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八骏雄风》 第二十章

    刘笑亭一笑道:“那是当然,他们一个是郡主,一个是富甲天下的如意访东主,原本就配好的!”

    秦汉笑道:“称呢?你的家财不见得逊于老么,你的浑家还是天山的公主呢,你这西凉国附马爷,更兼扬州首富的刘五公子却落得凉凉的,放着老婆不去陪,却在这儿羡慕人家,依我说,你该把大嫂接来的,几年不回家了,回家连凳子都没坐热,说不了几句话,马上又跑了,我真替嫂子叫屈。”

    刘笑亭一叹道:“她现在有她的菩萨,我这个丈夫,已经是可有盯无了,我回家时倒是问过她,要不要一起来玩玩,见见我这些朋友,她增直念阿尔陀怫,说我的朋友是杀人的魔王,一个劲儿的催我走!”

    秦汉一怔道:“大嫂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刘笑亭道:“她不这样又怎么样?一个没知识的妇人,却偏偏嫁了我这么个丈夫,再加上她自觉对不起我,只有求神信佛增得心安了,这样也好,我本来还有点担心,既然她自己找到解脱,我倒是放心了!”

    “五哥放心什么?”

    “我担心我的身份公开之后,会有人去的她的麻烦,因吨害了她,我毕竟于心难安,现在看她这样子,就是人家找上她,也不会对她怎么样!”

    秦汉不以为然的道:“五哥,别人找到她时,不是击伤害她,而是扶持她来要协你,刘笑亭双手抱胸,夷然自安地道:“那要看对方要求的是什么,如果是钱,即使是把我全付家财要了去,我也不在乎,如果是来要挟我屈志或是束手,我不理会!”

    秦汉一怔道:“你不加理会”刘笑亭点点头道:“是的,不理会,如果对方能对一个终日来诵经念怫的妇人下手,其卑劣可知,我就是屈服妥协广,也不见得会使她安全,再者,对她来说,她已有她信仰的菩萨,如果菩萨有灵,就能够显灵救她,如果没有救,是她命中该遭劫数,也不会感到痛疼,甚至于认为是应劫超脱的时机,我如果救了,反倒误了她的超劫……”

    秦汉不以为然地道:“五哥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刘笑事泰然一英通:“这不是我的想法,是你嫂嫂的想法,我今天因家告诉她说我的身份已为大内提骑所侦知,很可能会对她有所不利,她却说这一篇大道理给我听,我觉得也不错,至少我不必为这个担心了!”

    说完朝屋外的窗口道:“朋友,你们也听见刘某的话了,可以作个表示了吧!”

    秦汉不禁一怔道:“什么?外面有人?”

    刘笑亭道:“不错,而且来了有一会儿了,他们很殷勤,连你嫂子也替我接来I。”

    果然窗外响起一个险恻恻的声音道:“刘笑事,如此厉害,咱们兄弟的身洁自信已经够隐蔽的了,谁知仍然被你发觉了,好灵敏的耳目。”

    刘笑亭道:“不是耳目灵,是鼻子尖,你们不该把荆棘她带来的,她终日诵经礼怫,身上有一股檀香味,随风飘了过来窗外顿了一顿才道:“就是凭着这一点?”

    刘笑孝道:“不错,就是凭着这一点,寒家为维扬首户,她用的那种檀香来自天竺,要五百两银子一钱,除了我刘家之外,没几家用得起,阁下是什么来意?”

    窗外道:“刘五公子,出来谈谈!”刘笑亭一按身边的李公拐,飘身出窗,秦汉正准备跟出,刘笑事却回头摇头道:“你别出来了,想法子通知老么他们注意,对方米的都是高手,连外转帐如意坊的人员都没发现他们,可见不简单,提防遭了暗算!”

    他说完后手持李公拐,闪过一片梅林,但见两个黑在蒙面人分立梅林中,另一边的地下躺着他的妻子,由另一个蒙面人用刀比划。

    刘笑亭笑知道:“朋友,刚才我已经说过广,我这个妻子早在十二年前就跟我貌合神离了,你拿她来威协不了我的,还是说说你们的来意吧!”

    一个蒙面人道:“刘五公子,你有这么一大片家业,何苦要自找苦吃?我们的目的很简单,退出八骏友!”

    刘笑亭一笑道:“刘某既然加人了八骏友,就是没把那份家业放在心上。”

    那蒙面人厉声道:“你是活得不耐烦!”刘笑亭哈哈大笑道:“刘某早就活得不耐烦了,阁下现在才知道,不太晚了吗?”

    两名蒙面人对着厂一眼忽而疾如风般卷了进来,一刀一钩,势子十分凌厉,刘笑事的李公拐及时挥出,挡住了这一招突袭,立刻交上手来,而远处也传来I兵器交鸣声,显见楚平与朱若兰那边也动上手了。

    应战二卜多回合后,一条人影射至,正是楚平,但晚了一步,刘笑亭洽在此时,肩上挨了一刀。

    这一刀换得不轻,刘笑事一声闷哼坐地,楚平却尽速进击,剑光下掠,把那蒙面人握刀的手在肘变处斩断,刘笑亭几乎是同时发,在地下一拐而出,砸在那蒙面人的脚踝上,踝骨全碎,那蒙面人痛叫着跌出去。

    刹那间两名蒙面人都解决了,楚平忙着上前扶起了刘笑事问道:“五哥,你受伤了‘/’刘笑事着站起,苦笑着道:“还好,胁下挨了一剑,伤还不至于致命,我坐下来是为了避免流血过多,别管我,你快去对付那一个去卜’另外的那个蒙面人也正在照顾他的同伴,这家伙的运气太坏,双脚踝骨全碎,一手已残,低声道:“伙计!送我上路吧,我是没有指望了,就算能留下性命,也是废人一个。”

    这个蒙面人似乎还在犹豫不决,他反而催促道:“伙计,别耽误了,看来老大的计算失灵,刘笑亭根本没把老婆放在心上,咱们白忙了一场。”

    这蒙面人道:“老大的计算应该没出错,刘笑亭也许不爱这个,可是他们是侠义道中的人,总不能坐视自己的妻子受制而不加理会!”

    刘笑亭道:“你说对了,在任何情形下,刘某绝不会不管自己的妻子,只有一个例外是你们使持她来威协到我们的同伴时,我绝不会考虑的,八骏友结盟时就立过血誓,绝不会以任何私人的原因来影响到我们的宗旨,刘某抛弃了万贯家财去流浪江湖,早已无身家之念,所以你们这一着玩得人笨了!”

    站立的蒙面人沉思片刻,忽而一掌下拍,把受伤的同伴打得脑装四油,一颗脑袋砸得稀烂。

    楚平与刘笑亭都没想到这人会对自己的同们下手,倒是怔住了,刘笑亭愕然道:“你这是干吗?”

    楚平道:“他是怕我们认出死者的身份。”蒙面人冷笑道:“不错,楚平,你很聪明,只是太聪明的人会夭寿的,你们杀死我们的一个伙伴,就得拿必命来补偿!”

    楚平淡淡地道:“你想得很如意!”

    蒙面人道:“不是如意,是必须的,今天我们是抱定厂必得的信念而来,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决不留下任何一个活日!”

    楚于一,笑道:“莫天传、你们既然要杀死我,为什么不干脆就在姑苏下手呢?那时有更好的机会!”

    蒙面人一怔道:“你叫我什么?”

    楚平道:“莫天揭,活报应莫天揭,这个死者是九险手屠恨,你们以为蒙了脸,换了兵器,我就认不出你们江南八怪来了!’,蒙成人身于微霞,显然是被楚平喊穿I身份,顿了一顿,才冷笑道:“楚平,这下子更不能容你活着了!”

    楚平道:“这不是废话吗?你们可能受到了刘谨的指示,为杀我而来,我就是不识穿你们的身份,你们也放不过我的,只是你们该估量一下自己本事再来,凭你们江南八怪,就能杀得了我吗?”

    莫天倚怒吼一声,扬刀追扑,这次人是抱定了拼命的心,刀法狠落凌厉,完全是采取不顾命的打法,对楚平的创势根本不作理会,竟是存着同归于心的心理,楚平倒是拿他没办法,因为楚平并不打想拼命,有很多精招也受了限制,无法施展了。

    这时远处的厮杀声不断地传来,是朱吉兰与秦汉在跟时方拼命,刘笑事急道:“老么,你们那边怎么了?”

    楚个道:“秦大哥及时呼警,我们才没遭到暗算,其余六任都现了身,我是听说他们以五嫂作为扶持,才脱身过来接的。!”

    刘笑亭急道:“别管我老婆,江南八怪中以松柏最强,朱若兰与秦汉恐怕难以支撑!”

    他的伤处已经止住了血,挣扎着要去那边助战,楚平忙道:“五哥,你别动!”

    刘笑亭道:“这点伤算什么,比这更重的伤,我也受过,我得为他们帮忙去。”

    楚平道:“五哥,你护住嫂夫人就行了!”

    刘笑事道:“我如果把老婆看得这么重,也不会离家出走了,你还是快把这家伙解决了好帮忙去。”

    他支着李公拐,一纵一跳地去了,楚平心中大急,猛地一妇剑势,滚身进击,剑刺莫天揭的下盘,莫天揭悍然不顾,刀劈楚平的顶砂,楚平用的是险招,猛地斜身上窜,以半寸之差,让开那一臂跟着同时推出剑光,把莫天传的脑袋挥出一丈许远近、回头看刘笑亭时,他已经向畔奔去了,楚乎没响办法,只好走到刘笑亭的妻子周月英的身边,她居然坐在地上,闭着眼睛,口中直吟阿尔陀佛,对眼前杀伐之事,似乎毫无知觉,楚平连叫了两声,周日英也没听见。

    楚干吧.一声,只得挟起广地,进入厂刘笑亭的屋子里,把她放在床上,再度掠出屋外,扑奔桥头,那儿杀得正起劲,朱若兰身边没有带刀,只凭一枝于萧、独力阻住四个蒙面人的围攻。

    秦汉手舞独脚铜人应付着一个,刘笑亭负伤也截住了一个,江南八怪这次前来,而且一上来就找准了朱若兰。

    楚平原来是对付一个人的,听见广秦汉的招呼后,分身去支援,那个人又加入去攻击朱若兰卢,本若望大概是兵刃既不顺手,又要独力应付几个高手的围攻,早有不支现象,身上已带了两三处伤,不过她比较冷静,飘身到厂桥_I:,那是一道九曲桥,较为狭窄,对方虽然有四个人,却因为受了地形的限制,无法配合联攻,才堪堪支持住,看见楚平过来,她才嘘了口气道:“叫哥,如果你再不来,我就完了!”

    楚平却没响及时上去帮她,转而对刘笑亭的那个人进击。

    刘笑亭忙道:“老么,你快去帮朱姑娘!”

    楚平道:“没关系,她还能支持一下,五哥!江南八怪用大吃小的联略,我们也来个将计就计,一个个地扑灭他们,注意向右闪,我要施杀手了!”

    刘笑亭果然往石一闪,跟他对博的那个蒙面人也忙向右边偏移,楚平剑光急进,似乎扑户个空,而甘一直冲过去,可是他冲过了三四步后,突然回身撩创,往斜里突刺,恰好滚到与秦汉对搏的蒙面人身后,一剑撩出,把那个蒙面人腰斩成为两截。

    谁也没想到他是声东击西,楚千一击得手,哈哈一笑道:“笑面狐谢拱北又了帐丁,六哥,你也帮帮五哥的忙,把落英剑左丘生收拾下来,我去支援若兰了!”

    语毕纵身起,拨空了三四丈,秦汉倒是不怠慢,举起独脚铜人,一挥击向左丘生。

    他号称赛元霸,协力雄厚,搁采一扫,劲力干钧,左丘生用的是文昌笔,不敢轻架,往后急退,但刘笑亭的李公拐逼得也紧,他只有往横闪开。

    脚步才停,正待回身出招,忽觉背后一凉,一段创尖由他的前胸早了出来。

    原来楚平跃半空,目的却是在取他,而且算准了他退避的方向,由空中下降时,剑势也摆好了,由左丘生的痛后溯进,直透前胸。

    楚千双脚落地,剑还在左丘生的背上,这一剑透心而过,把在丘生刺得呆住了,一时尚未致命,楚平伸手架住了他,人躲在他的后面,推着他直向桥上面走。

    左丘生也像是具木偶似的,被他这么推着,到了桥上,才用手一推,轻声道:“去吧!”

    桥上的四个人,专心一意想把朱若兰收下来,而且也没想到楚平会在刹那间把两个人解决了,因此对桥下发生的事故都没在意。

    楚平在推出左丘生的时候,同时也拨出了长剑,那时的左丘生才因剧痛崎醒觉,目中狂吼,文昌笔死命乱刺,竟一直对准两个蒙面人刺去。

    那两人正在全心对付朱若兰,劲力蓄在剑上。刚要发出,准备一举将来若兰毙于剑下。

    暮觉背后风生,有人攻来,出乎本能的反应,两枝剑同时图回后击,把左丘生扫为四五段。

    这是他们四人准备很久才布成的合围之势,突然有了缺口,朱若兰得到了机会,尽力飞跃,扑了出来,楚平刚好接住,她倒在楚平的怀里,只叫了一声:“平哥!”

    整个人都变得软弱无力,吊在他身上了,那是极度肥力的现象,实在也难怪,她一个人力战几个高手的全力抢攻,也已到I心力交瘁的程度,全伏着一口气支持着。

    等她扑到楚平身边,那一胜意志也松弛了下来,再也支持不住了,楚平知道这种现象,一把托起了她,退后了几步,而刘笑亭与秦汉却各挥兵刀,封住了桥口。

    那几个人由1朱若兰的突围,才警觉过来,首先是剑劈左兵生的那两个人,他们低头一看,发现左丘生残缺的尸体以及手中的文昌笔,不禁一呆,一齐道:“怎么会是老八呢?”

    楚千一面为朱若兰推宫知脉,一面道:“柏长青,你别再装蒜了,告诉你,不但左丘生完f蛋,屠恨、谢拱北跟莫天椅也都完蛋了!”

    那蒙面人正是柏长青,他的身子一震,道:“楚平,你说的是真的?”

    楚平道:“那还能开玩笑,不杀死他们,我怎么能抽身来的柏长青道:“你是用什么杀他们的?”

    楚平道道:“剑,就是我手中这支剑,屠恨断臂伤腿,莫天猗帮他上了路,然后他自己剑下授首,跟着在这边,谢拱北先腰斩,左丘生一剑穿胸,再被你们腰斩了!”柏长青叫道:“我不信,我们兄弟的技业盖世!”

    楚平淡然道:“在姑苏你们也见过我的剑法了.”

    “那是我们故隐实力,不让谷大用知道、”

    楚平道:“江南八怪以技业而言,够得上是当世高手,但是跟八骏友比还差了一截。”

    相长青顿了一顿,似乎仍然不相信,可是目光扫及左谢二人的残尸,勉强地承认厂道:

    “楚平,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

    “在姑苏时你表白了,是内厂的刘谨爪牙。”

    柏长青冷玲地道:“内厂是司礼监刘公公直属人员,我那四位兄弟都是二挡头,连东西两厂的人都有生杀之权。

    “你杀了他们。可知该当何罪?”楚平淡淡地道:“该当何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连刘谨犯在我手里也是一样!”“你说这也许就是意图造反,楚平,我知道你自恃武功主明,又仗着有八骏友为助,很以为了不起,可是你要想想,你的武功能挡住朝廷的大军吗?就算你一个人逃得了,你的如意坊又能逃得了吗?还有刘笑亭这一大家……”

    楚平道:“难道你还能调官来对付我们?”

    相长青道:“我们不能,刘公公能,你们的行动威协到他的安全时,他自会不顾一切地来对付你们的,得罪了刘公公,连官家都保护不厂你们!”

    楚手倒是一怔,觉得他的威协不是空言,刘谨如果真的不顾一切蛮干时,的确很讨厌,如意坊有十八处分号,刘谨真要一纸令下,调集军,两个人未走,倒是八匹骏骑都动了,只是家犄了张果老的青驴,朱若兰骑了刘笑亭的黄瞟马而已。行程是顺着连河旁的驰道,那是为了配合燕玉玲的紫燕航。

    袭中平与赵三相再也没有来连络,他们大概已经知道情况的不对,官家不再需要他们了。晓行夜宿,由于八匹骏骑的脚程快,每天轻轻松松,两头见日,也能赶下个四五百里,但是在其他的座骑赶来就十分吃力了。三天下来,他们已经进入了鲁境,总是俯视连河而宿,这天晚*,楚平照例在旅邱巡行,一条人影很快的掠过他的前面,抛下一个纸团,看那条人影的身法轻捷快速以及临空翻折的俐落,楚平知道必无他人,一定是燕玉玲无疑,遂也不去追了”展开郑刻酰上面的字很简单。是在匆忙中用发蘸写的:“刘谨已遣全力业,明日官桥镇外森林伏击。”

    楚平看了把纸团毁了,回去放心睡大觉,第二天朱若兰来敲门时,天才徽明,把他从床上拉了起来道:“平哥!你该在下半夜叫我起来巡夜,怎么你没来叫我呢!难道你一直替我守卜去了。”8楚平笑笑道“我没有这么体力,昨天我自己也睡了!”

    朱若兰一怔道:“你自己也睡了,那么是谁守夜,峨,我知道了是涛姐和玉玲她们!”

    “你怎么会想到是她们呢?”“她们坐船,白天休息够了,晚上有的是精神,“若兰,她们比我们在辛苦,操舟日行数百里,几个人轮班操练,那里还人有空!‘那是谁值夜班呢?”

    ‘没人!我早就睡J!”

    “什么?你早就睡了!这么空了一夜”

    “是的,养足精神,今天好准备撕杀。”

    “你得到消息了?”

    “昨天晚上得到的,今天上午百桥镇的森林中,刘模集中广全力伏击!”

    “那你还睡得着?”

    “怎么睡不着呢,对方全力布署在前途伏击,昨天晚上就不会来打扰我们,正好放心睡大觉去!”

    “那也该告诉我们一声呀!”

    “告诉了有什么用,要来的总是人来,早点来了早点完事,我说了,大家也还是得以今天才去迎战,却白担一夜心事,反而消耗了体力!”

    “也许可以预先构思对策!”

    “不!如果破坏了他们这次的行动,不知道还要拖到那一天,找已经很不耐烦了,八骏友也好,如意坊也好,我们都有自d的事,不能老是为一个人忙!”

    朱若兰叹I口气道:“想来也是你说的有道理,那么今天我们该准确一下,是不是把叔叔留下……楚平笑笑道:“吉兰,你以现在还没弄清局势,刘理的目标不是官家而是我们,他如果存心要杀君,早就人动手了。

    问题是他要抓住官家作为幌了,今天最安全的就是你叔叔,所以我们必须要他同行,当我们正支撑不了的时候,要靠他为我们解围呢卜’朱老兰不禁笑笑道:“看你说得多有把握,万一刘理横了心,想来个另起灶呢厂“那他连一个都调不动!”

    朱吉兰道:“好吧!我承认你高明,那么现在该通知大家一声,心里作个准备吧!”

    ‘不必!像往常一样地行动,消息必然是辽东双雄传给玉玲的,如果我们有疗预防,对方逼得取消行劝,辽东双雄反而危险了,假如断了消息对方要干什么,我们一无所知,那才更糟呢,所以什么都不上、说,回头我们两匹马走在前央,提高警觉就是了,龙大哥他们都是老江湖,随时都可以应变,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于是大家起身,梳洗如常,用早点后,随即启程,朱吉兰与楚个双骑领先龙千里与华无双优丽殿后,一路*都是这个队形前进的,正因为大家不知道七惊,路还有说有笑,裴玉霜在官家的呈子边,不知说了什么笑话两人笑话得很开心。”

    楚平笑道:“令叔在女人的圈子里的确实和两下子,裴大姐难得一笑的,居然也被他逗乐I!”

    朱若兰忍不住瞪厂他一眼道:“你能不能说点正经的厂’楚平道:“我们昨夜歇在临城店,它桥镇就在由十里,那片森林就是一箭之遥处,现在我们的一举一动,外方能看得清清楚楚!”,”

    朱若兰向前望去,虽然看见了一抹业林,但心中却不相信道:“你别骗我了,真要是那个林子,你笑得出!”

    说着话,马又过迈进了十多文,忽而林中喳喳急响,射7一蓬密集的箭雨。

    幸好楚平是早有戒备的,马上腾身起,剑光飞舞。挡在朱老兰前面,挥开了那一阵乱箭,招呼道:“别伤一厂马匹快下来把那些箭手解决掉!”

    朱吉兰惊魂乍定,怒叱一声,也跳下了马,那两头骏骑久经训练,自劝向后退去了!这两个人一创双刀,像两团灵光似的挪进了林了林但听得惨叫,来是那些埋伏的剑手遭殃厂。

    八骏侠中,只有秦汉是外门功夫,使的是重兵器,由他让护住了官家其除多都仗剑挥鞭,掷进了林中,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大喝道:“箭手们都通后,大家围上去,活剁了这批叛逆!”

    那是赵三相的声音,跟着林中人影急落,而掷进林中的六个人c经退了出来!后面追厂一大堆的人赵三相裘中平居,辽东双雄在一边,另外还有二大邪神,以及内厂的江南八怪中仅剩的四怪c此外有七八个没见到的,但是从那些人的行动举止外相看来,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楚十一看心小一惊,知道今天这一战交战十分艰苦,因为对方的阵势实在太强人幸好是辽东双雄已由官家密颁的令,发表了任他们为正副锦衣尉指挥使,而且他们也是忠心公室的,虽在对方的阵容中,相机里应外合;此外三大邪神在镇江金山寺下,自己曾经放过他们一马,也许不会为敌,但就是把这些人都除开,要想挡过这一关也是相当扎手侧不过楚平还是沉住_f气,薛小涛、燕王玲她们都在附近不远处,而且早已知信,只要等他们前来驰援时,情势就会好转I。所以楚个装作从容地道:“各位,久违J”!”

    赵三相的脸上浮着一个虚伪的微笑道:“楚公于,多谢多位偏劳,氢主上护送厂这一阵,现在各位可以轻松了,护鸟的责任交给老朽等人就好!”

    楚个微笑道:“赵老,孤烟门可不是衙门,掌门人是‘&衙,赵老这个责任是从何而来的呢‘Z”

    赵三相呵呵一声子笑:“敝师弟却是锦衣尉指挥使,直接有保驾的责任!”

    “可是裘大人在一边闭口,要赵老代言干嘛?”

    赵三相道:“因为绵衣尉指挥拿这一个职务是司体监制公公颁授给孤烟门的,凡本门中人,都任受此战,“卜时老朽闲,故由敝师弟代任,有老朽在,自然是由老朽来主理厂。”

    官家在后面赶上几步道:“胡说卜绵衣尉指挥使它三品或职,届能由人私相接受卜’赵三相淡淡地道:“主上,这个官职可不同,从来也没有规规矩矩.按照官制派作的,从成祖永乐爷的时候开始,就是一一纸争论,指定谁就是谁,孤烟间尚向主上的手论!”

    “那不是我写的,是刘理派的!”

    赵三相道:“这是主上对刘公公的礼敬,应保对公公署理、而刘公公也能不负所托,劳主上费心,现在困等c经来了,上上可以把这些江湖人遣退了。”一曰官家沉声道:“假如我要把你们遣返呢?”,,赵__二们一笑道:“那当然也可以,不过要等到宫中,当着对公公的面,作一个交代/,“孤乃一国之尊,为什么要听他的!”

    赵一相笑道:“主上这话问得好极了,臣等也想问问主*儿,为什么主上会对刘公公如此寄重,不过这是朝廷的事,非臣等所能过问者,臣等只知奉行职务,请上上过来吧,那些江湖人不习朝仪,居然与主上并肩同甘,实在太不像样产厂”、。

    官家怒道:“赵三相,抓这次离家是为了访求湖啤小侠义忠志之士相助,清除身边的好龙之徒……”

    赵三相去耸肩一笑道:“臣等就是侠义忠志之士,主上放心好了,这些江湖人挟持主主,殊为不敬。臣等一定会对他们以微诫。”

    他自说自话,却作得很像是有回事,说完后一挥手,相长青与风人松立刻仗创欺上,来攻楚平,四怪中的另外两怪火怪众九公与罗利女卫靖姑也都仗着兵刀,计上前跟朱若兰交上了手;这两个人上次蒙面而来,使用的兵刀不趁手,看不出厉害之处。现在以本来而目出现,手中也拿着他偿施惯的家伙,威刀立见加强。

    众九公使的是火龙律,劲力无比,而且他的律中还发出火器,朱老兰已经应付得很苦了,而卫靖姑的盘龙仗更是威风八面,虎虎有风。

    韩大江一看情形不对,立刻上前把众九公接下去,可是对面立刻补上了一个使剑的老者上来。龙千里、叶无双、裴五霜秦汉等四人,也都找到了对手,差不多每个人都是以一敌二,赵三相自己亮出了长剑,直逼官家。

    官家怒道:“赵三相,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我动手,你要造反了!”

    赵三相一笑道:“臣怎么放呢?臣等是来迎轻的,现在这里实在太危险,请主上随臣离险地!”

    口中说着话,手下却不停歇,攻得很急,辽东双雄一看情形不对,连忙上前,伍飞雄忙道:“姓赵的,你干吗?”

    赵三相微怔道:“伍大使,我们不是说好了的?”

    伍飞雄道:“我们只是同意迎驾返京,可不同意你杀君,你那种做法……”

    赵三根笑道。“可是主上似乎为那江湖人迷惑,不辩忠好。”

    伍飞雄与郎铁双剑齐出,接住了官家道:“交给我们好了,你忙别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