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易读ZuiYiDu.com

《剑影寒》 第十七章 受诬遭陷

    安平一个人形单影只地向下走,他心中一无牵挂,精神大佳,明知可能有人在附近监视,他却并不在乎。

    一旁可急坏了负责监视的韩含英,一见只有安平一个人,不由大惊失色,忍不住赶忙向两名侍女示意,急急现身向崖下掠来,要向安平提出质问。

    安平到了崖口,正要往下走,便看到左侧下方的古松下人影一闪,接着三女的身影出现。

    “果然不出所料。”他自语。

    他向后退了五六步,等三女上了石坪,含笑行礼道:“韩姑娘还没走么?在下正要动身前往东林寺呢。”

    韩含英脸上挂着焦急的表情,信口:“妾奉命前来促驾,黄爷和徐爷他们呢?”

    “他们有事在身,不能久耽,事关紧要,所以先走了,无法依约前往东林寺,嘱在下可向牛兄面致歉意。”安平神色从容地答。

    他知道风暴即将到来,果然不错,含英脸色一变,焦急地大叫道:“那怎么成?看不出你这人外表诚实,其实内藏奸诈,为何叫他们偷偷溜走,失信与敝主人?”

    安平等她气势汹汹地说完,笑道:“韩姑娘,牛兄与在下义结金兰,与我那两位兄长何干?在下未失信,正要动身前往东林寺呀!”

    “你这人太不知好歹,我家主人诚心与你结交,你却……”

    “姑娘且慢发怒,在下也是诚心与牛兄结交的。何必因两位兄长不辞而别的事伤了和气?牛兄对在下有临危援手之恩,更有救助两位兄长的情谊,按理他们不该不辞而别,但要事在身,不得不走,只好容后图报了。姑娘不必焦急,凡事在下担待,见了牛兄之后,在下自会向兄请罪,解释不得已的苦衷,与姑娘无关。”

    含英心中大急,沉下脸不悦地叫:“你说得倒轻松,我可受不了。说,他们往何处走了?”

    安平向南一指,笑道:“南下南康。”

    “走了多久了?”w

    “恐怕已经到了星子县近郊了。”

    “胡说,他们到底走了多久了?”

    “已有三个时辰……”

    “啐!不久前我还看到楼下的人影,你骗得了谁?”

    “姑娘不信,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含英大为不耐,跺着小蛮靴绷着脸叫:“本姑娘从不受骗,快,带路。”

    “带路?姑娘要往何处去?”

    “带路追赶,他们不会走得太远。”

    “怪事,令主人要与在下义结金兰,为何却一定要在下的两位兄长参与?”安平开始套口风了。

    “这些事你用不着过问,我也不知其详,反正我奉命请所有的客人前往东林寺、缺一不可。少废话,快带路将客人追回。”

    安平摇摇头,说:“姑娘,不必枉费工夫了,即使他们刚走了不久,谁知他们往何处走?既无大道,亦无樵径,如何追法?”

    “我不管,你必定知道他们所走的方向,我惟你是问。”

    “对不起,在下无法应命。”

    “走是不走?”含英声色俱厉地问。

    “在下只走东林寺。”

    “不,非将他们找到不可。”

    “碍难如命。”

    “你拒绝了?”

    “姑娘明人,当知在下确是无能为力。”

    “你如果拒绝,休怪本姑娘无礼了。”

    安平看出危机,暗作戒备,正色问:“姑娘的意思……”

    “本姑娘只好强制你走了。本来,你如果与敝主人结拜之后,你也将是本姑娘的主人……”

    “咦!姑娘口口声声称牛兄为主人,你们……”

    “在外人面前,手下诸人皆以朋友相称。本姑娘是属下。”

    “姑娘能进一步说明么?”

    “你尚未成为自己人,没有说明的必要。废话少说,你走是不走?”

    安平心中暗懔,听对方的口气,牛宏毅的身份极不简单,韩含英既然自称属下,很可能是江湖中势力巨大的秘密帮会哩!

    他想起有关银汉双星的传闻,转移话锋说:“姑娘腰下所携的绣金牡丹绣巾,定是银汉双星的手下众女,银汉双星是谁?牛宏教也是双星的手下么?”

    含英脸色一变,厉叫道:“少废话!你走是不走?”

    “在下不打算和姑娘生气,还是到东林寺再说吧。”

    含英大怒,蓦地急冲而上,纤手一伸,五指幻出无数指影,直取安平的胸前要穴,她的手指纤秀修长,足以控制上至结喉,下迄巨阙的上中二腕穴,右控章门,左达大包,何处有空隙,便从何处攻入,迅捷无比。

    安平身受重伤,但尚支持得了。生死关头,意志坚强的人在短时间内可以忘记创伤所发生的痛苦,也可以作短期的剧烈活动。他强提一口真气,双盘手上抬错拨,“卟卟”两声轻响,已将含英连环攻到的双手拨开,化去凌厉迅疾攻来的狠招。

    含英见对方并未还手回敬,胆气一壮,一声娇叱,连攻五掌六指,势如狂风暴雨。

    她的娇叱声十分震耳,空谷传音,金竹坪周近的人皆可听到。

    两侍女亦步亦趋,随在合英身后袖手旁观。

    仰天坪附近,五湖浪子随在皓姑娘身后向南行。他贪婪地欣赏着姑娘的动人背影,饥渴地嗅着从姑娘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

    一个玩弄过无数女人的好色之徒,多少有点心理变态和色情狂的不正常现象,见了一般平常妇女,不会激动甚至有点麻木,但如果见到从未见过的绝色,却会情欲高炽,一发不可收拾。

    五湖浪子倒还不错,他居然能忍受了好几天,仍能抑压住自己的情欲,不动声色。但内心中的欲火情潮已将激发至爆炸点了。

    他狠狠地吞了一口唾诞,气血沸腾地想:“再不下手,恐后尔后没有机会了,良机不再,此时不将她带走,还待何时?”

    但他心中却深感恐惧,不知姑娘的艺业如何,万一失手一击不中,不但尔后永不会有亲近的机会,也许性命难保,危险极了。

    多次见面,他和姑娘相处得已经相当厮熟了。可是,他感到万分失望,姑娘对他不但若即若离,令他心痒难熬,而且一颦一笑皆含蓄守礼,可望不可即。她那雍容华贵的气质,落落大方无邪的谈吐,毫无容他以游辞相挑的机会,更不容许他稍事逾矩,这滋味委实不好受。

    这大半天以来,姑娘一直催促他四处奔忙,到各地寺庙和村民处查询安平的下落,忙得一头汗,反而没有安静地展露他满腹才华的机会,看姑娘的神色,已是全心全意放在安平的身上啦!他五湖浪子无法在姑娘心中占一席地,令他十分苦恼和难堪。很显然的,再不用武力攫取就不行了。

    姑娘走在前面,不知五湖浪子的心事,她还认为五湖浪子古道热肠。是个难得的好人,对他甚有好感哩!

    进入一座树林,她用双手分枝拨叶而行,一面说:“杜爷,耽误你整整一天,妾甚感不安,感激不尽,家祖母在庐山约有一月逗留,有暇请光临盘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姑娘不必客气。未能为姑娘查出夏老弟的下落,万分抱歉,日后有机会,当为姑娘留心,有消息定然赶来报命。”他一面说,一面在百宝囊中掏,眼中泛起不友好的光芒,似在冒险决心孤注一掷。

    蓦地,他感背部有异物轻轻一击。

    他警觉地转身,发现一棵松树下爬伏着妙手飞花了尘,正向他悄然招手,示意有消息相告。

    他心中一动,向姑娘:“皓姑娘,请先走一步,在下等会跟上。”

    “妾在前面坪项相候。”姑娘信口答,轻盈地走了。

    五湖浪子直待姑娘去远,方始退至松下,俯身闪入也伏倒在地,低问道:“和尚,有消息了?”

    了尘似乎并不急于作答,闭上眼睛,不时用手按摸额角,心事重重。

    “怎么啦!你又聋又哑不成。”五湖浪子不耐地追问。

    了尘吁出一口长气,迟疑地说:“我在考虑后果,是不是该将消息告诉你。”

    “你这人怎地这么婆婆妈妈,拖泥带水?真要命,论交情,你我还有不可相告的事隐瞒在心不成?有话你就讲,有屁你就放,别尽吊胃口好不?”五湖浪子焦躁地说。

    “好,我说,明天我就改装,改和尚为老道。”了尘下定决心,断然地说。

    “你改装已经不下十次了,这时我正需要你以和尚身分出面帮忙,慢些时日好不?”五湖浪子不悦地说。

    “再不改装,我性命难保,友情与性命比较,我宁可选择性命。”

    “为什么?”

    了尘叹口气,无可奈何地说:“事到如今,我只好碰运气,告诉你之后,千万守口如瓶。”

    “咦!你像是碰上了棘手的事哩!”

    “不但棘手,而且简直是大祸临头了,你记得上次我告诉你,要你转告你拜兄游龙剑客的事么?”

    “对不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银汉双星的事,难道你也不知道?”

    “听说过。”

    “听我说,别打岔……”了尘将那天引内厂高手在溪旁围攻安平的事-一说了,直至被迫起誓,牛郎星表露身份,如何迫他就范,如何在九江迫他打听安平的下落,直到今晨杏林追踪等等经过,扼要地加以说明,最后说:“牛郎星志在雄霸江湖,你和游龙剑客也想霸天下,双方皆在暗中培植实力,届时定有一番可怕的凶狠火拼,谁发展得慢谁倒霉,所以你必须告诉游龙到客小心在意,我既然与牛郎星闹翻,再不换装,岂不是睁着眼睛等死么?”

    “且慢!和尚,你是说,夏安平身受重伤,与他的二位兄长俱在竹楼歇脚?目下在不在?”

    “可能已启程往东林寺赴会了。我逃出牛郎星的监视,一直就藏在附近,不敢在北走……”

    “走!咱们到竹楼去看看。”

    “你要到竹楼?去干什么?”

    “他们几个人都受了伤,咱们何所惧哉?”

    “皓姑娘……”

    “你等我,我去打发她,用打穴珠将她击倒,咱们再宰了夏安平,免得被牛郎星得到后如虎添翼,然后你我再远走高飞,去找我大哥游龙剑客,商讨银汉双星的事。”

    “恐怕夏安平已经动身到东林寺去了,不在废竹楼哩。”

    “先别管东林寺的事,我先把那丫头弄到手再说。”

    “我可助一臂之力,到手后远走高飞。”

    “不可,如果一同前往,恐怕引起她的怀疑,反而弄糟了。”五湖浪子说,说完窜出树下。

    这瞬间,天宇中传来一声娇叱,入耳清晰,莫辨方向。

    五湖浪子吃了一惊,以为皓姑娘遇敌,脚下一紧,向预定的会合处掠去。

    了尘在附近呆了一天,地势熟悉,赶忙拦住去略低叫:“声音由右方来,像是来自废竹楼,老弟……”

    “不会吧?”

    “是的,决错不了。”

    “上官兄,你先去看看。”

    “皓姑娘是庐山的新主人,叱声地必定也听到了,假使安平并未离去……”

    “糟!你先走一步,我去引走皓姑娘。”五湖浪子惊叫,展开轻功急急掠走。

    了尘略一迟疑,不情愿地迟疑着走了。

    安平奋余力和含英拼搏,居然能阻住了含英狂风暴雨似的二十余招狂攻,但已退至废竹楼前。

    含英做得火起,一再顾忌安平的反击,决定用重手法擒人,左手用“仙人指路”吸引安干封解,突然斜身抢入,右手一掌拍出,用上八成内功。

    安平果然从右手削向指来的玉手脉门,见掌拍到连忙出左手斜拨。糟了!他没想到含英的掌上注入真力,一触之下,感到膀子一震,凶猛的潜劲装到,踉跄后退。

    真不巧,脚跟被门限所阻,重心顿失,立脚不稳,仰面砰然倒地,跌入厅中。

    含英身手奇快,从侧方抢入,俯身戟指急制他的右期门穴,捷逾电闪。

    他不甘示弱,身躯突然扭转,左脚横飞,“噗”一声扫中含英的右大腿上外侧,含英的手指落空。

    “哎呀!”含英惊叫,身不由己地向侧飞撞而出,接着“蓬”一声大震,撞毁了内壁,竹楼摇摇。她的头部无巧不巧也碰上了一根竹柱,头部左侧皮破血流,人亦昏倒在柱下。

    随后刚奔入的两侍女大吃一惊,飞扑而上,一名侍女来势甚快,上身微俯,作势下击,其实用的是虚招,裹了铁尖的纤足,却突然连环飞踹,来势奇快。

    安平刚转正身躯,正想跃起,侍女的脚已经攻到。近身了,他再次扭转,避开了一脚,却避不开接踵而来的二腿。

    “卟!”左胯挨了沉重的一击,鞋尖入肉半寸。

    沉重的打击力道将他的身躯踹得翻滚不已,奇痛彻骨,半身麻木,这瞬间,侍女的第三脚又攻到。

    “卟!”他乘身驱滚转时一掌旋砍,砍中婢女的迎面骨,下手甚重。

    “哎……”婢女惊叫,失足踣倒。

    另一名婢女骇然,火速拔剑出鞘。

    蓦地,她“啊”一声惨叫,身形一晃,“当”一声长剑坠地,踉跄冲出两步,突然仆倒,她的背心血如泉涌,创口裂开,是被爆裂的暗器所伤,心肺受创,挣扎半刻气息渐绝。

    一条人影狂风暴雨似的掠入,首先抓取婢女坠落的长剑。

    安平已挣扎着坐起,大喝道:“大师,不许再伤人。”

    来人是了尘,剑已抓在手中,冷冷地说:“斩草除根,不杀了她们后患无穷。”

    “大师不是牛宏毅的朋友么?”

    “去他娘的朋友,那家伙野心勃勃,逼贫僧替他卖命,这种朋友不提也罢。夏施主,大概你还不知那家伙的阴谋,你最好离开他远些,愈远愈好。”

    被安平一掌壁中迎面骨,跌倒在大外的婢女已挣扎着站起.拔剑在手讶然叫:“和尚,你……你吃里扒外,你这……”

    了尘怕侍女说出她妙手飞花的身份,一声不吭,突然反手将剑甩出,相距不足一丈婢女身形不稳,想躲避已是力不从心,也无能为力,太快了,刚想将剑举起拨击,剑尖已贯腹而入,重重地仰面倒地,在血泊中呻吟,一倒之下,透背而过的长剑被顶出,离体坠地,血从创口如泉般涌出。死状极惨。

    了尘急急纵上,抓起了剑,正想收拾安平。

    安平未能及时站起,受伤太重,拔了两把小飞剑在手,大喝道:“住手!撒剑!”

    他以为了尘要抬剑杀韩含英,所以出声制止。了尘面对着他,阴森森地叫:“姓夏的,你对我无礼么?”

    “大师是不是太狠了些?她们与你无冤无比,你却乘她们不备,用暗器屠杀她们,用意何在?”

    “你已经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想管闲事?免了吧。”

    “原来你竟是这种人。”安平切齿地说。

    了尘冷笑一声,恶狠狠地说:“贫僧也是为了你好,免得你进入他们的圈套,你却不领贫僧的情,这年头未免好人难做……”

    这时,血染鬓角的含英醒来了,挣扎着要站起。

    了尘不再往下说,举剑抢向含英。

    “住手!”安平大喝。

    了尘不理他,举剑便扎向含英的胸口。

    安平大怒,喝声“着!”

    “哎……”了尘惊叫一声,身形一颤,“当”一声长剑脱手坠地,右手背端端正正插着安平的怪异小飞剑。

    “你……这小狗!”了尘破口大骂,左手探向百宝囊。

    “你再行凶,这一剑要射穿你的肩膀,不许动。”安平声色俱厉地说,挣扎着强行站起。

    含英已经站起,银牙挫得格支支地响,向安平恨声道:“姓夏的,不想想,谁替你出力救出你两位兄长?谁替你解围……”

    安平不理她,向目泛杀机但不敢妄动的了尘叱道:“了尘,在下警告你,不许捣蛋,先替韩姑娘裹伤,你假使胆敢弄鬼,在下必定杀你。去!”

    “贫僧没有金创药。”了尘答。

    含英不知昏厥后所发生的事,以为两位婢女是被安平所杀的,叫道:“了尘,不必管我,先废了这忘恩负义的畜生。”

    安平哼了声,叫道:“姑娘的两位婢女皆系了尘所杀,她还想杀你呢,你还寄望他帮你么?”

    “什么?”含英讶然惊问。

    了尘心中大急,叫道:“这畜生血口喷人,该死。”

    安平向含英道:“在下被姑娘击倒,刚才站起!”

    “谁相信你的话?”姑娘怒叱。

    “信不信在你,刚才如不是在下用飞剑射中他握剑的手,姑娘恐怕已不在人世了。再若不信,姑娘何不察看婢女被杀的创口?便知是谁下的毒手了。”

    含英的神色已完全恢复,但被安平踹中的右大腿仍然不便,狠狠盯了两人一眼,瘸着腿向婢女的尸体走去。

    了尘突然一咬牙,拔出插在掌背的小飞剑,向安平飞甩,同时一腿斜飞,凶猛地扫向含英的腰脊。

    “哎……”了尘惊叫。

    “卟!”他的脚险中了含英的后腰。

    含英尖叫一声,向前仆倒,仆在一名婢女的尸体上。

    了尘也被震倒,膝盖骨被小飞剑划过,筋亦被割伤,怎能不倒?由于膝骨重创,踹出的力道大减,含英幸免腰背险断的厄运,他拖着一条腿,连滚带爬地跳出门口,单足跳跃逃之夭夭。

    安平吃力地站起,急问道:“韩姑娘,伤势怎样了?”

    含英挣扎着坐起,痛苦地说:“我……我的腰……痛……痛苦难当。”

    安平拾回小飞剑,走近问:“韩姑娘,你有保护元气流血顺气的丹药么?快服下以免后患无穷。”

    “没有,我的药没带来,你……”

    “真糟!我的药已经用完了。”

    含英痛得坐不住,香汗如雨,脸上的肌肉扭曲,浑身发抖,半躺着虚脱地叫:“夏爷,救……救我,我……我痛得支持不住了。”

    安平在她身旁坐下,说:“我暂且替你轻轻推拿,可减轻痛苦,怕的是贼和尚如果去而复来,麻烦就大了。”

    “夏爷,没有药,推拿,恐怕反而令伤处恶化哪!痛我可受不了。”含英满头大汗地说,不住呻吟。

    安平心中一动,猛记起在周贴刑官身上搜到一瓶春露丹,赶快掏出说:“我曾经在内厂的鹰犬周贴刑官身上,搜到一瓶春露丹,可能是药到回春的疗伤奇药,不然那家伙也不会贴身密藏,不知姑娘敢不敢试服?”他将玉瓶递到姑娘眼前。

    含英脸色一变,厉声说:“该死!你怎么……”

    话未完,门口人影乍现,五湖浪子像狂风般卷入。吃惊地叫:“咦!怎么回事?”

    安平将玉瓶塞在含英手上,站起手按剑把,冷笑道:“杜兄,贵友了尘大师做的好事。”

    “是了尘干的?真的?”五湖浪子故作从容,一面问,一面走近。

    “他是了尘贼秃的好友?”含英警觉地问。

    “是的。”安平答,接着喝道:“杜兄,请勿走近。”

    五湖浪子在丈外止步,堆下笑道:“夏老弟,先别问是谁做的事,你们都受了伤,地下还有两个女郎,在下也许可以替诸位尽力。”他一面说,一面机警地向外瞧。

    他和了尘分手后,去追皓姑娘,希望阻止皓姑娘前来,更希望能将姑娘弄到手。岂知半途碰上闻警转来的皓姑娘,不等她开口,姑娘便向他说:“金竹坪内有人叱喝,可能有人动手斗殴。走,去看看。”

    他不敢不依,怕被姑娘看出破绽,只好说:“在下伴姑娘前去察看,这就走。”

    “杜爷请先行。”姑娘泰然地说。

    “为免姑娘生疑起见,他只好先走,却不向竹楼方向前行,向右绕出三里外。

    皓姑娘对这一带地势不算陌生,只是不再听到叱喝声,不知先前的声音是从何处传来的。搜了不久,姑娘发现了人迹,说:“杜爷,请看,有人曾在竹丛浅草中穿越,何不顺踪前往察看?”

    五湖浪子心中雪亮,他早知道附近有一座废弃了的竹楼,岂能让姑娘和安平见面?他必须遣开姑娘或者拖时间,希望让了尘先到竹楼办事,便说:“咱们分开走,姑娘循脚迹向东北走,在下向相反方向分头追踪,如果有发现,以啸声招呼,不然回头在这儿会面,姑娘意下如何?”

    “好,回头见。”姑娘毫无心机地答。

    他和姑娘分手后便迳自赶往竹楼,来得不是时候,了尘已经受伤逃掉了,并未将安平置于死地。

    他对安平受伤程度不了解,看到安平能站起,而且手按剑把阻止他接近,不由他不有所顾忌,不敢立时反睑,只好等待机会,又怕皓姑娘赶来,心中十分焦急。

    安平不知他为何一面说话,一面向门外瞧,误以为他在等了尘去而复来,深怀戒心地说:“咱们已有春露丹疗伤,不劳阁下费心。杜兄,在下发现阁下与了尘两人,对在下似乎别有所图,了尘刚才已露出本来面目,要杀夏某,请问其故安在?”

    “夏老弟多疑了,在下确不知老弟话中的意思。哦!老弟说已有什么春露丹治伤,可是真的?”

    含英不等安平回答,将玉瓶顺手摔在地上,说:“这不是治伤的药,夏爷,向他讨药。”

    五湖浪子眼尖,一眼便看到“天长精炼”四个字,心中一动,跨前一步,不动声色地说:“姑娘受伤甚重,在下有灵丹妙药,愿为姑娘裹伤。”

    安平凛然道:“杜兄,承蒙襄助人山搜寻警幻仙子的下落,兄弟铭盛五衷,希望在下怀疑的事并非事实,今后咱们仍是好朋友,在下不愿因了尘的事而与杜兄伤了和气,权算在下多疑,在下道歉,请先替韩姑娘裹伤,最好先给她吞服一些护心保元的丹药。”

    五湖浪子呵呵笑,说:“不管老弟如何多疑,兄弟只有一言相告,那就是了尘的所为与兄弟无关,请勿多疑。”

    他到了含英身旁,一面掏百宝囊,取出一颗丹儿说:“韩姑娘,这是八宝护心丹药,请服下。”安平退后两步,暗作戒备。

    含英接过丹丸,放在鼻端轻嗅,盯住他说:“这丹丸气味有异,不象护心的药丸。阁下,护心的丹丸,平时吃了可固元培本,无病无伤眼后亦大有裨益,阁下可否先吞下一颗,以免妾身见疑?”

    五湖浪子不悦地说:“姑娘。你不知好歹。”

    “贵友了尘的为人,委实令人寒心,岂能怪妾身多疑?”

    五湖浪子眼中升起无边杀机,一声冷笑,一掌疾劈而下,另一手将丹丸射向安平的下阴,奇快无比。

    相距太近,安平和含英皆身受重伤闪避困难。

    “卟!”含英的颈根挨了一掌,应手便倒。

    包了腊衣的丹丸,在五湖浪子手上发出,近距离内威力与钢镖相差不远。安平百忙中身形急扭,手中的寒影剑未能及时拔出进击,感到左胯一麻,下阴避开一击,左胯却被击中,腿一软立即踣倒。

    蓦地外面传来一声奇异的鸡鸣,那是了尘所发的警讯,有意外发生了。

    五湖浪人像怒豹般扑上,不等安平倒下,双拳疾飞,连攻四拳,拳拳着肉,把安平打得反向后退。

    他抽身扑近已昏厥了的含英身畔,将玉瓶拾起,倒了十余颗丹丸纳入怀中,将一颗塞在含英口内,再在含英的左藏血穴点了一指头,方匆匆一溜烟走了。

    他却不知,由于太过匆忙,急于离开,手指下斜了半分,并未将含英的穴道制死。藏血被制,短期间便会头脑昏沉,神志昏迷,稍一拖延,便会永远成为白痴,甚至当场身死。

    安乎被打得眼前发黑,胃部似要往外翻,痛苦阵阵袭来,令他浑身发软,他挣扎着坐起,已不见五湖浪子的身影,心中大感咤异,想不通前些天的古道热肠朋友,为何竟如此对待他,为什么?五湖浪子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豪杰英雄,怎会做出这种怪事。

    他想到五湖浪子令他怀疑的事来,心中百思莫解,疑云重重,皓姑娘曾经告诉过他,说预定分手找警幻仙子那天,五湖浪子和了尘并未分手,在一株巨樟下会合连袂到大林寺投宿。再就是分手后,五湖浪子说要到南康落星湖办事,要他到龙池寺会合了尘,而了尘却根本不在龙池寺。

    更令他百思莫解的是,了尘是牛宏毅的手下,却又要乘他之危突下毒手,而且更矢口否认是牛宏毅的朋友。难道说。是牛宏毅叫了尘杀他的?但含英却为何骂了尘吃里扒外?五湖浪子怎么又在山区出现?为何要向他下毒手?

    他愈想愈迷糊,心中大乱。

    他的目光落在含英身上,心说:“韩姑娘奉命行事,不是她的错,我得救她。”

    他向含英爬去,已经无力站起了。

    刚爬近含英身旁,目光落在装春露丹的玉瓶上,他本能地伸手抬起玉瓶。

    门口的白影乍现,他抬头一看,欣然叫:“咦,皓姑娘,是你么?”

    “哎呀!你……你是夏安……夏爷。”姑娘骇然叫,一闪即至。

    门外突然传来五湖浪子的叫唤声:“喂!里面有人么?”

    皓姑娘到了安平的身旁,喜悦地扭头向外叫:“杜爷,快来,夏三东主在这儿。”

    声落,五湖浪已像狂风般掠入门内,雀跃地叫:“咦!果然是夏老弟。”一面叫,一面掠过。

    安平像丈二金刚摆不着头脑,他以为看错了人,但光天化日之下,怎会错?确是换了一付笑脸的五湖浪子。正发愕间,五湖浪子到了,忧形于色地问:“老弟,你受伤了?让我看看。”

    五湖浪子并不先看伤势,却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玉瓶,突然脸色一变,厉声问:“老弟,这玉瓶是你的?”

    “咦!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弄什么玄虚?”他惑然问。

    “我问你是不是你的玉瓶。”五湖浪子冷笑着问。

    “你明知故问……”

    “你这畜生。”五湖浪子抢着咒骂,一掌疾劈。

    皓姑娘眼急手快,云袖一挥,五湖浪子如被暴风所撼,连退三步,一掌落空。

    “杜爷,有话好话,怎么回事?”

    五湖浪子脸色大变,心中骇然,但立即定下神,将玉瓶递过冷冷地说:“这畜生是淫贼,怀有这种残害妇女的药。”

    安平心中大急,怒声道:“杜天奇,你这两面人血口喷人……”

    “姑娘请看。”五湖浪子抢着说,向两女婢的尸体一指,又道:“这儿死的有三个女人,却只有他一个夏安平是活的,八成儿是他在这儿造孽。”

    安平怒不可遏,挣扎着站起大叫道:“姓杜的,两个女婢是你的好朋友了尘杀的,另一个韩含英姑娘,却是阁下下的毒手,在下几乎被你击毙,你竟将事推在夏某身上,血口喷人,简直畜生不如,人面兽心。在下与你无冤无仇,你到底有何用意?”

    杜天奇嘿嘿冷笑,朋森森地说:“阁下,你骂吧,该杜某说啦!在下以为你是个英雄好汉,原来却是这种糊涂的下三滥,你想攀诬在下,也该放明白些。找令人相信的场合鼓如簧之舌哪,了尘大师早已远离九江,而在下却是与皓姑娘在仰天坪下听到这附近有妇女的叱喝声,方循声赶来察看的。哼!你居然反咬一口,糊涂得可怜亦复可笑。”

    皓姑娘徐徐后退,忧伤地注视着安平,不住轻摇螓首,幽幽地问:“夏三东主,你……

    你……”

    五湖浪子将玉瓶摔在安平脚下,冷笑道:“这瓶春露丹,是不是杜某栽你的赃?”

    安平一怔,迷乱地问:“你……你说这……这是……”

    “这是残害妇女的亵渎神明的媚药,杜某还能分辨得出来。”五湖浪子说完,走向含英,一按含英的口鼻,又道:“这位姑娘仍有一口气在,只要把她救醒,便可知道谁是谁非了。”

    他大概心中操之过急,首先便捏开了含英的牙关,瞄了一眼,挖出含英口中的春露丹,摔在一旁说:“唔!还好,还没吞入腹中,但……气息渐绝,快咽气了。”

    接着,他捏含英的人中穴。

    “且慢动她。”皓姑娘叫。

    五湖浪子已点了含英的藏血穴,认为如果未能及时发觉被制的穴道,如用推拿术想将人弄醒,手下人即死,事实上,藏血空被制,一时确难发现。同时,他下手甚重,料定含英拖不了多久,只消利用这片刻的机会,含英必定渐渐停止心脉的跳动,皓姑娘出声阻止,他并不在乎。

    皓姑娘拾起从含英口中取出的丹九,再拉起玉瓶细察,倒出另一粒对照,幽幽一叹,将玉瓶和丹丸摔下,向安平注视片刻,颤声道:“夏爷,这药瓶是你的?”

    “是……是……是在下在……”安平不知该从何说起,期期艾艾语不成声。

    “是我杜天奇栽的脏,夏爷,是不?”五湖浪子恶意地问。

    安平长吁一口气,心说:“想来其中疑问重重,五湖浪子很可能与皓姑娘是亲密的朋友,也可能是受人买动来杀我的人,眼前铁证如山,想分辨不啻徒费精力,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

    他一咬牙,向姑娘说:“皓姑娘,在下刚才所说的话,字字皆真,在下决不说谎。至于姓杜的和了尘贼秃,为何要苦苦陷害在下,在下却不知其故安在。这瓶丹丸,是在下从周贴刑官……”

    五湖浪子重重哼了一声,接口道:“妙啊!又拉上一个内厂的贴刑官了。皓姑娘,请回避,在下替天行道,除去这个江湖不齿的淫贼。”

    皓姑娘却摇摇头,说:“杜爷,听他说完,让他分辩。”

    安平强提一口真气,暗叫“罢了!”冷笑道:“在下无须再辩了,反正在下问心无愧,除了这瓶在下本知内情的丹丸以外,其他的事一概否认。姓杜的,你上吧,咱们在剑上分曲直。”

    五湖浪人拔剑出鞘狂笑道:“好吧!杜某也认为这是最佳的解决之道。”

    皓姑娘粉脸一沉,大声说:“谁也不许动手。”

    “皓姑娘,对人赃俱获的淫贼,难道仍让他活着,在江湖上糟塌妇女不成?”五湖浪子义正辞严地问。

    皓姑娘注视着安平,垂下螓首,幽幽地说:“夏三东主,你走吧,限你即刻离开,不许再踏入庐山一步,走吧!”

    安平吸入一口长气,欲言又止,最后一言不发,迈着艰难沉重的脚步,像个垂死的老人,出门踉跄而去。

    进入金竹坪不足半里,似乎听到身后有分枝拨叶之声,幸而黄昏将临,林中幽暗,他心中一动,往竹林内一钻,隐起身形。

    不久,他看到了尘的身影急窜而过。

    他不敢再走动,直躲藏至三更左右,方一脚高一脚低地,认准方向摸黑上路出山。

    在庐山西北的一座山林中,他养伤十日,等他重新上道,已是罡风凛冽的十月初冬了。

    破竹楼中,皓姑娘失神地注视着门口发怔。

    五湖浪子毒计得售,心中兴奋万分,他深信在外面潜伏的了尘定可将连走路也感吃力的安平击毙永除后患,除去了眼中钉,不会再有人和他争了。凭他五湖浪子的人才和机智,皓姑娘定可落入他的掌心了。因此,他放弃了暗袭擒人的阴谋。

    岂知他失望了,姑娘对他神色漠然地说:“杜爷,今天多蒙伴同妾身前住山北一行,感激不尽,容留后报。天色不早,杜爷寄居大林寺,回去恐有不便,妾身就此别过。”

    他吃了一惊,急道:“在下言明伴送姑娘返回山居,怎可食言半途而废?”

    “妾身自会寻路,不敢劳动杜爷的大驾。”

    “但……”

    “杜爷请动身。”

    “姑娘可先走一步,在下替这三具尸体善后。”

    “不用了,妾明日派人前来收拾便可。”

    姑娘的口气极为坚决,五湖浪子仍在迟疑。

    “啊……”远处传来一声高亢的娇啸,姑娘说:“一定是小书与家母寻来了,杜爷,妾身不送了。”

    五湖浪子只好罢休,懊丧地长揖告辞,一面说:“那么,在下告辞,明日再趋府替老夫人请安。”说完,依依不舍地走了,有顷夫人和小书到来,可能大青与大黄也来了,他天胆也不敢再生暗掳人的歹念。同时,皓姑娘不再给他伴送的机会,想强掳势不可能,刚才姑娘一袖将他震退,已令他怵然而惊,这妞儿是不可能强掳的,他的艺业相差太远了。

    他藏身在坡下不远的草丛中,向竹楼窥伺。不久,两名女婢伴着彭夫人,如飞而至。

    “放长线约大鱼!我只要有耐心等候的机会,来日方长,必会将这个美人儿弄到手的。”他向竹楼喃喃自语。

    不久,门口出现人影,令他怵然而惊,暗叫“糟了!”

    皓姑娘送走了五湖浪子,站在尸体旁发呆,站着站着,两行清泪滚下双颊。她闭上泪光闪闪的钻石般的明眸,哀伤地低语道:“夏安平,你……你怎么是这种人?天哪!”

    她木立片刻,拭掉泪痕,本待转身出门,突见含英吁出一口长气,呼呼有声。

    “咦!”她讶然低叫,走近伸手察看。

    蓦地,门口传来彭夫人的低喝:“皓儿,不可妄动,救人非你所长,让为娘看看。”

    她停手退在一旁,满怀希冀地说:“妈,千万救她一救。”

    彭夫人仔细察看良久,在含英全身上下摸索,说:“人受伤并不重,只是被人用一玄绝脉制穴法,制了左藏血穴,幸而并未制死穴道。如果妄自用普通解穴法解穴,立时气绝而亡,制穴人决非失手,而是在心歹毒。皓儿,谁下的毒手?”

    “是……是夏……夏安平,妈,地下那瓶春露丹也是他留下的。”皓姑娘以手掩面,颤声答。

    彭夫人一怔,呆住了——

    xmwjw扫校,独家连载