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极乐佛学》 第四章 圣女芳心

    虽然最后他也没有赢多少,不过总算他米天乐有实力与象“牡丹圣女”这般超

    级高手相抗衡了。因为刚才就是很好的证明。

    当然这其中最为惊骇的,莫过于“牡丹圣女”。起先她只是认为对方武功在短

    短的时间里,突飞猛进,但却想不到会精进如斯。

    恐怕在今后的日子里,武林中要数他的武功最高了。

    她想到这里,除了惊骇之外,更多的是无限羡慕,但不管怎么样,对方武功如

    斯,乃是她们“牡丹圣女教”之福。

    如果他们两个联手,势必天下无敌,那么统一武林之事就易如反掌。

    想到这里,她的脸上出现了兴奋的表情。

    她这次突然出手相试,终于算是试出了对方的修为深浅,也发现了一个不小的

    秘密,那就是米天乐已经不是一个象以前那样需要人保护的窝囊的教主了,而是一

    个武功修为更在她之上的绝世高手。

    一个顶尖超流高手。

    米天乐见对方突然站在那里怔怔出神,颇觉奇怪,他在惊讶之下,走过去关切

    地问道:“你今天到底怎么啦?”

    “土隔三日,刮目相看。恭喜恭喜!”

    “牡丹圣女”闻言两颊‘红,略带笑容道。

    到此时,米天乐才恍然大悟地道:“原来你是在试我的武功,亏你想得出来,

    还把我吓了一大跳,要试武功,也用不着施那几手杀招嘛?”

    “如果不这样又如何能试出你的真功夫呢?”“牡丹圣女”象受了委屈的道。

    “你不怕我米天乐伤着你吗?”

    米天乐突然调皮地道。

    “我怎么知道你的武功有这么厉害,再说要杀我,到时恐怕你下不了手。”

    “谁说我下不了手?”

    米天乐在气愤之下,没好气地道。同时举手做出一副真要杀对方的样子。

    “救命啊!”想不到“牡丹圣女”这么夸张地叫了出来,把他的戏言当做了真

    的。

    “再叫,看我不封住你的嘴。”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的在山庄中,不避众女的目光,象情侣般地追赶起来。

    众人被他们一下子又是打啊杀啊叫啊追啊,搞得莫名其妙起来,也不知道他们

    到底在玩什么游戏。

    但不管是玩什么游戏,这一切皆没有她们的份,如果说有的,那只是惊讶的好

    奇。

    自从米天乐从那秘室中出来后,“牡丹圣女”对他的态度改变了很多,也不知

    道那是因为他的修为还是其它的原因。

    他们形影不离在一起的机会渐渐多了起来。

    在这段形影不离的日子里,米天乐也乘机把他的那二式“万道朝拜、母仪天下”

    武功传授于“牡丹圣女”。

    “牡丹圣女”无疑也是个练武的奇才,很快,她就学会了那一式“万道朝拜”,

    至于那最后一式,她则是一知半解,根本无法领悟出其中真正的奥秘,所以也无法

    习练得那种仁慈无比的至禹境界。

    当米天乐在“圣女山庄‘与”牡丹圣女“缠绵不休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上官

    玉雯与纂容宝珍。

    这慕容宝珍差不多已经是他米天乐的人了、他应该去看看,免得她最后忍不住

    寂寞而被人抱住,那可是太划不来了。

    虽然她没有“牡丹圣女”这般美冠群芳。但也是个绝色大美人,是个耐看耐玩

    的美女,他当然不会把这样的美人拱于送人,而便宜了别的臭男人。

    至于上官玉雯本来也是他米天乐的,不过却被宇文长风横手一操,横刀夺爱,

    活生生地把她从他手中抢走。

    他当然不会这么甘心的,他认为自己一定要把上官玉雯抢过来。

    这样,一为自己,二为师父。

    这怎么会说是为了师父呢?

    其原因是这样的,假如连自己的女友也被对方抢走,别说自己没能力,更说明

    他师父教导无方,更何况他的师父当中有一位就是“色仙”白云。

    所以在泡扭这一方面,他是绝对不能输给对方的,因为这是他米天乐的铁饭碗。

    如果他连铁饭碗都输给了对方,那么在武功上岂不是要输得更惨。

    如此,师父脸上无光,他也无光。

    于是他辞别了现在柔情似水的“牡丹圣女”,还有各位美艳如花的姐妹们。

    他要只身入扛湖,去寻找她们两个。

    浩浩江湖,要去找那么二个人无疑是大海捞针,不过好在他是江,湖中目前势

    力最庞大的“牡丹圣女教”教主,其教徒之眼线更是遍布江湖的每一个角落。

    所以很快,他就得到回报,说有人看见那宇文长风和上官玉雯目前在河南开封

    一带出现。

    所以米天乐的目标直抵中原古都一一河南开封!

    这一日正当米天乐在开封城中的一间茶楼小憩晶茶时,忽然临桌两人的对话声

    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不由地仔细侧耳细听。

    “‘武林四仙’一向是被认为是武林至尊,江湖中人几乎没有人敢动他们的。”

    “那当然了?谁不想活了,也不会找他们挑战,那是自讨苦吃。”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不但有人声明要向他们四个挑战,而且还不止一批人马。”

    “噢,那可是一件轰动武林的大新闻,不知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和这么高的身手。”

    “你听说过‘天地四杰’吗?”

    “你是说傅振峰那四兄弟,他们不是在五十年前已经从‘江湖中消失了吗?怎

    么现在又出现江湖呢?”

    “他们在五十年前就已经世无匹敌,再经过五十年的潜,心修练后,武功更是

    深不可测,他们如果与‘武林四仙’交上手肯定是一场轰动武林,精彩绝伦的好戏。”

    “我不懂这‘天地地杰’怎么会跟他们:武林四仙‘扯上关系的。”

    “你知道当年名震天下的‘天地四杰’为什么会在湖中突然消失吗?”

    “我不清楚,难道与,武林四仙有关?”

    “不错,当年地‘天地四杰’突然从江湖上消失,正是‘武林四仙’所为。”

    “在五十年前,他们双方曾经交过手?”“不错,听说最终还是‘天地四杰’

    略输一筹,所以发誓退出江湖,苦心修练。”

    “今日他们是否欲报当年失败之辱?”

    “不错,听说这五卜年来那‘天地四杰,四兄弟功力大增,恐非今日’武林四

    仙,之下。”

    “如此说来,那一战必定是精彩绝伦了。”“那当然了,所以我们不能错过。”

    “这一切,你怎么会了解的这么清楚了?”

    “因为我是‘天地四杰’他们四兄弟唯一的后代及传人傅万里的朋友。”

    “嗅,原来如此。那你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候决斗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傅万里说,最近他们在开封城附近发现了‘武仙

    ’的传人宇文长风,他们只要能抓住那宇文长风,就不怕他师父‘武仙’夏雷不出

    现。”

    “本人找不到,找他徒弟有什么了不起。”

    “其实你不懂,‘武林四仙’神龙见首不见尾,你以为就这么容易找得到他们

    吗?”

    “听说那宇文‘长风武功也很不错,我很想去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厉害。”

    “这个很方便啊,听说他们今晚要在开封城外的那座‘无峰寺’中等宇文长风,

    到时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这倒也是的。听说要对付:武林四仙‘的不只’天

    地四杰‘四个人,那么还有谁呢?”

    “你知道塞外的所罗门吗?”

    米天乐并没有再听下去,他觉得接下去的那些对于他来说,已经不再重要。

    他现在已经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那就是宇文长风今晚会在“无峰寺”中

    出现。

    一向与宇文长风行影不离的上官玉雯也肯定会跟着他出现,那么他只要找到了

    宇文长风就可以找到大美人,他心中的第一个梦中情人一一上宫玉雯。

    既然现在知道了他们的出现地址和时间,他只有到时去那里找她就是了。

    他在向当地人详细地询问了那无峰寺的地址后,就一个人出去逛街了。

    等到夜色完全降临的时候,米天乐就一个人朝开封城外角的那个方向奔去。

    无峰寺!

    这寺院占地面积颇大,也不知建于何年,不过由于年久陈旧,失修,现在看上

    去有点破烂不堪了。

    当米天乐来到这无峰寺时,只见这里稀黑一片,不过以米天乐的目力,还是能

    够看得清楚。

    他在无峰寺四周转了一下,没有发现一个人,一个人也没有,看来今晚他是来

    早了一点。

    他只有站在那里耐心地等。

    等待宇文长风,特别是上官玉雯的出现。

    现场静,静得有点可怕。

    不过好在米天乐在功力大增之后,胆子也大了很多,但此时此刻他还是被那出

    奇地静,静得有点毛骨悚然。

    在森森的冷风之中,他足足等了一个时辰。

    远处突然出现了两条淡淡的黑影,那黑影奇快无比地朝这个方向飘来。

    黑夜虽然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不过以米天乐现在的功力,还是看得出来,那两

    个黑影就是白天在茶楼中米天乐所听到的两个谈话之人。

    米天乐应该感谢这两个人,如果不是他们,他也许不会这么早就找到宇文长风

    他们。

    当他们在米天乐藏身处丈外的寺院角刚戴好身子的时候,远处又出现了一黑一

    红两条身影。这两条身影来势之快,显然比前辈那两条黑影快了很多。

    米天乐眼尖,他老远就看见了采者正是穿黑衣服的宇文长风和红衣服的上官玉

    雯。

    见寺院四周无人,那上官玉雯道:“奇怪,风哥,明明有人叫我们此时在这里

    等他,怎么会没有人呢?”

    上官玉雯的这一声“风哥”叫得好亲热好肉麻,直听得躲在暗处的米天乐气炸

    了肺,暗骂对方是“小贱人不要脸”。

    他想不到自己辛辛苦苦从大老远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听这么一句话。

    这一切都是那个该死的宇文长风,如果不是他,对方的一切都是他的。

    他恨不得马上出去杀了对方。

    刁;过最终他还是忍住了,他想今日宇文长风会有人替他收拾。如此,他又何

    必出手呢?

    他要看对方失子被擒时的狼狈之像,让他在上官玉雯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因

    为他恨对方,所以他要对方出丑,在上官玉雯面前出丑,让他形象尽失。

    听见上官玉雯的话,连宇文长风也感觉到事情的确也有点不对劲。

    “不错,我们还是先躲进去一看虚实再说吧。”宇文长风话音甫落,带头朝寺

    中掠了过去,也欲往米天乐躲着的地方躲去。

    米天乐当然不会让对方躲在自己的身边而败露了他的行踪,更不会让他藏起来,

    而失去一场精彩之极的好战。

    想到这里,只见他双掌吐劲,顿时一股夹有四甲子左右功力的劲气由黑暗处朝

    宇文长风急涌而出,来势之猛,犹如山崩地裂。

    面对黑暗中那股绝世无匹的劲气,宇文长风在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击得倒泻

    而出。

    好在米天乐在出手时,并不存心让对方受伤,所以收回了部分内力,更加上宇

    文长风近段时间受“武仙”夏雷的严督勤练,武功更是精进了很多。

    所以米天乐刚才那一招劲道虽猛,也只不过是吓了对方一吓,并没有击伤对方。

    宇文长风被黑暗中那股暗劲更是击得莫名其妙,等他落地时惊骇地深吸了一口

    气,发现自己并没有受伤时,才总算放下一颗心来。

    等他欲进去一探究竟时,远处已经出现了五条黑影,黑影来势速度之快骇人听

    闻。

    来者之功力似乎犹在宇文长风之上,转眼间已经到了他的跟前。

    此时他欲躲避也亦来不及了,只有面对。

    来者就是傅氏四兄弟及其唯一后代傅万里。

    傅氏五人在宇文长风面前站稳了脚跟。

    老大傅振峰用那双光芒夺人的眼光上下打量了宇文长风两一眼,道:“阁下想

    必就是江湖中‘武仙’夏雷的唯‘传人宇文长风了。”

    “不错,前辈是……”

    宇文长风觉得奇怪,奇怪对方为何会知道自己,更知道自己今晚会在这里,正

    当他不解的时候,对方已经告诉了他答案。“老夫就是约你之人。”

    宇文长风怔了怔,随迟疑地道:“前辈约晚辈过来,到底有何要紧之事?”

    “你知道老夫是谁吗?”

    傅振峰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向他问起问题,宇文长风心想对方不知玩什么花

    样。

    他细细地从五个人五张脸上一一端详过去,可是最后的结果,他却一个也不认

    识。

    先奈之下,他只有照实地摇摇头。

    “老夫就是‘天地四杰’中的傅振峰,你大概应该听说过‘天地四杰’这名号

    吧。”

    宇文长风侧头仔细想了一下,最后还是摇摇头,表示他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人。

    这下‘天地四杰’他们修为再好,可也挂不住了,想他们“天地四杰”乃武林

    中顶尖高手,并非一般高手相比,对方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无疑是当面甩了他们

    一个耳光。

    因为以他们“天地四杰”韵赫赫威名,在江湖中应该说无人不知,对方一问三

    不知,这分明是看不起他们“天地四杰”。

    由于此种原因,他们四兄弟的脸色变得有点不自然起来,不过好在他们也毕竟

    自恃身份,不便与宇文长风这后辈一般见识。

    “咱们四兄弟与令师有一段过节。”

    “所以你就找上我,让我偿还,是吗?”

    “以你的身手还不配老夫出手。”

    傅振峰见对方这么说,脸上顿显不快地说。

    “那你们把我叫到这里来又为何事?…

    “我们只是通过你引你师父出来。”

    宇文长风听了不由地脸色一变,他想不到对方在他身上打起他师父的主意来。

    “如此说来,你们要与我打一场,抓我走?”

    “老夫说过,你还不配老夫出手。傅万里,你还是请宇文少侠上路吧。”

    此时的傅万里那双色迷迷的眼睛只滴溜溜地在上官玉雯身上乱转,几乎看遍她

    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那贪婪的色眼,直把上首玉雯看得毛骨悚然,浑身禁不住地一阵颤抖。

    而躲在远处的米天乐更是一刻也没有放过大美人上官玉雯,他想不到一段时间

    不见了,对方越发长得丰满秀丽起来。

    他正在看得入神之时,突然了发现了同样有‘双色迷迷的眼睛,与他一样射向

    同一个目标。

    他顺着那条目光找到了傅万里。

    他恨不得马上挖出对方的那双色眼。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一种想法。

    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此时,他总算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此时,傅万里见有人招呼他,连忙收回那道目光,然后把它死死地投在上官玉

    雯身边的小白脸身上。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一种感觉。

    一种欲狠狼揍他宇文长风一顿的感觉。

    如今既然长辈授权他这么做,他当然求之不得,所以对方的话还未说完,他早

    已经飘落在宇文长风前面,与他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好小子,就让我来领教一下:花空烟水流‘的无上绝学。”

    傅万里的话还未说完,只见前面人影闪动,随后他的左颊已经被人甩了一巴掌,

    显得有点火辣辣的痛。

    他被甩得怔了怔,他想不到对方有如此高深的修为,在一照面之间,他就受辱。

    虽然他惊骇于对方的绝世身手,但他总觉得那只不过是自己太过大意,也得以

    给对方有机可乘。

    他用阿Q的精神胜利法一想,心理总算平衡了很多,不过这样当众受辱总不是

    件光荣的事情,特别是在眼前这位美人面前。

    “好小子,我要立还颜色。”

    傅万里话音一落,一式‘千里孤影’闪电般地朝对方扑了过去,双掌更是在他

    左右脸颊开弓,真的准备要他立还颜色。

    宇文长风虽然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可是对方那发疯似的样子,使得他也不由地

    为之一惊,他在身形急荡之下,一式“浅云阁雨”侧身从对方的身旁电驰而过。

    顿时,傅万里扑了个空。

    本以为方无一失的傅万里,见自己一扑未着,顿时恼羞成怒,正欲发杀招致敌。

    傅万里的这两下表现,使得站在后面的“天地四杰”四兄弟看得不由地眉头急

    转,最后还是傅振天有见地,出声提醒道:“拔出剑,沉住气,小心对付。”

    对方的话,使得傅万里的心才总算慢慢地静了下来,等他静下心来时,他才发

    现对方根本不是侥事所致,而是确实有一种出神入幻的身手,如果自己不小心应付,

    不但自己会丢掉性命,就是他们四位老人家也跟他丢脸,想到这里,他已经心平气

    和了,缓缓地拔出那口阴森森的剑,横放在胸前。

    那是名震天下的“乾坤万里剑法”的起手式,他准备用这奇绝天下的无上剑法

    对付对方。

    傅万里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气度,完全象一个真正超一流剑平的风范。

    宇文长风虽然不曾把他放在眼里,但却也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

    如果,不是他师父无意中看到其他三仙的弟子米天乐练成了至刚至阳的“素骨

    换冰掌。

    知道宇文长风已非其改,而连日来严加督促练功,恐怕今日的宇文长风,已经

    非对方之敌了。

    傅万里丰中之剑突然划空而起,剑气逼人、高透三丈开外,一式“万里无踪”

    已经倏告而出。目标奇地地对着字文长风。

    宇文长风本来是跟上宫玉霞在一起的,他见对方这一式剑式,顿时脸色一变。

    左下急推。

    把上官玉受送出一丈开外,同时一式“芬兰幽往”奇快无比朝对方推去。

    对方这一招一触即分、来得快去得也快,双方各飘退二尺,毫无损伤。

    由于宇文长风在仓促间出手,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把那一式“芳兰幽芷”的招

    式使足,不过饶是如此,也可以与对方打个子手了。

    傅万里见自己这“乾坤万里剑法”第一招一击无功,顿时第二式“乾坤无影”

    又奇快无比地闪电般推出。

    剑影如山,剑网满天,天罗地网般地把宇文长风整个人罩住。

    宇文长风见之,脸色再次稍变,一声清啸,一式“芳艳流水”,整个身形犹如

    流水般地往对方的剑网中急冲而入,似乎找到了对方这一剑的破绽似的。

    傅万里见对方攻破自己的剑网,朝自己急撞而来,顿时吓得身形暴退。

    好在他退得快,再加上宇文长风身形被铺天盖地的剑气阻了阻,才使得他最终

    逃出了宇文长风这一式恐怖之击。

    宇文长风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脸含浅笑地站在那里,那表情好象只是跟对方

    玩玩而已。

    那种对傅万里看来带有轻视性的笑容,顿时使他脸色一变,脸上已经布满了杀

    机,一丝恐怖之极的杀机。

    宇文长风看了对方脸上的表情,也禁不住身形一颤,整个人不由地为之紧张起

    来,也许对方脸上的杀气实在太重了。

    倏地,一道血光冲天而过,剑芒如雨。博万里手中之剑一式“血行万里”已经

    破空而出,那剑势几乎要杀尽天下苍生。

    也许它在剑鞘中已经沉默了太久,现在要出来尽情地发泄一下。

    用人类的鲜血来发泄,死亡!

    恐怖!

    此时此刻,宇文长风不由地全身一颤,他脑中突然闪出一个奇怪的念头;毁了

    对方。

    想到这里,他出手不再客气。

    一式“冷夜孤吟”已经闪电般地往对方身上急撞而去,在对方出招的同时,他

    那一式“冷夜孤吟”也已经攻到。

    傅万里的那一剑“血行万里”在半途上受到‘冷夜孤吟“阻了阻后,实力大打

    折扣,等它真正攻到宇文长风身边的时候,其攻势已经很弱很弱了,其剑上所散发

    出来的那股杀气也不再令人毛骨悚然了。

    以宇文长风今日的高深修为,要对付对方这一招穷图末的“血行万里”,自然

    是件很轻松的事情。

    当宇文长风的“冷夜孤吟”阻了阻对方那剑势后,他又很快地招变“泪痕尘影”,

    绕过对方的剑气,从侧旁直攻而入。傅万里此时的剑势已经使老,再说他全部的功

    力此时都集中在这一剑之上。

    对方此时变起仓促,从另外一个方向攻进来,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止对方这

    一击的。

    看来这次他是死定了,想不到他就这样命丧在宇文长风手下。

    说实在的,他有点不甘心,不甘心他本来有个大好的前程,却想不到会这么年

    轻就命丧于此。

    不过现在想这到又有什么用呢?怪只怪自己学艺不精。

    自己死了倒不要紧,可是他们傅家从此将要断后,难道老天能忍心看到他断后

    吗?

    即使老天忍心,那么他父亲。他的伯叔们也不忍心。对,他们肯定不忍心,他

    们肯定会在这个时候出手救他的。

    不错,傅万里这小子想得不错。

    “天地四杰”当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傅家断后。在傅万里困入险境时,傅

    扬威首先就忍不住,只见他也来不及拔剑,双掌一扣,一股拥有排山倒海般力量的

    掌风,顿时从背后向宇文长风击丢、力道万钧。

    好一招攻敌之所必救,以宇文长风此时的修为,虽然一招可以取了傅万里的小

    命,不过同时他也肯定逃不出傅扬威那一招。

    傅万里跟他并无深仇大恨,他犯不着为了他而使自己陷入一个非死即伤的绝境

    之中,所以他选择了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