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极乐佛学》 第十三章 众美齐归

    “牡丹圣女”居住的“茅庐精舍”。

    这里景色倒也清幽宜人,米天乐认为在这里养病调息最合适,所以他才把慕容

    宝珍带到这里采静养疗伤。

    现在,是清晨,他们到这里后的第十天。

    天气并不太好,空中是灰茫茫,乌重重的低云,相当寒冷,郊外与屋面也全沾

    布了白凛凛的严霜,看这天气,嗯,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飘雪了,算算日子,也该

    入冬了……

    米夭乐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到了慕容宝珍疗伤的寝室前,他轻轻敲了几下门,

    柔和地叫道:“宝珍,你醒了没有?我又来看你了。”为了方便慕容宝珍疗伤,一

    直以来;她都是一个人居住在一间房间的。

    房里,几乎是立即的。慕容宝珍的声音带着点疲倦与磁性的韵味回应道:“早

    醒了,天乐,这里天气好冷啊。”米天乐闻之,不禁开心地笑了,只见他道:“反

    正你都有足够的理由赖在床上,天气冷不冷,倒不是一回事了。你说呢?”

    转出一声娇媚的笑声,慕容宝珍在里面道:“你呀,就知道会损人,没有一点

    优点。”

    米天乐闻之一笑道:“我可以进来么?”

    很干脆,慕容宝珍道:“门没下闩,要我请?”

    当然,米天乐是自己推门而入了,他回身又将门掩好,然后目视榻上的慕容宝

    珍。

    这十余未来,有赖于“医死人”牛乾事前的悉心调治与他米天乐本人的体贴照

    顾,她的伤势可说大有起色,非但伤口全痊合了,连精神也爽朗明快了许多。

    此时,她正半伏在榻端,曲着腿,拥着棉被,一件雪白的外裳便披在肩上,她

    那乌黑的秀发如瀑布似的自然地倾泻下来,油置的发丝衬着她白里透红的美艳面庞,

    衬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凝视着米天乐的明眸,那神态,妩媚撮了,也俏丽极了,简

    直就是一个人间尤物。

    米天乐不禁有些着迷地看着她,下意识里有一种强烈的,想上去亲吻她一下的

    欲望。

    “噗嗤”-“声,慕容宝珍笑了,她开口道:”老看着我干吗?不认识我?怪

    事!“

    突然惊悟,米天乐有些脑腆的感觉,只见他使劲地用力搓搓手,望着墓容宝珍

    道:“我,哎,宝珍,我怎么每次见到你,都觉得你比以前好看多了,漂亮多了。

    “啐”地一声,慕容宝珍羞红了脸羞涩地道:“我还不是我吗?有什么一次比

    一次好看的,你呀,就生了张巧嘴,专门哄女孩子开心,你说你是否是这样?老实

    招供。”

    米天乐连忙否认,紧张地道:“天地良心!”

    忽然,他觉得房里有点冷,游目四顾。晤!靠右的那扇窗户竟然是敞开的,从

    窗口,可以望见后面那片青翠淡绿的竹林。以及远处隐隐舶山脉,但是,却也让外

    头的寒气飘进来了。

    米天乐走到窗前,摇摇头道:“天这么冷了,还开着窗睡觉,也不怕着凉了,

    你身子尚不够硬朗,怎么这样不知爱惜了?”

    慕容宝珍忙喊道:“你要干什么?”

    米天乐回头道:“那当然是关窗了。”

    “别关,天乐,我喜欢这样,开者窗户,房里通风,房里既新鲜又清新,要不,

    会把人闷死的。你就不要关嘛。”她不依地道。

    犹豫了一下,米天乐道:“但太冷了,对你身体不好。你懂吗?”

    “不要。”

    米天乐眉头一皱,走了回来,道:“好吧,不关就不关,你想做什么,就一定

    依你就是了。妈的,我真把你宠坏了。”

    怔怔地盯着米天乐,慕容宝珍眼圈蓦地一红,她委屈地道:“你……”米天乐,

    你根本不爱我,我,我也投说什么,你就不高兴了。“

    一见宝珍竟然伤心欲泪,米天乐不由地有些着急,他连忙安慰地笑道:“别,

    别这样,宝珍,你也知道我是绝对爱你的,我刚才说出不好听的话,也不过就是习

    惯成自然,并没有其他含意,你怎么当真了?”

    慕容宝珍依然没有原谅对方,她仍然欲啼地道:“那你干嘛还皱眉?好象很不

    舒服的样子,更好象讨厌我的样子……天乐,你不高兴了,你知道我除了你再也无

    依无靠,无所投归了,不然也不会跟着你到这里来,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就别摆

    出讨厌我的神态……”

    米天乐暗自叫苦,此时正是有理也跟她沮不清楚,只见他一跺脚,发誓道:

    “王八蛋对你才憎厌,我对你是不折不扣地爱,一种沥血剖心的爱,骗你一句,我

    就是你的儿子,这样你总该满意了吧。”

    俏脸上倏然赤红,慕容宝珍心头却满意甜蜜无比.她又羞又急又喜地叫道:

    “不要胡说,谁……要做你的妈呀?”

    眼珠子一转,米天乐见对方终于原谅了自己,顿时心不怀好意地涎着脸道:

    “正好,你不愿做我的娘,就当我的老婆吧,将来做孩子他娘,嘻嘻,孩子他娘!”

    慕容宝珍猛一下将脸儿埋入膝前的棉被里,那种娇媚又羞臊的声音,却带着点

    低窒自棉被的隙缝里传了出来:“不和你说了……厚脸皮……”

    哈哈一笑,米天乐高兴地道:“我的乖乖,现在侍候你的可真叫我不容易,软

    硬不吃,弄不好就大发雌威,文武齐上,他妈的。比我对付千军万马还要难。”

    微微将脸儿抬起,慕容宝珍双颊红通通地道:“我就是耍气你嘛,谁叫你那么

    长的时候不来找我,你把我害得好惨。将来我也非把你惩个够,非使你怕我不可,

    你要记住噢。”

    米天乐揉了一下手,装做很为难地道:“那可不行,;我是堂堂圣教教主,如

    果让人知道我怕老婆,你叫我今后如何在姐妹面前抬头做人,休还是高抬玉手,放

    过我吧。”

    啐了一口。慕容宝珍佯嗔道:“我不管了,谁叫你欺辱我了。”

    米天乐闻之一怔,然后委屈地叫道:“天地良心,我几时期辱过你啦?”

    “那我怎么知道,总之你欺辱过我。”

    “啊哟,我的妈呀,你到底讲不讲理看来我还是三十六计,逃为上策,拜拜噢!”

    米天乐说走就走,真的走出了那个房间。

    “米天乐,你他妈的,不要走。”

    慕容宝珍的声音从房间里远远传出。

    “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再来看你。”

    到了此时,米天乐还真的有点怕那慕容宝珍,他只怕自己一不小心又得罪了她。

    所以任她在房间里叫破了喉咙,他就是不理。当他经过“牡丹圣女”房前的时

    候,一种带有磁性的声音突然从房间里飘了出来。

    “米天乐,是你吗?怎么不进来坐坐。”

    对手美艳天卞的“牡丹圣女”,米天乐天生就有一种敬畏,现在见她叫自己进

    去,他还哪敢不进去,再说他也好几天没见着她了。

    当米天乐推门进去的时候,她正站在门口,所以米天乐一抬头就看见了“牡丹

    圣女”。

    这时她正穿着一身洁白无瑕的长衫,在寒风中轻轻地飘动,犹如一个不食人间

    烟火的仙子,她美艳的面庞光灿如花,娇雨欲滴,有一种湛然的异彩来自她的双瞳,

    炙热极了,明媚极了,也晶澈极了。

    米天乐倏见那目光,似乎就要被那目光所熔化掉似的,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慕容姑娘。她现在没事吧?”

    “她现在很好,多谢你关心她。”

    “牡丹圣女”的话把米天乐从飘飘然中拉回了现实,他在怔了怔后才道。

    “我不是关心她,而只是关心你。”

    “为什么?关心我?”米天乐不解地问道。

    “看你三天二头地往她房间里跑,你不觉得累,我还替你心疼呢。”“牡丹圣

    女”幽幽道。

    对方那种情意绵绵的话说得米天乐为主心动,他觉得“牡丹圣女”对他实在太

    好了。

    “你真的对我太好了。”米天乐喃喃地道。

    “如果我不对你好,我会让你带那些人进来吗?进来吧,不要站在门口了。”

    笑了笑,米天乐进入了“牡丹圣女”

    这个暖洋洋的房间,他突然握住了“牡丹圣女”的一只柔手,轻轻地道:“你

    真是太好了,我真该好好地谢你,你明白吗?

    我的宝贝,我爱你!“

    娇羞地低下头,“牡丹圣女”小声地道:“你所说得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我可以对天发誓。”“好啦,谁要你发誓。说,你该如何

    谢我?”

    用力握着那只又软又滑又柔腻的小手,米天乐笑道:“那你要我如何谢你?

    说呀!“

    眼角瞟了他一下,“牡丹圣女‘压着嗓门,轻轻地道:”我要你亲亲我。“

    “可是现在是白天呀,我……”

    想不到米天乐也有不敢的时候。吸丁一口气,“牡丹圣女”不依地道:“我不

    在乎,我就喜欢你;在这里亲我。

    米天乐想不到“牡丹圣女”会大胆得讲出这样的话来,顿时使他大吃一惊,不

    敢相信。

    抬起脸儿,“牡丹圣女”望着米天乐好一阵子,她缨缓地闭上秀目,弯长的睫

    毛微微耸动。逐渐地,她将上身凑近,仰起唇儿,红艳艳的唇儿……往米天乐发出

    致命的诱惑。.温柔地伸出双臂,米天乐紧紧地将“牡丹圣女”那魔鬼般的身

    材抱入怀中。

    然后,他俯下脸;在“牡丹圣女”芬芳滑润的柔唇上轻轻印合上他的臭唇,一

    张大大的臭嘴巴。

    开始是一种平静地接触,慢慢地,他吸吮起来,搂得更紧,四片唇也贴得更紧

    密了。

    男女之吻,是奇妙又传神的,也是美丽漫馨得无以复加的,他(她)们用舌尖

    的挑逗来说话,以齿唇的磨擦来表露双方的情意,呼吸在息息相连中倾诉着千万个

    爱,心贴着心,却已将魂儿魄儿也相融了。

    自古以来,有许多种表达爱情的方式,但无疑地,亲吻拥抱才是无数种表达相

    爱之情的最好一种,又最为人们所乐意接受的一种,它热烈却不猥亵,甜蜜也不挑

    逗,温馨而又淫邪,高雅又不失浪漫,当然这米天乐和“牡丹圣女”的感觉也是如

    此的了。

    长久有些透不过气来的“牡丹圣女‘,轻轻地推开米天乐,她脸红颊酡,有如

    三月桃花,她娇喘着,羞不自胜地道:”天乐,你差点害我窒息了。这么用力。

    “

    搂抱着她,米天乐一边贪婪地嗅闻着她鬓角颈项间那种令人心神荡漾的少女幽

    香,一边意犹未尽地央求美冠群芳的“牡丹圣女”道:“再亲一次嘛……宝贝,再

    亲一次嘛……我觉得才刚开始,怎么你就推开了我呢?”

    红着脸儿,“牡丹圣女”声如蚊蚋道:“亲了好久……我都喘不过气了……

    你怎么说才开始?天乐,别这么急嘛……“

    米天乐抱着双手不放,始终不依地粘缠着道:“不行,我一定要再亲一次,我

    刚才享受到那股滋味,有点眉头,你就叫人扫了兴,那怎么叫我受得了呢?让我再

    亲一次吧!”

    “牡丹圣女”紧紧地依在他怀中,腼腆地道:“那……”有什么滋味嘛,我嘴

    里又没有糖。“

    低声一笑,米天乐捉弄对方道:“宝贝,我的大美人,你的唇儿柔美软润,芬

    芳甜蜜,更有一种无法比拟的温暖郁馨的味道。亲着你的香唇,就象慢慢啜饮浓醇

    又不失清怡的美酒,晕淘淘,火热热,又轻飘飘的,连心都醉了,更何况是人?”

    “牡丹圣女”不依地用面颊在米天乐的胸上揉擦着,她害躁地用轻声轻轻地道

    :“你……

    米天乐,你就会瞎编排…

    …哪有你所说的这么奇妙?怎么……我自己就没觉察出来我的嘴唇有这么多的

    好处。“

    见对方如此可爱的样子,米天乐笑了,道:“你的香唇是幽谷香兰,没人探过,

    自是发挥不出它的妙处,而我现在尝试了,当然便知道了那其中的美味了……

    半瞌着眼,“牡丹圣女”低柔地道:“好你个油腔滑调,我说不过你……

    米天乐突然心中一动,开玩笑地遭:“告诉我,我是第一个有幸品尝你那美妙

    的芳唇之人么?我的心肝宝贝!”

    猛地睁大了眼。“牡丹圣女”的脸色顿时一下子变成了苍白,只见她朝米天乐

    愤愤地道:“米天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又把我看了什么人?我……我在你眼

    里竟然如此下贱?”

    米天乐不由地呆了呆,他想不到自己随便的一句戏言,对方却会有如此激烈悲

    愤的反应,他急忙解释遣:“不要认真,我是说着玩的,毫无他意。当然我知道你

    的冰清玉洁,我更晓得天下没有人敢打你‘牡丹圣女’的主意。”

    “牡丹圣女”伤心地道:“我这样爱你,想不到你竟会讲出这样的话来,你既

    然不相信我,那请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米天乐急得手足失措,他只有一面道歉,一面自怨自艾,又厚着脸皮讨皮地道

    :“我全是逗著称玩的,一点邪心也没有,你就当作我放屁好了,我的心肝宝贝,

    你知道我爱你嘛,开开玩笑也只是增加点情趣而己,并没有不信任你的意思,你干

    嘛发这么大的火。”

    咬着下唇,沉默了半响,“牡丹圣女”才幽开口原谅他道:“以后,不准再象

    刚才那么侮辱我。”

    米天乐如-重负,他举起右手道:“还有下次吗?我起誓!下不为例!”

    “牡丹圣女”-摇头,低声地说道:“不用啦,米大教主,我只是要你相信我,

    除了你米天乐外,天下的男人还没有人敢碰我一根毫毛,即使想握一下我的手也办

    不到。”

    “牡丹圣女”在顿了顿后,轻轻地继续道:“‘我可以告诉你,天乐,你是第

    一个亲我的人,碰我的人,也是最后一个。你也是我第一个所爱的人,同样亦是最

    后一个了。”

    “我”……“米天乐张了张嘴,本来想跟对方说同样的话,可是他很快发现他

    并无此资本。

    “牡丹圣女”似乎了解他的心思,她道:“我只要求你一生一世真心对我就可

    以了,我知道你并不属于我一个人,但是我不怪你。”

    米天乐对对方如此深明大义,大受感动。

    他揽着“牡丹圣女”的腰肢,双臂微微紧了紧,仍然未曾忘记方才的要求,他

    哧哧笑道:“不生气啦?那么,我可以再亲一次了吧?”

    “牡丹圣女”对他没好气地道:“我从来没见过象你这么赖皮的人。”

    来夭乐央求道:“来嘛,宝贝,亲一下……”

    叹息一声,“牡丹圣女;静静地道:”你还非要我说‘可以,才行?“

    采天乐迷惘地道:“如果你不说,还能用强吗?这就失去意义了。也品尝不出

    那种特有的味道。”

    想不到米天乐还有那个雅兴,要再次品尝一下那种男女之吻的奇妙滋味。

    “噗嗤”一笑,“牡丹圣女”没好气地道:“也不知道你是真的亦或装的,一

    副愣头愣脑的样子。天乐,至少有一点我不妨告诉你一一当一个女子心里答允和你

    亲热爱抚的时候,她不会坦率明白地表示,如果她不拒绝,那就是说她已经默认了,

    这就是女人的逻辑。”

    当然,米天乐绝不是傻到这种程度的雏儿,更何况他还是一代情中圣手“色仙”

    白云的亲传弟子,但是这一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间变得愣头愣脑起来。

    他知道,如若再不行动,那却真可以与白阁为伍了。于是,轻轻地,他又吻了

    下去。

    这一次吻得够长久,“牡丹圣女”任是呼吸迫促,脸儿酡红,鼻翅儿急速翕合

    着,但她却丝毫不作挣扎推拒,就那么温顺地任凭米天乐拥抱着,吸吮着,她要米

    天乐吻个够,亲个足!这一次米天乐吻得可真是销魂之极。

    好一阵子,米天乐才满意地将嘴唇移开,脸孔贴在“牡丹圣女”那滑嫩的面颊

    上,轻轻地吁了一口气,一本不正经地道:“有人形容美丽女人的呼吸是‘吐气如

    兰’、‘幽馨温香,,却是一点也不错,你就正是如此。”

    “牡丹圣女”悄声笑道:“亲够了吗?”

    “哪会够,这一辈子也亲不够,我是怕你累了。暂时让你歇会儿,过一阵子,

    咱们从长计议,再慢慢亲热一番。”

    眼皮微横,“牡丹圣女”轻啐道:“馋!”米天乐哈哈大笑,把对方搂得更-,

    道:“美色当前;秀色可餐,馋就馋吧。”

    说完后,米天乐再次亲了下去。

    那间小小的室内顿时变得春光无限。

    他们再在这里呆了十天,慕容宝珍的伤势已经完全复原了,米天乐由于挂念

    “圣女山庄”

    那边的情况,所以与“牡丹圣女”一起,一行人离开那“茅庐精舍”

    往“圣女山庄”而去。

    当来天乐他们来到那“圣女山庄”

    时,得到捎息的梅姥姥她们早已经率众女到山庄门外,迎接他这位米大教主和

    “牡丹圣女”了,落坐后,梅姥姥向米天乐和“牡丹圣女”两人汇报了她们统一武

    林在近段时间的进展情况。米天乐见自己的“牡丹圣女教”已经几乎统一了整个武

    林,显得非常高兴。

    他对象梅姥姥这等在教中的领导人才大大地赞赏了一番,并吩咐她们再接再厉,

    为“牡丹圣女教”统一武林,立下不朽功勋。

    米天乐他一想到他的“牡丹圣女教”

    就要统一武林,到时他是一教之主,他有足够的实力与当今的皇帝老儿分庭抗

    礼,平起平坐时,那份激动的心情简直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当米天乐为自己将来的美好蓝图构思时,突然有人慌张进采,向他汇报道:

    “报告教主和圣女,外面有个自称是来自塞外所罗门的‘所罗老人’,带着一大

    批人在山庄外面求见,特采通报!”

    “所罗门的所罗老人!”

    “牡丹圣女”和米天乐几乎同时惊呼出来。他们惊讶得并不是什么所罗门,更

    不是什么“所罗老人”,他们惊讶得是对方怎么会知道这里。

    他们“牡丹圣女教”总部“圣女山庄”在江湖中的地址,是一个谜。而他们又

    如何知道呢?这就是他们为之不解和惊讶的地方。

    “‘所罗二老’的功力已经不弱,那‘所罗老人’势必更厉害,我想门口的人

    要想拦住他们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我们还是出去看看吧。”

    “牡丹圣女”在旁明察秋毫地道。

    “我也正是这个意思,先看看他们的来意再说,有我们两个在此,还怕他们把

    整个山庄闹翻了不成,大家都出去看看。”

    米天乐似乎对他自己的“牡丹圣女”

    很有信心,也难怪他有信心,以目前的江湖实力来说,还找不到能动他们两个

    人一根毫毛的人,更何况教中还有像梅姥姥这等绝世高手。

    象“牡丹圣女教”那么一股庞大的势力,如果在江湖中还怕起事来,那才是件

    怪事。

    米天乐带着众女快步地踱出这“圣女山庄”,在庄外一大批黑压压的人面前站

    住。

    来人虽然人数不多,只有五十来人,比起“牡丹圣女救”那庞大的教徒来说,

    那简直是少得可怜,不过使米天乐,心惊的是来采人个个武功高绝,恐非教中一般

    高手能敌。

    看来双方如果交上手,就不知道有多少教徒会死亡,他真得不希望他那些美丽

    的姐妹们在对方的手下死去,因为如此一来,世上又不知有多少可怜的男人娶不到

    漂亮的老婆了。

    在这么多的来人中,曾经与他交过手,功力高绝的“所罗二老”赫然都在场,

    在他们前面站着一个仙风道骨的高瘦老,看样子就是他们所罗门的门主“所罗老人”。

    米天乐人还没出山庄门,那笑声早己传出:“各位大老远地从塞外跑到这里来,

    在下米天乐未能串各位姐妹前去迎接,还望恕罪!”

    等米天乐他们出来的时候,“所罗二老”已经附在“所罗者人”耳边把他们一

    一向“所罗老人”介绍,所以也不用当众再废口舌了。

    “想不到名震天下的米大教主还如此年轻,更想不到名动天下的‘牡丹圣女’

    会长得如此美艳动人,老夫这次可真是有眼福。”

    “所罗老人”站在那里哈哈大笑道。

    “前辈不必客气了,不知前辈如何知道我们居住在这里?莫非前辈有先知之明?”

    “米大教主可真是贵人爱忘事,刚刚不是米大教主亲自带我们进来的吗?忘记

    了倒没关系。”

    “所罗老人”得意之极的朝他嘿嘿一笑。

    来天乐不由地怔了怔,一时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不过很快脑中灵光一闪,只见

    他笑道:“如此说来,前辈你是派人跟踪我们了。”

    “派人跟踪?别说得这么难听,你米大教主不请老夫进来,那我们也只有自想

    办法了。”

    米天乐见自己虽然身负绝世武学,但却连被人跟踪了他也不知道,暗呼惭愧,

    不过他也不得不惊骇来人那绝世的修为。

    看来这一次绝对不能与对方发生混战,不然自己这一方肯定会死很多人。

    米天乐在惊骇之余,很快恢复了正常,只见他朝对方咧嘴一笑,单刀直入地道

    :“前辈不惜劳师动众大老远地从塞外到我们中土,又不辞辛劳派人跟踪在下,这

    一切到底有何用意?前辈不妨明示。”

    “米大教主果然快人快语,我们这一次入关,说得好听一点就是帮助中原武林

    正义消灭你这支势力庞大的魔教组织,至于难听一点就是在中原武林中把你们的地

    位取而代之。”

    “所罗老人”的话讲得够直爽,够坦白。

    坦白得连米天乐也几乎不相信。

    “如此说来,我们圣教和贵门这一战是在所难免的,这一战要死很多人,你又

    何苦呢?”

    米天乐担心的朝“所罗老人”道。

    “当然一个人的成功是踩着很多人的鲜血得到的,米大教主既然有统一武林之

    心,为何老夫就没有呢?为何老夫就不会做呢?哈哈哈哈……”

    米天乐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可是他还想说服对方不要发生这一场激战,因为

    那肯定是一场浩劫,一场武林浩劫,只见他道:“可是武林传说前辈淡泊名利……”

    “那只不过是装给世人看的,你也相信?”米天乐他真不知道这世上为什么这

    么多人会这么的虚伪,难道这才是真实的世界?

    看来这一战是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他米天乐也不是个怕事之人,他倒要看看对方有多少能

    耐,“如此说来,在下也只有见识一下前辈的‘所罗神功’了,到时可要不吝赐教。”

    “好说。老夫也正有此意!”

    在“所罗老人”的示意下,“所罗二老”越众而出,想不到“所罗老人”会安

    排他们来打头阵,而“所罗老人”之所以这样安排,那自然也有他的道理的。

    “所罗二老”身手之高,足可傲视天下,在这一点上“所罗老人”是绝对放心

    的。他之所以会派他们出来,那是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认为“牡丹圣女”和米天

    乐自恃身份,绝对不会这么早就下场与“所罗二老”对敌,只要他们不出手,任对

    方什么人都不是他“所罗二老”的对手,如此一宋便可重创对方锐气。

    “所罗老人”这一招安捧可不谓不说是高明之极,看来他不但是个武学大行家,

    还是个战略专家,这个人的确不可小视。

    “所萝二老”的身手,他是早见识过得,他一见他们两个同时出场,顿时不由

    地一怔,这两个可是比较难以对付的辣手人物。

    米天乐的目光在“牡丹圣女教”中这批所谓的精英中的精英扫了一眼,发现她

    们人数虽多,但却没有一个有足够的实力能够与以方的“所罗神功”相抗衡的高手。

    而唯一有实力打败那“所罗二老”的也只有他和“牡丹圣女”。不过那也只

    有以一对一的情况之下。

    直到现在米天乐才发现他们“牡丹圣女教”虽然能够纵横天下,但明显显得人

    才不足,特别是有足够实力与“所罗二老”相抗衡的超级人才。

    米天乐用目光向“牡丹圣女”相询,可是“牡丹圣女”的目光告诉他,他们的

    答案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