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八骏雄风》 第三十章

    玲玲又道:“我绝不会让一个外人来统治你们,更不会要一个外人来做你们的国君。”

    “那公主就不该选了一个汉人为夫,根据楼兰古国的条例,女工不能当政,如是国君无后,必须以公主为继,则必须在成年加冕当政三年内婚嫁,以王夫为君,否则就必须终身下嫁,以安职守。

    玲玲道:‘你对本国古律研究得很熟呀!”

    哈卜特道:“这是为臣应尽的本份。”

    玲玲神色一庄道:“我之所以要来,因为你们早就把我视为唯一的女工,否则我根本连这一趟都不来的,我告诉你们,别说三年,连三年的国王我都不要干,把你们带到楼兰本上后,我就册立新君,在偿们中间选任一个合适的人,担任国君,开始执行复国建国的任务,我就走了!”

    哈娃娜惊道:“女王要到那里去!”

    玲玲道:“跟我的丈夫回到中原去。”

    “女王要放弃王位??”

    玲玲苦笑道:“无所谓放不放弃,你们一直视我为王,我却一直蒙在鼓里,前几天才知道你们这些人的存在,因此我从来也没有”打算做什么女王。”

    哈娃娜愕然道:“臣父没有告诉女王。”

    玲玲道:“没有,因此你们每个人都在为复国的大业努力时,只有我一个人还浑浑噩噩地活着。”

    楚平也大声道:“我再告诉大家一件事,我陪玲玲前来,也不是为了要争什么王位,只是为了阻止一项阴谋的发生,有一个人在利用你们作为工具以遂其私欲,这才是我要管的事!”

    都雷忙间道:“谁?”

    “陈克明,自号九龙老人,也许他还有许多别的名字与别的身份,因为他的目的很大。”

    “我们不认识这个人,也没见过这个人。”

    “你们的国老叫什么名字?”

    那些年轻人都怔住了,哈卜特道:“国老就是国老,我们从不知道他的名字,而且也不必要知道。

    “我说的那个人就是他,你们也许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两位李先生是知道的。”李玄与李微都怔住了,哈卜特道:“你胡说,国才是真心帮助我们,怎么会利用我们呢?’楚平冷笑道:“不错!现在看起来他是在帮助你们,因为他还没有到利用你们的时机,但是他的随谋已经表露无遗了,他教你们武功,帮助你们复国,但一直在鼓吹你们的英雄思想,要你们做大漠上的无敌勇士。”

    哈卜特道:“我们本来就是,大漠谁能胜过我们!”

    “目前你们的确可以横扫草原,可是将来呢,他把你们训练成一批无敌的武士,除了战斗杀人外,可曾教给你们其它的?”

    “只要我们能征服草原,其他的都不需要。

    楚平一叹道:“怎么不需要,楼兰古国现在只剩下一片废墟,要从新建立起一个国家,又岂是凭力能做到的!”

    哈卜特做然道:“怎么做不到,我们只要能够征服草原,就能叫草原上的人才为我们做工,把古国重建立起来,把楼兰的城堡造得更紧固,皇宫建得更豪华。”

    楚平苦笑道:“造好了之后,要人进去住的,你们只有五百人,却要从事永无止境的战斗,那一座城堡又让谁来往呢,没有人住的城堡,又有什么用处!”

    “我们可以征召大批的奴隶来待奉,这样就不会感到人少了,而且也有人做事情了。”

    楚平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这些是谁教你们的,难道是这位李先生说时手指向李微,李微显得有点不安道:“老夫但司教他们读书识字,不管其他!”

    雷都也点头道:“是的!李先生教我们读书识字,也举了许多历史上的霸业,像春秋时之五霸,战国七雄,以及吴王夫差,秦皇汉武,大唐初年天可汗李世民大帝,元朝成吉斯汗铁木真,忽必烈诸大帝,都是一世之雄,当代天骄,除掉这些大帝之外,还有许多名将,如汉之卫青霍去病,唐之薛仁贵,郭子仪以及元世子拨都等……”

    他的脸上充满了骄做与崇敬,楚平却听得直摇头道:“他只教你们这些?”

    李微道:“老夫教之以忠勇,启之以霸,鼓舞其士气,告之以霸业可图,不乏先例,以乏其志,这还不够吗?”

    楚平道:“不够,差得大多了!”

    “他们读书的时间不多,目前只知道这就够了,治平之道为人君之术,用不着教他们。”

    楚平道:“先生至少该教他们修齐之道。”

    “老夫认为不必,他们是战士,但有忠勇足矣。”

    楚平道:“那至少也该教他们做人的基本道理。

    “临战无用,事君至忠,一个战士只有懂得这些就够了,他们复国的第一代,终生戎马全在疆场。”

    楚平道:“那至少也该要他们知道一个城有多大,他们这五百人用来建一个国够不够。”

    “少康以一旅而中兴,不也是五百人!”

    “那五百人只是忠心拥载他的士卒,而天下之民因寒捉之暴虐,翘首以盼,乃得成事。

    楼兰一国,靠五百人来光复重建,已半是大不易小,而你却望他们成就霸业,把整个回疆的人都征为奴隶。

    李微道:“这是做得到的,这五百个人都是力敌万夫的勇士,五百之众,不下于百万雄师,以之征讨,向敌不克,何师不摧?

    楚平道:“这点我也承认,可是战阵之前,总不免要牺牲的,别的人死十个,你们死一个,这五百人能经得起几次征战消耗,人家都以生聚教养,再事补充,你们呢,死一个少一个,五年之后,还有上能剩下的,别的旅少者又壮,你们却一个个地老成凋谢。”

    李微冷笑道:“阁下以为楼兰国无望了?”

    楚平道道:“我并没有这样说,我认为你们根本不是在教他们复国,只是在得用他们而已。”

    哈卜特大叫道:“兄弟们,我们一心一意,为了一个伟大的事业与理想苦了多年,屹这个人却认为我们的理想是错的,是全无希望的。

    他手下的人立刻鼓噪起来了,楚平道:“我没有说你们的理想是错的,只是告诉你们,这教育你们的人居心太险恶,根本是为了他们自己在打算。

    李微冷笑道:…’老夫可没有教他们为老夫做什么,只教他们全力振兴故国,你这话可大错特错了!

    楚平冷笑道:“你不必要他们为你作什么,因为你除了征战之外,根本没教他们做别的事,甚至于连如何做人都不知道,一旦他们离谷,最多只是一批杀人的工而已,除了杀伐之餐,什么都不知道,还不是由你们摆布。”

    李微道:“哈卜特,这些人说你们只是会杀人的工具,如此贬低你们的价值,你说你们是吗?

    哈卜特大叫道:“当然不是!”

    但哈娃娜却道:不!我们是的,哥哥,你往深处远处想一想,工夫的盾的确是有道理的,我们除了杀伐之外,对别的事根本不懂”

    哈卜特道:“我们不需要懂别的事。

    玲玲道:“不!你们必须懂,哈卜特,你知道光是我们楼兰的那片废墟有多大,从早上骑快马,跑一黄昏对咱旨到达别一边,把这一片废墟建为城堡,就需要多少人……”

    “不管多少人,我们可以俘虏奴工来做!”

    “别的不为什么心城情愿来做苦工?

    “不愿意的就杀,他们难道不怕我?

    “草原上不仅仅我们是勇士,别人也是,不仅我们不怕死,别人也…样不怕死,我们在自己祖先的土地上重建家国,他们不会反对,但我们要他们做奴隶,他们应付誓死反抗的!”

    哈卜特道:“不怕他们反抗,我们可以杀!”

    “越杀越糟,他们在仇恨的驱使下会群起而拼命。”

    “那就杀光他们!”

    “杀光他们这后呢,我们还是没人来做奴隶。”

    哈卜特怔了一怔道:“不管!总会有人怕死的,女王,你受了这个人的愚惑,已忘了根本,我们杀了他再说!”

    辉众又进,哈娃娜道:”哥哥,你再这样胡闹抗上,我也不念兄妹之情了。”

    哈卜特仍是冲上来,楚平仍剑尖抵住了李玄的穴道,挥剑冲人人群,立刻展开了恶斗。

    哈娃娜雷都和桑里都还是忠于玲玲的,他们都要率领自己的部众上前,玲玲却喝道:

    “不要!”

    哈娃娜道:“王夫只有一个人。”

    玲玲充满了自信的道:“他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我原是来领你们回到自己的国土上,要你们重建家国,不是要你们自相残杀的,现在你听我说!”

    哈娃娜垂手道:“是,请女王吩咐!”

    玲玲道:“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你们自相残杀,而且你们必须带着你们的人到楼兰故城去,那儿还有一些老一辈的人在,他们自会告诉你们如何重建古国的,此此任何人的放都不必听哈娃娜道:“两位李先生……”

    “你应该看得出他们不是真心在帮我们。

    “是的,臣下今天才知道他们的阴险,国老呢、“更不能,因为这两个人都是国老的心腹,一切都是国老在摆布着。

    哈娃娜顿厂一顿才道:“女王,你知不知国老是谁玲玲痛苦地道:“知道,他是我的父亲,生身父亲。”

    “女王既然知道了,怎么还会怀疑国老呢““我不是怀疑,是真正的知道了他的野心,所以才冒着飓风赶厂来,告诉你们真相,免得你们被他利用。

    “国老要如何利用我们?

    “李微教给你们的,你难道还看不透吗,他志在中原,要夺取大明江山“他没有这么说呀。

    “不必说,他促使你们成为西疆的霸主,然后再让你们带着人,进兵中原,你们很单纯,除了杀伐之外,什么都不懂,当然只了听他的,何况还有我这个女儿是你们的女王,也可以命令你们,他要你们对我l分尊敬,就是要通过我来控制你们!”

    哈娃娜怔住了,玲玲吧道:他是汉人,志不在草原称尊,但我却继承了我娘的楼兰酋长的地方,我的责任是重建楼兰古国,你们也是一样的,目前你们还不太了解情况,否则你们就会知道,光是重建家邦,已是万分艰难的任务,我们实在没有力量去侵略征服别人,而且草上的部族多,也没有一个部族可以征服的。

    哈娃娜道:“那我们该怎么做呢?”

    “我们的力量该够自保的,在废墟上九建立起家邦,然后设法立根,与别的部族和平相处,帮助他们,保护他们,吸引一些小的部族一起业参加我们,楼兰是一个邦国,不是一个部族,不要排外,荤生养息、使我们的人口日渐增加.人与土地才是建国的两大重要条件。

    这个女孩子一下子成熟了许多,说出来的话也近情合理,使得三个少年领队流露出真正的敬意。

    哈娃娜看看楚平在那些神龙武士的包围中奋占不懈,长剑翻飞,出手却很有分寸,他只用剑把对方击昏,没有伤害他们过一个人,不禁叹道:“臣兄太愚昧,王夫如此英勇,又岂是他能及得上的!”

    玲玲道:“他是他聪明人,必须是国老许下他什么人,因此他见到我另嫁了人,心中十分失望。

    哈娃娜垂泪道:“臣妾对臣兄的无状十分抱疚。

    玲玲道:“他的那些人都是听他的吗?”

    哈娃娜道:“臣等四人各有所属,自幼即在一起,关系十分密切,形同一体!”

    玲玲道:“一共才五百多人,却已分成好几边,这还能团结一致吗?

    哈娃娜道:“是国老早就为我们分好了的。

    玲玲苦笑道/由此可见我父亲对你们是何等存心了,他不让你们连成一气,分散了你们的力量,他才便于控制,希望你的哥能觉醒,否则我只好忍痛放弃他们了。

    哈娃娜脸色不惨道:“臣兄罪该万死,臣妾不敢再为之求情,请女王下诏吧!”

    玲玲道:“我不是要杀他,但是不能再容纳他了,留在团体中只会坏事,我要放逐他,哈娃娜,你可得把握住自己。”

    哈娃娜:“臣妾对女工誓死效忠。”

    玲玲道:“好!我信任你,暂时我委你为主帅,另外两个领队为副帅,即时启队赴楼兰,你们知道地方吗?

    哈娃娜等人跪下道:“臣等谢女王厚恩,臣等知道地方的。

    玲玲道:“好!,你们现在就走,记住,除非是神龙骑士主动攻击,否则绝对不准对他们任何一个人攻击,违者立斩。

    走吧,楼兰地下京展中,有的是财富,这儿什么都不必带说完她飞身仗剑,冲进了决斗中心,因为的加入,使得那些武士们都为之一震,劝地停止退后。

    玲玲郎声道:“你们听好,神龙骑士领队哈卜特傲慢无礼,不服指令,所以我现在公开宣布,革除他的领队职务,神龙原属骑士此刻放下武器者免究,即时向哈娃娜元帅报备,另行推举领队!”

    哈卜特一怔道:“女王要取消我们神龙队了?

    玲玲庄然道:“不错,此刻放下兵器,我还可以接受,等我开始加入战斗,就来不及了!”

    李微趁机又在一边叫道:“女王,大家盼了多少年,好容易才见到你,而你却为了一个外人要杀死他们!杀死已忠心拥戴你多年的臣民。”

    玲玲庄严地道:“李老儿,你不必了挑拨,楚平不是外我,是我将要托嫁的丈夫,我这个做妻子的,自然有义务要帮助我的丈夫。”

    李微道:“你是女主,你更应该爱护你的臣民。”

    玲玲肃容道:”我并没有不爱护他们,因为他们不仅是我的虑民,也是我楼兰古国复兴的希望,正因为如此,我才不能让他们成为你们授行野心的工具。

    她把脸又转向了那一批执着长剑的武士:‘各位兄弟,我不是以女王的身份对你们说话,而是以楼兰古国的同胞身份向你们请求,放下武器,回到你们行列去,目前我们最重要的工作是先重建我们的城邦,扎稳我们的根本,而后才能谈到扩展我门的国势疆域。”

    哈卜特道:“可是你却要排除我们。

    玲玲正色道:“不是排除你们,更不是要消灭你们,否则我就会叫其他三队的人来攻击你们了,我要解除的是你的职权,你不配做一个领导者,你把他们看成了你的私产,在利害冲突时,你忘了自己的职责。

    哈l、特冷笑道:“没有我的命令,他们不会听准的!”

    玲珍没响。理他,仍是向那些武士道:“放下武器退开去,记住,你们不是属于哪一个人的,你们是属于楼兰古国的,你们在这里吃了多少苦,在严格的训练下,放弃了多少乐趣,不是为了谁,而是为了你们自己,为了一个属于你们自己的国家。”哈卜特冷笑道:

    “没有用的,他们是追随我的,他们拥戴你是因我我拥戴你。”

    玲玲道:“假如真是如皮,我也不要你们了,楼兰也不要你们了,那个破碎的家园,要一批真正受她的热血青年去重建她,哈娃娜带着你们的人圳走吧。”

    哈娃娜道:“女王,臣妾总不能抛下你不顾而去;不过臣等绝对会遵从女工的旨意的。

    玲玲想想道:“好吧,但是你一定要记得约束你们手厂的弟兄,无论如何不能再插手厂,而且好好地看住这些从,如果有准还有一点良知的话,你们不宽大一点,还是让他回到国什我不相信我楼兰的青年都是一些不明是非自私自利的之徒!”

    哈卜特道:“女王!我们不是自私自利,我们以前根本不知道有你这个女工,是国老告诉我们的,他要人我们尊敬你,我们才尊敬你,现在你竟然违背了国老的意旨………玲玲怒道:“国老虽是我的生身父亲,但他并不是我楼兰国人,他为的是他自己!”哈卜特道/但没有国老,就没响”

    我们,弟兄们,杀,别管他们,只要有国老支持,我们不但会成为楼兰的主人,也将成为草上上的主人………可是这一次招呼的情形并不理想,只有五六个人响应,而且到了玲玲面前,那些人也退厂回去,不安地看看后面的同伴,哈卜特怒道:“你们怎么了。

    这一声不问还发还问过后更糟,至少有一半人垂下兵器,走到哈娃娜那边去了,哈卜特一急道:“你们………一个青年冷冷地道:“哈卜特,女王说得对,我们的抱负是重建家邦,至于扩展国势,那是以后的事,目前我觉得女工的话很响”道理,我闪要光建起自己的国家……”哈卜特怒道:”巴扎!你要反”

    那个叫巴扎的青年道:“不!我们都是楼兰忠心的忠民,反的是你,对国家不忠的也是你,你是想娶得女工,将业成为我们的国主,所以才那么卖力,现在现到女王已经自行祥夫,你没有希望,就想叛变了。

    哈卜特道:“那原是国老答应的。

    马扎道:“你连本国的体制都忘了,国老虽是女王的生父,但他始终没有归化本国,算不得本国的人,因此女王才是我们的主宰,你怎能把国老的话看得比女王的旨意更重呢,哈卜特,我了解你,你也不是真心尊敬谁,如果女王肯嫁给我,叫你杀死国老,你也一样肯做的,你野心勃勃,一心只为自己打算。

    哈卜特怒吼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违抗我。

    巴扎道:你身为领队,不忠于国事,我们自然也不心忠于你,何况你已被女王解除职位,我们更不必听你的。

    神龙无敌骑士共分十个小队,每队响十二名成员,巴扎这一走,居然把大部份的人都带走了,只剩下九名队长跟五六个武士,一共只有十来个人。

    哈卜特见自己的部属也走了一大半,更为愤怒地道:“好!等我杀了这两个人,再来找你们算帐厂巴扎道:“你如果伤了女王,就是叛徒,我们也不会放过你。

    玲玲却欣然地道,“巴扎!我人信心没有动摇,你们果然都是好的,不过要记住不准动手,楼兰的兄弟不能自相残杀的,我们的刀只刺向敌人!

    哈卜特见大势已去,怒吼声中,挥剑扑向楚平,那十几名武士也都跟着他行动,玲玲怕楚平吃亏,连忙挥剑回人战斗,顿时展开了地场激战。

    就在此时,山谷上出现了一批蒙面人,是在楼兰的那…批元老来到了。

    来的人数不多,只有二十多名,但他们穿着黑色的长袍,身佩长剑,威风凛凛的样子,行动却又异常迅速,悄然无声,一直等扑进广场,才被人发现。

    他们的身手更为惊人,长剑不出鞘,就凭着空手,每人对付一个,就把那十几名武士给制住了。

    只有哈卜特比较顽强,还能抵挡几合,最后被桑巴等四人合力擒下。

    玲玲呼了一口气道:“桑巴!你们怎么会来的y桑巴已经代替了哈泰利的职务,穿上了胸前绘着白马的法衣,首先向玲玲跪下请安问好后才道:“老臣等对女王的安全怎敢放心,一直派了人遥遥保护,乃知女王遭受了飓风的袭击,老臣立刻追厂下来,不想会找到了此地,且幸女王安好,否则臣等就万死莫赎了,女王,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玲玲叹了一口气道:“你来得正好,把古国的情形对大家说…下,让他们明白是怎么回事,同时也了解一下,那位国老对你们是安着什么心?”

    桑巴愕然问道:国老是谁?

    “就是你们称为国师的教主,也是我的父亲,他每次只让你们在暗中探视,不让你们相见对谈,就是怕你们了解太深,破坏了他的计划,要不是楚平哥来揭穿了他的阴谋,我们都在他的播弄中呢!唉!还有一个老头儿呢y她指的是李微,雷都道:“李微在巴扎率众投诚时,已觉得大势不妙,想要偷偷地离开,被臣等截下来了。”

    他吩咐两名青年把李微架了过来,李微是不住地挣扎骂道:“你们对师长居然如此无礼,简直是一批蛮人。”

    婪平一笑道:“李微,现在你晓得讲礼义了,你平常可曾教过他们五伦五常,对君上尊亲都不知道忠,却又想要他们尊师重道了。”

    于是大家相互把双方的情形与变故说了一遍,也都了解了陈克明对他们的摆布利用,一时群情激愤,桑巴道:“真想不到教主是这样的一个人,女王,他居然把你们诱进飓风中,意图陷害,毫无父女之情,以后臣等与他绝不某休,一定要合力对付他!”

    玲玲叹了口气:“桑巴,他对我虽无父女之情,但我不能忘记他是我的生身之父,不过现在我不是为我的父亲求情,而是站在整个国家而言,他毕竟是出子不少的力,把你们从沉菏中解救出来。也替你们训练了这些子弟,因此你们对他至不少应怀恨。”

    桑巴应了一声道:“是!老臣遵命,至于这些人呢?”

    他用手一指那十几个被制住的年轻武士,玲玲沉吟片刻才毅然地道:“杀;杀无赦!”

    桑巴身子一震,楚平道:“玲玲,国尚未复,用法宜宽,刚才我一直不忍使用杀着……”

    玲玲道:“那是对的,我也没有施展杀手,就是不愿意要他们死于战斗之下,那是战士的归宿,而他们不是,他们只是叛徒,国尚未复,他们即已心存私念,这种人绝不可以留下,譬如害群之马,万不可以姑息。”

    她的语气一顿,满脸庄严地面向那一群青年人,郎声道:“我不跟你们有仇,也不是为厂自己,因为我早已说得很明白,我不会在位很久,把大家领回楼兰,册立新干后,我就要离开,我是为了下一任的王而杀他们,虽然我会的人已少得可怜,但绝不能因此而姑息叛徒!”

    那年轻人齐声欢呼,表示他们对女王的拥护与动手,玲玲朗声又道:“何况我事先已一再晓论,叫他们及时回头,当扎巴带了大部份的人及时退出,只有这十个人,仍然不知悔悟,可见他们恶性已深,罪无可恕。

    哈娃娜这时才低声上前道:“女王,臣兄哈l、特,罪孽重大,臣不敢为之求情,但其他的人只是怂恶,请女王宽免他们一死。

    玲玲道:“哈娃娜,这不是首恶怂恶的问题,而是他们在观念上根本就没有家邦二了,在扎巴与大部份的神龙骑士都退出之后,他们只有十几个了,以十几个人对五个人,他们仍然不在乎,逞险一搏,我不知道他们心中想的是什么,但我知道他闪不会是我们这一族类的人,也绝对不会加入我们的行列。”

    楚平道:“那就把他们放逐出去好了。

    玲玲毅然地道:“不行,放逐他们出去,不但是我们我祸患,也是害别人,因为他们受找父亲的影响太大了,存着征服天下的狂念,永远也不会安份的!”

    这个小女郎突然变得敏锐起来了,看法很深远,楚平突然觉得她伟大起来了。

    当她还是白马女神的时候,天真天鉴,似乎什么都不懂,但是当哈泰利违触她的意愿时,她立刻就表现出她的智慧以及凛然不可侮的尊严,而此刻她所持的见解更是超越常人之所能及。

    有些人天生是做领袖的,元须教导,就像他的瘦龙一样,天赋就有使万驹习伏的本能。

    玲玲沉声道:“桑巴,就请擒住他们的各位长老,即时行刑,大辟断着,以做将来!”

    桑巴恭声应命,低头退下了传令,每个人对这位年轻的女王都流露出无限的尊严。

    行刑的队伍排列好了,施刑者已举起了钢刀,忽然远处一声“刀下留人”。一骑白驼,飞驰而来。

    骑在白驼上的九龙老人,陈克明,他的神情很奇特,脸上带着一片诡诈的笑意,缓缓地策驼而进。

    第一个发出声音的是哈卜特,他大声叫道:“国老!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使我们失望的!”

    接着是李玄道:“九龙兄,你再迟来一步,我们就要人头落地了,兄弟很抱歉,未能局势处理好!”

    陈克明苦笑道:“没什么,我知道楚平一到,事情非怀不可,这小子大生是我的克星,他走到那里,就把我的事坏到那里!”

    但是他仍然很有风度地朝楚平一笑道:“小子,虽然你一一再破坏厂老夫的计划,老夫都不恨你,而且还很佩服你。

    因为老夫这些安排,有的已经下了二三十年的苦心,而你一来就能使老夫的人站到你那边去了。”

    楚平一笑道:“陈克明,你在中原挑起纷乱,我不怪你,因为中原诸王早肩不臣之心,而朝政为权好把侍,迟早总须一乱,也正好趁此一乱,辩明忠好,肃清好小,廓清乾坤,但是你在塞外的这些举动,却实在是难以原谅,你以一已之私,驱使他们为你去送死,居心太险恶了!”

    陈克明道:“没有了老夫,他们早就死了。

    楚平道:“你虽然救了他们,但用心可诛,因为你并不是为了救人,而是要利用他们。

    陈克明道:“笑话,老夫如果只是利用他们,何必还要费这么多的事。

    他的手指向桑巴等蒙面人道,“他们身怀绝症,奄奄一息,老夫如果不加施救,他们谁还能活下去。

    楚平道:“你救下他们,是为了要利用他们,你把他们的生命保全了,而且还教会了他们的武功,是因为你要替自己培植一批死士,但是这些人俱已年长解事,如果知道你对他们的企图,他们宁死也不会接受你的援救的,所以你必须给他们一个希望,提出帮助他们重建城邦的口号,而且还娶了他们的族长,使他们死心塌地的受你的驱策,供你利用!”

    语音一顿,楚平又指向那年轻武士道:“老一代的无法为你支使,你把计划放在下一代身上,使这年青人自小就与父兄隔离。

    陈克明道:”那是必须隔离的,因为他们的病会传染!”

    楚平道:“为什么玲玲跟他们共处多年,不会传染呢y拣克明道:“因为这种病只有男子会传染。

    楚平道:“就算是吧,可是哈娃娜这边肩一百多个女孩子,为什么你不容她们跟她们的亲人在一起呢?”

    陈克明道:“那是出于他们自己的要求,他们是怕自己丑恶的脸容,会造成子女们不安的心情。”

    楚平笑道:“好!就算这个理由说得过去,我再问你,你对这些年轻人施以什么样的教育,你因为他们的亲人不放心,定期要在暗中探视,不得不告诉他们要为国族重光而努力,可是你并没有教他们建国治国之道,只把他们造成一批凶手而已!好在他们良知未混,听我一说后,就明白,否则这批人岂不是全被你坑陷了。

    陈克明一时语结,楚平又道/但他们长大了,自己总是会有思想的,你看看情形不对,于是又在这批人中间了十几名武士,再以这十几个人去控制群众。”

    陈克明道:“如果我想以这十几个人去控制他们,就不会把他们全部置于龙骑士的行列中了。

    楚平道:“你的目的不是用这十几个人来控制他们的同伴,关于这一族,你只要控制一个哈卜特就够了,你以玲玲作为哈卜特未来的妻子,把楼兰这一个国的人哈l、特去控制,其余的人,则是你应许他们为西域城邦,你以这批武力,去征服西域诸邦,以便达到控制西域的目的,所以你让他们自信为沙漠上的无敌骑士,让他们永远元知地为你卖命。”

    陈克明做然道:“老夫并不是夸言,这批武士一出,西域谁能挡我雄师。

    楚平道:”问题在于他们并不是真的无敌,我以一个人之力,就击败了他们四他领队,这还是我的手下留情,否则我以一个人剑,可以杀死你全部的杀手。”

    陈克明脸现阴沉之色道:“楚平!老夫承认你的武功高强,但像这样的人并不多,老夫说他们无敌,并不是夸大言词,用这五百人,征服草原绝无问题,然后以他们分别施教,训练士卒,l,年之内,不怕个练成卜万地敌雄师,挥军东进,中原孰能当此。

    楚平道:“连这几百人郴不会全听你的,漠上的数l万战士,又会听你的吗?”

    陈克明道:“会的,草原对大明朝并无好感,朱元章得势之后,以大将军蓝玉西征沙漠,蓝玉为人凶残好杀屠人数万血染黄沙,沙漠上的入部恨之入骨!”

    楚平道:“凡事遇上你,已经难以行通了,现在老夫只要这十几个人,以后不再过问楼兰之事。

    楚平道:“这个我可无权决定!”

    玲玲想想道:“好吧,父亲!这个可是你说的!”

    陈克明道:“当然,我们到底是父女,我还会骗你不成,我还有要人一匹明驼。

    玲玲点点头,于是放开了那人,让他们驾驼而去。

    楚平等人走远了,才轻叹道:“玲玲,希望你做得对,你父亲不会死心的。”

    玲玲道:“楚平!假如我继续留在楼兰,我绝不会答应这件事,因为我不会向任何威协低头的,但是我要离开楼兰,而父亲是个眶毗必报的人,我不想为我的族人留下怨隙,所以我才答应了。

    桑巴道:“女王英明,国事正待女王领导重振,女王怎可舍弃臣等而去。”

    玲玲叹道:“桑巴,你应除明白,我根本什么都不,不足以领导你们!”

    桑巴道:“可是女王的明断果决,无人能及。

    玲玲摇头道:“那是责任使然,任何人于处这个地位,都会变得特别冷静,至于我要离齐;是有原因的,第一,我根本不想当这个女王,因为我工性,我在灵马教中做祭司时就是这个性情,一个不能安于所职的人,绝不会是个好的领导者。

    哈娃娜道:“可是多少年来,我们一直以女王为尊。”

    玲玲苦笑道:“靠不住的,你哥哥就是一个例子,他先前服从我,只是为了他的将来,因为取我而接替我的王位,一旦那个希望落空后,他的叛意立生,所以我认为最好是你们大家心诚悦服地推出一个领袖来,你们相处多年,彼此了解很深,谁的能力适合于为主,你们一定很清楚,这样你们选出来的人,才可以得到一致的拥护。

    哈娃娜道:“我们都认为女工是最适合的人选!”

    其余的人也一致附会,玲玲却摇摇头道:“不!想到我父亲对你们所做的一切,我深感惭愧,因为我这个女工是他一手造成的,我不配再领导你们,国老是我的父亲,假如他再来侵扰我们,我要是对付他,是为不孝,听任他胡作非为是不忠,忠教的冲突下我很难自处,也给他造成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