痕迹。”

    她一面说,一面放目打量四面的墙壁。突然间一阵昏眩象浪潮一般袭击她,使她几乎仆跌。

    智度扶住地,但他的手也十分乏力。过了一会花玉眉恢复之后,皱眉道:“我的头又作疼了!”说时,从囊中取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粒药丸。

    老和尚道;“让我瞧瞧那是什么药物?”花玉眉给他看,并且告诉他这是竺公锡所赠。

    智度嗅了几下,便道:“此药除了用极上品的野山人参以及许多珍贵的补气提神药物之外,还有一宗主药阿关蓉,故此有止痛安神之效。此药若是长眼,能令人衰老伤身,本单说此药股精气,不能多眼!但目下对你却大可收奇效于一时……”

    他略一停顿,接着说道:“我本想趁这三日工夫,细细诊察出你病源及挽救之道,然后把药方开好,待你自家配齐方中各药。但其后得知你修习过于娇魔女白桃花的媚功这才死了救你之心,同时也明白你为何支持至今尚未夭殇之故!”花玉眉觉得这等事总是不便与老父讨论,微微一笑,道:“我能跟爹爹你一同渡过三日,死亦何憾……我刚刚瞧出墙上安装的孔洞应当在那一块砖上。”

    智度大师向墙上望去,这室中四堵墙壁只有贴近邻室的这一面乃是砌的红砖,这些红砖比起常见的体积细小得多,少说也有干数百块之多。以他的眼力,细瞧过好多日,仍然不曾发觉那一块砖有异,而花玉眉只望了一会,就找了出来,这等事几乎使他难以置信。

    花玉眉又适:“设计此堡之人,天生异才,学力超绝一代,不但精通土木之学,达奇门阵法,机关埋伏之道也极有造诣。此外于天文地理等学问也无所不窥。这一堵墙上的砖块大有来历,只须按照日月星辰的厘度推算,便可查出供作通望邻室的活动砖块!”

    智度大师微微一笑道:“若是不懂天文之士,决计瞧不出这内中的玄妙。不过,一旦晓得墙上有活动砖块之后,便是凡夫俗子也找得出来。”

    花玉后道:“爹爹意思是可以用不麻烦的笨法子,每一块砖都动一动,便可查出,然而事实上却非如此,这位设计之人想是自诩胸中之学,所以这一堵砖墙极是深奥玄妙,须得按步就班的推动左下角那块红砖,然后再按照日月厘次,缓缓推查移动,最后才能使那一块活砖四周空出缝隙,取将出来!”

    智度大师愕然遭:“竟有这许多难题么?”

    花玉眉道:“此人唯恐他石堡之人只略略懂得天文一门的皮毛,所以如此布置。唉,这位前辈胸中所学之博,别说当世无二,便在今日放眼天下,仍然无人可及。女儿也是自叹弗如。”

    她走到墙壁,一面说话,一面推动左角的红砖。这一堵墙只有这一块红砖间边有半个砖位的缝隙,缝内便是石头,所以别人决不会注意,更不会想到这墙红砖墙上的砖块能够移动。

    花玉眉一连推动了七八块砖,将这一道逢隙挪到与胸口齐平之处,然后走到另一端,运内力一推,整然红砖都左移了数寸,于是这道缝隙便移到右边。

    她计算了一下,又忽上忽下的推动砖块,最后一块一块的移动,使缝隙挪到砖墙当中的位置。

    智度大师勉力起身,走到墙边道:“找到了没有?”

    花玉眉道:“就是这一块了!”伸手抓住其中一块.向后一拉。

    那块红砖纹风不动。花玉眉摇摇头道:“这日月星辰的厘度繁复无比,不易推算,我一时粗疏,竟算错了!”

    于是又重新开始计算,自个儿在墙边走来走去,口中念念有词。

    智度大师仔细的察看她的表情神色,只见地忽而皱眉,忽而笑逐颜开,如此过了一会,她额头上已经沁出汗珠。

    她的面色渐渐变得枯萎焦黄,智度大师还以为是自己的心理作用,但定睛再看,她确实樵怀了不少……

    但他觉自己的心隐隐作疼,这一生数十寒暑,目下还是第一次替儿女焦虑忧愁。他轻叹一声,说道:“玉眉,那是别人的事,又隔了这么多年,咱们何必为此费心,倒不如好好的谈一谈!”

    花玉眉全神贯注在计算之中,根本没有听见他的话,又过了好一阵,她点头自语道:

    “原来是这儿算错了。”

    她接着又计算不休,智度大师十分心疼,却又无法帮她的代,不觉呆呆发征。但他迅即想到一个主意,便回到蒲团坐下,瞑目沉思。

    到他想完心事.站起身子,花玉盾也同时欢呼道:“行啦,这回定必找到。”

    只见她桥躯一摇,便靠在墙上喘息。智度大师说道:“你且停止思虑,待为父替你刺几处穴道,便可减轻无数痛苦。”

    说时,已除去手指的银环,拉直了变成一支数寸长的银针,迅快的向她神封、璇玑、关门、通谷、太乙及背后大推、魄户、命门、令阳等九处穴道刺入。那支银针一直深没人肉,而她却毫无痛苦,也没有一点别的感觉。

    九穴刺退之后,智度大师说道:“你此时可运气调息,做满一周天功夫之后,便觉大不相同。”

    花五盾依言运气,经摸一顿饭工夫,睁开双眼,但觉全身舒畅轻健,恢复了昔日刚从滇北玉龙山踏入江湖时一般。

    她大喜道:“爹爹的医道真有回天之妙,女儿已经完全好啦!”

    智度大师摇摇头道:“这不过是暂时回复青春活力的一种霸道手法,不能常常使用……”说着,按着她脉息细细诊察一会,眼中突然流露出诧异之色,却不说话。

    花玉眉谁想必是凶讯,所以老父才不说话。便不询问,一跃起身,推移墙上红砖。推了十余下,那道缝隙又到了当中之处。

    她伸手抓住一拔,那块红砖应手而出,却露出白色的石头。

    智度大师道;“怎的不是孔洞?”

    花玉眉疑惑地向里面的白石头打量,只见石上有几行细细字迹。

    她凝神一看,便笑道;“原来如此,你的胸怀未免太狭窄了!”

    智度大师讶道:“你跟谁说话?”

    花玉眉道:“我跟这位二百年前的天鹤派南完高手陈智卜前辈说话,他在这地留下说话,南宗之人若是不依他的吩咐,移动红砖之时错了步骤,便永难找到可通邻定的窗户。因此,此富再现之时,必是后世大智力学之士算出厘度。他说:这位后世高人才智竟然可以与他比拟,因此胸中不禁起了技量之心,在后面有三道难题,若是解答得出,即可安然离去。”

    智度大师道:“原来如此,依为父瞧来,这位陈智人前辈也不算心胸狭窄,只是才力天分太高,举世无匹,是故不免有寂寞之感.于是寄望后世才人印证胸中所学,由此正可见出他难逢敌手的落寞情怀!”

    花玉眉心中一惊.忖道:“爹爹所学虽是及不上我,可是心胸宽广,以想待人,这却是我须得记住改过的。”

    她默默伸手入洞,撤推几下,墙内传出轧轧数声,登时现出一个比砖块吃大一点的洞口。

    花玉眉不敢往那边瞧.转回头道:“爹爹怕不怕?我心中害怕得很!”

    智度大师走过去,面孔凑在洞口上.定睛望去,只见邻室光线充足,房内见传床榻一应俱有.皆是石制之物。石几上摆有林碗等物,似是自当年食用过之后,就一直没有撤过。

    石床上躺着一民女尸,头部获有锦帕,侧面而卧。她双手也被长袖遮盖住,是以明明看出她同身已化,却见不到枯骨。

    智度大师瞧了一会,才道:“室内没有什么怕的,只有一具女尸,衣饰俱全。”想必就是北宗掌门之女了。”

    花玉眉这时才敢了边瞧看,她想到这位女郎不但离家背井.而且无法与情郎结合,一直被囚此室之内,这等遭遇比她悲惨千百倍还不止。不禁大为同情伤感,热泪盈眶.隔了一会.她才定下心神,村道:“陈智人前辈遗言说有三个难题,现下既未有朕兆,恐怕此室之内必有玄虚,我莫要粗心大意,以致败在二百年前的高人手上。”

    智度大师回到葡团上打坐.问道:“眉儿,那边室内一目了然,有什么值得你久看不舍的?”

    花玉眉道:“我也不知道……啊,是了,爹爹你可记得这邻室之内石几上摆得有杯碗金等物么?”

    智师说道:“记得,怎么啦?”

    花天眉道:“这些盘磁无一不比墙洞为大,不论平放斜拿,都弄不进去,然这些金碗怎生送入室内的?这岂不奇怪?”

    智度大师说道:“不是另有人口,就是修建之时预先放置在内,这还不简单。”

    花玉眉道:“答案自然只有这两个,可是答案越简单,就越难证明孰是孰非。这才是真正的难题,以我想来,只要证明得出何者为是,第二道难题目将出现。”

    智度大师缓缓道:“这高筋不伤也罢。”

    花玉眉没有做声,走过来倚仅住老父,半蹲半脆的靠在他身上。说道:“爹爹说得是,我们只有三日寿命,过了三日,这世上就永远没有了我们,人间开始种种,都有如一场春梦。”

    智度大师接口道:“总是有人思念牵挂,可是也不过短短百数十年,思念你的人也终将归于黄土,到那时,世事仍然滔滔滚滚的不停流转,而你的影象永归幻灭,所以我们无须对世事太过认真,当然也不能过于视同虚幻。因为我们在这流转不息的尘世之中,总还有一件物事是真实常存的!”

    花玉眉喜道:“既有真实常存之物,便有活下去的勇气和意义啦!那是什么啊?”

    智度大师徐徐道:“那便是众生都具有的佛性,若是这一点佛性不昧,终能投向佛上,永不幻灭!”

    花玉眉凝想了一会,道:“我还有许多疑问,且等以后再说!”地停歇了一下,又道:

    “爹爹,据你老瞧来,邻室的那位姑娘是怎么死的?”

    智度大师忖想片刻,说道:“恐怕是服毒致死的,而且是一种特制的无痛苦的剧毒,若是活活饿死或者用其他方法自杀,决难保持如此安祥平静的姿势!”

    花玉眉颔首道;“对极了,我也这么想,但这毒药从何而来,敢是她一直带在身上,直到有一天,墙上窗孔永远关闭住,她又等了许多日,才毅然服毒-…-唉,这些日子的煎熬,可以抵得上千百个平凡之人一生中的痛苦!”

    智度大师恻然一叹,花玉眉又适:“那些确碟老是在我脑中浮现,还有这位姑娘陈尸石室之内,也不是办法,她生前遭受如此悲惨,死后无人收理艳骨,想来在录下也不能瞑目,我非得设法把她埋葬不可?”

    智度大师慈霭地道:“既是如此,你就随心所欲的去做吧!”

    龙玉眉起身奔来,拉开铁门,身形眼快地隐没了。过了不久她奔回来,手里握着一把乌黑色的匕首,连鞘才长六寸,形式古雅,一望便知不是凡品。

    花玉眉笑道:“竺公锡他们还在下面细搜陈智人前辈留下的神兵利器,其实却就在门边。他们最错误的想法是这件足以破毁第三关的神兵必是长大刀剑,其实呢,短短的匕首藏在柏中,出其不意的创断敌人长予,跟着破网而入,才容易得手。”

    她得意的格格笑个不停,又适:“古人说:于将莫邪以之补履,曾不如一线之雄,也就是这个道理,试想这件神兵主要是用开启后面的三间石室,若是长大刀剑,如何割削得开铁门柜键?”

    智度大师问道:“你是不是趁竺公锡他们还在下面,暗暗开启石铁门,把那位姑娘尸骨收拾好?”

    花玉后道:“不错,但我得先行解决碗碟的难题才行。”

    智度晓得大凡聪明绝之人,碰上了难以解答的问题,总是割舍不下,必须寻出解答方肯罢休,别人往往认为大动脑筋乃是苦事,但在才智杰出之上却感到乐在其中,越是艰困,就越是饶有兴味,于是,他也不出言劝阻,只她不要过劳,以免又因心力耗损过多而发生其他肉体上的痛苦。

    花玉眉默默的寻思好久,眉宇间泛出喜容,说道:“我瞧瞧这答案时也不对月起身走到墙边,伸手探入窗孔之内摸索。接着缩回手,掌中已多了一支金光灿然的钥匙。

    智度大师惊讶地瞧着她道:“这钥匙就是答案?”花玉眉道:“想来我猜度得不错,这根金钥开启邻室外门,唉,我先前还评论陈智入前辈心胸狭窄,谁知他大有惺惺相借之心,出此难题乃是一片好意……人代冥灭,而清音独远.悲夫!”

    智度大师更换不着头脑,道:“你从头说吧,那些碗碟倒底是怎生弄进去的?”

    花玉眉道:“自然是从特别开的窗洞送入的,否则每日送饭送菜,怎生放得入防礁之内?况且,室内没有洁净的水,这等碗碟连用多日岂能保持干净?”

    智度大师道:“这算得是什么难题?又何从得见他用心仁厚,有惺惺相借之意产花天后道:“他的难题并非碗碟如何送进去,而是为何要布置下这一个疑问,我为了求答此疑.才会设想种种破法,这根金钥乃是藏在墙内,外表瞧不见,故此那位姑娘被困多日,都没有动过这根钥匙,现在我去打开那道铁门,便知端的。”

    她袅娜地走出室外,智度大师摇摇头,付道:“尝闻天分越高之人,行事及想法就越是不近人情。眉儿给我解释了老半天,我还听不懂其中之意。但他却极是了解二百年前陈智人的用心,照我看来。他们都有点近乎疯狂。”

    花玉眉一点也不知道老父有此感情,喜孜孜的走到邻室门外,只见整幅的铁板门上,有个小小的匙孔。

    她用金钥一试,果然吻合.当即依照常规扭动,微闻滴答一声,伸手一拉,那道厚重无比的铁门应手而开,毫不费力。

    这道铁门一开,现出里面一道石门。门上有个经尺的洞口,却有益于,盖子上嵌有小小铁环,可供拉启。

    她早就晓得这道铁门之后另有门户,所以毫不惊奇,伸手一拉石门的林环,那一方石板轻轻打开。

    这个门上孔洞便是当日递送饭菜用物的通洞,她踌躇满志一笑,取出柄乌黑匕首,校将出路,寒光一闪.锋刀如雪,寒气侵肤。

    花玉眉低低叫声“好利的匕首”,使即小心地从门杠及石门之间的缝隙伸入去.缓缓切下。

    直到刀锋似是切断了什么物事.她才伸手推门.果然呀的一声把石门打开了。

    花玉盾心中一阵感慨,走入室内,先着石床下,而只见有个有色石区,约是三尺长,两尺宽。她点点头,走到墙上窗孔叫道:“爹爹,你不过来瞧瞧?”

    智度大师说道:“你有没有新发现?那位姑娘的遗体.为父帮你收拾就是!”

    花玉眉道:“这边有现成的石区可以收放滚骨。”

    说时,智度大师已勉力起身,缓缓走过这边石室。他道:“原来是两重门户,怪不得非找到这柄利刃不可!”

    花玉眉把床下石区拉出来,只见原来放置石区的位置凹陷下去,恰好与石匣一般大小,石质颜色也是一模一样。由于凹洞之内势有两块砖头,故此石区高出平地。

    她打开石匣,内中空无一物,智度大师把床上女尸连衣服带骨骼都放入匣中,原来造尸骨骼早已枯朽,衣服也尽得腐烂,只不过无人触动.才能保持完整.花玉眉利用匕首才能把嵌死在洞内的砖块取出,然后把石匣推落洞内,恰好嵌下的,纵然知道,也没有法子可以取出。

    地跪在床前,低头默默褥祝,两行热泪却不禁的流了下来。

    智度大师等她起身,温霭地搂住她的肩膀,说道:“这位姑娘能够埋骨于此,永远不虞有被人践踏或是虫以风水相侵之苦,也算是不幸中之幸了。”

    他向四下环顾一匝,又道:“咱们出去吧,别要被竺公锡发现咱们的行动!”

    花玉眉道:“爹爹可曾想到,这匕首既然能破铁门及石门,为何又留下一根金钥匙?”

    智度大师一怔。道:“我倒没有想到,但你这么一说,果然觉得十分奇怪!”

    花玉眉收起金钥,想:“这便是第二个难题,咱们过去第三间石室瞧着便知!”

    父女二人缓缓出去,外面一片静寂,不过若是竺公锡来时,也不会弄出声*。是以静寂并非意味安全。

    花玉后一心一意放在一下个难题之上,走到第三间石室门外识见门上没有钥匙孔。再到第四间的门外一瞧,那上面竟有一个钥匙孔洞,一望而知与金闻十分吻合。

    在玉眉疑虑的瞧着这扇门,智度大师站在第三室门前,讶异的望住地,猜不出她为何不用金钢开启邪门.

    她想了一阵,走回老父身边.道:“这就是第二道难题了,咱们应当先开启那一扇门?

    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那便是咱们若是开错了门户.不但无法安然选出,恐怕还有危险,咱们虽是大限在即,早一两天迟一两天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如此送命却十分丢人!”

    智度大师说道:“竺公锡他们占据此坚决不止一年半载的时间,以他们这许多人留心窃测此堡秘密,尚且没有一个人瞧得出一点头绪线索,你才一到达,就连破三关,又发现许多其他隐私,也就值得自豪了。咱们不如从此罢手。”

    花玉眉点点头.道:“爹爹说得不错,女儿实该满足了。”

    智度大师道:“待我把门户统统关起,墙上破洞也封住,免得被竺公锡他们见到……”

    说时,转身走去。

    花玉居在而道中缓缓走动,脑海中仍然盘旋着这个难题.她暗暗想道:“陈智人前辈在这道难题上竟没有留下可供捉摸分析的线索,教后人实是无从推测,摆在面前的两道门户皆可开启,然则为什么这根金钥可以开启第四室的门户而不是第三室之门?难道他有意叫后人先开启第四室?这其中有何道理?”

    她还未想出答案,智度大师已经把第二间石室的两扇门关好,走入第一室之内推移砖块。

    不久,智度大师慢慢雕出来,说道:“眉儿,你还是放弃推究这个难题吧!”

    花玉眉苦笑一下,道:“爹爹难道不明白?女儿纵想半途而废,可奈脑子也无法停止!”

    智度大师说:“既是如此,你不妨随意指出应当先开启那一室,待为父权充评官……”

    花玉眉摇头道:“女儿就是想不出点头绪,若是随意乱搭一门,却说不出一点理由,岂不是要被陈老前辈的英灵耻笑?”

    智度大师哑口无言,歇了一会,说道:“那么为父试说个道理,你听听着行得通行不通?”

    花玉眉摇手道:“爹爹不用说啦!”

    智度大师一怔,道:“为什么产

    她道:“你老要说的道理,只怕不晃你老自家想出来的!”

    老和尚又是一怔,接着叹口气,道:“你说得不错,果真不晚自己想出的,唉!以你这等聪慧之八,我真不信这个难题竟就难得住你。”

    花玉眉取出金钥反复瞧着,突然间眼中闪射出愉悦的光芒,面泛笑容,道:“不管这一想对不对,女儿都要试上一试!”

    她毕直走到第三道门户之前,回头一望,只见老父面上毫无表情,瞧不出一点对或不对的暗示。

    花玉眉取出那柄匕首,轻轻的插入门缝,切断了暗闩,然后举手推去,这道铁门毫不费力的便打开了。

    智度大师走过来,问道:“你想出什么道理?”花玉眉道:“当然有啦,陈智人前辈遗言说的三个难题,曾经示意说略作阻难,并非当真要为难后人,而我竟一直没想他设计的一贯手法,所以使我白费了许多心血……”

    她喘一口气,又接着道:“陈老前辈的一贯手法便是按步就班的四个字,试看他种种埋伏设施,没有一样能够通越先后次序的,此所以我胆敢确定须得先开启第三道门户,再说,这个难题只有象我这种人才认为是难题,换作别人,根本想都不想就开启了此门,那里会失去视察第四道门户,以致自寻烦恼产

    她停歇一下,接着又道:“其后我断定是这一道门户之后,爹爹面上毫无表情,可见得所测决无错误!”

    智度大师笑一笑,道:“这就是奇了,我面上毫无表情,怎的反而泄漏了隐秘?”

    花玉眉运:“这道理简单得很,如果我猜得不错,爹爹就不能不动声色,对不对?”智度大师失笑道:”这样说来,我应该在最初就讲明不管你猜得对不对,我都不动声色,那时就不会泄漏秘密了。”

    他们一瞥之下,已看清石室中情形,这时一同步入,智度大师随手着铁门,只听‘滴答’一响,铁门自动上了锁。

    花玉眉欣然笑道:“好啦,竺公锡再凶恶,也奈何不了我们父女了,我们若不是寿元有限,还可以进出此堡呢,现在虽是无须逃出堡去,可是这两天时限之内,咱们可以安安静静的渡过。”

    智度大师面上一片宁括之容,道:“咱们父女能够同渡这最后的两天时间,命运已踢我良厚,本夫复何求……”他四下打量一眼,只见室中几椅床榻一应俱全,而且甚是难活悦目,角落处一张矮脚石几,搁着一具古琴,几前有一张色作深红的蒲团,光净如新,也不知是何物所制。

    智度大师有点见猪心喜的样子,缓步走到眼前,低头望住那具古琴,但一会就转身走开,微露征件不安的神情。

    花玉眉心知必有缘由,但他既然不说,不便询问,于是在一张高脚靠背椅上坐下,舒服地透一口气,道:“我真的疲乏得很!”

    智度大师指一指石床,道:“孩子,你到床上睡一会不好么?”花玉眉摇摇头,道:

    “我只怕这一觉睡着了,永远不醒,再说咱们父女只有两日寿命,岂能容许被题神剥夺宝贵时光!”

    智度大师也在旁边的椅子上落坐,父女两人谈了一些旧事,都感到疲累了,各自闭目养一养神。

    花玉眉十分口渴,心想要是此刻有一碗凉水喝喝,想必可比他液琼浆。正在想时,突然听到一阵泉水注落之声,潺潺不绝。

    他暗暗一笑,说道:“我太渴啦,以致生出幻想,这是从来未有之事,说不定因为大限已届,所以生出种种异象。”

    旁边老和尚说道:“眉儿,我好象听到流泉之声!”花玉眉大吃一惊.道:“这样说来,我流泉之声竟不是我幻觉,却是真实之事了!”智度大师道:“泉声甚是低微,所以我们一说话就听不见了!”

    花玉眉跳起身来,四顾道:“泉水在哪?我渴死啦!”智度大师道:“好象从壁内传来,不过这就奇了,那位陈老前辈难道是为了入室之人而留下一道来水种可解渴?这个想法未免奇怪……”

    他的女儿在室中走来走去,口中应遵:“这恐怕便是第三个难题了,无论如何,这墙内有泉水是决无疑问!”

    地停下脚步.又道:“爹爹,这间石室比第一第二两间都短一点,果然是有暗壁复道。”

    智度大师望住东墙,道:“左边半幅墙该得有浮雕图案.这些图案里面必有点道理!”

    龙玉眉师道:“你老刚才发现什么,得知应当先入第三室?”智度大师道:“我移动砖块时,里面留有字迹,写着的是‘第二题,循序渐进,应进三室’等几个字,此外别无其他言语片

    花玉眉道:“那就不会错了,此定必有秘道,可直通堡外.咱们虽不稀罕.坦若是有泉水可供解渴,便值得找一找了。”

    她一直走到雅得有图案花线的墙根.定睛细看.却觉是云霞纹、波纹、经餐纹、藕节纹等简单的图案。

    但在这许多彩色不同的图案中,却有一幅双龙戏珠图案.两条龙固是刻得栩栩如生.当中那颗珠更是玲戎浮突。花天眉定睛一看,这颗珠的石质与墙壁的石质做同,若不是仔细察看,极难分辨得出。

    她先计算一下,微微一笑,伸手抓住那颗珠子,在极右拉,如此扳拉了数次,墙上传出轧轧声,接着裂汗一道宽约两尺的门户,这道门户裂缝恰好都在图案之内,以是无法查看得出。

    花玉眉笑道:“爹爹,这第三道难题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哈.哈……”

    智度大师走到暗门之前.笑着探头人去张望,此时来声响亮得多.他探望之下,笑声陡然停住。

    花玉眉讶道:“什么事?”

    智度大师道:“陈老前辈留得有字,叫咱们不要自夸自满。”

    说时已侧身入去,花玉眉跟了进去,只见这复道之内定约五尺,甚是光亮,迎面白墙上题着斗大的字道:“莫笑,莫笑,第三题尚在后面。”

    花五届歉然遭:“对不起,晚辈过于放肆了!”转眼向另一端望去,只见这条宽大光亮的南道长约三丈,尽头这处是幅粉墙,隐隐约约写得有字。

    他们于是就走完雨造,只见粉墙上横写道:“第三题”三个大字,下面就是直写的细字,第一行是“先看右面”四个字。

    父女齐齐转眼望去,只见右方墙壁凹陷了数尺.一道泉水从上面注泻下来,落在下面的水槽中,那水槽底下必有排泄暗渠.故此永不满溢。

    龙玉盾先喝了几口,道:“好舒眼,这泉水清冽异常.似乎不是凡品。”

    老和尚也试了几口,道:“为父多年云游天下,尝遍各地名泉,此泉味道甘美,冠甲天下,恐怕是属于宇内三大奇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