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极乐佛学》 第十一章 剑中圣品

    “快刀阎罗”郭文龙已经站了起来,他要为他的主人“剑圣”慕容景明摸底去

    打那头阵。

    “剑圣”慕容景明虽然听说地‘天地四杰’功力盖世,但毕竟没有见识过,总

    有点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的味道。

    他也正好乘其机会让“快刀阎萝”去摸一下对方“天地四杰”的底,看看他们

    到底有多少斤两,所以他并没有出手制止的意思。

    “很好,那就先让你尝尝妙绝天下的‘乾坤万里剑法’的厉害,出手吧。”

    傅振峰欲出手时,博万里已经先他而出。

    “快刀阎罗”郭文龙用眼紧盯了傅万里一服,眼中露出一丝轻视的目光道:

    “凭你?老夫不跟小孩子玩。”

    “快刀阎罗”那带有侮辱性的话,顿时把傅万里气得发疯,随着一声冷厉的低

    叱声,就往他扑了过来,象只发疯了的老虎。

    见对方如此激动的样子,郭文龙顿时大喜过望,他之所以这样,也就是要把他

    气疯,最好是气得失去理智,这样他的胜算才会更大。

    郭文龙见对方扑了过来,脸上顿时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单刀直立,一式“电光

    石火”带着翻涌呼啸的刀片破空声,朝对方急挑过去。

    傅万里正在气头上,没料到以方在见面间会狠下杀招,面对那汹涌如潮的刀势,

    他的脸色不由地一变,不敢硬接郭文龙这一刀,他在身形急荡间,已经朝左斜飘了

    过去。

    虽然他闪过了“快刀阎罗”的快刀,但他也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对方的刀来

    得也实在太快了,快得让人目不暇接。

    傅万里怔怔地看着“快刀阎罗”郭文龙,半晌,一动也不动,也不知道他是吓

    呆了,还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的右手的整条袖子都

    被郭文龙的快刀在刹那间削去了,不过使他侥幸的是,他的整条手臂毕竟还留在身

    上,不然就变成残疾人了。

    如此一来江湖上又少了一个自食其力的人,因为以傅万里的为人才不会意志坚

    强地自食其力呢,那不是自讨苦吃是什么。“快刀阎罗”郭文龙见自己一出手就把

    对方打得如此狼狈,觉得甚不满意。

    突然看见傅振峰附在傅万里耳边哨咕着什么,也许是在面授机宜,只见傅万里

    在不停地点头,在点头的同时,他的脸上也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不知道对方说了些

    什么使傅万里表现出如此自信的笑容。

    “快刀阎罗”郭文龙倏见对方脸色的变化,心中吃惊不小。他觉得自己唯一的

    优势是在信心上击垮了对方。因为在刀剑的招式上,他自问也没有把握胜过对方,

    甚至对方还略胜一筹。

    在对方傅振峰面授完机宜后,傅万里突然朝郭文龙哧哧地笑了,笑完后,他拔

    出了剑。

    一剑“万里无踪”急挥而来,也不用对方打个招呼,不过好在“快刀阎罗”郭

    文龙早有准备。他的快刀也并不比对方侵。一声问哼声中,他的快刀,奇快无比地

    朝对方急划而去。

    “快对阎罗”郭文龙其实最大的能耐就是出刀之快,出刀之难,只要被他刀势

    到达的地方。他绝对不会失手——刀必中目标“

    他这一次出手那“惊鸣一瞥”,其刀势自然比上一式“电光石大一要快得多,

    威力自然也更猛,更具有杀伤力.似乎中者即死。

    只见他那把快刀在一翻一旋间。欺身踏进,刀芒更是一吞一吐,上盘下施。

    傅万里的手中之剑,剑芒陡织,剑气冲天、大发剑威。朝郭文龙铺天盖地而来。

    就像是破堤而泻的江河汹涌澎湃,不可遏止。

    郭文龙的快刀更是不敢怠想。当空划出一道蓝弧,亮晶晶耀眼夺目。直攻对方

    的上中下三路、气势凌厉,劲道沉厚,雷霆万钧。

    刀和剑终于碰到了一起,空气变得沉闷。在一声“铮”地金属交错声中,夹杂

    着一丝闷哼声,在这夹杂声中,人影倏分。

    “快刀阎罗”郭文龙踉跄地退了三步,他的脸色显得有点苍白,不过好在还有

    点血色。

    而傅万里的情形则比他更糟,只见他与对方硬拼一招后,再也站不稳了,踉跄

    地往后退了五步,整整比郭文龙多了二步。

    在内力修为上,他比起“快刀阎罗”

    毕竟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姜毕竟还是老得辣。“快刀阎罗”郭文龙见自己一刀

    得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要乘胜攻敌。

    他既然有了这个念头,出手当然更快,一声暴叱,蓝光乍现,在他刚站稳身子

    时,又一刀已经出手,快如疾电。把他的快刀之快表现得淋漓尽致。专看那速度也

    够骇死人了。

    傅万里见之不由地脸色大变,身形暴退,在暴退的同时,长剑异军封起,朝对

    方快刀的空隙中急插而入,那速度也同样很快。

    “咔嚓”一声,金属断裂声随之传来。傅万里手中之剑已经一断为二,丢在地

    上。

    ‘快力阎罗“虽然削断了对方的剑,可是却挡不住”乾坤万里剑法“中这怪异

    的一剑。

    只见他的胸口已经被对方的长剑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一道血猩红的鲜血已经

    从裂开的剑口中溢了出来,染满了前襟。

    “快刀阎罗”郭文龙见自己纵横江湖这么多年,今日却败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

    小于手里,使他显得很激动,他在看了一下自己那道渗血的剑伤后,凄厉朝对方道

    :“好小子,老夫跟你拼了。”

    随着话声,他朝对方急扑而去,一式“惊鸿一瞥”已经随身击去,气贯山河。

    他要把全身的力气都聚在这一刀上,他要在这一刀上把对方劈子刀下。

    傅万里见自己刚才一剑击伤郭文龙,正站在那里扬扬得意,想不到对方的气量

    也不大,在恼羞成怒之下,对他会骤下杀手。

    他的手中已经没有了剑,如今见对方拼命似的扑了过来,顿时显得手慌脚乱,

    不知如何办才好,只是本能地往后暴射而退。

    这一次郭文龙存心要对方的命,又哪能这么容易让对方走脱呢,身形急跟而进。

    跟看着他就要追上傅万里时,一刀朝对方急挥而上,一式‘电光石火’,一闪

    而逝。

    快刀,快!够快,快得骇人听闻。

    眼见博万里就要被对方的快刀劈为两半,“天地四杰”虽然身手绝世,剑法通

    神,可是变起仓促间,他们也显得力不从心。无奈之下,四个人四把剑,同时脱手

    而出往“快刀阎罗”

    郭文龙身上招呼过来。

    希望郭文龙会为了自救而放弃追杀傅万里,可是这一次对方却好象是吃了定心

    丸似的铁定了心,执意要杀傅万里。所以他手中的快刀也毫不犹豫地朝上急劈而去。

    疾飞而来的四把剑也同时穿心而过。

    血光飞溅,冲上九天,慰然壮观。

    傅万里的身体己经被快刀劈为两半,倒在地上。地上白花花的肠子流了一地。

    郭文龙被四把剑穿心而过,顿时“哇”地一声张口吐出‘大堆鲜血,那血一直

    在流。

    “郭叔叔!”一声凄厉的叫声划破清晨的静寂,慕容宝珍已经往郭文龙的立

    身之处急冲而出,紧紧地抱住对方痛哭起来。

    这“快刀阎罗”郭文龙虽然早年被“剑圣”慕容‘景明收身为奴。可是他对慕

    容宝珍爱护有加,几乎是一把尿一把屎地把她抚养长大,所以在她的眼中,郭文龙

    无异于她的父襄。

    所以才会哭得如此伤心,边哭还边喊道:“牛叔叔,你快来救救郭叔叔,他还

    没死!”

    “医死人”牛乾虽然医术通神,可以把死人医活,可是面对被四把利剑穿心而

    过的“快刀阎罗”郭文龙,也只是无奈地摇摇头。

    已经闭上眼睛的郭文龙,听见哭声又缓缓地睁开双眼,慈祥地望了慕容宝珍一

    眼,然后望着急握着他手臂的“剑圣”慕容景明道:“主人。我再也不能侍候你了,

    我只能先走一步了,;望你保重!”

    “剑圣”慕容景明蹲在那里不仅老泪纵横,紧紧地握着对方的手,朝对方重重

    地点了点头。郭文龙的脸上顿时露出欣慰的笑容,然后再次缓缓地闭上他那双已经

    无神的双眼。

    “郭叔叔,你不能死,你不能丢下我不管。”慕容宝珍的哭声哭得震动天地,

    直冲云宵。

    “天地四杰”傅氏四兄弟见他们唯一的后人,他们傅家唯一的希望在刹那间毙

    于非命,顿时怒不可遇。

    四个人四双杀气腾腾的眼睛,紧盯着在场的所有人,他们要把傅万里之死的悲

    痛全部发泄在场上所留四人的身上。

    四个人犹如四条疯狗般地扑向场上的四个人。“医死人”牛乾和“无影游叟”

    马坤见机不妙,率先迎了上去。

    “剑圣”慕容景明,身形急射而起,他在动身的刹那间,带走了还伏在“快刀

    阎罗”身上痛哭的慕容宝珍。

    等“剑圣”所有的事情都办要好后,对方傅振天和傅扬威两个人已经直扑过来。

    长剑急挥,“剑圣”一招‘狂风骤雨“已经把慕容宝珍圈在他的剑网之内。

    他知道以纂容宝珍的修为绝对不是功力盖世,剑术通神的“天地四杰”的一招

    之敌。

    这两位傅氏兄弟,此时正在悲痛当中,双剑齐出,一剑“万里无踪”朝“剑圣”

    急荡而来,出手根本不留情。

    以“剑圣‘的修佳为而论,即使他的”狂风-雨“厉害无比,但也挡不住傅氏

    兄弟那开天辟地之死亡一击。

    所以“剑圣”慕容景明的那一招“狂风骤雨”很快就被对方的剑气攻破。

    无奈之下,“剑圣”只有收剑自保。

    失去了剑网保护的幕容宝珍,在对方的剑下,根本吓堪一击,没有几下,她已

    经多次受伤,傅振天之所以没有立即杀他,并不是杀不了她,而是他要用她的伤势

    和惨叫声来打击那“剑圣”纂容景明。

    果然不出他所料,摹容宝珍的惨叫声很快就使‘剑圣“摹容景明分神。

    “不要啊,你们不要伤着她。”

    以“剑圣”慕容景明的修为,本来就在傅扬威之下,如今一受到干扰就显得更

    不济了。

    只见没几下,他的身上已经被对方的剑刺伤了好几个伤口,好在“剑圣”纂容

    景明在剑上的造诣并非泛泛之辈所可比的,他虽然挨了对方几剑,但伤得并不重。

    还可以应付得了傅扬威的疯狂攻击,慕容宝珍由于流血过多,伤势过重,最后终于

    昏了过去,浑身是血。

    傅振天并没有乘机杀了她,因为他认为胜对方这样一个女孩子,他显然是胜之

    不武,如果再乘机向对方下手,很显然是有损他的声名。

    他用目光扫了其他兄弟,见他们都已经占了上风,他才放下心来,最后他在草

    地上坐了下来,他为兄弟们压阵。

    “医死人”牛乾欲用“诱惑无边”急抓对方的剑,可是傅振峰的剑术早已经通

    神,象泥鳅一样光滑,总是在对方将要抓到之时,急滑而出,同时朝他扫出一道劲

    道无匹的剑气,直撞得牛乾的手指隐隐吃痛。

    无奈之下,“医死人”牛乾只有舍去那一招很少失手的“诱惑无边”改用

    “普渡众生”

    来渡化从对方剑上所散发出来的重重杀气。

    傅振峰见自己的“乾坤万里剑法”中的“万里无踪”和“乾坤无影‘一连两剑

    都无法伤着对方,顿时对对方另眼相看。

    他想不到对方“医死人”牛乾除了医术高深外,一身武功修为也一样深不可测。

    想到这里,他不由地再在剑上加把劲,一时之间,他剑上风雷声大作,空气呼

    啸有声。

    “医死人”牛乾见之脸色大变,用那一招“普渡众生”阻了阻对方的来剑后,

    身形更是不断地往后暴退而出,他不敢接对方那一招。

    “无彰游叟”马坤则找上傅耀武,傅耀武的一剑“万里无踪”,顿时把他攻得

    手慌脚乱,穷于应付,不过好在他的轻功修为不错,一式“薛踪侠彰”终于勉强地

    躲过对方那一剑。

    这并不能说明“无影游叟”的一身修为不及“医死人”牛乾,而是傅振峰,在

    刚一开始时,由于对一代神医“医死人”

    牛乾心存敬意,未出全力攻敌,所以刚开始还显得有点轻松,而傅耀武则不同,

    他一出手就用全力,以“无影游叟”马坤的修为当然感到有点吃不消。

    “无影游叟”马坤虽然尽出绝招,“舍我其谁”、“萍踪侠影”,但却依然无

    法拦得住对方在剑上对他进行狂轰滥炸。

    不过好在他终日游山玩水,练就了一身出类拔荐他轻功身法,他的轻功身法虽

    然依然无法追脱得了对方那奇绝天下剑法的袭击。但却还可以保他一时之命,使他

    有机会挣扎下去。

    “剑圣”慕容景明在剑法上的造诣虽然不亚于对方,不过无条在内力修为上总

    还是差了对方那么一点,所以他一连举世无双的“狂风剑法”也发挥不出他应有的

    威力。

    再加上慕容宝珍昏迷在地。他一时不知其死活,由于心存优急。他在剑术上所

    发挥的威力自然又是大打折扣。

    如此一来,他的劣势也就越来越明显。后来他感到事态的严重性、欲再振作精

    神,以抵御来敌的强攻。可是己经太迟了。

    大厦将-,谁又能阻拦得了呢?

    一道红光闪过。傅杨威已经剑出。血行万里“,那红光刃剑势直朝对方田日冲

    去。

    “剑圣”慕容景明见之不由地脸色巨变。剑出“狂风肆意”。一片漫天的剑气

    顿时在平空刮起一阵龙卷风,那龙卷风越刮越大,风力中心的风力最小时也在十二

    级以上。

    “剑圣”摹容景明在无奈之下,被迫使出“狂风剑法”中最具杀伤力的杀招

    “狂风肆意”。

    傅扬威的那一道红光虽盛,杀气虽织,但很快就被那龙卷风吞没进去.在呼啸

    的龙卷风中,一道红光冲天而起,不过那不是一道剑气,而是一道血光。

    一道人的血光,就是不知道是谁的。

    在一声修呼声中,风雪出息,血光乍.“剑圣”慕容景明终于倒在地上了。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伤在哪儿,因为他全身满是伤口,满是鲜血,但是有一点人

    家都会明白,那就是“剑圣”他已经死了,死在对方剑下。想不到被尊称为“剑中

    之圣‘的慕容景明会死在剑下,可能连他自己也不会想到。

    “剑圣”慕容景明之死,使“无影游叟”马坤震憾不小,本来就已经不是对手

    的马坤,现在在一分神间,又挨了对方傅耀武一剑。“无影游叟”手捂左臂的伤口,

    暴退而出,双跟紧盯着傅耀武,目中充满着恐怖。

    傅耀武望着对方那副惊骇失色的样子,忽然抖了抖手中的剑,朝他狞笑道,

    “你放心,我很快也会送你去陪慕容景明老不死的,你还是忍心地等我一剑吧。”

    说完后,他的一剑“天地乾坤”顿时向马坤暴闪而出。他已经用上了“乾坤万

    里剑法”

    中的最后一剑“乾坤万里”,准备一剑劈敌。

    漫天剑气犹如倾盆大雨殷地没头没脸地往“无影游叟”马坤身上泼了过去。

    不管他往哪个方向逃,似乎都逃不过对方那铺天盖地无处不在的剑气。

    “无影游叟”马坤虽然久经江湖,见过的场面也不少,可是如今一见那场面顿

    时吓得魂飞魄散,胆跳心惊,一种求生的欲望使他向对方封出一招“舍我其谁”,

    希望能以自己这一招霸气十足的招式,可以暂时阻对方一阻.可是对方剑上所散发

    出来的杀气实在太重了,重得能使天地变色。

    无奈之下,“无影游叟”只有身形再次朝后急退而出,一式“萍踪侠影”顿时

    托着他那飘飞的身躯斜飞而逸。

    可是对方的剑似乎也是长了眼睛似的,跟着对方斜飞的身子随影附形。

    一声惨唪声,终子再次在山坡上响起。

    当然那发出,惨嗥声的不是傅耀武。

    只有‘无影游叟’马坤整个人随着叫声朝外倒泻而出,等他摔倒在地的时候,

    只是挣扎了几下,然后就再也不动了。

    他的胸口血流如注,他死了!

    在“无影游叟”的惨嗥声中,“医死人”牛乾的左臂又被傅振峰刺了一剑。

    傅振峰在刺了对万一剑后,身形急退,并不乘胜追杀,似乎他觉得并没有必要

    那样做。

    牛乾手拂左臂,只见左臂已被对方的剑划开了一条很长的口子,此时正血流如

    注。

    “你为什么不乘机杀了我?”

    “我如果要杀你,你早就应该死了。”

    傅振峰望着满身血迹的“医死人”牛乾道。

    “医死人”牛屹怔怔地望着对方,显得有点不解对方的意思。傅振峰老于世故。

    当然知道对方所想,只见他嘿嘿一笑道∶“我之所以不杀你,因为你是各震天下的

    神医,我尊重你,如果把你也杀了,今后也不知有多少人,由于我杀了你,而死去,

    如此一来.我不但对不起天下苍生,更对不起自己。”

    “你给我闭嘴I象你这样的人也配跟我讲这些东西。你们这些没有人性的东西,

    为了一个区区称号,竟然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们几个,试问他们与你有仇有怨吗?”

    .“医苑人”牛乾的话,讲得傅振峰他们脸色一变,脸上杀气陡盛,他朝

    对方吼道:“给我闭嘴!难道我万里的血是白流的吗?”“这是你们自找,如果你

    不去找他们,硬逼别人做这种具有诲辱性的事情,你们的邦个宝贝后人也就不会死,

    这都是怪你们自己,你们明白吗?亏你们还自称正道中人。

    “医死人”牛乾毫不示弱,反唇相讥。“不管你,怎么说我们也好,-在就请

    你救救我们的万里。”

    博振蜂此时也许是求人吧,他气也消了。“你们不杀我,就是要我去救他?”

    “医死人”牛乾总算明白对方不杀的原因。

    “你如果能救得了他,我们不但答应放过你,更可以答应你任何一件事情,只

    要我们能够做得到的。”

    也许是救子心切,傅振天变得低声下气。“医死人”突然仰头高声狂笑,笑声

    直冲云霄,更是传出千里之外,笑完后,道:“你们真的可以答应我任何一件事?”

    傅氏四兄弟还以为“医死人”牛乾会答应他们去教人,顿时齐声道:“那当然

    了。”

    “医死人”牛乾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根神秘的笑容,只见他朝他们笑道,“那

    实在好极了,我只要求你们用剑自刎在我面前,就这一件,你们能做到吗?”

    “牛兄可真会吓人,我们差点信以为真。”这本来就是真的,哪来得吓人?“

    “牛乾,你不要太过份了?”

    “什么叫做太过份?这个要求也是你们自己提的。再说你们做事情前有无考虑

    一下自己这么做是否太过份了,那些过份的事情。你们可以做,为什么我就不可以

    做?”“天地四杰”

    傅氏四兄弟一时语塞,怔怔地站在那里不知说什么才好。

    说,你到底愿不愿意救人?“

    “医死人”牛乾乘对方讲话间,用眼光扫了一下倒在地上早已经僵了的傅万里

    一眼道;“人都已经死了,你叫我又如何救人呢?”“你不是‘医死人’吗?连死

    人都可以医活。他现在真的死了,那不是正合你的医术吗?。”傅扬威满怀希望地

    道。

    “医死人”被对方的话,讲得差点忍俊不住笑了出来,只见他摇摇头道:那只

    是江湖好事者夸大其词而己,对方人都已经死人,老夫亦无能为力。“

    “天地四杰”顿时愣在那里,那神色除了失望之外,更多的是杀气,一股只要

    人闻到就可以死亡的杀气。

    “医死人”牛乾见过的场面亦不少,如今见之也不由地机伶伶地打了个寒颤。

    “原来你是来寻我们兄弟开心的。那好,我要你为万里他陪葬,你去死吧。”

    傅振天厉嚎声中,一剑“血行万里”,带着一片血光朝对方急扑而去,他这一

    剑势在必得,一定要宰了“医死人”

    牛乾陪毙。

    “医死人‘牛乾虽然身手绝世,不过到了这个节骨眼上,碰到象”天地四杰“

    这等绝世超流高手,也只有等死的份了。

    到了这个时候,牛乾在对方的剑气也不闪避,他知道自己是绝对闪避不了的,

    他只是缓缓地闭,着双眼。站在那里稳若泰山。眼看着傅振天那绝世一剑就把一代

    神医劈为两半时,突然一阵暴喝声破空传来,道∶“剑下留人!”

    随着叫声,空中突然起了一阵狂风,一条白影朝这边急掠而至,很快切入那漫

    漫剑网中。

    快,快如闪电。犹如幽灵显身。

    “铮”地一声金属断裂声,剑影乍息。

    傅振夭脸色苍白地倒泻出一丈开外,等他站稳身子时,他的胸部更是不断地起

    伏不定,双目中所流露出来的满是惊骇和恐怖。

    他手中的长剑已经断为二截,远远地抛在地上,静静地躺着,好象被人遗忘了

    一样。

    在傅振天的对面已经平空多了一个衣冠如雪的俊美少年,那“医死人”牛乾已

    经被那少年平空从对方的重重剑网中带了出来。“牡丹圣女教教主米天乐!”

    “天地四杰”几乎同时惊骇着叫出来。

    “医死人”牛乾见有人救了自己,颇觉意外,只见他缓缓地睁开双眼。

    见救自己的人就是米天乐时,顿时大感意外,他想不到上次武功还不如自己的

    米天乐,自从被“牡丹圣母”劫去后,在短短的时日中,对方会武功大增,从天下

    人闻名色变的‘天地四杰’的剑网下把他救了出来。

    这一切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不过惊讶归惊讶,这一切总是不争的事实,刚才如

    果不是他救了自己,难道还是自己救了自己不成。

    正当“医死人‘欲向对方行大礼叩谢救命之思时,场中已经又多了两个千娇百

    媚的大美人。’医死人”牛乾当然认得这两个美女,她们一个是宇文长风的女友上

    官玉雯,而另一个则是跟在“牡丹圣女”

    身边的美女,只是他并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他不懂这两个本来总是敌对的女人为什么今日会突然走在一起,米天乐不知道

    用什么方法使这个美艳天仙的美女走在一块,跟在他后面,他虽然不懂这到底是为

    什么,好象不懂为什么在突然间米天乐功力会大增一样。不过有一点他却不可否认,

    他很佩服他米天乐。

    他佩服的是他能在一夜之间成为魔教“牡丹圣女教”的教主,统领这么多的美

    女。

    诸位也许想知道,米天乐这小子是如何来到这里来的,是有人告诉他的吗?不

    是!

    原来那一日,他带着上官玉雯上太姥山寻宇文长风无着之后,一行人就变成一

    路游山玩水了,由于有这两大美女相伴,所以他一路上的游兴特别高,今日不知不

    觉中游到了阴玄山附近,正当他们玩得忘形时,突然听到一阵震天的狂笑声。

    很快他们就被“医死人”牛乾的笑声引了过来,当他们刚到达这里,还未仔细

    看时,就见傅振天气势汹汹地一剑往“医死人”牛乾砍去,眼看着牛乾将要被劈为

    两半时,米天乐在仓促间只有身运“剑步随意”,在叫喊声中,朝对方那漫漫剑芒

    中急切而入。

    他一见对面站着的赫然就是名动天下,的“天地四杰”,不由地就心里发毛,

    想不到当日在虚无缥缈峰与对方一别,放过对方后,会这么快在这里碰到。

    以他的身手似乎还不是对方“天地四杰”的对手,不过现在“牡丹圣女”似乎

    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似的,特派了两个美人帮他,不然他今日又不知如何收场才好。

    由于刚才在仓促救人间,他还不知道对方就是‘天地四杰“,不然说不定打死

    他也不会去教人,”医死人“牛乾被劈死就劈死吧.以后如果自己万一身受重伤,

    到时再想办法吧,他不相信没有了那”医死人“

    牛耘就没有了希望,他才不信那些邪。‘不过现在既然出手了’,那也只有既

    来之则安之了,凡事逃避也总不是一个办法,何况他们这一边又多了一个“医死人”

    牛乾。所以他在看了“天地四杰”

    后,朝他们微微一笑,很有礼貌地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想不到没隔多

    久,我们又在这里见面了。哈哈”。…“

    “天地四杰”倏见米天乐出现颇感意外,对刚才他那套救人的精彩表演更是惊

    骇万分。

    他们想不到不久前在他们面前不堪一击的米天乐今日会有此等身手。

    不过他们虽然惊骇于对方那精彩的表现,但他们以前与米天乐曾经交过手,知

    道他差劲的很,现在即使功力大增,那也不会高到哪里去,所以也并没有把对方放

    在眼里。

    傅振峰见对方说完,朝对方哼哼一笑道:“米大教主这次前来是否代贵教上下

    众教徒向我们谢罪来了。不过你也别带这么二位美艳如花的女人来陪葬,那实在太

    可惜。”

    米天乐知道对方在占他口头上的便宜,并不动声色,只见他依然笑道:“我知

    道你们傅氏兄弟没见过女人,所以在你们临死前,带她们来你们面前,让你们见识

    一下真正漂亮的女人,如此死后也安心。”

    米天乐这句挖苦的话,顿时讲得“天地四杰”暴跳如雷,恼羞成怒,几乎欲把

    他一下碎尸万段。那股杀气,米天乐也为之禁不住颤抖不异,他们真的要杀人。

    “天地四杰”四兄弟一心沉醉武学几乎终身未娶,直到晚年他们四兄弟为之不

    使傅家断后,所以才使傅振天娶了一个老婆,生了一个儿子傅万里。

    如今那米天乐不知天高地厚,硬说他们没有见过女人,你说他们不气死才怪呢!

    来天乐见对方气成这个样子,正中下怀,他向欧阳倩和上官玉雯使了一下眼色,意

    思就是要她们做好准备,防他们会象疯狗般地咬人。

    那两位绝世美人与米天乐相处日久,怎么会不知道他的鬼主意呢。

    米天乐见他们这副德性心中只想笑,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了,他知道他这一笑

    出来的后果,他装做一本正经地对他们笑道:“怎么啦?你们哪里不舒服,不过请

    放心,不管你们有多大的病情,即使是难以启口的阳痿早泄,有一代神医在,保证

    让你们药到病除。”

    米天乐这一番漫不经心地话,只说得两女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一代神医“医

    死人”牛乾也暂时忘记了疼痛,跟着笑了出来。

    米天乐这一番嘲笑的话,顿时无疑于火上加油,只气得“天地四杰”哇哇直叫。

    “米天乐,我要撕烂你的嘴,我要你碎尸万段,你这可恶之极的米天乐!”

    “很好啊,我还没有找你们算帐,想不到你们竟然主动走上门来,那好,我就

    让你们尝尝我们‘牡丹宝典’上武功的厉害。来啊!”

    米天乐不停、地招手,一副轻蔑的样子,似乎存心要把“天地四杰”气昏掉。

    四条人影四把阴森的长剑,终于象疯狗般地扑了过来,来势凶猛。

    米天乐长臂一挥。率先向傅耀武、傅扬威两兄弟迎了过去,剩下的两兄弟,就

    留给他那艳冠群芳的左右侍卫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