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八骏雄风》 第十七章

    追魂娘子笑一声道:“薛坛主果然不错,到底不愧为领袖一方的名门俊秀,只是你们等得住楚平吗?”

    三个女子都不理她,追魂娘子看看果报和尚道:“秃驴,老杀才见了女人就没了骨头,你是出家人,应该四大皆空,你把这三位女菩萨赶开吧!”

    果报和尚大喝一声,抡起大铜作,奋力横扫,裴玉霜以单剑为柱硬架住了,虽然被震得退了两步,但也把果报和尚的铜村反弹了回去,果报和尚微怔道:“裴玉霜,好腕力,你再接洒家一杵试试!”

    但是燕玉玲不让他再次出手了,飞身跃起空中,以长剑凌空下击,果报和尚挥杵扫去,燕王玲却在空中身躯轻翻避过了,使剑再刺空门。果报和尚连挥了几下,可是燕玉玲身子在空中飘不落地,不时以长剑蹈隙刺攻,缠住了果报和尚无法分身去进攻楚平,追魂娘子看看情形不对,手挥柳丝再进,却被薛小涛拦了上去,天绝神翁攻上,裴工霜死命抵住,激斗又起。

    在六人分三对的厮杀中以裴玉霜的压力最重,天绝神翁的刀法凌厉,实在不是那支刻应付得了的;薛小涛与追魂娘子两人不相上下,反倒是燕玉玲挑斗果报和尚还从容一点,铜村是以力,但燕王玲的身法美妙,回翔空中不降,果报和尚有一身力气,却无法施展,就这样各战了二十多招,忽而三大邪神在一声呼啸中,三个人不约而同抛开对手,三件兵器集向地上的楚平。

    在战斗激烈时,三大邪神这突然的变化是谁也想不到,三个女子也不知不觉地离开楚平,面对这一着联功杀手,一时援救无及,眼看着三兵器快要击中楚平了,那知楚平忽而跳起来,剑奔天绝神翁前,右腿踢出,把果报和尚踢得横身飞了出去,左手掌捎出去,击中追魂娘子的后背,一招三式,居然把三大邪神都伤了,灭绝神翁受伤最重,胸前那一剑划破了尺来长,寸许深的口子,鲜血直冒,他似乎忘记了疼痛,跟两个伙伴站着,望着楚平,不知道他在受伤之下,何以还能发出那么凌厉精湛的一招,裴玉霜与薛小涛、燕玉玲等三个女子也都诧然地望着楚乎,满脸现出不相信的神色。良久,天绝神翁才轻轻嘘了一口气道:

    “好!好招式。小子,老夫认栽了,但是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不知道你是否肯给我一个确实的答复!”

    楚平淡淡地道:“是想问我刚才那一招?”

    楚平淡然一笑道:“刚才你不是见到了?”

    灭绝神翁叹了口气道:“是的,如非亲身所历,杀了老夫也无法相信,可是事实放在眼前,那是真才实学,心眼步法配合得妙不可言的一式精招,老夫不能不信,因此老夫败得心服口服。才想问个明白。”

    楚平道:“你问吧,艺有未曾我学,事无不可对人言,我当尽我所知答复你们。”天绝神翁想想道:“这一招叫什么?”

    “神来之笔,无名无目。”

    “这怎么可能?你总不会是临时想出来的吧?”

    ‘’确实是如此,因为这一招只有在那种情形下才有用,根本不可能预先想请招式,等着你们联手合攻。”

    灭绝神翁想了一下道:“不错!那一招是神来之笔,因为出剑发掌踢腿,三式同时发出,假使不是我们三个人在同时攻出,这一招也没有用,不过一招三式,同时能取中我们的空门,这总不会是临时想出来的吧?”

    楚平道:“不错,这倒是我经过一番研究的。”

    ‘可是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你又从何研究起?”

    “三年前,你们围攻先父,先父负伤回到家中,并没有说是为谁所伤,我只有从先父身上的伤痕来着手,判断对方出手时的姿势与攻击的部位,筹思应付之策,你的刀取前胸,可以用剑招克之,追魂娘子惯于在花叶中发利器暗算,必须先示之以弱,使她放弃用暗器的打算,就只有迎身以掌克之,果报和尚习惯在背后攻人无备,他使的是重兵器,下盘空虚,以飞跟踢出,可以攻其所弱。”

    灭绝神翁叹道:“佩服!佩服!但是把这三个动作溶于一式,必须得化点心思!”

    楚平笑道:“不错,这个心思化得很苦,而且付出很大的代价,要在背上挨一下……!”

    果报和尚叫道:“你是故意挨这一下的?”

    楚平道:“不错,先父是被你的身法所欺,在无备的情形下挨了一样,才受了重伤,我已经知道了你的虚实,怎么再上这个当,预先就作了准备,运足了气再挨上这一杆,就不会受伤很重了。”

    果报和尚道:“笑话,就算你运了气,那一杵是轻易挨得的,酒家这一样连铁人也可以击扁的。”

    楚平笑道:“和尚,那一杵把我打得飞了起来,把你的功力都抵销了一大半,你可以砸扁一尊铁人,但如果要你打一捆稻草,最多也是撞飞了起来,连草结都不会散开,这就是柔能克刚的道理,无怪追魂娘子骂你笨,你的头脑是缺少点弯路,下次我建议你多用由上往下压的招式,这样除非对方会地遁能缩到土里去,否则就很难化解你的神力了。”

    果报和尚叹了口气,什么话都不说了。

    天绝神翁叹道:“楚平,照说我们虽然落败了,但还有再战之能,可是输了要认输,三大邪神纵横宇内多年,从未落过败绩,居然砸在你手里,还有什么可混的,你说要如何处置呢,老夫认了。”

    楚平道:“先父之死,遗命有不得报仇之诫,欧阳师兄之死,你们虽是主凶,却非主谋,我也不想怎么对付你们,只是我觉得三位在江湖上也混够了,应该收手了!”天绝神翁道:“阁下要我们退出江湖?”

    楚平道:“是的……三位在江湖上也是无名之辈,何苦去为豪门卖命当工具做凶手呢?”

    天绝神翁刚要开口,忽然远处传来一声清叱道:“慢着!三位老师,楚公子不追究,我的问题可还没完呢!”声音是从山下传来的,十分清脆,三个人脸色变了,很快地由山道上出现一辆宫辇,辇上端坐一位官装丽人,前面是两名背剑的小婢,后面则是两名推辇的传女,耶赫然正是在北极阁中为无名道长擎退的荣华郡主,带着她的四名剑婢。

    辇车推到众人面前,荣华郡主跨步下了车辇,先朝裴玉霜等笑笑道:“三位姐姐,想不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转身朝楚平一检社道:“楚公子,朱若兰来得冒昧,尚清原谅!”

    楚乎颇感愕然道:“不敢当,郡主怎么有兴夜游金山?”

    朱若兰一笑道:“楚公子,这郡主两个字的称呼,在公子面前可当不起,公子还是以贱名称呼吧!”

    楚平道:“令尊贵为一方藩主,你是名符其实的郡主。”

    朱若兰道:“以富豪而言,谁能富过如意坊的东主,以贵而言,家叔贵为天于,在公子面前也不放以帝王自居,以小妹这个郡主又算得了什么,面对高人,小妹自觉俗气为之一条,因此我们也摆脱那俗套吧!”

    楚中笑笑道:“兰姑娘有何指教?”

    朱若兰道:“小妹闻知公子在金山寺夜游,本拟前来一听雅教的,那知道恰好遇见了舍间的三个家臣对公子无礼,小妹特地来向公子求个情。”

    楚平道:“事情已经过去了。”

    朱若兰一笑道:“小妹来了已经有会儿,也会见公子大展神威,教训了他们,虽然公子器度恢宏,不以见罪,但小妹却不能就此罢了!”

    忽地转身,眼中射出慑人的神光,盯着三大邪神一扫,那三人身不由主,打厂个寒噤,朱若兰沉声道:“三位老师,今天这个行动是谁的主意?”

    无绝神翁道:“是我们自己安排的。”

    朱若兰冷笑一声道:“黄老师,楚公子是君子你们可以欺骗他,但是在我面前,你们最好还是少现心眼儿,说,是谁叫你来的?”

    天绝神翁道:“是令尊宁王爷。”

    朱若兰冷冷地道:“出门时家父就当面交代过,此行一切由我为主,我并没有叫你们对楚公子失礼!”

    灭绝神翁道:“令尊另有所托付!”

    朱若兰哼了一声道:“黄公伯,这一套鬼话别在我面前胡说,家父早知道你们二三其德,心怀不轨,要我特别监视你们的行动,怎会另外交代你们任务?”

    夭绝神翁道:“郡主如若不信,可以去问王爷。”

    朱若兰冷笑道:“你即然这么说,我只有把你们带回去跟父王对证一下了,把他们的穴道封住,废了武功带回去!”

    两名剑婢正待上前,追魂娘子叫道:“朱老兰,你别欺人太甚,我们至少还是你的师父!”

    朱若兰笑笑道:“那不过是在称呼在对你们一点尊敬而已,你们自己明白,够资格做我的师父吗?”

    天绝神翁道:“老夫难道没教过你刀法y”

    朱若兰一笑道:“你那几式破刀法还够资格教我?连你最得意的灭绝三刀,都还是从我手里偷去的!”

    灭绝神翁怒道:“潮说,那明是老夫精心独创……”

    朱若兰笑道:“不错,刀法是你所创,可是你根本不懂得连起来运用,到了我手里,才去无存青,变为一刀三式,威力绝伦,黄公伯,你刚才来吹嘘说你们三大邪门未落过败迹,可是别忘了去年中秋,大家在后园较技,我这四名剑婢就胜过了你们,你还好意思说是我的师父!”

    天绝神化低下了头,追魂娘子道:“若兰,我承认你天赋过人,可是你们是手段未免太卑鄙了,在延聘人才时,不惜厚瞥甘辞,把人请到王府,就偷学我们的武功,学会了就把人一脚踢开。”

    朱若兰微笑道:“易小琴,你这话只有一半对,我承认对各地的名家精武都很有兴趣,但我从来没有要求那一个传授,我也承认向很多人学了些东西,但是我学的不是别人的精妙之处,而是学每个人的缺点,凭我自己的智慧,去修正那些缺点,那可不是你们的本事!”

    “你总是在我们身上得了些好处吧?”

    “这倒不假,只是这些好处是我自己发掘出来的,不是从你们身上学到的,王府中每个人都是老师,那也不过是叫叫而已,事实上你们谁都不够资格做我的师父……”追魂娘子道:“’你如此对人,怎么能怪我们三心二意。”

    朱若兰一笑道:“那不怪,我对府中的人去留从不勉强,在王府中的我绝不亏待,一定要走的,只要明白表示,我也总有一份敬意,可是我绝不允许人打着宁府的幌子在外面惹事,然后再嫁祸到我们父女头上,你们暗算了欧阳大侠,今夜又陷害楚公子,都不是我的意思,因此我绝不能原谅你们的作为。”

    追魂娘子道:“你想怎么样?”

    朱老兰道:“不怎么样,只是我不想一直替你们背黑锅,废了你们的武功,随你们爱上哪儿去,如果你们真是冤枉,可以到家父那儿去对质,只要确实是家父的意思,我就自绝以谢!”

    追魂娘子道:“没那么容易

    朱若兰沉声道:“我也知道你们不会答应,因此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自信逃得了,离开金山寺,我就不再追究

    语毕哗然一声,由腰间撤出了一柄薄钢刀,寒若秋水,轻轻一抖,声若龙吟,挥刀攻去,却被楚平横剑架住了,然后才笑道:“兰姑娘,楚某想求个情。”

    朱若兰道:“楚公子你还替他们求情,你知道……”

    楚平笑道:“我知道,他们另外又受安化王之聘,想害我,嫁祸府上,可是他们并没有得逞……”

    朱若兰一笑道:“楚公子,我七叔跟他们有过连系是不错的,可是绝不会要他们对付你,他们是受了内厂之请。”

    楚子微微一怔,朱若兰道:“我亲耳听见赵湘踉裘中行跟他们密谈除去你!”

    楚平愕然道:“那又是为了什么?”

    朱若兰道:“因为你跟官家太接近了,他们怕官家借你的力量脱出他们的控制,现在你还要为他们求情吗产”

    楚平道:“是的,楚某的家训,绝不因私仇而开罪武林同道,还请姑娘手下留情。”

    朱若兰想想道:“那只有一个办法,楚公子可以拦住我,到他们逃离金山寺,我就不再追究了。”

    楚平道:“楚某愿尽力而为。”

    朱老兰微微一笑,运刀再去,楚平仍然挥剑拦阻了,刀法怪异,但楚乎总能及时封开,同时道:“三位请吧,楚某念三位成名不易,而结仇太多,如若废去了武功,今后将无以自术,但愿三位能于今后凭此一身所学广施仁义,以不负此生!”灭绝神翁十分感动,一拱手道:“楚公子以德报怨,不计前嫌,老村等记住在心里,日后必有以报。”

    他招呼了追魂娘子与果报和尚,飞身向山下窜去,那四名剑婢立刻移身相阻,居然又把他们截住了,朱若兰道:“你们逃不掉的,还是乖乖地留下吧!”

    楚平一支剑变化万端,缠住了朱若兰,同时朝燕玉玲做了个手势,燕玉玲立刻飞身回翔,凌空下击,把四名剑婢的合围之势逼开了一道口子,天绝神翁已脱了出来。薛小涛与裴玉霜也上前帮忙,拎住了另外两名剑婢,裴玉霜朝追魂娘子道:“还不快走!”

    追魂娘子努力拉开了对面拦住她的剑婢,脱出圈外道:“裴女侠,谢谢你!”

    裴玉霜道:“今天是为了平兄弟,你杀我欧阳善的事还没了,只是八骏从不趁人之危,我们下次碰头再说!”

    由于三女拦阻了四名剑婢,三大邪神趁机脱身,朱若兰一刀逼开了楚平,又飞身拦住了,身法之快,比果报和尚还见迅速,可是楚平也不慢,居然又及时追了上来,就这样一追一栏,已经来到了山下。

    三大邪神顺着江岸急奔,朱老兰仍是不肯放松,但楚平缠得很紧,奔出两里许,一条尽防靠近在江边,航中射出了三点人影,却是王氏五风中的王金凤王翠凤姐妹,又截住了天绝神翁。

    天绝神翁奋起一刀劈出,但王金风对他的刀法却十分清楚,长剑轻轻一拌一绞,居然把他的刀撞开,剑直进,抵向了天绝神翁的咽喉!

    无绝神翁把刀一抛道:“罢,老夫纵横一世,今天居然连一个女娃都抵不过,把老命送给了你吧!”

    王金凤毫不犹豫,正待运剑前刺,朱若兰却喝道:“大姐,住手,放他去吧!”

    王金凤抽回了剑,朱若兰笑笑道:“黄公伯,你的天绝刀法虽足以倒傲视江湖,但是到了我的人手中却不值一提,每个人都能制住你,只是你运气好,有楚公子为你们说情,我说话算话,此地远离了金山寺,前事不再追究,今后只要你们不再以宁王府的门客身份在外活动,我也不再找你们麻烦,否则我手下任何一个人都能杀了你们。”

    灭绝神翁呆了一呆,邀了追魂娘子与果报和尚,垂头丧气而去,楚平见王金凤竟能一招制住了灭绝神翁,不禁愕然道:“王大姑好剑法!”

    朱若兰笑笑道:“楚公子客气了,跟你比起来,我们还差得太多,论武功,小妹心许公子为天下第一人。”

    楚平道:“不!楚某惭愧,在山上楚某极所学,险些挨了一补,才侥胜一拍,那有王大姑胜得干净利落。”

    朱若兰笑道:“那可不足为齿,因为在我门下出来的人,对他们的武功虚实,都早已若指掌,那一剑就是针对其缺点对其缺点而设折,对别人就没用了。”

    楚平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朱老兰笑道:“小妹不才,但是对天下武学,只要看过一次,总必能想出破解的方法来,蝗天在北极阁上,被无名老道那一招难住了,两个时辰后,小妹已想出解法,立刻再去求教,那知看见了公子所摆的一招精招!”

    楚平微怔道:“兰姑娘怎知是楚某所摆?”

    朱若兰笑道:“无名道长不知道那隐名高人是谁,小妹却知道是令尊大人,而且也知道令尊已经身故,那一招当然是公子所设,只有这一招,小妹苦思良久,仍然没有想得解法,楚公子是否肯再指点一下?”

    楚平微微一怔,朱若兰笑道:“楚公子,小妹自知这个请求过于冒昧,但是今天小妹已经卖了公子一个人情,公子也不该拒人于千里之外吧,公子当也清楚,小妹虽然不敌公子,但一定要杀死那三个人,公子是拦不住的,因为公子既不想那三个人死,自然也不会对小妹下杀手,我只要对公子的一个剑势不加理针,专心攻那三个人,公子又能来我何!”

    楚平一叹道:“兰姑娘,你的确太厉害!”

    朱若兰道:“楚公子也不弱,今天义释三大邪神,他们必知恩图报,以后内厂如有对公子不利之心,他们一定会先行通知或是暗中阻挠,那比杀死他们更有用。”

    楚牛顿了一顿才拱手道:“佩服!佩服!楚平只希望将来不要与姑娘为敌,有你这个敌人是太危险了!”

    朱若兰一笑道:“小妹也不愿意,所以才在杯上向公子、求教,大家切磋所学而不伤和气,如果有一天我们必须兵刀相对,也好互相有个了解照应。”

    楚平道:“会有这一天吗?”

    “如若家父的意图不改,那是很可能的,因此我宁可现在把自己的虚透露给公子知道,到时候力不能逮,家父也就不会责任小妹了,家父是个很精明的人,所能犹在小妹之上,做假是骗不过他的”,”楚乎再度拱手道:“兰姑娘如此剖诚相待,楚某敢不从命,只是上山的事还没有了。”

    朱若兰道:“公子放心,小妹会请王大姑前去解释的,我那四名侍女对各位女侠也不会认真的,请上船。”

    楚平上了船,朱若兰吩咐王金凤几句,也就跟了上来,来到楼舱上,那儿布置得十分华丽,靠窗明烛高烧,放着一张棋抨,黑白纵横,正是一盘未竟残局。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各坐一端,楚平拿了白子,继续对奕,两个人落子都很快,互有攻守,渐渐地进入高潮,神情也开始凝重,全心全意地进入了杀局。

    一个侍女端了茶上来,放在他们身边,两人也毫无知觉,那待女在旁看了一阵。见到来若兰的黑子又开始进入了劣势,她的脸色变了一变,悄无声息地一翻手腕,由袖中亮出一支短剑,对准楚平的后腰刺了进去。

    楚平恍如未觉,继续投手如故,那待女一刺得手,见楚平毫无动静,倒是有点难以相信,又悄悄地伸手想去把匕首拔出来,她的手才沾上刀柄,楚平才用手轻轻一拨道:“等一下,这一盘棋还没完。”

    朱若兰这才抬起头来问道:“什么事?雅萍!”

    那个叫雅萍的侍女脸色大变道:“没什么!婢子只是见到公子的茶凉了,想去换一杯!”

    朱若兰脸色一沉道:“没规矩,谁叫你送茶来的?我不是早就吩咐过你们,不得我的允许,谁都不准上来的”

    雅萍低下头道:“婢子是见到郡主跟楚公子对奕,有杯茶或可助思,才斗胆送了上来。”

    朱若兰这才道:“那是我的疏忽,贵客光临,连茶都没泡一盅,实在太失礼了难为你想得到,下去吧.以后不得吩咐,还是不许上来!”

    雅萍答应一声,低头退到门口,朱若兰忽然道:“站住,你知道这一位是楚公子的?”

    雅萍顿了一顿才道:“是听到柳絮姐说的。”

    朱若半这才哦I一声道:“柳絮呢?这鬼丫头自己干吗不上来,送茶的事应该是她本份。”

    雅萍道:“柳絮姐说郡主与楚公子这一盘棋很重要,唯恐有人前来打扰,所以守在中舱,不让人上来!”

    朱若兰这才挥挥手道:“她倒想得周到,你下去代替代她的职务,叫她两盅热茶上来!”

    楚平淡淡地道:“没什么,刚才那位雅姑娘很细心;也很称职,郡主就让她待候好了,干吗还要换人呢?”

    朱若兰轻叹道:“实不相瞒,那丫头原是王妃身边的人,这次硬要我带她出来,大概总是另外有什么作用;所以小妹要小心一点,幸好我们的棋局还没有进入到紧要头头,目前这些变化,她看了去也没有多大关系。”

    语音一顿,忽又道:“楚公子怎么又以郡主称呼了?”

    楚平道:“那是在下突然的感触,觉得在下不过是一个江湖人而兼卖商,与郡主的身份究竟有点距离!”

    朱若兰睑色微变,但却叹了口气道:“小妹确是一片真心攀交,不过也难怪公子不放心,觉得小妹语多闪烁,小妹也有些不得已的苦衷,比如刚才雅萍,她是王妃的人,因此小妹有时要对她稍微客气一点,我知道你是怕有人在旁边看去了刀法的变化而不高兴,认为我违背了先时约好的诺言…”

    楚平淡淡地道:“郡主,楚某既然把刀法的变化提出来跟你研究,就无意藏私,你可以传授给任何人的。”

    朱若兰脸色又变了一变,几乎想发作了,但是又忍了下来道:“楚公子,不怪你生气,这是我的疏忽,在她一进来时,我就该阻止的,可是我的确没注意到她进来,刚才我全神贯注于抨上的变化,根本没想到会有人进来,因为我交氏柳絮过,不准任何人进来的,柳絮是我最贴身的亲信的侍婢,我连她都不准在旁边,怎么会让王妃的人进来呢?好在秤上的变化正在最迷乱的关头上,她看了也学不会的,这丫头很工心计,艺业却不怎样,我们以秤上黑白作攻守之切磋,根本就看不懂

    楚平的眼睛一直对她看看,朱若兰被瞧得不好意思,你声问道:“楚公子,你在看什么?”

    楚平叹道:“我在看你的眼睛,郡主!你说话时居然能把诚意表达在眼神中了,怎么不能说出一片令人较为可信的理由呢?那位姑娘是王妃的人,你却说她是派来监视你的,难道你们母女之间,还相互不信任吗?”

    朱若兰苦笑一声道:“原来公子是为这个感到不愉快,那就不对了,家母早已弃世,现在的王纪是兵部尚书费的妹妹,是家父的续弦,费尚书则是刘瑾的死党,跟家父一直不合,他以胞妹下嫁家父,就是含有监视之意,这个女人很厉害,要不是我在跟她对挺着,家父恐怕早又受她的控制了,我们一直在相对的状态中,所以我出来,她一定要派个人盯着我,家父有意自立,也是被逼出来的,因为刘在把持着官家,想要除去家父!”

    楚平哦了一声道:“真是这样情形吗?”

    朱若兰道:“宁府中谁不知道这件事实,难道邱小乙他们没有对公子说起吗?”

    楚平道:“邱师哥他们是直性汉子,虽然离开了王府,却不会漏王府的事,我也不会问他们。”

    朱若兰道:“我以为他们会说出来的呢,所以才告诉你雅萍是王妃的人,没有再作解释!”

    楚平手指指后腰苦笑道:“那我这一刀挨得太冤枉了!”

    朱若兰这才发现楚平后腰上插着的匕首,脸色一变,急声叱道:“是雅萍下的手,你怎么不早说呢?”

    楚平若笑道:“兰姑娘,我还能挺得住,你快去看看你的贴身侍女,恐怕她已经遭了毒手!”

    朱若兰脸色急变,飘身下厂楼舱,楚平只听得底下传来她的叱叫:“雅萍,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

    底下的话顿住了,更以金的交鸣声,接着一条人影窜上船头,朱若兰像支急箭般追射而至,单刀舞成一片光幕,直压而下,雅萍回身挥剑横击,又是一阵声,雅萍的长剑被震开脱手,可是她的人也震飞起来,向江中落去。

    朱吉兰凌空拨起,空口掷刀追击,雅萍刚落向水平,银虹刺透肩胛,一声痛叫,水光四油,雅萍带着那口坚忍锋利的宝刀,沉入了水中。

    朱若兰不会水,脚尖一点水面,又飞身回到了船头,指着江水道:“下去,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一定要把那个贱婢抓回来!”

    船上有两名黑衣汉子,闻言急跳下水,朱若兰则再度飞回到楼舱不管,首先去探视楚平的腰间,急声问道:“楚公子,伤得怎么样?”

    楚平笑道:“她的手法干净利落,一刀刺进来,我只感到腰间多了样东西,居然毫无痛楚之感!”

    “什么!不感到痛,那一定是毒匕!”

    朱若兰急得声音都变了,抱住楚平,连点了他四处穴道,放在一边的绣榻上,就去解他的衣服。

    楚乎忙道:“兰姑娘,我自己来好了!”

    他是想自己来,可惜穴道被制,双手动弹不得,朱若兰星目中已含着泪珠:“楚公子,你不知道毒匕的厉害,见血却凝。毒气随着血脉连行到四肢百骸,等到脑部,便双目失明,就无救了,你怎么那么大意!”

    楚千一叹道:“‘匕首入体不痛,我已经知道不对了,所以我一直没有动,把真气凝聚在那一处逼住了毒性,因此,还不要紧,你把我的穴道解开,让我好运气逼毒!”

    朱若兰道:“那不行,万一运气不足,压不住毒气,那就糟了,你也真是的,为什么不当时告诉我呢?”

    楚平苦笑道:“我怎么知道不是你授意的呢?如果我一声张,你给我来上一拳或一掌,我势必要用真力相抗,那不是死的更快,所以我只好不动声色!”

    朱若兰几乎哭出声音道:“我会暗算你吗?”

    用衣袖擦了眼泪,便咽着道:“不能怪你有些怀疑,在那个情形下,我实在是难以自辩的,现在你忍着点,我要为你起出匕首拔毒了,痛了就告诉我一声!”

    她把楚平翻了过来,让他俯扑在床上,撕破了匕首周围的衣服,轻轻拨出厂匕首,创口已呈一片乌黑,只冒了一缕黄水,却不见血迹!

    朱若兰立刻用口对准伤口,用力地吸,吸出了一口黄水,很快地吐在水盆中,接着再吸第二日。

    黄水渐渐变淡,到后来渐渐有了一丝红色的血水,又吸了几口,才见到鲜红的血色来!

    楚平这时也发出微弱的哼声,朱若兰才止日不吸,取出一个小玉瓶来,倒出里面白色的糊状物,再用嘴会上,用力吹进伤口中。

    楚平的身子起了一阵轻颤:“兰姑娘,你用的是什么药,怎么那么冰凉的。”

    “续断膏,是用北海白獭之髓,配合了十几种灵药调制而成的,功能续筋生肌,是最好的治伤圣品。”

    楚平道:“什么!白獭髓,兰姑娘。这太可惜了,那种药可以生死人,肉白骨,我这一点伤无须如此的。”

    朱若兰道:“不可惜,你是在我这儿受的伤,我岂能不管,那怕是再名贵的药,我也要拿出来用。””

    楚平叹道:“只要内毒拨出来了,就不必再耽心,随便上点金创药就行了,何必浪费这种灵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