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极乐佛学》 第五章 仙败杰手

    猛地他收回前攻的招式,同时身往左飘,快如闪电,在他飘身左移的同时。对

    方的掌劲已经攻到,正好险之又险地被他躲过,不过那强劲的掌风从旁划过,刮得

    他的脸颊也禁不住地为之火辣辣地痛。

    如果刚才不是自己逃得快,而被对方的掌力一击正着,那后巢可不知道会是怎

    么样子。

    重伤?

    死亡?

    除了这两种外,似乎别无第三选择。

    想到这里,他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一股阴森森的寒意顿使他禁不住又多看

    丁那傅扬威及那“天地四杰”一眼。

    而此时的傅万里更是脸色苍白地退去,这次死里逃生,使他再也不敢言斗,低

    垂着头,犹如一只斗败的公鸡股耸拉着-袋。

    ‘武仙’名动武林,连他的传人也高人一等,万里无用,看来这次也只有老天

    厚着脸皮向宇文小侠领教几招了。

    傅扬威讲这话的时候、那语气中充满着几多无奈的心情.因为在他的心中,无

    论其结果如何、象他这样的前辈高人去对付一个后辈.不管那后辈的修为有多高。

    总之是件很丢人的事情,不过既然他几子不争气、他这个即做师父又当爹的人

    也只有出场丢脸了。

    当傅扬成说完这句话后。朝前踏一步的时候,宇文长岁也跟着情不自禁地朝后

    退了一大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气势上他就输了对方一筹,还是他从未有过的现

    象。

    双方就这样对峙在当场。

    一刻钟。

    二刻钟。

    傅扬一威自传身份、当然不屑先出了。

    宇文长风在未战之前、就对对方产生一种惧意,当然亦不敢草率出手。

    最后还是有人忍不住叫了出来:“你们两个怎么还不打呀?”

    说话的人并不是现场的任何一人。

    “天地四杰”在一怔之下,突然有两条身影很快地朝那寺院中扑去,等他们出

    来的时候,他们一人手中都多了一个人。

    躲在远处的米天乐看得秀清楚,这两人就是他在茶楼里碰到的那两个人。

    “你们为什么抓我?”

    被抓过来的当中一人不明地问道。

    “谁叫你们跑到这里来偷看的,说!”

    傅振峰在讲话时,手中上不由地加把劲。

    那人顿时杀猪般地嚎叫起来:“万里兄,快救我,我是文奇啊。”

    那人向傅万里投去哀求的目光。

    傅万里接触到那目光后.不由地机伶伶地打了个寒颤,同时把那目光转向傅振

    峰。

    傅万里由于刚刚输给了对方,让傅家丢脸使“乾坤万里剑法”蒙羞,他们还未

    找他算帐,他又怎椅对方求情呢?br>

    所以他只是试探性地投以伯父一眼,给对方狠狠瞪了一下后,他又不由地低下

    了头。

    他知道这两个都是江湖中不入流的人物,都是傅万里这个不争气的子孙无意中

    透露出消息而过来看热闹的。

    他们想不到宇文长风他们两个迟迟不动手,就感到无味起来,情不自禁地叫了

    出来。哪知他们刚一叫出声,就被“天地四杰”发现了,当场抓了出来。

    “快给我滚,以后再也不要让我见到你们。”

    那两人在惊骇之余,听说对方要放自己走,顿时不知哪来的精神,那条吓得发

    抖的脚,在倾刻交通通电,突然变得有力起来,顿时快如闪电般地抱头选之天天。

    去得比来采得时候速度还要快。

    看到好笑处,米天乐躲在暗处也几乎忍不住笑出来。

    就当他要笑出来的时候,场上已经有了新的变化.此时宇文长风已经向傅扬威

    发动了进攻。

    宇文长凤对对方的进攻是始于那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在叫出声,彼人揪出来后,

    当大家的精力都集中在那两个人身上的时候,他才行那雷霆万钧之一击。

    一式“浅云阁南”在空中泛着一片淡淡的云雨之现,闪电般地朝对方急涌而去。

    这一出手之势犹如凤起云涌,气吞山河。傅扬威脸色变的十分惊讶,一般莫名

    的惊讶之色。

    同时,一声长啸,一式“乾坤无影”

    在傅扬威手中奇快无比地划过。

    虽然他依然没有出剑,但以手带剑,其出招时的威力并不比用剑时弱多少,这

    也由此可知对方“,天地四杰”的深厚内力了,他们的修为几,甲达到了“摘叶飞

    花”的至高境界。

    这“花空烟水流”的武功招式,虽然也妙绝天下、但宇文长风比起他妈的的那

    四兄弟来,由于在内力修为上不及对方,所以即使是旷世奇招,在他手里,也使不

    出来它的无上威力。

    “波”地一声轻咱,傅扬威以手代剑,他的那一式“乾坤无影”很快地突破了

    宇文长风的那一式“浅云阁雨”的全面封锁。给他造成了致命的危险。

    忽见对方的剑气已经及体,宇文长风在惊骇之下,不由地使出一招“冷夜孤吟”,

    同时身形不停地急速后退,犹如离弦之箭。

    傅扬威更是随影附形,招变“血行万里”拖着长长的一条血光,急速地朝对方

    急迫不放。

    那一剑“血行万里”带着血光带着恐怖的杀气,把宇文长风上下左右几乎全部

    封死了,不管他如何左冲右撞,都不能冲出去。

    可能这一次他只有束手待擒了。

    宇文长风的眼中更是露出绝望的目光。

    站在外面一直关心着宇文长风的上官玉雯,更是心急欲焚。

    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行不行,到底有多大本事,左手急拂

    之下,手中已经多了一条丝带。

    各位可别小看了她手中的那条丝带,对她来说,那可是件杀人的最称手如意的

    武器。

    随着一声轻叱,她更是电掣般地往傅扬威的背肋部袭去,空中顿时出现了隐隐

    风雷声。

    “鬼艳仙才的艳舞九天!”

    “天地四杰”几乎同时惊骇出声。

    因为当年“鬼艳仙才”这所以能够名震天下,当然靠的就是那一手“艳舞九天”。

    那“艳舞九天”虽然只有一式,不过也是以使天地为之变色,鬼神为之心惊。

    这也是他们一看到这一式“艳舞九天”为之心惊的原因,虽然以他们现在的修

    为并不怕对方“鬼艳仙才”的“艳舞九天”,不过盛名之下,他们也总有点心理恐

    怖感。

    傅扬威本可以这次把宇文长风手到擒来,他正在考虑到底接下去,是不是再跟

    对方玩一下时,突觉背后有一股暗劲如山般地攻了过来,以他的绝世身手,虽然挨

    那来势一下,并不致于丧命,不过弄不好可能会被打成重伤。

    他当然不会考虑为了制服宇文长风而甘心受其一击,因为他并没有这么傻,有

    他们四兄弟在场,料他们插上翅膀也绝对飞不掉。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身形朝后急迫,向时一个后空翻,顿时脱离了那一式“艳舞

    九天”的无上杀气,虽然这一次,他是有惊无险,但却也吓出了一身冷扦。

    看来“鬼艳仙才”的成名绝学“艳舞九天”并不是很容易对付。

    等傅扬威身退的向时,上官玉雯早已经与宇文长风并肩站在一起了。

    傅扬威虽然脸色微变,但面对两个后生小辈,总觉得不过如此,刚才也只是自

    己一时粗心大意。i其实江湖之斗,来不得半点粗心大意,因为在这种不是你死就

    是我活的前提下,谁万一疏忽了,那可是连命都要丢进去的。

    而象傅扬威这等江湖经验非常老到的绝顶高手,是不会出现出手的情况,而他

    之所以这么说,大概只是在找一种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的借口罢了。

    不管怎么说,他一定要收拾掉眼前的那两个娃娃。不然他不但对不起自己,更

    是在其他三兄弟面前抬不起头来。

    “很好,就叫你们两个臭娃娃,见识一下老夫‘乾坤万里剑法-的厉害。”

    说完这句话,傅扬威缓缓地拔出剑来,他知道以他的空手赤掌是绝对打不赢

    “鬼艳仙才”

    和“武仙”这两个绝世高人的得意传人,所以他只有拔剑,借俭式之力把这二

    人降服。

    有剑在手,傅扬威顿时豪气大增,整个人也几乎一下子来了精神,剑声轻吟,

    一剑“乾坤万里”已经夹着震耳欲聋的锋鸣声,剑气如山如潮,排空而至。

    上官玉雯和宇文长风见之脸色俱都一变,他们相互望了一眼,随后迅速地分开。

    上官玉雯一招“艳舞九天”向左边攻上,而宇文长风则一招“芳兰幽芷”朝右边击

    出。两人一起出手的声势比一人当然要快的多,当然那招式上所发出的杀伤力更是

    倍增。

    方圆一丈之内,几乎都被激战的三人所施展出来的劲气击到。

    空中那森森剑气更是不断地闱着两条不断飞舞的影子在滚动,只是分不清谁是

    谁。

    上官玉雯手中那飘带更是柔情似水,无骨地随影附形,紧跟着傅扬威手上之剑

    缠绵不休,硬是逼得他施展不开手脚,他那一式“乾坤万里”发挥得淋漓尽致。

    宇文长风更是乘傅扬威的剑势受到牵制时,不时地出奇-招把傅扬威攻得手慌

    脚乱。

    傅扬威身为一代高手,竟然会不敌这两个小娃儿,这不但出于傅扬威的意料,

    更大出其他三杰的意料。

    眼看着傅扬威那最后一式“天地乾坤”也依然无法击退他们两个的联手之力时,

    傅振峰身为老大,首先沉不住气来,他再也顾不了什么老欺少,长剑一横,攻向上

    官玉雯。

    上官玉雯和宇文长风联手也不过只是略胜傅扬威一筹,而现在傅振峰这个家伙

    的加入,则使得他们立刻吃不消了。

    上官玉雯的“艳舞九天”更是发挥不出它的威力,处处受到牵制,使她一筹莫

    展。

    而那边宇文长风由于没有了上官玉雯那条丝带施展的“艳舞九天”这一旷世武

    功的从旁协助,他的“花空烟水流”武功吏是在对方强大的剑势攻击下,常常每招

    式只‘是使出了其中的一半,就不得不改变招式,半途夭折。

    如此一来,就更加不要说使出什么“花空烟水流”武功的绝世威力,当然更不

    是那傅扬威的对手了。

    躲在暗处的米天乐更是看得胆跳心惊,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个该出手,以他现

    在的修为而论,应该说对付“天地四杰”中的一个是没有问题的,不过现在是对方

    四个都在场,他如果要对付四个则显得有点力不从心,晓得不客气点那就是要他去

    送死。

    而他这次要的目的,是为了上官玉雯,如果这次救了对方,说不定对方会对他

    产生好感,至少一点感激之情总该是有。

    当然最好是他能够救走那上官玉雯,即使宇文长风当场击毙。

    他在迅速间救走上官玉雯,应该决还有点把握,问题是对方“天地四杰”并无

    杀宇文长风之心,而只是抓走他,引“武仙”夏雷出来,怎样才能使“天地四杰”

    对宇丈长风起杀心呢?这倒并不是个很容易的问题。

    正当米天乐在苦思如何才能借“天地四杰”之子杀了他这个情敌时,场上已经

    起了变化,他最关心地当然是那美艳动人的上官玉雯。

    此时只见上官玉雯在傅振峰的剑下,完全处于被动的场面,她只有随着对方的

    剑势艰难地闪避着,随时都有可能被对方的剑劈为两半的危险,在这险之又险的紧

    要关头,米天乐也无法再去考虑如何对付那宇文长风了。

    他现在最要紧的救那美人上官主雯,若再迟一步,等她被劈成了两半,那他米

    天乐可要遗憾终生,到时即使剥了傅振峰的那身老皮也无济于事。

    傅振峰再一剑山上官玉雯的左侧斜了过去,眼看着上官玉雯她再也无力逃过这

    一剑,眼看着她那可爱的小蛮腰就要被对方手中之剑劈为两半,一代美人从此香消

    玉毁时,米天乐再也躲不住了。

    他随手抓了一片瓦,奇快地朝傅振峰那剑身上挥了过去,那剑势由于突然间受

    到外力的阻拦。情不自禁地停了停。

    而米天乐则趁着这个时候,犹如鬼魅地从寺院中的黑暗中出现,朝博振峰这边

    急撞而来。

    傅振峰在突然间一阵外力的作用下,震偏了他手中的那把剑,在这仓促间的变

    化,使他本能地不由为之怔一怔。

    当他在稍愣的刹那,面前已经出现了一条黑影,在一种本能地驱使下,使他不

    由地对着那幽灵般地黑影挥出一剑“乾坤万里”。

    而此时米天乐已经带着正在那里发抖的上官玉雯,面对对方来势汹汹,排撑山

    倒海般地剑势,他由于手中带人,不敢硬接,所以只有用那妙绝天下的“敛步随意”,

    随着对方的剑势转了一个圈,同时朝对方推出了一掌,夹有近四甲子以上内力修为

    的一掌。

    他乘对方那一剑“乾坤万里”被他的深厚无比的劲气阻了阻的刹那间,他已经

    带人从对方的剑下脱身而出。

    米天乐不敢再在“天地四杰”面前做短暂的停留,身形一起,顿时犹如一支离

    弦之箭,闪电般地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

    “天地四杰”这次来的目标并不在那上官玉雯身上,现在又见来人武功极高,

    恐非易与之辈,也就让他自由离去。

    在米天乐突然出现救走那上官玉雯的同时,宇文长风也失手被擒。

    米夭乐带着上官玉雯跑了很长的路,到最后相信他们不会再追过来时,才停下。

    他一路抱着上官玉雯狂跑,怀中柔玉温香,那滋味的确很舒服,不过他米天乐

    刚与对方傅振峰拼了一掌,耗去了不少功力,又加上赶上这么一段不短的路,几乎

    跑得他虚脱过去。

    到了如今,他实在再也无法坚持下去。整个人就象虚脱了一样,倒在地上,把

    怀中的大美人上官玉雯压在身下。

    也不知道米天乐这么做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本来以他的盖世身手绝对不会出现

    这样的事情,可是事实却出现在大家的眼前,所以说除了米天乐外,谁也不知道他

    到底是否在占上官玉雯的便宜。

    这也不是我们小看米天乐这小子,因为以他的本性,再加上连日来想对方想得

    发疯,故意这样做也说不定。

    因为他这样做,任谁也不会怀疑他,说不定对方还会很感激他。如此一举数捐

    之事,以他米天乐的盖世聪明没有理由不做。

    这里我们先不要讨论米天乐到底是真是假。就说他突然把上官玉雯扑倒在地后,

    他整个人顿时昏了过去。

    上官玉雯突然被米天乐摔倒在地,顿时摔得晕头转向,等她逐渐清醒过来后,

    又发现米天乐此时正象一头死猪般地童重地压在她身上,几乎压得她透不过气。

    本来被米天乐抱着满山跑,已经使她娇羞不胜,如今又见自己被一个大男人死

    死地压在下面,顿时羞红了脸,那张脸红得更象猪肝一样。

    她想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被一个臭男人如此不知羞耻地压着又何体统?你叫她

    今后又如何见人呢?

    她在脑羞之下欲狠狠地甩对方一巴掌,然后再把眼前这个臭男人杀掉。

    她举起那双纤纤玉子,正准备甩下去的时候,忽然象想到什么似的,迟疑了一

    下,又缓缓地放下丁手。

    压在她身上这个臭男人即使再坏,毕竟他也曾经救过自己,而且还是从“天地

    四杰”这等绝世高手中救出她。

    她即使不图报,也不应该杀他,何况对方的样子也象是力尽虚脱之后的表现,

    对方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难道还不是为了她。再说对方这已经昏迷过去了,所

    有发生的这一切,对方皆并不知情。

    想到这里;她的玉手不由地放了下来,当然便不会想到自己受到了欺辱而要杀

    对方。

    虽然她不忍‘心去杀他,不过也不能因为对方曾经救了自己,而让对方长期压

    在她那冰清玉洁的玉体上不走,即使是她丈大,也没有这种特权,更不要说象米天

    乐这臭小子。

    所以她只有使劲地推对方,凭着她这双手少说也有千斤之力的纤纤玉手,这次

    却不管她如何用劲就是无法把对方从她身上推下来……

    对方的身体似乎使了千斤坠一样,大有越压越重之感,压得她的娇体几乎欲裂,

    她胸前那两座高耸入云的娇峰,更是首当其冲,虽然它们弹力奇佳,不过被对方压

    得几乎要爆炸开来;如果要爆炸出来,那爆炸力显然是十分惊人的。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灭亡。

    压迫啊压迫,不在压迫中爆炸就在压迫中失去那奇佳的弹性。

    物极必反,如果对方再继续压下来,上官玉雯胸前那两堆迷人的娇峰,等待它

    们的只能是这两种结果。

    此时的米天乐不知道是否明白他现在是在辣手摧花。不!说的最恰当点就是辣

    手摧乳。

    如果他现在知道他正在做这件蠢事,我想他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一辈子不短了。

    因为人的一生也只有这么一辈子可活。

    上官玉雯被压得痛得几乎流出了眼泪。

    最后她在无法之下,只有狠狠心,举手重重地在他的面颊上扇了一下。

    ,顿时米天乐的左颊留下一条淡红色的血印,那血印的形态,正象一只纤纤玉

    手。

    上官玉雯之所以出手这么重,完全是被对方压得痛得实在忍无可忍了。

    上官玉雯这一用力不轻的一巴掌,顿时把米天乐扇得从她身上弹跳起来。

    那弹跳起来的高度很高很高,高的只把上官玉雯看得目瞪口呆。

    而米天乐之所以会跳得这么高,首先当然是他受到了刺激,一股巨痛的刺激。

    当然仅有刺激还是不够,还要有惊人的弹跳力或者是有弹性奇佳的垫子。

    而这其中谁也不知道是米天乐他本来就弹跳力惊人亦或是上官玉雯躺在下面,

    这垫子弹性特佳,特别是那两团迷人的乳峰。自然最大的可能性是两者皆有之。

    随着一种莫名的作用,随着一种呼呼的风声从耳旁刮过,很快米天乐就已经弹

    上很高很高的了,这么高的高度,他不经意地睁眼看了一下,顿时吓白了脸,再也

    不敢睁眼。

    随着本能的反应,他在空中,情不自禁地使出了空前的身祛“敛步随意”,不

    然不被当场摔死才怪。

    当他落地的时候,他的脸色苍白羌比,只有左颊上那红红的手印还依然如故外。

    他长长地透了一口气,平静一下心情后,狠狠地瞪了上官玉雯一眼道:“好心没好

    报,我好不容易从‘天地四杰’手中把你救出,想不到你却…”

    “我…”上官玉雯也是气红了脸,弊住了一口气,就是无法说出来,你叫她一

    个黄花闺女怎么能把刚才的那些事情向对方说出口呢?

    既然说不出口,那她当然无法解释自己为何要打对方一巴掌了,所以也只有象

    受了无限委屈地站在那里,只差了那么一点就要哭出来,不过好在她还算比较坚强,

    总算没有哭出来。

    米天乐话说出口后,见对方象受了无限委屈后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顿时文-

    得心中不忍,他不该对女孩子发这么大的脾气。

    “很对不起,我不小该跟你这么大声讲话。”米天乐终于向对方道歉道。

    上官玉雯在怔了怔后,道:“这一切都是我不对,我不该打你。”

    见对方如此说,米天乐极为满意,笑道:“你之所以打我,我想我也应该有不

    对之处,咱们还是快走吧,免得碰到他们麻烦。”

    米天乐正欲带她离开这里。

    “多谢米少侠救命之恩,容后再报,我也要走了,告辞!”上官玉雯拜别米天

    乐,忽然转身就走。

    米天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冲动,突然右手朝外急挥,一把抓住了对方那条

    凝脂般地右臂,以不解的语气,颤声道:“走....你要去哪里?”

    “我…”上官玉雯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知道如果跟对方讲实话,对方肯定

    不会让她一个人去送死,可是她又实在放心不下宇文长风,但她又不知该如何编故

    事说去哪里哪里。

    所以她一时之间,只有无语地怔在那里。

    米天乐聪明过人,特别是了解女孩子那微妙的心思,所以他一见对方欲语又顿,

    顿时明白了对方的心事。

    他几乎无法忍受上官玉雯对宇文长风的一片痴情,在这个紧要关头还是对他痴

    心不改,一心欲去救他。

    但不管他是嫉妒也好,还是其他的什-原因也罢,有一点他必须明白,那就是

    必须面对现实,面对这残酷的现实。

    他的心情才总算平静了下来,最后他还安慰对方道:“他们并不会伤害宇文长

    风的,你放心。”

    “可是我,我实在放心不下。”

    上官玉雯显得有点着急地道。

    无奈之下,米天乐只有忍着性子道:“‘天地四杰’的身手我想你也见过,如

    果是令师重出江湖,恐怕也占不了多少便宜,更何况你我,我能把你从他们手中救

    出,也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因为他们的武功实在有点恐怖,并不是你我所能对

    付得了的。”

    “我倒希望你现在所救出来的人是他而不是我。”上官玉雯幽幽地道,她也不

    知道为什么她会讲出这样的话来。

    米天乐除了想不到外,更是几乎气得要吐血,对方的意思好象在责怪他应该先

    救宇文长风那小于,而是不她上官玉雯。

    “可是这已经是不争之事实了。”

    米天乐没好气地道。

    “我不管,我一定要去救宇文长风。”上官玉雯固执地执意道。

    “好啊,你如果真要去送死,我不拦你。”

    这一次,米天乐可真的是发火了,大声道。

    “你……”上官玉雯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她大声说话,现在第一次听米天乐

    那凶巴巴地声音,不由地呆在那里,也不知怎么办才好。

    最后,上官玉雯并没有走,不知是她真的怕死,还是她知道以她一个人的力量,

    根本就不可能救出那宇文长风‘突然上官玉雯深情地望了米天乐一眼,道:“你可

    否答应我,一定要救宇文长风。”

    我跟他非亲非故,我为什么要救他,我恨不得一招杀了那个占了你的心的家伙。

    米天乐本来想这样讲,可是话只吐了一个“我”字,后面的话就再也无法吐出,

    因为他知道这样对对方讲,对自己绝对没有好处,虽然那才是他的真心话。

    米天乐迟疑了半天才道:“可是以我的修为,根本不可能从对方‘天地四杰’

    手中把人救走。”

    米天乐这句话倒也是句实话。

    “可是如果你不救他,以,武仙‘一个人的力量也休想把宇文长风从对方手中

    救走。”

    “可是我再加上‘武仙’夏雷,似乎也依然没有足够的实力与‘天地四杰’相

    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