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八骏雄风》 第二十八章

    “女神已长大,智慧已开,你身为重辅,就应该改变以前的态度,凡事多宜谏争,多方哈释,将事情的利害得夫讲明。

    女神自然知所抉择,而桃却仍然独断独行,虽然你忠心可期,但失职之罪不容恕,你还有什么话说!”

    哈泰利全身颤抖,跪在地上颤声道:“卑下愚昧,犯此数罪而不自千,请教主恕罪!”

    那声音又道:“余罪可恕,唯独你对外自你楼兰城主,居心叵测,此罪雅恕!”

    哈泰利忙道:“卑下先祖原为楼兰政官,城主一称,由来已久,这个称呼不算僭越。

    那声音冷笑道:“国破城何在,古国未复,连女王都没有正国主的封号,你就先忙着为自己定封了,这一点绝不可恕,着令自裁!”

    哈泰利身子猛地一震道:“教主!卑下不惜一死,但卑下死后,这个职务还没有能继承得下来……”

    声音一冷道:“哈泰利,你以为自己有多重要,居然敢说出这种话,老实告诉你一句,这些年来,我虽然很少与你们见面,对你们的行动却一直在注意中,什么事我都很清楚,你所有的安排布置我全知道,自会找人接替的,你可以放心地惩罪。”哈泰利呆往了,那声音又道:“哈泰利,你此刻领罪而死,只是因失职而受任,但你再加延迟,就是意图抗命叛上,那时的惩罚可就不止你一个人了!

    哈泰利身于又猛地一震道终于悲凄地道:“女神,老奴忠心卫扩你成长,此心唯天可表,现有老奴以失职而就诛,自是罪有应得,但老奴只有两个请求,一是请善老奴的子女,他们仍是女王忠心的待臣,二是老奴死后,盼女神以将老奴的尸体火化,于老奴认定的地方,异日故国重光之日,使老奴的后人能够前来一祭……”

    玲玲也脸现戚色道:“哈泰利,你知罪就好……”

    桑巴忙道:“女神,哈泰利冒读了你,罪当处死,女神团女工,尊严岂容冒读。”哈泰利凄声一叹道:“老奴不求免死,但望女神能体念老奴一片忠心,赐允那两个请求。”

    玲玲点点头,哈泰利道举起手掌,功聚臂上,然后拍向自己的头,叶的一声,血花四溅,那颗被面罩笼住的头,竟扁进了一半,身子也然倒地一整个殿堂中寂然无声,片刻后,那声音又道:“哈泰利生前有功本教,其罪过已由一死相抵,功不可没,可以祭司之礼,水葬于圣湖之中。

    玲玲却道:“不!把他抬出去火化了,捡好全骨交给我,由我送到他指定的地方安放。

    桑巴道:“女神,那是什么地方,臣仆可以代劳。”

    玲玲道:“不行!这是他生前向我请求过的,我答应他绝不让别人知道,你们每个人也可以作同样的请求,自择一地,把地方告诉我,将业我一定会达成你们的心愿,不告诉第三者!”

    桑巴等了一下,大概是想听暗中那个神秘的声意指示的,可是待n已久,却没有回应,他才恭身道:“是!臣仆遵论。

    声音又起来了,女神为楼兰之主,她的命令,就是灵马天神的意旨,任何人都不得违抗,违命者死!”

    那些蒙面人都低头膜拜道:“遵命。”

    “桑巴忠可嘉,哈泰利所遗大祭司一职,由桑巴来继任,尔等今后如同往昔哈泰利一般,听从桑巴!”

    桑巴连忙道:“多谢教主慈悲!”

    玲玲却道:“且慢!我还没有答应呢!”

    桑巴为之一怔,那声音道:“女神,你是未来的国玉,光复古国才是你的天职,灵马教只是一个复国前的组织,古国重光之日,本教也随之消失,因此有关于教中的事务,女神可以不必过问。

    玲玲沉声道:“教主!这些人虽是灵马教徒,但也是我楼兰臣民,我要弄清楚,他们究竟是听谁的?”

    “本座虽是教主,你却是灵马之神,自然是以女神之意旨为上。”

    “那你凭什么擅自指定祭司?”

    “那只是因为哈泰利所遗的事务,只有”桑巴才能接替,但女神如果另有人选,自然由女神指定。”

    玲玲沉思片刻才道:“我指定的也是桑收,不过我要人家明白,这是我指定的,不是教主指定的。”

    桑巴立刻叩头道:“多谢女神,臣仆一定忠心待奉女神,以报女神之恩。玲玲庄严地道:“你知道了主好,以后凡是本教任何行动,必须先禀明我,否则即以违令论处!”

    桑巴道:“是,臣仆遵论!”

    玲马手一挥道:“现在你们把哈泰利抬出去举行火化。

    血溅圣殿,是非常遗憾的事,以后希望再也不会发生了,大家可以退出去厂桑巴道:

    “女神,这两个女子呢?

    玲玲道:“我会留下她们,既然她们的武功并不高明,我相信她们无法离开圣殿的?

    桑巴道:“是!那个楚平呢?

    “他是我的朋友,我也是我带进来的,一切由我负责,不用你们管了!”

    她挥挥手,桑巴不敢多说连忙带着人走子。

    整个殿里只剩下四个人了,玲玲才低声道:“楚平,我应付得如何?

    原来楚平…直紧贴着她站立,很多话都是楚平在暗中授意她说出来的,楚平微微一笑道:“好极了,你具有一种天生的威义,确实有女王的气度,不过你要注意真正的幕后操纵者,还是那个教主。

    玲玲笑道:“我知道,我会把他逼出来的。

    于是她放大声音道:“教主!你还在不在?”

    默然片刻,那声音又道:“本座还在!”

    玲玲道:“那很好,你虽然躲着不见面,但我对你的…“切却很清楚,所以我把人部遣走了,就是想跟你好好地谈一下,你是什么人!”

    “我虽然只是一个局,但也是你们楼兰古国的朋友,我一一切的行为,都是在帮助桃们重建古国。

    “你有什么目的?

    “女神,请你相信我的诚意,我没有任何的目的。”

    “有人告诉我,说你是我的生身的父亲。”

    又是一阵默然,然后声音中稍有感情地道:“玲玲,你既然知道了,就该相信我对你的一片心意,我是一心一意地帮助你,绝不会害你的。

    玲玲道:“这个我很难相信。”

    “我把你抬上至高无上的地位,然后再把你造成回疆最有尊严的女工,难道还不能使你相信吗?”

    玲玲冷笑道:“但是你没有问问我要的是什么?

    “你要什么都行,现在你已经拥有了无比的财富,我还为你训练了五百名无敌的战士,凭这些财富与实力,你可以成为天下有权势的人。

    玲玲汉了一口气道:“这是你所希望的,却不是我所要的,从开始到现在,你一直用你的方法在抚育我,你从业也没问问我,我要的是什么?”

    “你要什么,只须开口说出来,钱可以买的,用金钱去买,买不到的,叫人去拿,你有着天下元敌的雄劲旅,没有达不到的目的。

    玲玲道:“我要一份正常人的生活!我是个人,我要有人爱我,也要有一个人被我所爱!”

    声中充满了豪笑道:“那还不容易,你可以下令叫桑巴为你去搜罗,把草原上英俊的男人找到你的脚下,由你挑选,中意的留下,不中意的就杀了……”

    “我并不要这样的方式去找男人,也不要这样的男人!”

    “我要一个我所受而又真心爱我的男人。”

    “玲玲,你很美丽,像你母亲一样的美丽,任何男人都会在你的美丽下为你征服的。”

    “不错!以前我也见过几个,他们是被我的美丽征服了,我也知道我是美丽而且是非常富有的!”

    “是的!我的女儿,你有”了绝世的姿容,无匹的财富,因此偿足可以征服天下所有的男人。”

    “但是我要的男人不是为我的姿色所迷,不为我的财富所动,那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哈……女儿,你的眼光还真高,天下有这种男人吗?

    “有,眼前就有一个!”

    “什么,你说是不楚平?”

    “是的,楚平在湖边看见我,他对我的美丽无动于衷,所以我把他带进来,让他看看我的财富,他也毫无兴趣。”

    默然片刻后传来一声轻叹:“女儿!你在自寻苦恼,他的确是个很出色的男人,但是你征服不了他的,他已经有五个妻子,没有一个比你丑。

    “我知道,所以他才不为我的美色所述。

    “他民有一世吃用不尽的财富,也许不如你多,但他已经对财富毫无欲望了,玲玲,这样的一个男人,你如何能使他到你身边来呢?”

    “他不到我身边来,我到他身边去!”

    “做他第六个妻子。

    “只要他肯要我,我不在乎第几!”

    “他肯要你吗?

    “我不知道,还没有问他,如果他不要我,我会跪着求他,尽我的一切力量去讨好他。”

    “不行!你是我的女儿,怎么能如此屈辱。

    “我想我不是你的女儿,你只是生下我,从业也没有尽过一点做父亲的责任,你为我作了许我安排,但只是为了你自己的野心与愿望,你是一头鸠鸟,把卵产在别的乌巢中,让别的鸟来替你孵化养育,诏此,你实在不是我的父亲,从我出生到现在,多从没有见过你。”

    声音中已充满了愤怒:“楚平!你居然诱惑我的女儿,背叛我,破坏我多年的苦心,我要杀了你。”

    然后一条人影从暗中激射而出,快得像枝箭,而且他的方向是从楚平的背后而来的!他的行动虽快,却不带一点声息,其余三个女子都没有想到突袭会来自背部,但楚平却似胸有成竹,暮地回身一剑封出。

    当的一声,双剑交触,火星四射,楚平退了一步,看见了来人是个锦衣老者,微微一笑道:“九龙老人,陈克明,我就知道你不会死在九龙洞中的,只是没想到你在回疆还成立了这么一个灵马教。”

    陈克明似乎没想到楚平能封开那一剑的,呆立不语,楚平笑笑又道:‘你一定觉得很奇怪,我早知道你藏身之处、尸…

    “你,你怎么知道的?”

    “你好玄虚,使声音从石马的口中发出以增加你的神秘性,但我不信怪力乱神,就知道一定是人为的,用了条通管,把志音从通管中传到石马那儿,而你自己却躲在相背后的方向。

    “你怎么知道我是在相背的方向?”

    “因为只有在那儿,你才能看到全殿,不放过任何一个人的行动,也只有在那儿,你才有藏身之处,巧设机关而不被人发现,因为那道门是女神出入的,别的人都不准通行,而玲玲又不会去留心那些地方的。”

    陈克明的脸色扭曲了,充满了愤怒道:“楚平,你一再地破坏的我计划,我非得要杀死你不可!”

    楚平庄然道:“陈克明,我不以不对你表示敬佩之意,你以一个人的力量,所做的事实在够不了起,从中原培养了诸王的野心与祸乱之由,在塞外,你居然又造成了明暗两处霸仆……”

    玲玲连忙道:“两处霸业,还有一处是在那儿?”

    陈克明道:“在龟兹国,我帮你选了个小伙子丈夫,原是打算先让他成为草原上的群邦之主后,然后再让你去征服她,轻而易举,就可以成为西域之霸主了。”

    楚平笑道:“原来你是这样打算的!”

    陈克明道:“难道我安排得不好吗!”

    楚平道:“好!太好了,只是你没有考虑到你的作为,太过急切,你的行事也太过阴狠龟兹王并不昏庸,早就要龙生防备着,不会只从你的摆布的,他以多只能做到西域的霸业为止,绝不会进一步去为你人寇中原,做你泄私愤的工具的。”

    陈克明笑笑道:“老夫有把握叫他答应的,我叫人把天峰王妃掳来,就是这个打算,大龙生那小子难道会连自己的生身母亲都不要了?

    楚平道:“原来你五嫂掳来就是为了这个原因,这总算解答了我心中的一个疑问,否则我对掳人之举,一直想不透,若说是用来威协我们人骏友而作此举,那实在是不够份量,因为我们八骏友行使的宗旨在济世救人,每个人都抱定了唯人无我的牺牲精神,绝不可能为一二人而放弃原则的,我们会为了刘五嫂而跟你们奋战到底,但绝不会为了她而屈膝的。”

    陈克明道:“你们也许不会,但天龙生会的,老夫对他了解太深了,他自小即由老夫着人抚育长大,对亲情特别怀念,老夫故意告知他的身世,使他数度潜尔罕部,探望他这个从示谋面的母亲,虽未正式相认,但他对这个母亲的孺慕之情,比什么都深。

    楚平道:“可是你有没有想到刘五哥是他的父亲,有刘五哥在,绝不会准他对你屈服的。

    陈克明微微一笑道:“即使你们都不屈服,那也没什么关系,老夫所以约你们在三个月后前来,就是作了万全的准备,因为你闪找不到这个地方,一定会到龟兹国去找龙生翻译羊此上的回文,他也会带了更多的人来,那时老夫把吉尔吉斯的五百名战士带来,不怕你们不屈服。

    楚平不禁默然,他从这一批蒙成人的武功看来,知道陈克明所下的苦功,如果那五百名年轻人都是同样方法训练的,则将是一支无敌劲旅,别说是称雄草原,用之横扫中原,也足足有余了。

    陈克明得意地道:“楚平,老夫是个很在耐性的人,几事按步就斑,一切都预先安排好,比如说老夫设这个灵马教,一则是使那些人有了一种虔诚的信仰,再则也是供此广求骏骑,在天马园中,一面充实佳种,一面择配生育,已经不下数百头之众,到时以五百名战士,御此数百头的骏马,天下孰能抵御……”

    楚平道:“你想得太如意了,我不能不承认你的准备相当充份,但是中原能人大多,假如想以五百个人横扫中原,力量差得太远,光是中原江湖上的游侠之士集合想来,也比你们多出好几倍。”

    陈克明笑道:“有老夫在,恐怕集合不起来。”

    楚平道:“有我楚增,绝不容你肆虐横行陈克明看玲玲道:“女儿,我这做父亲的对你可以说仁至义尽了,你怎么说y玲玲道:“你到底是为我安排的,还是为你自己安排的?”

    陈克明道:“自然是为你,将业这楼兰的女王,草原上万邦之王,是要你来出任的。”

    玲玲道:“可是我宁可要做一个平平凡凡的女人,嫁一个我自己选彻丈夫,安安份份的过日子。,”

    “你不是那样的人,刚才你跟哈泰利的谈话,就显示出你不平凡的气质,理个独立有主见的女孩子。”

    玲玲道:“那只是表示我不愿意受人摆布而已,你虽是我的生身父亲,可是我今天才真正见到你,对你毫无印象,我不愿意由你来安排我的命运。”

    陈克明一怔道:“没出息的东西,枉费我一片苦心。”

    玲玲冷笑道:“你终于露出你的本形了,这咱种的一切,根本就是为了你自己,连我也只是你实现野心的工具而已,我会感激你吗?

    陈克明顿了一顿才道:“好,玲玲,你想怎么样!”

    玲玲道:“我中了楚平做我的丈夫。’一“他会要你吗!”

    “那是我的事,反正的你的一切没兴趣,更不要你为我选的一切如果挑的是为我好,把那些人也给我,我会尽我的国量,带着他们重建起楼兰古国……”

    陈克明冷笑道:“你这不是做梦吗?玲玲,为了我们之间的父女之情,我不来难为你,这里的财富,由你挑选着带走,你不愿做楼兰的女主,我会另外找个人,楚平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别捣我的蛋,否则我绝不会饶!”

    说完那番话,他身形一幌,穿人一个暗洞耐去,楚平要追过去,玲玲从后面追上来道:

    “楚平,这里的叉道很我很机关重重,你不要去追了,也追不了的!”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已流了下来,楚平知道她的心里很难过,连忙安慰道:“玲玲,你别难过!”

    玲玲一擦眼泪道:“我不难过,我活了这么大,也没有没确”父亲,现在也等于没有,只是我忽然感到孤独。”

    楚平拥着道:“你既然选了我,就不会孤独了。”

    那意思就是接受她了,玲玲兴奋起来,拉着他的手道:“走,我带你到天马园去,你一辈子部没有瞧过那么多的良马厂这话不夸大,楚平的确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骏马,站在一个小坡上下望,那是一片异常壮观的场面。

    天马园的一边靠着湖,另一边是广阔无草原,高峰绝壁为障,隔面了一块极为理想的牧场。

    长长的牧蜡高过了马身,微见吹过量,可以看见出没其问的马群,湖畔的马儿们,有的在喝水,有的在奔逐,有的在恰然仰卧。

    每一头都是神骏非凡,楚平轻叹道:“这地方真理想,你们是怎么找到的!”

    “哈泰利的找到的,这里原来是百兽栖息的地方,我们来到后,驱虫逐蛇,诛狐逐鼠,清理得没有一群别的生物了,才辟为马场,专供马群栖息繁殖,几十里圆的一片地方,要清除起来,不知道费了多少事……”

    “为什么要清除呢?”

    “为了马群的健康与安全,还怕其他动物会带来疾病,这几百头骏马,身上连一个癫疮都不长,毛片光泽润滑,没有一个瘫疤,才保持它们的纯良的血统与遗传,外面引进的新驹,都要在马廊中豢一段时间,证明它们是完全没肩’其他病症时,才放进去,所以你们的六头骏马,还没有归人群中呢。”

    “这些骏马是从那儿来的?”

    “抢来的,偷来的,买来的,我们的人都善于相马,发现了佳种,不惜用种种的方法,务必弄到手为止,维持这一群骏,费了我们不多少心血,群马教众除了邮劫取财货,就是养马,我一直想不透养这么许多骏马要做什么用,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是要作战马用的。”

    楚平笑道:“哈泰利说灵马教奉骏马如神明,禁止乘骑,那马是骗人的了!”

    玲玲一叹道:“倒也不算完全骗人,事实上吉尔吉斯入是最擅骑马的,他们对马匹十分爱护与尊重,对于一头名贵的骏马,更是万分崇敬,我楼兰一族失亡后寄居在吉尔吉斯,因此也跟着爱马敬马。”

    “别人爱马是为了能捷足代步,你们却是拿来养着玩!”

    玲玲道:“整个灵马教中,只有我一个人能骑马,其他人严禁乘骑,违者立加处死,这是有原因的,你役看见他们每人上都蒙着面妙吗?”

    “看见了,那是为了什么原故?”

    “因为他们的脸为一种怪病所侵,丑恶得可怖,大概在二l〕多年前,我们族人都染上了这个病,只有我母亲例外,因为他们太丑恶,被吉尔吉斯人视为妖魔要杀掉他们,就在这个时候,教主来了,他治好了每个从的病“究竟是什么病呢?”

    “怪病,每个人都是脸上先浮肿,继而溃烂,一直蔓延到身上就死了,教主虽然治好了大家的病,但无法变他们的面容,所以他又帮我们找出了一个地下秘城,教会大家的武功,创立了灵马教,作为复兴楼兰的基础。”

    “为什么你们的人不能骑马呢?”

    “教主说那种病就是从马身上传染来的,如果跟马太接近了,会传染给马匹,然后又传染到身上,这些骏马将来都要供他们的子女乘骑,大家自然不敢去骑了。“那么他们平常要照料马匹怎么办呢?”

    “全身都用布套得密密的,而崎且要用厚布做成手套戴上,所以我们才费尽心力,辟出这个天马园,把骏马放饲在内,由它们自行生活。”

    楚平想了片刻才道:“玲玲,你有什么打算?”

    玲玲道:“没有什么打算,我跟定你了,你要我也好,不要我好好,我就跟着你不放!”

    楚平叹疲了口气道:“玲玲,假如你要跟我,就要放弃这里的一切。”

    玲玲道:“那当然行,你不要以为我喜欢那些珠宝,我连看懒得看它们一眼。”

    楚平道:“好,那我们就把你的教徒找来,当面告诉他们;然后我就带父走,我不你的事跟他们纠缠不清。”

    ,”可是他们一定会反对的。”、楚平笑笑道:“我有办法说服他们的,你立刻再召集他们全体,让我来向大家解释!”

    第二天,楚平的瘦龙与玲玲的玉灵儿又并辔地驰骋在沙漠上了,玲玲很高兴,因为穿上了新服,显得格外娇丰,而最高兴的;却是她终于摆脱这个圈子,追随着她心爱的人,去追求她向往的身由生活了。

    天峰王妃跟玛尔莎暂时停留在此地,等候着刘笑停他们来接,而楚平跟玲玲,却是去办一件更重大的事、灵马教徒在听楚平说了九龙老人陈克明的一切后,才恍然大悟,原来陈克明是要利用他们。

    重建楼兰,楚平是很赞成的,但是告诫他以不可再听陈克明的摆布了,尤其是不能再听他的教唆妄自侵略别的邦城,五百人开国已经很难了,不能再作无谓的牺牲,桑巴答见过,哈泰利,本来我们是不是怀疑人,可是今天看到你对女神的态度,使我们不得不怀疑,教主是否还在人间,这一切是否都是你自己在捣鬼?”

    哈泰利一叹道:“你怎么会这样想的,我今天的态度是急躁了一点,而且我也很久没跟女神作过深谈了,没想到她会这么深沉老练了,还是把她当个小孩子。”

    桑巴道:“即使是小孩子,但因为她是我们的主宰,你应该对她表现出适度的尊敬,女神要放走这两个人,或许有她的理由,但是你连间都不问就加以否定了,这种态度是你已跃了人臣之分,哈泰利,不管你怎么说,你都不适合担任现在的职务了。”

    哈泰利道:“你的意思怎么样?”

    桑巴沉声道:“如果你确实对女神的忠心不变,就该立刻自裁,否则你就是心存异图……”

    哈泰利道:“胡说,我的忠心如何,教主是知道的!”

    桑巴道:“你究竟是忠于女神?还是忠于教主?”

    哈泰利道:“你这是什么话,教主与女神本是一体的,忠于教主就是忠于女神。“那你对女神不敬,就是对教主不敬……”

    “教主仍在,他会知道我的忠心的。

    忽然殿堂中传来一个森冷的声音道:“哈泰利,本座在此,特宣布你自裁谢罪。”哈泰利一怔,随即道:“教主,卑下身犯何罪!”

    “失职之罪,对女神不敬之罪,命人带剑进入圣殿,冒读神明之罪,此三罪俱是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