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极乐佛学》 第七章 仙徒废功

    傅振峰见对方白衣胜雪地站在他们面前,不由地怔了怔,不过很快地他就恢复

    了正常,只见他道:“多年不见,想不到夏兄依然风采依旧。”

    “武仙”夏雷用眼光扫了他们‘眼后笑道:“哈哈一一,托傅兄的洪福,老夫

    还算不错。”

    “哈哈一一,别客气,想不到今日的复兄,胆量比以前更壮,我等真要对夏兄

    刮目相看了,夏兄单枪匹马赴约,的确有胆色。”“哪里哪里,四位傅兄有请,

    老夫哪敢不来。

    不知拙徒何时得罪了傅兄,让我好好教训他一顿,看他今后还敢不敢以下犯上。

    “

    “这个倒不劳夏兄动手了,我们已经替你教训了他一顿,相信他今后再也不敢

    了。”

    “如此甚好!……什么?你们已经废了他的武功?你们不觉得这样做太过份了

    吗?”

    “武仙”夏雷看到宇文长凤那样子,不由地脸色一变,愤怒地盯着对方道。

    “过份?我们在天龙堂隐居了五十年,这一切都是你们当年所赐,你就没有觉

    得太过份了吗?”

    他的话似乎勾起了他五十年前的往事。

    一件不堪回首的往事。

    当年四个武功极高的少年无意中聚集在一起。而他们就是现在名震天下的“武

    林四仙”,不过在当时他们还不过是个无名之辈。

    而跟他们年纪相若的傅家四兄弟,凭着一手出神入幻的“乾坤万里剑法”,早

    已经名动天下,被人称为“天地四杰”争名夺利乃是人之常情,特别是象当年“武

    林四仙”那般年纪的年青人,名利之心更重。

    当他们聚在一起谈论今后如何才能闯出一条阳光大道来,从而名声大震时,不

    知被谁提议他们找上那已经在江湖中已具有崇高地位的“天地四杰”。

    于是四人一拍即合,决意去找“天地四杰”比试武功。

    “天地四杰”那时正年轻得意,意气风发,不知有多少前辈高人败在他们兄弟

    的剑下,当然对于象夏雷这样的年青人根本不放在眼里。

    而象夏雷当时那样的无名之辈,自然被人拒之于千里之外,有谁愿意踉他们比

    试武功呢?

    “武林四仙”当年也是比较年轻气盛,他们在气愤之下,准备联手一起硬闯天

    地山庄。

    这天地山庄,就是“天地四杰”的息身之处,也是当年他们江湖地位的象征。

    他们既然要硬闯天地山庄,当然没有人拦得住,很快他们就惊动了傅氏四兄弟。

    “天地四杰”虽然见他们能够轻松自如地闯进天地山庄,但依然没把他们放在

    眼里。

    在夏雷、白云他们的死缠之下,对方终于答应于他们比试一场,不过那比试是

    有条件的。

    如果他们“天地四杰”输了,则立刻退隐江湖,至少在五十昙洳蛔荚僭诮?br>中露面。.当然如果“武林四仙”他们输了,则要永远地投靠“天地四杰”手下,

    守护天地山庄。

    最后那“天地四杰”傅氏四兄弟还有另外一条附加条件,那就是最后不管是胜

    是负,都要永远保守这个秘密,不得在江湖中张扬出去。

    而他们之所以这样,当然有他们的理由,因为他们觉得用比试武功的方法,硬

    把对方留在天地山庄,看守山庄之事,如果传出江湖对他们的声誉会有所影响。

    他们根本没有考虑他们最后会败,他们只是认为对方来挑战,无疑是自取其辱,

    而对他们来说,他们庄内正缺少象夏雷这样修为不错的高于来维护那天地山庄的安

    宁。

    而当年的“武林四仙”见对方答应了就可以,哪还管其他的什么条件,所以满

    口应允对方提出的条件。

    傅氏四兄弟斥退了庄内所有的下人,一行八人就在这天地山庄的广场内展开了

    一场搏斗。

    傅氏四兄弟他们倒要试一试对方到底有多少份量,竟敢来向他们四兄弟挑战。

    他们不试还好,这一试就试得他们吓了一大跳,他们只觉得来者四人,身手

    之高,绝不在他们四兄弟之下,直到那时,他们才知道遇到了真正的高手。

    也是直到那时,他们才开始后悔,后悔自己所开的条件太大了,不过现在木己

    成舟,他们再后悔也没有用,他们只有打败对手。

    因为他们并不希望在他们有着大好前程的情况下,离开这天地山庄而去归隐他

    妈的五十年。

    这五十年可不是个小数目,那可是他们半生多的时间,甚至有可能是他们的一

    生。

    所以他们对“武林四仙”的出手再也不留情,剑剑是狠招,招招是杀招,似乎

    跟他们有深仇大恨,非要致他们手死地不可似的。

    而夏雷他们辛辛苦苦地找到傅氏兄弟,本意是为了扬名立万,可不是无故跑到

    这天地山庄去守他妈的一辈子的庄的。

    所以他们也不客气,尽展所学与对方斗在一起。

    于是一场空前绝后的龙争虎斗在天地山庄前面那广阔的广场中间展开了。

    双方的修为本来就相差不大,所以一时之间也分不出胜负来,大家只有尽力地

    去打,只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双方就这样不吃不喝地在天地山庄内打了三天三夜,最后还是夏雷他们技高一

    筹,打败了“天地四杰”傅氏四兄弟。

    他们虽然胜了,但却也是满身伤痕累累,那优势也不是很明显,如果要他们重

    新再打一场,也不一定保证夏雷他们会赢。

    “天地四杰”傅氏兄弟倒也是个遵守诺言的人,自从那一战之后,他们就从江

    湖中平空消失了,只有“武林四仙”知道他们为何会突然失踪,不过谁也没有把这

    件事讲出去。

    而“武林四仙”之所以能够名动天下,那倒并不是那一战的结果。因为那一惊

    天动地之战对于外界来说,根本就象没有发生过一样,所以江湖人当然不知道他们

    已经打败了“天地四杰”。

    而对于他们自己来说,则认为那一次即使赢了,也赢得不很精彩,所以谁也绝

    口不提那件事,而“天地四杰”的忽然归隐在江湖中就成了一个谜.想不到转眼间,

    五十年很快就过去了。

    如今“天地四杰”已经重出江湖,要找他们“武林四仙”报当年被迫隐江湖之

    仇。

    而他“武仙”夏雷则首当其冲,被对方逮个正着。虽然他现在的修为比起五十

    年前来,那可真是今非昔日,可是对方也一样进展迅速,以现在自己的修为能否是

    对方之敌,也依然是一个谜。

    “武仙”夏雷爱徒心切,只有只身独上这虚无缥缈峰,希望凭他的那张脸面,

    能够说服对方先放开宇文长风,然后再山他设法找到其他三仙,再与对方痛痛快快

    地打一场。

    他相信以“天地四杰”的声威及为人,是不屑一起向他下手的。

    所以他才一个人敢独上这虚羌缥缈峰。可是如今的结果却大出他意外,想不到

    以傅氏兄弟他们的为人,既然会在他来之前,废了宇文长风的一身武功,这很明显

    对方这一次是有备而来,根本不把他“武仙”放在眼中,更可怕的是对方这一次来,

    显然是赶尽杀绝。

    “武仙”夏雷机伶伶地打了个寒颤,他再也忍不下这口气,他想不到自己辛辛

    苦苦培养出来的徒儿,被对方一举手间废了武功,如同废人,这比当场甩他一个耳

    光还要痛苦。

    夏雷看着宇文长风的那样子,心中一痛,顿时起先过来所有想好的东西都忘记

    了,只见他眼中寒芒一闪,紧盯着傅振峰道:“即使我们之间有着过节,你也不必

    对他们这等后辈下这么重的毒手。”下毒手?如果不是看在你的张老脸上,恐怕他

    早已经横尸当地,还有给你与他见面的机会吗?“

    傅振峰代表四兄弟冷冷地道。

    “那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武仙”夏雷在怔了怔后,妥协道。

    “很简单,我只要你们偿还五十年来的痛苦,这其中的滋味,你没有亲身经历

    过,你是不会明白的。”

    “如何偿还?”

    “武仙”夏雷急欲知道对方要怎样:“我们已经废了你徒弟的武功,这已经够

    你痛苦的了,不过我们不会就此收手,我要你们当着天下群雄的面,当场自废武

    功。”

    叫“武仙”夏雷自废武功,好大的口气。

    如果有人听见了,不会认为提出这个要求的人是疯子才怪。

    因为现在“武仙”蔓雷的武功旷绝天下,谁不知量力了?要他自废武功,他不

    是疯子,那又是什么呢?

    可是这虚无缥缈峰的众高手,却并没有一个认为“天地四杰”他们是疯子,因

    为他们相信对方有这个能力做到这一点。

    “武仙”夏雷听后怔了怔后;突然开口哈哈狂笑起来,只笑得众人莫名其妙。

    “你们不要逼人太甚,要老夫白废武功,那可要露两手给老夫见识一下。”

    “武仙”夏雷是在气愤之极的情况下,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看人的样子是要

    与对方打一场,这不知是他逼于气愤,还是根本上就胸育成竹。我们外人不得而知。

    “武仙”夏雷既然这样说了;他们当然是求之不得。

    他们虽然自问武功大增,但却也没有绝对的实力一举击败在武林中高高在上的

    “武林四仙”,而各个击破的方法。

    不是他们最愿意接受,而现在对方既然提了出来,傅振峰顺水推舟地接过去笑

    道:“既然夏大侠如此说,那我们恭敬不如从命,谁先讨教几招夏大侠的绝世武功?”

    站在一旁的傅耀武忍不住手痒,早已经越众而出,他朝夏雷把拳一礼,皮笑肉

    不笑地道:“五十年未向夏大侠讨教武功了,今日有幸向你讨教几招,望不吝赐教。”

    傅耀武说完后长剑一立,已经飘身在夏雷身前一丈左右的位置之上,这一位置

    正是出手的最佳位置。

    夏雷见对方出来,他的脸色显得很凝重,对付一个人他相信自己应该不会有问

    题,而现在的事实是他可能要同时对付他们四兄弟,他自问还未有那种修为应付。

    他开始有点后悔,后悔自己这次来没有带几个人一起来,虽然在他所有的朋友

    当中,没有人会是“天地-四杰”的对手,不过带几个人来,总比自己单枪匹马要

    好得多。

    这一次弄,不好的话,他可能会毙身于这虚无缥缈峰之上,而且这个可能性还

    很大.不过现在所有的这一些后悔都没有用了,他只有既来之则安之,对方要想留

    他在这虚无缥缈峰上长居下去,那他们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因为他夏雷可也不是

    好惹得。

    傅耀武在“得罪了”一声话中,剑身已经闪电般地攻出,那攻势犹如脱笼之猛

    虎,朝夏雷直扑过去,大有一口就把对方吞掉之心。

    很显然此时的傅耀武,其出剑的速度及威力不知比五十年前多上了几个台阶也

    不止。

    夏雷虽然从心理上自忖对方不是自己的对手,但如今一见对方那出剑的声势,

    他也不由地为之脸色一变。

    对方一剑“万里无踪”,犹如狂风骤雨地朝他急袭而采,等他攻到他身前仅二

    尺左右的距离时,“武仙”夏雷突然一式“疏烟淡月”闪电般地朝对方扑了过去,

    一点也不示弱。

    由于受到夏雷这一式“疏烟淡月”的抑制,傅耀武的剑气突然间象受到了压制

    收敛了不少,没有象刚出招时那样峰芒毕露,剑气逼人。

    傅耀武见自己这一剑似乎对对方构成不了危险,连忙急带后退,同时收回那刚

    发出的那一剑“万里无踪”。

    发出去的剑式犹如泄出去的水是绝难收回来的,不过可以收回一部分内劲,而

    傅耀武之所以要收回那部分的内劲,那就为了更好地把那剑劲用在下一剑上,对方

    竟然突然间收回了剑劲,夏雷突觉压力顿减,他在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后,不敢急忙

    向对方进攻,反而朝后飘退了丈余。

    如此一来,他们两人又成了对峙的局面。

    不过这第一局,他们胜负未分,自然谁也无法说他们在一招之间谁胜谁负。

    “武仙”夏雷试了一下傅耀武的修为,使他不由地暗暗心惊,看来对方的修为

    造诣比他想象中的不知要高出多少倍,他想安然无恙地离开这虚无缥缈峰简直就是

    痴心妄想。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与对方拼命,拼一个是一个,因为他已经没有选择了。

    他突然从心中起了一股杀意,一股很浓的杀意,这杀意使得站在他前面的傅耀

    武感觉最明显,他突然感到那股杀意,也情不自禁地打了个机伶寒颤,那一招本该

    发出的剑式也在这一阵寒颤中消失于无形无踪。

    而“武仙”夏雷在对方情不自禁地在颤抖的刹那间,他已经发动了进攻。

    一声长啸,一条白色幽灵在空中划过。

    “花空烟水流”武学中的“浅云阁雨”已经在那长啸声中闪电般地击出。

    等傅耀武惊觉时,忙用一剑“乾坤无影”往那飘过来的白影急封而去,其速度

    也同样惊人,可是他出手的时候,似乎觉得太迟了,因为等他的剑才刚封出的同时,

    对方的招式已经攻到,在变起仓促问,他只有朝左急飘,这一飘之势虽然可以御去

    对方一部分攻势,可是却无法完全逃出对方那随影附形之绝世一击。

    随着一声轻微的“崩”声,两条人彰已分。

    傅耀武已经随着声响,朝后急泄而出。

    等他落地时再也忍不住“畦”地一声张口吐了一大口鲜血,脸色显得苍白无比。

    只有手中的剑,还依然紧握在他手中。

    剑上有血,不过一一那是他自己刚吐出来的血.“武仙”夏雷虽然一招震飞傅

    耀武。

    可是他自己也受到对方深厚内力的反震。

    他在震退对方的同时,自己也禁不住地朝后踉-地退了三步。

    虽然只有那么三步,可是对他来说,那是一段稂不短的距离。

    傅氏兄弟虽然知道可能傅耀武并非“武仙”夏雷之敌,可是他们绝对想不到,

    以“武仙”

    夏雷的修为,竟然会在二招之间,击得对方吐血而退,看来夏雷的功力已经到

    达了化臻。

    一时之间傅氏兄弟俱都惊骇在地。

    他之所以能在两招之间取胜,这并非他的武功高出对方很多,而是他以全身的

    修为凝在一点之上,乘对方不在意时,攻其不备。

    他之所以这么快就胜了,应该说胜得有点侥幸,对方如果不是在微一分神间,

    他是绝对不会胜得这么快。

    高手之战,胜在一丝一毫间。

    这话的道理就在于此。

    傅氏兄弟虽然对夏雷刚才的表现惊骇无比,但他们必竟都是久经风浪的绝代高

    手,很快他们就恢复了正常。

    等“武仙‘夏雷刚透了一口气时,傅振天已经手握一把满透着杀气的长剑,站

    在他面前。

    “五十年未见,想不到夏大侠-的武功已经达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也请接我

    一剑试试。”

    傅振天话未说完,剑气已经划空而至,剑芒万点,剑气如匹地朝夏雷全身罩去。

    “武仙”夏雷在浅笑的脸颊之中凝含着一股浓浓的沉重,他面对对方那漫天的

    森森剑气,不退反进,一式“高梧幽草”

    带着一股浓郁的草木清香往对方迎去。

    当傅振峰刚叫出小心时,夏雷的招式已经攻到,攻势犹如排山倒海,风云变色。

    两条人影很快在空中纠缠在一起,分不清彼此的人影了,想必他们在一时半刻

    间是不会分出胜负来的。

    “膨”地一声巨响,虚无缥缈峰上突然断草乱飞,把整个天空也几乎遮住了。

    响声过后,人影倏分,风雷乍息。

    一切都恢复了原先的平静。除了满天的断草断树,还是在空中乱飞外。

    傅振天和夏雷分站在虚无缥缈峰的两侧。

    面对面地站着。

    身上没有任何伤痕。

    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刚才的交手之间;到底是谁胜了,因为在他们的脸上找不出

    胜负的表情,更不要说在他们的身上。

    整个虚无缥缈峰变得鸦雀无声。

    大家都在闭着呼吸看着他们的出手。

    除了偶尔有人闭不住了,传来几声粗重短暂有力的浊呼吸外。

    傅振天目光如炬地紧盯着“武仙”夏雷。

    突然他的眼睛在情不自禁之中轻眨了一下,在他眨眼睛的同时,顿时空中出现

    了一道血光,血光冲天而起,异常刺目。

    一剑“血行万里”已经带着猩红的颜色,朝目标急掠过去,奇快奇准奇狠。

    “武仙”夏雷见之脸色大变,他的喉咙里在发出一种莫名的声音后,整个人也

    已经犹如出山之虎,入海之蚊,迅速往对方剑光处扑出。

    一式“泪痕无影”带着他绝世的功力朝对方的剑锋上急扫而去。

    随着一阵轻微的衣帛撕裂声,双方一触即开,这次双方来得也快去得也快。

    等大家向他们注目塑去的时候。

    他们已经一动不动地站在他们起先的位置上了,似乎他们之间,还根本没有移

    动过似的。

    不过我们可以从他们身上发现一些东西。

    这些东西是他们刚才在一触即分的时候留下来的,不过如果不注意看的话,也

    许不会被人发现他们前后的那么一点变化。

    傅振天虽然还站在那里屹立如山,可是他的嘴角,这一次明显地有了一生血迹。

    一丝他还来不及擦去的血迹。

    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他嘴角露有一丝血迹。

    “武仙”夏雷站在那里看上去依然仙风道骨,犹如仙人下凡,可是大家可能会

    发现他那挂在下面随风飘动的袖子,此时却平空多了一条裂缝。当然这条裂缝很显

    然是对方所赐。

    很明显傅振天在这一招之间已经受伤了,可是却不知道他这一次所受的伤势是

    轻是重。

    就在他们飘落在地的刹那间,傅振手中之剑已经剑吟震天,杀气冲天,他已经

    使出了“乾坤万里剑法”中最后一剑,也就是最具杀伤力的一剑一一天地乾坤!

    随着傅振天用手中之剑把这一剑式发动,只觉得整个虚无缥缈峰也几平被那力

    量惊人的剑式带得左右旋转起来似的。

    任谁也想不到这一剑“天地乾坤”会有这么大的威力,一种似乎不是人力所能

    克制的威力。

    这一剑“天地乾坤”威力如斯的厉害,不要说“武仙”夏雷他们惊骇失色,就

    连傅氏兄弟自己也不由脸容变色。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用全部的功力使出这最后一

    招剑式,当然更不知道这一剑之威,竟然会厉害至此。

    所以傅振天在使出这“乾坤万里剑法”中这最后一剑时,他也忘记了乘胜追击,

    最终给“武仙”夏雷一式“冷夜孤,吟”从那绝世无双的剑气中逃了出来。

    不过饶是如此,他也惊出了一身冷汗,脸色更是苍白无比,那双宽大无比人袖

    子平空不见了,很显然是被对方的剑气所削掉。

    而傅振天也被他的一记“冷夜孤吟”

    打得口吐鲜血而退。

    这一意外的结果使得傅振峰难以接受,他想不到“武仙”夏雷在力战傅耀武后,

    还有能力打伤傅振天。

    如此看来,对方的功力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正当傅振峰在惊骇于“武仙”夏雷那不可思议的功力时,“武仙”夏雷站在那

    里,却也是有苦说不出采,他在力战两大旷。世高手后,他也几乎虚脱,哪还有力

    量再战,因为他虽然功力高绝,但他毕竟也是个人,而不是个神。

    躲在巨石后面的米天乐看了“武仙”

    夏雷一眼,然后朝上官玉雯道:“看来‘武仙’不行了,我们是否马上出手相

    救?”

    上官玉雯仔细地看了现场一眼,然后迟疑地道:“我们现在出去,你能从傅氏

    兄弟两人手中把人救走吗?”

    不知从何时起,想不到她上官玉雯也关,心起他米天乐来。

    米天乐听她这样替自己着想,顿时心里美滋滋的,只见他朝自己拍拍胸膛道:

    “你放心,我虽然不是他们两个的对手,不过他们要想拦我却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情,再说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哪敢不尽力完成?”

    米天乐的花言巧语.上官玉斐听了、非常受用“,米天乐这小于讨女孩子欢心

    可真有一手。

    正当米天乐准备出手救人的时候,现场已经起了很大的变化。

    傅扬威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武仙”

    夏雷的面前,以现在夏雷的虚弱状态,只要傅扬威一出手,他必定会死在他的

    剑下。

    夏雷想不到自己纵横江湖一生,今白会死在这虚无缥缈峰之上。

    傅扬威的剑气已经升空,只要他的剑一挥下去,“武仙”夏雷势必难逃此劫。

    眼看着一代“武仙”就要命丧在这虚无缥缈峰上了,突地峰上人影急现,奇快

    地往缚扬威扑去,来势之猛,骇人听闻。

    这突来人影一撞,傅扬威的剑势立时扑了个空,夏雷也乘机脱离了险境。

    一见来人,米在乐的双跟不由地一亮,因为他看见了,他急需看见的一一牡丹

    圣女!

    随着“牡丹圣女”出现的还有梅姥姥四-大护法、四大使者及一个他在蚌埠城

    中碰到的白农‘少女。

    “牡丹圣女”看了惊骇不已不住后退的傅扬威及傅振峰他们一眼,然后轻露玉

    齿笑道:“四位,好久未见了,近来还好吗?”

    傅振峰他们曾见识过“牡丹圣女”的厉害,如今见她带着这么多人突然在这虚

    无缥缈峰上出现,不由地脸色一变,只见傅振峰颤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奇怪,傅前辈可以来的地方,难道小女子就不可以来吗?这里又不是妓院。”

    “牡丹圣女”的话使他们的脸有点挂不住,特别是最后一句“这里又不是妓院”

    更是把他们当做了嫖客。

    他们想不到“牡丹圣女”除武功厉害外,那张嘴也很厉害,如果再跟对方讲下

    去,不知对方又要说出什么使他们难堪的话来。傅振峰突见“牡丹圣女”她们

    的出现,一时不明对方的来意,所以他只有试探性地问道:“圣女跟夏雷是”……

    “

    “牡丹圣女”聪明过人,当然知道对方问这句话的意思,嫣然一笑道:“他是

    我的杀母仇人,你们总该满意了吧?”

    傅振峰倏见对方“牡丹圣女”她们的出现,一时不知如何办才好,正打算乘对

    方还未对他们为难时迅速离开。因为他们自问现在以他们两人之力绝对不是她们的

    对手,因为有两个人已经受伤。

    而如今听对方说那“武仙”复雷是对方的杀母仇人,顿时大喜过望,谅对方也

    不会与自己为难,更不会帮“武仙”夏雷了。

    傅振峰展颜一笑,讨好地笑道:“如此说来,老夫不妨现在就把他交给你,让

    你也消消心头之恨。”

    “牡丹圣女”听了不由地咯咯一笑,笑得花枝乱颤,笑得众人更是莫名其妙。

    多谢傅前辈的好意,不过本圣女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我从来不打落水狗。“

    “武仙”夏雷在江硝中声威极隆,想不到今日在这里被人讥为落水狗,也够他

    受得了。

    “不错,以圣女的修为是不屑而为,这样好了,由老夫为你代劳。”

    傅振峰说完正欲一剑往“武仙”夏雷劈去.“住手!”一声娇喝声随之传来。

    傅振峰闻言怔了怔,同时也放下手中之剑。

    “牡丹圣女”不悦地看了他一眼道:“杀母之仇岂能有人代之之理?”

    傅振峰不解她意,疑惑地问道:“那么以圣女的意思是”…“

    “马上放了他,等他功力恢复的时候,我再找他,为母报仇。”

    “你发疯了,这样无疑是放虎归山,还请圣女三思而后行,不要草率做出决定。”

    “牡丹圣女”见对方这样讲,大为不悦地道:“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将来对

    付不了那‘武仙’夏雷,你怀疑本圣女的修为?”

    傅振峰闻听此言不由地惊出一身冷汗,他本来想与对方暂时联对手付那“武仙”

    夏雷,而现在的事实却想不到对方会要求自己放了夏雷。

    如果自己答应对方的要求,那么他所有的一切将前功尽弃,如果不答应对方,

    以他和傅扬威的功力对付“牡丹圣女”是没有问题,不过还有“牡丹圣女”带来的

    这么多人及‘武仙“

    夏雷那高不可测的修为。

    在其他两兄弟都受重伤的情况下,这一战他们是绝对占不了多少便宜的。

    他对“牡丹圣女”恨得牙齿咬得紧紧的,如果不是她带人过来一闹。今天那

    “武仙”夏雷非死不可。而如今他只有先退一步。放了对方再说,因为万一不答应

    与“牡丹圣女”闹翻了,那他们四兄弟说不得全部要毙身于这虚无缥缈峰上了。

    思虑再三,他们觉得无论如何,还是命最重要,所以他还是做出于妥协的让步。

    “牡丹圣女”紧盯着“武仙”夏雷一眼道:“你还不给我快滚,下一次碰到你

    时就是你的死期。滚!给我滚得远远的。”

    ‘武仙“身为一代武林之尊,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大的侮辱,特别是象”牡丹

    圣女“刚才那样当着众人的面,公然要他滚。

    所以“牡丹圣女”这次虽然救了他,他不但不领情,眼中反而对她多了一种仇

    恨的目光,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杀气。

    不过“牡丹圣女”她也不在乎,反正迟早她都要与对方动手,她要报杀母之仇,

    她才不在乎他对她的看法呢。

    “武仙”夏雷从“牡丹圣女”身上收回那道仇恨酌目光后,又把他转向目前还

    在傅振峰手中,但己被他废了武功的宇文长风身上。

    “牡丹圣女”冰雪聪明,当然知,道夏雷那道目光的意思,她甩那寒芒扫了傅

    振峰一眼道:“你把这个废物抓在手中又有什么用?不如干脆就把他也还给人家吧。”

    “牡丹圣女”目力过人,她一眼就看出宇文长风已被人废了武功,现在只是一

    个废人。

    这次傅振峰倒也很干脆,她说放人他就放人,没有丝毫的迟疑之态。

    目送“武仙”夏雷他们从这虚无缥缈峰上消失,傅振峰他们认为自己也该走了,

    如粜再不走,对方要与自己算以前之帐,他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傅振峰的顾忌也不是没有道理,正当他告辞对方,准备离开这虚无缥缈峰之时,

    “牡丹圣女”已经把他叫住了,她道:“傅前辈就这样走了,那不是太不够意思

    了吗?我们的那笔帐还未算清。”

    傅振峰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他听了“牡丹圣女”的话不由地机伶伶站住了脚

    步,颤声道:“你要怎么样?”

    “天龙堂那边的这么多条人命,难道你就不想偿还了吗?说!你给我说!”

    牡丹圣女,你不要逼人太甚!“

    “牡丹圣女”闻之,只是嫣然一笑,道:“是吗?我倒没有觉得,我只是就事

    论事。”

    “闹翻了对双方都没有好处,望你三思。”

    博振峰以退为进,希望对方有所顾忌。可是事实上“牡丹圣女”却根本不理这

    一套,只见他道:“噢,想恐吓我。你们‘天地四杰’现在已经半数受伤,你说你

    们还有什么能耐对付我?”

    傅振峰见恐吓对方不成,他只有用最后一手,只见他在忽然间变得很沮丧地道

    :“你为什么放过‘武仙’师徒,而不放过我们四兄弟?”

    “牡丹圣女”听了颤声一笑,笑完后道:“如此说来,你们‘天地四杰’四兄

    弟也是怕死之徒。好吧,你既然提出来了,我也无话可说,免得以后被人说闲话,

    厚此薄彼。

    你们可以走了,本来你们不可以走,不过看在两位受伤的前辈份上,我也放你

    们一马,不过你们也别太高兴了,我们在江湖中随时都会碰面的。到那时,你们可

    没有这次幸运了。“

    傅振峰不管此时她们以何种口气什么态度对他们,他也不计较了,因为五十年

    的归隐生活他已相信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句话了。

    所以他见对方这样说了,就与傅扬威一人抱着一个朝虚无缥缈峰下急掠下去,

    深怕再迟一点又会突然变卦,不让他们离开似的。

    “不可以放走他们!”

    等“牡丹圣女”话音甫落,米天乐从巨石后面已经飞惊而出,同时口中紧呼而

    出。

    傅振峰面对一个“牡丹圣女”就已经够他们应付了,如今文见多了一个米天乐,

    他曾经尝过米天乐的苦头。哪还敢再逗留,顿时如命般地从那虚无缥缈峰急掠而下。

    等米天乐扑到那峰边时,已经失去了他们的踪影,气得米天乐直跺脚跟,只差

    一点就要骂娘,当然要骂的话自然是“牡丹圣女”他娘。

    一一牡丹圣母!不过此时“牡丹圣母”已经死去多时。

    所以他才把刚想骂出去的话,硬行咽住。

    “牡丹圣女”倏见那米天乐显得很兴奋,赶忙跑过去投入他的怀里,欲与他亲

    热一番。

    温香柔玉满怀使得米天乐大受刺激,正当他蠢蠢欲动,准备立还眼色时,突然

    他想到巨石后面还有一个他好不容易才把对方搞到手的上官玉雯正在后面对他的一

    举一动虎视眈眈。

    想到这里,他不由地全身一颤,身上冷汗直冒,慌忙推开“牡丹圣女”,然后

    责问道:“你为什么要放走傅氏兄弟?”

    米天乐这一反常的动作,顿时把“牡丹圣女”推的莫各其妙,她也不知道到底

    她在哪里得罪了对方,也忘记了回答他那问题。

    直到米天乐再紧问一句时,她才回过神来,原来对方在责怪她放走了那傅氏兄

    弟。

    “你知道吗?你放走了那傅氏兄弟,会对我们带来很大的麻烦。”

    “你干嘛这么紧张,难道现在以我们俩的修为,还怕对付不了区区那傅氏四兄

    弟?”

    “牡丹圣女”的口气讲得很轻松。

    米天乐没好气地看了“牡丹圣女”一眼道:“武仙的修为并不在你我之下,今

    日他都战得如此狼狈,如果不是你出现可能就要毙身这虚无缥缈峰之上了,难道那

    武仙的情况有朝一日就不会在你我身上重演吗?”

    米天乐的话讲得她全身也不由地一颤,显然已经说中要害,不过最后她还是美

    好地道;“我们还有这么多的姐妹在一起,怎么能与‘武仙’单枪匹马相比呢?”

    米天乐不知自己是否苟同对方的意见,不过他认为这一切似乎已经并不重要了,

    因为“天地四杰”傅氏四兄弟,他们人也已经走了。

    再说面对美艳群芳的“牡丹圣女”,他米天乐也实在发不起火来,更何况如果

    不是她刚才及时赶到,他还真得没有把握对付那傅氏兄弟。

    众女此时纷纷过来见过他这位米大教主。

    当米天乐向众女还礼的时候,上官玉雯已经从巨石后面闪身出来了。

    “牡丹圣女”倏见上官玉雯不由地脸色一变,颤声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雪儿还闪身而出拦在她前面如临大敌。

    米天乐见了不由地觉得好笑,他从后面挤过去拉开雪儿笑道:“都是自己人,

    你紧张什么?”

    “自己人?”众女皆都听得莫名其妙。

    米天乐见众人不明白,于是把事情的全部过程向他的手下做了一个汇报,身为

    一个教主,还要向手下解释,那可真是件怪事。

    米天乐并不傻,他当然没有告诉她们,自己为了趁对方救人心切而硬逼她嫁给

    自己。

    因为如此一来不但众女看不起他,那“牡丹圣女”更是非当场与他闹意见不可。

    最后,米天乐还不忘加了这么一句,道:“她现在已经加入了我们圣教,不是

    自己人,那又是什么人呢?”

    “牡丹圣女”朝上官玉雯上下打量了一翻,那目光只把她看得毛骨悚然,禁不

    住一阵颤抖。

    “你现在既然已经是我们圣教中人,那么我们以前的所有恩怨就一笔勾销,希

    望你今后为我们圣教多做点事情。”

    说到这里,她的目光转向米天乐道:“那你准备怎么安排好?”

    “我现在还想不出如何安排她。这样吧,就先让她暂时跟在我身边好了。”

    “如此也好。”

    “牡丹圣女”说完目光落在米天乐那在蚌埠堀中见到的白衣少女身上,她像突

    然想到什么似的,转向米天乐道:“欧阳倩是我最得力的助手,一身武功修为更足

    以傲视天下,今日我不妨把她让给你。使她和上官姑娘为你的左右侍卫,以后万一

    碰到‘天地四杰’也可以应付一阵。”

    米天乐见对方对自己如此关怀备至,顿时感激不尽,再说那欧阳倩美艳天下,

    更不在上官玉雯之下,有她们两个美女陪他闯江湖,他哪有不愿意的道理。

    他在感激之余忙收下欧阳倩,于是向‘牡丹圣女“连说谢谢.最后谢得”牡丹

    圣女“也不好意里起来,其他众女更是看得捧腹大笑。

    从现在开始他米天乐身边多了-个美如天仙的贴身侍卫,那两个侍卫则纯粹属

    于他私人的侍卫,而并不象什么四大护法、四大使者她们属于整个圣教,是圣教的

    护法及使者。

    众人虽然上那虚无缥缈峰并没有提到“武仙”夏雷为“牡丹圣母”报仇,更没

    有杀掉“天地四杰”为死去的众姐妹报仇,可是这一次大家显得很高兴,特别是她

    们的米大教主。

    一千人叽叽喳喳有说有笑地离开那虚无缥缈峰。这其中只有一个人显得有点不

    开心,那就是上官玉雯,只见她一声不吭地跟在米天乐后面下山。

    由于米天乐一路上与众女相嘻,所以一时之间也没有注意到她,更不知道她的

    心事。

    等他们下了那虚羌-缈峰后,他们就各自分开了。

    梅姥姥带着圣教四大护法及使者返回她们“牡丹圣女教”的总部所在地“牡丹

    山庄”。

    “牡丹圣女”则一个人回到她的“茅庐精舍”,她想一个人在那里静一静。

    而米天乐则由于有一点私事,就带着他的那两位新招的千娇百媚的侍卫往东南

    太姥山而去。

    上官玉雯由于不放心宇文长风,于是决意要去再见他一面,米天乐由于夺了对

    方的女友本来就有点过意不去,再说他也为了讨好那上官玉雯,所以答应她去见那

    宇文长风一面。

    不过谁也不知道“武仙”夏雷带着宇文长风到底去了哪里,不过他听他的三位

    师尊说当年“武仙”夏雷就居住在这太姥山,所以他这次只有带着她们前往“武仙

    ‘夏雷的老窝去看看,希望能碰到好运气。

    这一日他们一行三人来到浙江丽水仙都峰,按照米天乐的意思是一行人先去这

    仙都峰逛一逛,反正找人也不在一时半刻。

    上官玉雯虽然心中有一百个不愿意,但教主米夭乐既然这么说了,她也只有从

    命。

    至于那欧阳倩她倒无所谓,不过有风景可逛也总是件很逍遥的事情,试问天下

    有谁不爱游山玩水,快乐逍遥呢?

    等他们三人将要抵达仙都峰风景区的时候,米天乐眼尖,他突然看到两个怪异

    的人从他的对面走了过来。

    从来者的步伐来看,显然身怀上乘武功,会在这里碰到如此身怀绝技的人,米

    天乐觉得自己很奇怪,突然他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

    他身形急闪已经一手带着一人躲到路边去了,他的左右侍卫顿时被他搞得莫名

    其妙,正欲出声相问,米天乐知道她们的心思。于是忙用手指了指从对面走过来的

    两个怪异之人。

    两女的目光同时朝他的手指之处望去。

    “所罗二老”,上官玉雯见过他们顿时叫了出来。

    “什么?他们就是所罗二老?”

    米天乐根本不认为“所罗二老”,他只是从“牡丹圣女”她们口中听说过。

    对方两人能够打得“牡丹圣女”口吐鲜血。身负重伤,的确不简单,今日碰到

    他米天乐,他决定要好好教训对方,也好替“牡丹圣女”她们出口气。

    想到这里,他突然带着两女从路旁闪身而出,拦住了“所罗二老”的去路。

    “哈哈,所罗二老别来无恙!”

    “所罗二老”见有人拦住他们的去路,本就非常吃惊,如今见对方既然能一口

    认出他们来,更是惊骇不已。

    他们本以为碰到了熟悉的武林中人,不过仔细一看,却让他们大失所望,除了

    上官玉雯他们曾相识外,其他的他们一个也不认识。

    上次上官玉雯曾随宇文长风在乡村农户中见过“所罗二老”一面,所以才有似

    曾相识的感觉,不过她只不过是今无足轻重的角色,“所罗二老”当然不会记得她

    是谁了。所以“所罗二老”才会在迟疑了半响后道:“请问阁下是……”

    “哈哈,前辈可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过没关系,绝对没有关系,我可以慢慢地

    告诉你们。”

    米天乐在顿了顿后,做了个鬼脸继续道:“我就。是‘牡丹圣女教’的教主米

    天乐米大教主,而这两位就是本教主的贴身侍卫。”

    “所罗二老”倏听对方就是“牡丹圣女教”的教主时,不由地脸色一变,因为

    这“牡丹圣女教”乃是当今武林势力最为庞大的组织,教徒的武功更是高绝天下。

    何况他们已经领教过对方圣教中“牡丹圣女”的旷世奇学,虽然最后他们还是

    赢了对方,不过那毕竟是‘以二打一,他们觉得如此即使赢了,也赢得不甚光彩。

    如今见对方就是“牡丹圣女教”的教主,他们虽然没有见过米大教主的修为.

    不过对方既然身为天下第一大教“牡丹圣女教”的教主,必然有其过人之处。

    所以他们一听说对方就是天下第一大教的教主,他们的脸色俱都不由地一变,

    道:“不知米大教主拦住我们有何事?”

    “嘿嘿,也投什么事情,本教圣女曾经向本教主提起两位的鼎鼎大名,并且再

    三叮嘱见到两位时要好好招待招待。”

    “贵教圣女也太客气了,我们愧不敢当。”

    “都是自己人,你们还客气什么?左右侍卫快来侍候两位前辈,让他们活动活

    动筋骨,舒服舒服一下,你们还不快上。

    “是!”

    两女齐齐恭声道。

    她们话音甫落,人已经闪电般地朝“所罗二老”扑了过去。

    由于她们知道“所罗二老”的武功修为极高,所以一出手,立刻狠下杀招。

    刚开始时,“所罗二老”还以为米天乐真的令那两位美如天仙的美人过来侍候

    他们,让他们昏天暗地的爽一次,正当他们正欲等待着飞采艳福这美好时光到来的

    时候,对方已经攻到。

    当然他们等到的不是那销魂的刹那,而是让他们见之毛骨悚然的杀气。

    这突来的变故,即使他们“所罗二老”修为高深莫测,也不由得为的吓出一身

    冷汗,暴退而出。

    由于这“所罗二老”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所以欧阳情和上官玉

    雯的攻势虽猛,招式虽妙,便却依然无法致他们于死地。

    不过她们能使修为高深的“所罗二老”为之惊出一身冷汗,她们的修为也算很

    不错了。

    两女在仓促间狠下杀手,一击无功,身形立即暴退躲在米天乐身后。因为

    她们知道以“所罗二老”的一身所学,她们绝对无法在对方手下走过十招,特别是

    对方那如同僵尸般的“所罗神功”。

    所以知难而退,见好即收是她们的最佳选择,当然她们也做到了这一点。

    “所罗二老”在变起仓促间虽然躲过了二美的致命一击,但却也躲得有点狼狈,

    如今见两女又躲在米天乐背后去了,显得有点气愤地道:“请问米大教主,难道贵

    教中人,都是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人的吗?”

    “哈哈。两位前辈说哪里话,以前辈的绝世修为,她们只配给你们玩玩,又怎

    么能够伤着你们两位老人家呢?你又何必生那两个丫头的气呢?再说她们即使再不

    对,也总比两个成名人物去围攻一个女孩子要轻得多了。”米天乐讲话油腔滑调,

    一语双关,只气得“所罗二老”猛盯着双眼道:“你…

    当然,米天乐最后一句话的玄外之意是说对方“所罗二老”不知羞耻联手去对

    付“牡丹圣女”。“所罗二老”当然听得出他的弦外之意,所以才会气成那个样子。

    米天乐见对方生气,顿时心中大悦,他立即用一种调笑的口气,不修边副的话

    语道:“俗话说得好,笑一笑十年少,两位前辈的年纪也已经不轻了,如果再生气

    的话,那可是会减寿的,如果你们再生气,当场气死的话,那我就不好向本教圣女

    交待了,说我们没有好好地侍候你们两位老人家。拜托拜托别气死。”

    米天乐这番不分清红皂白乱讲一通的话,顿时气得“所罗二老”七窍冒烟,口

    中更是气得哇哇直叫,好像非马上吃了对方不可。

    看到“所罗二老”那生气的样子,米天乐也不由地机伶伶地打了个寒颤。

    “气死老夫矣,你去死吧。”

    “所罗二者”中的老二段淳似乎再也忍不住,狂叫一声,双手已经变成一片泛

    白,毫无血色,形同僵尸,闪电般地朝他扑了过来。

    米天乐虽然没有见过“所罗神功”,但他却听“牡丹圣女”谈起过。

    所以现在一看到对方出手,他就知道,对方在恼羞成怒之下,已经对他用上了

    歹毒霸道的旷世奇功一一“所罗神功”。

    米天乐虽然身负四甲子以上的内力修为,见之也不由地脸色巨变,但是现在的

    他也已经不是以前的米天乐了。

    不管如何,他都要斗一斗那“所罗二老”,特别是在两位美艳如花的女人面前。

    “来得好。”

    他的话音未落,整个人也已经暴闪而出,他的整个人也已经全身泛起一层薄薄

    的寒霜,特别是那双手更是晶莹剔透,好象蚕宝宝一样可爱,使人忍不住要去摸它

    一把。

    可是这时候米天乐的双手可千万摸不得。因为此时,他已经使出了天地间至阳

    至刚的“素骨凝冰掌”。在此全力一击之下,整个人将变成一尊冰雕,全身的血液

    也同时被凝固住。

    旷世奇学“所罗神功”,面对失传近二百年的绝世神功“素骨凝冰掌”,到底

    谁能胜出。

    这个问题,谁也无法回答,因为这除了神功本身的威力外,还要取决于练此神

    功之人本身的内力修为,内力越高当然修为越深,那么威力自然就更强,就更是举

    世无俦。

    两项旷世奇功的接触,并没有如人所想象的那样发出山崩地裂般地巨响-

    而只是在“波”地一声轻响中泛起一阵薄薄的白气,那白气就象是冰块被熔化掉的

    水蒸汽一样越蒸越浓,那层白气也随之越来越浓。

    上官玉雯和欧阳倩更是被他们这种奇怪的现象看呆了,一时之间几乎为之入迷。

    “砰砰”两声脆响,人影倏分。

    米天乐飞退三丈开外,脸含浅笑,似乎没事一样,任谁也看不出刚,才他跟人

    打了一场。

    段淳飘身二丈,屹立在风中,也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只是。脸色有点苍

    白。

    看来刚才这一交手还是米天乐略占上风。

    米夭乐别看他脸挂着迷人的微笑,其-也是硬装出采的,他要在两位美艳少女

    面前装出一副很潇洒的样子来,其实他内心比谁都惊骇,他想不到人人谈之色变的

    “素骨凝冰掌”,对方硬挨一掌,竟然象是没事一样,对方修为之高比他想象中的

    又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看来他要小心应付,不然恐怕会重走“牡丹圣女”那条被

    对方打成重伤的路。

    米天乐惊骇于对方的身手,可是有人比他更惊骇,那个人就是“所罗二老”中

    的段淳。

    他想不到失传了近二百年的至刚至阳的“素骨凝冰掌”会重现江湖,而且还会

    用在他身上,不过好在他有“所罗神功”

    护体,.不然他早就一命呜呼了。

    “牡丹圣女”是他们入中原以来所碰到的武功最高的一名对手,对方的修为似

    以乎并不在“牡丹圣女”之下。

    看来这次又要他们两个人联手才能可能打败对方。另外还有他旁边的两个妞,

    也是两个难缠的人物,他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段前辈,咱们未分胜负,是否再接我一掌试试?”

    米天乐说完这句话时,身形急进,也不管对方是否同意,一双手已经变成一片

    血红,犹如染上鲜血一样,刺人耳目。‘这一次他要用天地间至阴至柔的掌力“幽

    冥掌”。对方能接得住“素骨凝冰掌”,他不相信对方也能接得下他的“幽冥掌”

    而安然无恙。

    “所罗二者”倏见对方使出这一掌,看样子象传说中至阴至柔的“幽冥掌”,

    不过很快他们否认了自己的看法,因为在武林中还从未听说过有男人练“幽冥掌”

    的。

    所以他们认为米天乐出手的那一掌可能。是另外一种武功,不过是出平时的种

    种迹象跟“幽冥掌”很像而己。

    但不管怎么说,那一定是一种极为厉害的武功,一种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段淳

    欲试一下米天乐那怪异的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