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剑影寒》 第三十七章 东山逐鹿

    百残老人也被小棋截住,大青的巨尾突然扫到,“卟”一声闷响无巧不巧地扫中他的右脚。他的右脚是假腿,兼得起打击,人飞掷三丈外,跌了个灰头上脸,连滚带爬穿入林中,逃之夭夭。

    两派门人被流矢射倒了五六名,金带银剑两人勃然大怒,带了一部份弟子,向箭雨射来的方向追去。

    迷烟弥漫,人影四散。

    巨虎大黄跟随着皓姑娘,狂追青狐。

    蛇神仍在找他被大青吓走了的三条毒蛇,舍不得离开,直至小琴棋带了大青追赶皓姑娘,他方敢大胆地收蛇。

    青狐机警绝伦,他挟了安平向山下飞逃,见林便钻,逢荆棘使躲,逃入一条极为隐密的山沟,窜走了。

    皓姑娘穿了拖地长裙,在荆刺刺内穿透极为不便,巨虎大黄虽是兽类,却没有青狐灵活,居然被她逃掉了。

    九地人魔和缥缈鬼魔落后甚多,追了半里地,便被小琴小棋拦住了,巨蟒大青发起威来,把两老魔迫得在林中八方闪逃,怪叫如雷。

    九地人魔的铁童子重有一百二十斤,一击之下,宛若泰山压顶,重逾千钧,但砸在大青身上仍然起不了多大作用,反而惹得大青兽性大发,要不是林中躲闪容易,老人魔恐怕早已魂归地府了。再加两侍女小琴小棋的夹攻,两老委实支持不住,险象横生,岌岌可危。

    “咱们走。”九地人魔向缥缈鬼魔叫。

    他不善用剑,同时也忘了安平的寒影剑藏在衣内,假使他用寒影剑对付大青,局面可能改观。

    缥缈鬼魔心中有数,不敢逞英雄,发出一声同意的怪啸,首先撤走。

    小琴小棋到底修为不够,无法阻拦,让老魔逃掉了。

    青狐的轻功出类拔萃,但比皓姑娘相去甚远,可是她机警绝伦,看出皓姑娘是个有洁癖的人,拖地长裙不宜在荆棘从中奔穿,这一带的地形隐密而复杂,她专捡荆棘矮林中穿逃,果然不久之后,便将皓姑娘甩脱了。

    她带着安平急逃,慌不择路,不管东南西北,穿莽入伏急急逃命,大约逃了五六里,方敢放缓身形向后察看动静,心中略定。

    她藏身在一处山洼的矮林中,放下安平席地而坐喘息。大冷天,她累出一身香汁,粉颊发青,这一段匆匆逃命的路程委实令她吃不消,浑身汗气蒸腾,衣裤被荆棘挂得成了破衲,裤管有些地方已经见肉,狼狈万分。

    安平穴道已解,玄阴毒发作的最艰难时期已经过去,他已度过发作高潮的痛苦难关,半僵的身躯熬过了可怕的寒冷潮,这得归功于他体格的强健,和十余年辛勤苦练的成就,使他能度过难关而不至于冻僵。再就是在潼关曾经受到虎面枭婆九阴毒爪的袭击,五绝刀柳云的驱阴寒丹药,令他体内遗留下抗寒的后遗抗力,得以平安度过凶险的寒冷高潮。

    但他始终无法凝聚真气驱寒,因为孤鹤丹士曾给他服下了一颗散气丹,无法凝聚真气。

    他身上仍裹着青狐的外衣,青孤用肩扛着他逃命,颠得他浑身骨头几乎抖散,五脏六腑都要离位一般,幸而寒冷的感觉依然存在,还不至于感到太大的痛楚。

    他深深吸入一口气,用近乎虚脱的声音说:“李姑娘,你这是何苦呢?”

    青狐定下心神调息,不加理睬,久久,直至呼吸已恢复正常,方锁着柳眉说:“你是怎么回事?听口气,我冒万险将你救出险境,你倒埋怨起我来了!真是不识好歹。”

    “你既然已决心不再与在下为敌,还说要找虎面枭婆替在了驱除体内的玄阴真气,而姑娘并无把握,为何不将在下交给别人相救?”安平慨然地低语,最后叹一声。

    “那鬼女人没安好心,你岂能信任她?”青狐不悦地说。

    “她能解玄阴制穴术,为何不可信任她?你仍然是个自私的人,在下不知你对我存有何种心念。”

    青狐的粉颊泛上了红潮,目光灼灼地盯着他说:“不错,你说得很对。我这人可说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时激动说要放过你,但冷静下来时却又觉得难以割舍。我问你,你真不愿和我姐妹并肩行道江湖么?”

    “李姑娘,夏某已经明确地表明态度了。夏某不是江湖人,恕难答应。”

    “那么,你能伴我姐妹走一趟华山么?”

    “去华山有何贵干?”

    “回华山见见我的表兄,祭扫父母的坟茔。”

    “为何要在下同行?”

    青狐长叹一声,黯然地说:“二十年前,先父母替我择婚,对方是当地纨绔子弟,我力加反对,最后负气离家出走,发誓在未找到如意郎君之前,决不回乡。先父母三年后逝世,我仍然在江湖上飘流。二十年来。我见过不少子弟,这些人在我眼中,皆不配称英雄豪杰,大多数是些脸呈忠厚心存恶毒的家伙,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无数龌龊无耻的事。也学到了不少武林奇学,二十年芳华虚度,岁月等闲过,至今除了落了个荡妇之名外,如意郎君仍不知在何方。从游龙剑客口中,我知道你这位神龙从九江直至今天的往事,见了你,我不否认,你使我重新记起二十年前的誓言……”

    “姑娘,你知道在下多大年纪了?”安平插口问。

    青狐狠狠地盯了他一眼,然后抬头仰望天宇,久久吁出一口长气,幽幽地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以往和我攀交的人,有年登古稀的老不死。有初出道乳毛未干的小晚辈,他们从不提这些有关年岁的事,这些人呼之则来,叱之则去。在他们的心目中,我只不过是一个美而荡的女人而已。”

    “李姑娘,你这件念头很可怕,人间真正的英雄豪杰多如恒河沙数……”

    青狐焦躁地摇手止住他往下说,烦躁地说:“别提了,二十年前遇上你,我也许……”

    “十年前在下只有九岁。”安平笑着接口。

    “往事不提也罢。假使我能找到人替你驱出体内的玄阴寒毒,你愿陪我走一趟华山么?”

    “在令尊堂的墓前,说在下是你二十年来找到的如意郎君?”

    青狐又是一声长叹,苦笑道:“人死如何灭,慰死者于九泉是假,在生人面前争面子是真。见了亲友之后,你我各奔前程,我将觅地隐居,不过问江湖事了。”

    “在亲友前争这口气,十分重要么?”

    “是的,我认为十分重要。”

    安平吁出一口长气,正色道:“你既然决心隐居,何必要争这口气?可见你仍然放不下世间的浮名俗誉,等到你拴不住意马锁不住心猿之时,必将又重入江湖变本加厉。李姑娘,我看你……”

    “不必说了。”青狐烦躁地叫。

    “我有我的事,恕难奉陪你走一趟华山。你只顾你自己,试问我日后如何自处?”安平仍然往下说。

    “你认为陪我走一趟华山,便辱没了你大英雄的声誉么?”青狐不悦地问。

    “在……在下……”

    “哼!告诉你,江湖上名号响亮的英雄豪杰,想高攀我青狐还攀不上呢。”

    “那你何必找我?我夏安平又不是大英雄。”

    “不和你说,你简直是个木头人。这时谈论言之过早,且等我找到虎面枭婆后那时再说并未为晚。”

    “虎面枭婆决不会为在下驱出体内寒毒,何不将在下交给那位彭姑娘?”

    青狐突然脸色一沉,冷笑一声说:“我明白了,原来如此。”

    “你明白什么?”

    “那鬼丫头原来就是你和五湖浪子互相争夺的彭姑娘,是么?”

    “不瞒你说,正是她。”

    “哼!如果是她,她更别想。”

    “争强好胜心作怪么?”

    “可以这样说。”

    “你这是何苦?”

    “哼!她年轻,美丽,艺业超人,上苍已经对她加以特别照顾,我可不愿锦上添花。老天爷对我残忍,我没有让别人美满的必要。”

    “你这种想法未免太过偏激,太不正常。你到底如何打算,要一意孤行么?”

    青狐银牙一咬,冷笑道:“我宁可让你死,也不愿将你交给她。”

    “在下死了,对你有何好处?”

    “至少我心里好过些。”青狐抱起他冷冷地说,举步便走。

    出到林缘,略一辨别方向,她向西急掠。刚掠出四五丈,前面的凋林中人影一闪,穿出三个劲装中年人。她正待觅路退走,对面的人已发话了:“嗨!是个女人。喂!哪条线上的?”

    她心中一宽,脚下一缓,叫道:“是粤东罗氏三雄么?我,青狐李瑶。”

    罗氏三雄掠近至丈内,讶然止步。中间的罗老大一怔,惊疑地问:“果然是李姑娘,为何落得如此狼狈?”

    青狐放下安平,拾外衣穿上,急急地说:“一言难尽,罗老大,先给我一件外衣。”

    虽未届隆冬季节日,但每个人皆穿了好几件衣衫御寒。罗老大依言将外衣脱下,一面替安平穿上。一面问:“这人快冻僵了,一件衣衫济得甚事?必须生火取暖才行。他是谁?”

    “先别问,令师罗浮逸士与虎面枭婆交情不薄,你们可知道老枭婆的下落么?”

    “巧极了,红尘三邪有两个都来了。骆婆婆今早从峡江赶到县城,一早便出来打听神龙夏安平的消息。”罗老大答。

    “她在哪儿?另一邪是谁?”

    “不久前在下在后面的林子里看见她,距此不足两里地。另一邪自然是鬼眼夺魂管信,至于还有一邪妙手飞花上官贻已在江湖失踪三年以上了。”

    “劳驾,请带我去找老枭婆。”

    “你去找他?”罗老大讶然问,稍顿又道:“听说姑娘在上月曾伤了她一刀,去找她了结么?李姑娘,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们之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彼此争强斗气,犯不着结怨记仇……”

    “我不是找她结算仇怨,而是与她和解。这人身中寒毒,也许老枭婆的解寒药可以派用场。走吧。”

    “这人……”

    “这人是柳神钟姐姐的朋友,被孤鹤丹士的玄阴真气所伤,亟待解救。”

    “好吧,在下顿路,但却不敢保证骆婆婆是否仍在那儿。”

    罗氏三雄转身领路,青狐抱起安平在后紧跟,穿越前面的凋林,绕过林前的山坡,前面山坡的转角外,一个中年老道正越野踏草而来,老道的打扮有点不对劲,九梁冠下看不见发根,大概是先用头帕将发包住,再戴上冠的。穿青道服,没有任何佩饰。按理,穿青道袍不该戴冠,只能挽道士髻,手中垂着公帚,腰上有剑。看年纪,约在四十出头。红光满脸,相貌威猛。

    老道看到前面有人出现,讶然站住了。

    罗老大扬扬手,叫道:“是行云道长么?怎么也来了?”

    青狐脚下一慢,低声问道:“罗老大,他是谁?”

    “不久前在下见他与骆婆婆在前面的树林中交谈,他自称是修真泰山观的行云道人,一面之缘,不知底细。”罗老大从容答。

    “问问他老枭婆的行踪。”青狐叮咛。

    行云道人走近,笑道:“罗施主,怎么转来了?这位女施主……”

    “哈哈哈!”罗老大狂笑,笑完说:“道长是北地人,行脚未至江南,难怪不知大名鼎鼎的云梦双姣。这位姑娘姓李……”

    “哦!贫道知道了,原来是青狐李施主。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小道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幸遇幸遇,贫道稽首。”青狐颔首为礼,问道:“道长修真泰山观,泰山观的主持法师……”

    “李施主问的是九如观主,他是贫道的师兄。”行云道人抢着答。

    他的目光,突然落在安平的脸上。安平也正扭头向他注视,眼中出现了困惑的神情。他脸色微变,目光移开了。

    青狐和罗氏三雄皆未留意行云道人的神色,青派问:“道长该与虎面枭婆分手不久,老枭婆目下在何处?”

    “仍在前面林中,正与鬼眼夺魂管施主一同进食。他俩今晨入山踩探消息,迄今方找到食物。”行云道人欠身答,状极谦恭,其实他在回避安平的注视,似乎安平的目光,令他甚感不安。

    “多谢道长指引,妾身必须先走了。”青狐喜悦地道谢。

    “贫道愿引路,请随我来。”行云道长说,表现得极为热心,扭头便走。

    安平陷入沉思中,久久方自语道:“如果不是他,为何相貌又如此神似?”

    本来他不想多话,但不久便忍不住了,向青狐问:“李姑娘,你可知道这位道长的来历么?”

    青狐不明白他话中的含义,信口道:“他的来历我毫无所知,但泰山观主我却不陌生。

    观主真正的道号称为正弘羽土,只有他的亲信,方知他的江湖称谓九如。因此,无可怀疑,这位老道确是九如的师弟辈。九如观主为人亦正亦邪,是我辈中人。”

    “在下如果说他对姑娘不怀好意,姑娘相信么?”

    青狐低头注视着他,惑然问:“我和他无仇无怨,他为何对我不怀好意?”

    “姑娘小心些就是,在下深信他将不利于你。”

    “为什么?”

    “如果在下所料不差,他是在下的仇人,有罗氏三雄在旁,同时他也对你心有所惧,不然早已下手夺人了。”

    “你认识他?他是谁?”

    “在下只知他从前是和尚,法名了尘,曾在庐山与五湖浪子同行,是百般陷害在下的无耻恶贼。”

    青狐脸色一变,举目四顾。她走在最后,发现前面的四个人皆毫无心机地前行,无人留意身后。她将安平向草从中塞去,继续跟进,远出五六丈。方紧走两步娇叱道:“行云道人,站住。”

    他身后,一青一黑两条小影,正藉草来掩身,小心翼翼地察看她五人所留下的痕迹,正远远地跟来。凋林枯草,人经过其间,一看便知。显然,这两个人并未发觉刚走过的人就在前面里余,未能及时跟踪追上,仍在留心察看留下的痕迹。

    行云道人闻声转身,吃了一惊,发觉安平已经不在青狐手上,脸色一变。

    罗氏三雄也闻声止步,惑然向侧让。他们已从青狐的眼中,看出了不吉之兆,知道将有不妙的事情发生了。

    行云道人戒备地退后一步,讶然问:“李施主有事么?前面的树林内,便是老枭婆的歇脚处了。”

    青狐阴沉沉地接近至丈内,冷冷地问:“尊驾真是泰山观九如观主的师第?”

    “贫道的话,字字皆真,岂敢欺骗施主?”

    “九如观主有一位好友,姓任名志远,目下在何处?”

    “哦!你问的活阁罗任志远,目下在……在南京……”

    “哼!他的鬼魂在南京。三月前,本姑娘在河南卫辉见过他一面,他正取道京师到泰山观避祸。”

    “李施主,三个月岁月漫漫,变化大着呢……”

    “呸!你这厮还想强辩,该死!摘下你的九梁冠。”

    行云道人脸色一变,冷笑道:“李施主,贫道好意带路,彼此无利害冲突,你似乎在惹事招非呢!”

    “打开天窗说亮话,你阁下怎么不和五湖浪子走在一起?”

    行云道长突然仰天狂笑,声震荒野,笑完说:“原来神龙夏安平已经告诉你了,也好,省得贫道多费唇舌。”

    “阁下是奉游龙剑客之命,前来抢人的?”青狐冷然问。

    “不管为公为私,尚请姑娘将夏小辈留下,以免彼此伤了和气。”

    青狐冷然迫进,冷笑道:“本姑娘留给你一刀,你准备接着就是。”

    行云道人徐徐撤剑,傲然地说:“女施主,没有你的机会,两邪即将闻声赶来,你的天雨刀虽利,却挡不住三人联手袭击。如果我是你,便乖乖撒手不管,以免伤了彼此间的和气。”

    罗氏三雄互相打手式示意,不约而同落荒而走,离开是非场,以免卷入漩涡。

    青狐一声娇叱,一闪即至,飞扑而上。

    行云道人向左急闪,一剑斜挥。

    青狐并未撒刀,乘老道闪避出剑护身的刹那间,以电光石火似的奇快身法右掠,天雨刀出鞘,截住了老道的闪避方向,一声娇叱,天雨刀的光芒耀目生花,来一记“流云飞瀑”,人刀俱进,刀风刺耳,隐发虎啸龙吟,狂野绝伦,锐不可当。

    行云道人早有准备,不和青狐硬拼老命,突然折向暴退,退后丈余再向侧闪,打出三枝枣核镖,再折向飞掠,一面叫:“来来来,让贫道超度你。”

    青狐不理会枣核镖,身-闪便侧移八尺,挺刀飞扑而上,一声不吭便打出三把飞刀,射向老道的背影。

    老道像是背后长了眼,头一低向前俯身,右旋身贴地扭转身形,飞刀贴背掠过,全部落空。他一声长笑,左手一扬,银芒像暴雨般射出,叫道:“贫道陪你玩玩。”

    青狐骇然,猛地侧身倒地,不退反进向前滚动,银芒落空,反应之快,令人咋舌。

    她滚动的速度奇快,霎眼间已然接近至老道身,连人带刀滚进,挖出“盘龙入地”,贴地卷来。

    老道来不及接招,暗器又来不及再发,一声大吼,虎跃而前,不退反进,从刀光的上空跃过,狂奔十余步。

    他前面,五星银芒在飞舞,左旋右折仍未落地。他信手一抄,接住了三朵银芒,反手向后扔出。另两朵突然爆裂,化为十余星银虹,四散而没。

    青狐已转身横掠,折向追到。三朵银芒在她身后丈余爆散,她已远出两丈外,怒叫道:

    “原来你这厮是妙手飞花上官贻,该死的东西。”

    两人的暗器都够份量,躲避暗器的身法同样高明,棋逢敌手。

    行云老道是了尘改装的,他的真名正是妙手飞花上官贻。这家伙有自知之明,知道无法与天雨刀拼搏,只好用暗器周旋,避免近身相搏,露出真名号真身份。他的逃窜身法十分了得,青狐想近身却是困难。他再次闪身回避,一面狂笑道:“哈哈哈哈!今天红尘三邪全到了,再不走便得赔上性命,你还不赶快逃命?”

    人影飞掠而至,老枭婆枭啼似的怪叫震耳欲聋。

    “千人骑万人跨的贼淫妇,原来是你。假老道,休教她走了。”

    妙手飞花一面游窜,一面叱“这泼妇已擒住夏安平,可能藏在附近,她不会逃走的。咱们先别管夏安平,擒下这淫妇再说,将她交给游龙剑客,必有重利。快来。”

    老枭婆先到,寿星杖发似奔雷。第二邪鬼眼夺魂管信稍后一步到达,长剑撤出叫:“擒一个小荡妇,也用得着咱们三邪同时出手么?交给老夫料理,你们去找夏安平就是。”

    妙手飞花不再游窜,叫道:“管兄,不可大意,小心她的天雨刀。”

    鬼眼夺魂不知利害,奋勇扑上。三剑二刀五亡命的名头,比红尘三邪黄泉二魔逊色多多,他还不知云梦双姣的艺业已较早两年进步甚速,不在乎神雨刀,毫无顾忌地急扑而上。

    老枭婆本来比鬼眼夺魂来得快,但被妙手飞花的叫声所动,脚下一慢,反而比鬼眼夺魂慢了一刹那。鬼眼夺魂从右后方抢攻,她则攻左后方。

    青狐原是追逐妙手飞花的,跃出的身形突然止住,一声娇叱,肩部向右一晃,作势转身迎击老枭婆。但突然间,她反而左闪旋身,天雨刀发似奔雷,来一招“暴雨打梨花”,杀着出手,抢攻鬼眼夺魂。

    回身迎敌的妙手飞花看出危机,扑上大叫道:“管兄快退!”

    叫晚了,光华乍合,生死须臾。

    “铮!”鬼眼夺魂的剑身断了尺余,火星与光华同耀。

    “哎呀!”鬼眼夺魂厉叫,向后闪电似的倒下,双手一折,倒射出两丈外。

    妙手飞花一声大喝,打出五朵银花,暴雨似的洒到,阻止青狐追击鬼眼夺魂。

    青狐也知道飞花利害,侧射两丈外。

    虎面枭婆刚才一招落空,这时狂冲而至,寿星杖贴地便扫,来势汹汹。

    鬼眼夺魂踉跄站起,右胸前血如泉涌,衣裂肉开,刀痕已接近胸骨,长有半尺以上。这一刀再深三两分,便够他受的了。青狐伤了一邪,心中大定,沉刀下截,硬接贴地扫来的寿星杖。她身形未稳,仍能沉着地接招。

    虎面枭婆不敢冒险,撤招收杖头现杖尾,侧闪挑出,抢攻青狐的右胁侧。

    妙手飞花到了,加入联手合击。三人各怀戒心,定下心神全力周旋,走马灯似的八方绕走,三丈内罡风刺骨,草叶飞舞,走石飞沙,烟尘滚滚,双方没有拼死的决心,一时很难分出胜负,僵持住了。青狐的天雨刀攻击凌厉,两邪的一杖一剑也辛辣万分。如果青狐用的不是天雨刀,很难支持三二十招。

    姜到底是老的辣,天雨刀的优势,由于时刻的拖长,逐渐陷入危境。两邪老谋深算,仍然采取拖延战术,此进彼退配合得恰到好处,避免硬接硬拼,要消耗青狐的真力,逐渐取得优势。

    青狐狂攻三十余招,对方避实击虚的战术,令她疲于奔命,真力渐竭,形势越来越恶劣,她心中暗暗叫苦。

    鬼眼夺魂咬紧牙关自己撕衣裹伤,发出一声怪啸,然后坐在山坡上,咬牙切齿地厉叫:

    “泼贱货,老夫仍支持得了,要在此地眼看你受报。蟠龙堡的人快来了,你准备着就是。”

    青狐想走也走不了啦!浑身香汗淋淋,脚下渐乱,两邪却精神百倍,老枭婆更是凶悍无比,寿星杖逐渐伸张,有硬接天雨刀的意图了。宝刀再利,如果真力已竭,同样无法削铁如泥,镔铁打造的寿星杖如无真力驭刀砍劈,是很难将杖砍断的。

    东北方向四十八匹骏马正漫山遍野而来,马上的骑士全都是骑术极佳的高手。领先的第三匹健马的骑士,高擎着一面三角蜈蚣走穗旗,旗上面的金字写着“赣中虎威总管”,中间是一个斗大的“侯”字,十分神气。江右地区河川纵横,马匹罕见,代步之物以船为主,轿次之,大户人家不时养一两匹马装门面而已,大批骏马出现,十分岔眼。

    从旗上的称谓上看来,不是大明皇朝的官职,从这些骑士的装束判定,更不像是官兵,骑士们的装束乱七八糟,除了前面十余名骑士穿了箭衣以外,其他的人有些穿夹直裰,有青布棉衣、皮背心、锦袍、劲装、灰袍等等,有几个居然是穿劲装的半老徐娘,一看便知不是好路数。

    本地人对这些人不陌生,着旗号使知是永丰县里山和龟陂的山大王黑金刚到了。

    里山在永丰县东北五十里,幽险邃僻,山多溪涧及丛菅,崎岖环折,虎狼潜踪,地跨新淦、乐安、峡江、崇仁、再往东北二十里,便是龟陂山。这座山回伏连亘,直抵乐安宜黄两县界。

    多年前山中出现了一群强人,开始打着山主的旗号,在各地打家劫舍。山主姓候,名枋,手中的降魔杵重有五十余斤,号称万夫莫敌。但江湖人大多知道,这家伙是早年八豪十六英中的第六豪,叫做黑金刚侯枋。

    九月初天下三处盗贼起事,江右包括江西全境的水旱绿林,和闽浙边区的好汉。为首的贼人是鄱阳王,总提调是蟠天苍龙潘世光。以下共分两大统领和十二总管,正式打起造反的旗号,一面攻城略地,一面打家劫合,裹胁土民,也一面吞并那些观望不前,不肯表明态度加盟的小山主小寨主,江西地境烽火遍地,盗贼如毛。黑金刚的山寨有数百名好汉,他是十二总管之一的虎威总管,刚奉命蠢动,便被官兵掩袭,山寨被攻破,成了丧家之犬。

    这家伙不死心,将余众遣赴三省交界处的天帽山,投奔大帽山五大王,他自己带了十余名亲信,仍在山中招引亡命,徐图东山再起。可以说,他命该横死东山,如果也远走大帽山,也许不致死得这般早。后来(一年之后),大帽山的五大王再次起兵攻抵新淦吉水带,便是替他报仇雪恨,慰他于九泉的举动。

    说巧真巧,刚好在兵败之后,江右总提调蟠天苍龙带了大批高手赶来,劝他放弃在永丰东山再起的念头,要他即行北上,投奔鄱阳王,或者到瑞州与华林山主陈福一合夥,另图大举。他也知道在这一带已无前途可言,答应去投奔华林山主,但在北上之前,他要到吉水的东山再找一位故友一并北上创业。该死的蟠天苍龙目的已达,乐得和他一同前来一走。

    与蟠天苍龙同行的人,全是大名鼎的人物。这些人结伴南下,预定事了后分手各奔前程。这些人中,有山海夜叉冯陵、钧魂使者西门俊夫妇、只有一条右臂的追魂客舒徐,贼和尚百劫庵僧正一……全是山西道上出现过的狠贼,他们是为警幻仙子而来的。

    大旗前面策马急驰的黑金刚,长相果然名符其实。铁塔般的身材,黄中泛黑的面孔,大环眼朝天鼻,灰胡须根根见肉,年届古稀,依然丝毫不显老态。据说他喜食人心肝,所以老而弥康。鞍袋插着他的五十余斤降魔杵,杵柄金芒耀目生花。

    他的后一乘是蟠天苍龙潘世光,背上系了三尺六寸大剑,半年不见,风采依旧。

    再后一乘是个穿箭衣的中年人,五短身材,短小精悍,背上系了一根乌光闪亮的霸王鞭。白净脸皮,留了掩口髯,一双眼睛焕发着利簇般的厉光。其身后一骑骑士,却是个十余岁的少年人,一表人材,雄壮而英俊,佩了一把单刀,也穿箭衣。

    众骑士先前听到鬼眼夺魂的啸声,知道前面有事。黑金刚的朋友住在这附近。心悬故友安危,发令急驰,向山坡附近狂奔,渐来渐近。

    鸟蹄声传到,鬼眼夺魂一怔,向蹄声传来处看去,视线被山坡和树林所掩,一无所见。

    前面,先前来寻踪找迹的两个人影,也循声急射而来。

    西东两面,也有不少人循啸声掠来。

    群豪聚会东山,风雨已临。

    西邪双斗青狐,已主宰了全局。青狐真力将竭,应付两邪的狂攻已难以招架,岌岌可危。

    南面两黑影到了,老远便发觉了斗场的光景。他们是九地人魔和缥渺鬼魔。

    而老魔被自空而降的箭雨所激怒,不顾一切去找发箭的人,到晚了些,蟠龙堡的人已先一步撤走了,他俩方记起安平的安危,火速赶回原处。原处已鬼影俱无,不但安平不知下落,连两派的弟子全部不见了。两人心中焦躁,四处寻找安平的踪迹。

    “是青狐,可找到她了。”九地人魔喜悦地叫,脚下加快。

    “且慢出面,那不是老枭婆么?青狐只有一个人,夏老弟似乎不在哩!”缥缈鬼魔慎重地说。

    “先别管,去看看再说。”九地人魔一面急掠一面说。

    西面,蟠龙堡的人也在林缘前出现了。

    双方斜进,无巧不巧在安平藏身处行将碰头。

    鬼眼夺魂首先发现蟠龙堡的人,站直身躯用手一指叫:“夏安平被妖女藏在这附近,快搜。”

    游龙剑客一声长啸,三十余名爪牙立即四散搜寻。

    九地人魔心中大急,不假思索地一面急奔一面叫:“夏老弟你在那里?”

    两老魔奔近恶贼的左翼。左翼的三名大汉大吃一惊,同声急叫道:

    “老魔在这儿,快来,用连弩对付他。”一面叫一面退。

    连弩跟在游龙剑客身旁,相距还在十丈外。九地人魔向缥缈鬼魔叫道:“舒兄你引走他们,我找夏老弟。”

    这瞬间,前面丈余的草从中,安平的叫声突然传出:“是崔老前辈么?晚辈在这儿。”

    叫声引来的恶贼,先前大叫而退,等候连弩赶来的三大汉,突然不顾死活猛扑而上,最快的大汉钢刀一闪,凶狠地下劈。

    九地人魔一声不吭,铁童子脱手而飞。相距尚在丈外,扑上已不及抢救,他只好先扔出铁童子相阻。

    “当卟!”暴响震耳,钢刀被铁童子击飞,大汉也头碎胸裂,和铁童子同时冲倒。

    缥缈鬼魔也到了,一声怪叫,长剑疾挥。

    两大汉心胆俱寒,转身急逃。

    四名弩手随着游龙剑客急急奔来,箭雨将至。

    九地人魔抓起安平,急叫道:“舒兄,退!快!”

    缥缈鬼魔回身便走,也叫道:“小心身后,箭到便伏下,快!我断后。”

    奔出五六丈,第一阵箭雨呼啸而至。两人向地面一伏,箭雨过后再飞跃而走。

    “入林!”后面的鬼魔大叫。

    九地人魔抢人林中,向林深处急钻,一面向安平问。“哥儿,感到怎样了?”

    安平的危险期已过,苦笑道:“穴道已解,皓姑娘的丹丸可保元气,晚辈练的是纯阳练气术,按理可保无虑,但却无法凝聚真气,奈何?”

    九地人魔将他放下,一面探囊取药一面说:“卑鄙的杂毛老道给你眼下了一颗散气丹,所以不能聚气,我已弄了几颗解散气丹的丹九,快服下。”

    他将丹丸塞入安平口中,重新将人抱起说:“狗东西们快追来了,必须走。”

    安平一咬牙,恨恨地说:“老前辈如能阻止他们半刻时辰,晚辈便可和蟠龙堡的狗东西决一生死。”

    “不行,我可不希望你和他们硬碰,敌众我寡,宁可斗智不斗力。江湖人有的是时刻,不必急在一时。”九地人魔坚决地拒绝,抱起他急急撤走。

    缥缈鬼魔在后掩护,向林木深处急窜。

    蟠龙堡的人呐喊如雷,追入林中。但两老魔的身法奇快绝伦,树林浓密,追的人又不敢分得太散,不消片刻便失去两老魔的踪迹了。

    九地人魔不辨东南西北,往林深处急走,为了安平,他控制了自己傲视江湖目中无人的凶厉性情,委实难能可贵。再说是他的铁童子已经遗失,没有趁手的兵刃,想大发凶威也力不从心,只好暂按愤火,先脱离危境再说。缥缈鬼魔也抱有同样心理,一切以安平的安全为念,决定不理会追逐他们的人,先脱身再说。

    掠走的半里地,树林更密,松柏愈来愈矮,在林中行走,三五丈外视野极为有限。

    正走间,突听前面有分枝拨叶和脚步声浪隐隐传来,两人以目光示意,立即转向而走。

    左盘右折,似乎四面八方都有人声,他俩尽量回避,鬼使神差,竟然又回到斗场的东面来了。

    缥缈鬼魔在前面开路,窜抵林缘,苦笑道:“见鬼!又回来了。”

    九地人魔将安平放下躺平,察看片刻,说:“咱们且静观其变,这时不必乱窜。我想,他们不会想到我们仍在这儿逗留的。”

    “好,倒得看看这些人如何终场。”缥缈鬼魔点头同意。

    其实,不同意也不行,除非他们能冒险而走。正西,是刚才的斗场,十余亩大的荒草山坡,四周全是树木。中间,青狐和赶到不久的柳神,加上一男一女两名属下,正被两邪和九名蟠龙堡的人围攻。斗场北面四十余匹健马沿林缘一字排开,骑士们据鞍高坐,好奇地向斗场注视。

    “看来,两妖女今天要见阎王了。”缥缈鬼魔毫不动容地说,口气倒真像是一个旁观者。

    他们藏身的林缘,距斗场中心不足百步,居高临下看得十分真切。

    “你看出那些骑马的人是何来路?”九地人魔问。

    “我认识两个。”缥缈鬼魔答。

    “谁?”

    “山海夜叉和追魂客。”

    “哦!是做了强盗的两个狗东西?”

    “正是他们。唔!还有两个我也认识,蟠天苍龙和黑金刚。大旗上不是有一个大侯字么?是他,这老贼不甘寂寞,做起强盗来了。八豪十六英中,死的死亡的亡,留下的人大多是没出息的家伙,做强盗还算是好的呢。”

    “怪!蟠龙堡的人为何还不放手?难道说,黑金刚肯让这些自命侠义英雄的人在卧榻之旁撒野?”

    “呸!去他娘的侠义英雄。蟠龙堡的人如果配称侠义英雄,也不会在玉笥山放火,意图一网打尽江湖人,也不至和夏小哥为难。老天决不会忘了他们勾结承天宫的妖道,用迷香暗算落井下石,酷刑折辱我缥缈鬼魔的深仇大恨,早晚我要一个个埋葬了他们……”

    “咦!你看谁来了?”九地人魔急促地轻叫。

    “是那位白衣女郎,瞧,巨蟒和猛虎不也随来了么?”

    “有她出面,大概恶斗即将结束了,咱们准备走。”九地人魔,一面俯身准备去拖安平。

    缥缈鬼魔伸手急拦,急叫道:“使不得,不可动他,他在聚气行功。”

    安平确在聚气行功,脸上泛青的肌肉,在不规则地颤动,牙齿不时发出颤抖的声音,下身袅袅升起一阵阵若有若无的雾气,闭目深深地呼吸。

    他练的是正宗的纯阳练气术,对阴寒奇毒本来有相当的有效的抗力,加以从前曾受过九阴毒所伤,更得三绝刀的驱寒灵丹浸润,抗力为增,因此并未冻僵。以往,他并不知自己的内功可以驱寒气,经皓姑娘提醒说纯阳练气术可排阴寒之毒,灵台一清,便知阴寒无法伤他了。可是,散气丹令他无法聚气,想行功迫去寒气,却又力不从心——

    xmwjw扫校,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